叫塔塔,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脑阔痛,那什么走走留留的琐事能不能不要往CPtag里发呢

磕是缘分,不磕是缘分尽了,缘分在不在是自己的事,自己的事就回自己家处理,非要张榜昭告一下天下这是什么毛病,给自己撅个坟还要敲锣打鼓喊人来围观吗

 

一点剧版陆海衍生,关于许so和朱冰。

以下都是瞎编的,全都是!

·

·

·

·

朱冰刚接到灵剑山男二这个角色的时候,说真的,头都要愁秃了。

他之前一直想演反派嘛,演小人物,演坏蛋,反正就是挑战自我来着,结果剧本发到手里一看,我去,怎么又一朵小白花啊?!

他老板安慰他,说这个角色比你之前在追球里演的那个侯建白好多了啊,那个是白花到底,这次好歹还给你塞了一张黑化体验卡呢。而且咱是新人,先站稳脚跟,演什么坏蛋小人物,那都是老艺术家的追求了。

朱冰听得泪流满面,心想哥唉,我特么出道九年了,还不能以老艺术家来要求一下自己吗?但这话...

 

【水蓝24h/03:00】当时的月亮

       

※别转出LOF,什么都禁。

※伪·破镜重圆,BGM《当时的月亮》,务必搭配食用。

※和选手无关,全都是编的,随便看看就行,祝杰克生日快乐。

  
  
>>>

01「当时如果没有什么」

  

  离开上海的第四年,王柳羿总算又见到了喻文波,在普达措国家森林公园,横渡碧塔海的渡轮甲板上。

  高原地带初秋的晴空如同一张起褶的玻璃糖纸,借游曳...

 

有人问上个礼拜我去哪儿了。

我就说,抱歉抱歉,我去看星星了。

  
 

从前我没有看过星星。当然了,我不是在说,我们头顶的天空里挂着的那种,灰蒙蒙的,脏绒布一样的星星。

星星的基本构成,是滚烫银浆浇灌着灰黑的岩,如果造物主足够富贵,还要为它们精心掺入三角梅猩红的花汁来点睛,它们像石头,并且从不发光,顽强地长在鲸鱼的肚皮里,在山或者海的那头。

若我想去见它们,首先得独自跋涉过好长的一段梦境。

我想,或许我需要搭个便车。

   
   
起先我与疼痛求和,请他划着独木舟,带我渡过积水的胭...

 

【长顾】卿卿

※弃权声明:OOC属于我,角色属于皮皮

※注意避雷,一庚两昀,小昀短暂穿越,非NTR


>>>


  长庚一夜昏沉,梦得不知今夕何夕,醒来时,怀中正拥着一具温热的躯体。

  太始七年有个朗秋,中秋前后还降下来一阵秋老虎,他前晚歇得迟,但睡到这时候,身上也早已溽起了一层薄汗,只觉得被自己捂在掌心的那一小块皮肤,正近乎旖旎地泛着潮。

  长庚心头一跳,轻轻地唤了一声:“……义父?”

  

  顾昀这些年似乎总是这样的。

  在无数个深夜里,温顺地枕住他的臂弯,真像一只天南海...

 

【藕饼】宝莲有话要说

  

※全是编的,看过笑笑就行了。

※七色宝莲,主业收纳混元珠,副业讲相声。

  

>>>

  

   

  对,聚光灯麻烦照过来一下。

  没错,这里这里,再往左边点,哎,对,灯光再亮一点……行,好了!

  咳,那……那我这就开始了……?

  接下来我要说的这些事情呢,基本都是跟小魔头和小白龙有点关系的。

  小魔头和小白龙是谁?还不就是……那个谁和那个谁啊,你们都知道的吧,对,就是小小年纪搞早恋的那两个,就他们俩。

  

  这件事说来话就长了,追本溯源的话,得从我的主人元始天...

 

【白起×我】生日快乐

   

  起先是我一本正经地问白起:“我们结婚这么久了,你会有觉得很腻的时候吗?”

  这是一个社会性的问题,通常发生在纯属没事找事,或者的确出了情况的伴侣之间,当然,我们这两种都不属于,也还暂时没有捱到可以开诚布公谈论七年之痒的时日。

  “不,怎么会。”所以警察先生莫名其妙地望了我一眼,“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事实上,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或许是某天下班回家的时候,察觉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吹过一阵晚来的风了,又或许是日渐忙碌的生活让我渐渐失去了对待感情的纤锐心思。总之,我现在整个人迟钝得要命,就连先生出现在我...

 

我时隔五年发出感慨:

叶——蓝——台——可——爱——嘞——

 

【水蓝24h/05:00】Nineteen

  

※别转出LOF,什么都禁。

※和选手无关,全都是编的,随便看看就行,祝小蓝生日快乐。

  

>>>

  

  王柳羿的身板像柳枝一样日渐抽条,约摸是从十九岁那年春天开始的事。

  

  他的发育期比寻常男孩子来得要晚一些,十五岁往上还不见少年棱角,是小孩子一样温软又幼嫩的模样。也正因如此,喻文波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很难联想到他事实上比自己还要年长这样的事。

  那会儿IG基地还没有扩容成如今这样宽敞又舒适的江景单间大平层,一队和青训也并不在一起训练,喻文波是这支队伍未来扛旗的主力AD,从进队开始就被娇生惯养捧着长大,和王柳羿虽然身处...

 

【白月】他在等

       

※《追球》副CP,侯建白×童嘉月

※ 和《等她来》同一个设定的嘉月视角。

  

>>>

     

  嘉月新换上一对剔透的珍珠耳坠,莹白色贝母点缀在饱满的耳垂上,瞧上去别致又优雅。

  但她仍嫌有些不太满意。

  

  这已经是她今天试戴的第六副耳环了。

  明明在此之前,她还对它们爱不释手,因为就在上个礼拜,她那位老实温吞的笨蛋男友曾经难得直白地夸奖过,说这一双珍珠好看又衬她——他近来日益开窍,讲话可比从前甜多了——...

 

【白月】等她来

    

※《追球》副CP,侯建白×童嘉月

※这对人设好可爱,但是戏份太少了,我要圆满一下。

※好女孩就应该被自己喜欢的男孩宠上天。

  

>>>

  

  风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他再一次望向了门口。

  

  这是他在这间咖啡厅里等候的第三个十分钟了。

  在此期间,他总共瞥过三次手表,回复了四条微信——其中三条来自喋喋不休八卦他和嘉月进展的云高洋,另一条则来自反复叮嘱他千万别忘记带礼物的“恋爱导师”颜晓希——将菜单来来回回翻看了五六遍,并且,无数次惴惴不安地捏紧了手中的礼物盒。

  他等的人暂时还没有到,这是她难得一次让他久等。

  好在...

 

【水蓝】恋旧

   

※别转出LOF,什么都禁。

※和选手无关,全都是编的,随便看看就行。

   

>>>

     

  在回休息室的路上,王柳羿脚步匆匆,赶上前来喊住了喻文波。

  他小口喘着气,熟练地迈到和喻文波肩并着肩的位置,扭头望向搭档的时候,眼瞳里洇着一点儿清澈的隐忧,像拂晓时分江面上稀薄的水雾。

  “哎,杰克,问你,”他说,“前段你时间换键盘的时候,到底是怎么习惯的啊?”

  喻文波听得一愣:“……啊?”

  他们刚刚扳回一局,和强敌TES战到1...

 

【水蓝】同路人

    

※主水蓝,全员向。

※别转出LOF,什么都禁。

※和选手无关,全都是编的,随便看看就行。

      

>>>

   

    

  喻文波抱着一瓶AD钙奶坐在床上,皱眉看着眼前忙得团团转的宋义进。

  他们已经做了好几个月的室友,平心而论,宋义进比他的前室友王柳羿要靠谱得多,他的被子永远叠得方正,东西也几乎从不乱丢,衣柜更是整洁有序,哪像王柳羿,每天都在成堆的杂物里刨来刨去,活像只时刻忙着打地洞的小...

 

【水蓝】天会亮

    

※别转出LOF,什么都禁。

※和选手无关,全都是编的,随便看看就行。

      

>>>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啊?”王柳羿揉了揉困倦的眉眼,表情有些费解。

  Rank打到一半被喻文波莫名其妙拖上天台,他的脑子里现在都还有些发懵,六月初的上海已经很热了,喻文波穿着短袖短裤,脚底不着调地趿拉着一双拖鞋,凌晨三点,站在亮晶晶的月亮下和黄浦江的夜风里眼巴巴地看着他,像极了一条失意的小狗。

  “你就没有什么想对...

 

【叶蓝】失踪记(2019叶修生贺)

※第六年。

※五月二十九日,宜 与老友重逢、与旧爱新知。


>>>


  蓝河的确不在家。

  ——这是叶修今晚第三次确认这件事了。

  

  一个小时以前,他刚刚乘坐晚班的高铁从北京匆匆赶回杭州。

  五月末尾的帝都电闪雷鸣,像是被谁捅破了天,午间航班一路高鸣着广播延误到下午,最终在傍晚时分宣布取消,他不得已转乘高铁,换乘的过程中浑身又被浇湿了大半,只得在车上硬生生煎熬过了五个多小时。

  一段本该万分熟悉的旅...

 

【水蓝】越关山

      

※别转出LOF,什么都禁。

※和选手无关,全都是编的,随便看看就行。

      

>>>

        

  王柳羿在酒店临时配置的训练室找到喻文波,那时候是凌晨五点零九分,他小眯了一觉起来,发现隔壁床上莫名没了人影。

  而在四个小时之前,AD选手明明是和他同时回房的。

  战队定的是二十号返回上海的机票,事到临头——即使他们输掉了一场原本不该...

 

【水蓝】暂停一小时

    

※别转出LOF,什么都禁。

※和选手无关,全都是编的,随便看看就行。

    

>>>

      

  二三pick其实没什么疑问,9.8版本,霞洛既然被放了出来,那肯定是得选的。

  况且宝蓝z还想在MSI拿自己的皮肤秀一波呢。

  当然,这话他从没说过,但没说也等于说了,队友们心里都有数。别问为什么,这个队伍纯靠脑电波交流,懂的人都懂的。

  只是临到阵前,宋义进艰难地按了按鼠标,扭头疑惑地望向身边的喻文...

 

【水蓝】三人成虎

       

※别转出LOF,什么都禁。

※和选手无关,别上升,随便看看就行。

       

>>> 

  

  王柳羿抱着手机,满脸清心寡欲地盘腿缩在电竞椅上打坐。

  喻文波叼着一瓶AD钙奶打他背后路过,余光里瞥见他手机上大开的微博界面,心头顿时警铃大作。

  习惯使然,他右手的食指和大拇指虚空做了个狠狠一拧的动作,但到底没敢去揪他辅助的后颈皮。只得慢慢缩回一个指头,像只怂巴巴的柴犬想去咬主人的衣角一样,...

 

【白起×我】长夜

  在失眠的长夜里,如果我给先生打电话的话,如无意外——

  都是打不通的。

  

  我不是睡觉折腾的人,良好的睡眠习惯沿自幼年时期,但自从我们在一起以来,或许是他温暖的怀抱着实令人上瘾,每当他不在我身边的时候,入睡这件事,就开始变得格外艰难起来。

  恶习并非一蹴而就,我最开始发现自己有这种倾向,还是在夏天的某个周五晚上。

  那天先生临时被局里遣去执行任务,我一个人在家无聊,便索性拉着安娜姐和悦悦她们玩起了一款知名的线上推理游戏。

  我们开出的故事副本名叫“那时秋深”,背...

 

【白起×我】只只

  

零、“我在这写下重逢,贫乏而心动”

  

  “你是谁?”

  他这么问我。

  

一、“雨下过后的屋檐,猫坐在屋檐”

  

  他站在我面前,表情显得有些疑惑。

  十八岁的少年身板还未曾长开,但宽大蓝白的校服袖口往里蜷缩着,对他来说,好像仍然短了一截儿。

  他紧抿的唇,脸颊锋利的线条,柔软的褐色短发,还有倔强的神情,这些都是我所熟悉的。

  只不过那双剔透的眼睛里,还保留着一种如同乔木般参天的,不遮不掩的桀骜,并且,尚未被岁月打磨成圆融的坚定。

  所以,他又不是我所熟悉的那个他了。

  这让我的喉头有些发哽。

  “我……”许久之后,我才晦涩道,“我不...

 

【唐宁卿×我】娇生惯养

  

※背景是恋世界•锦书难托,这个人设还挺喜欢的,写个短的来玩玩!

※阿老师真是我搞到哪里都逃不过的男人(狗头.jpg)


>>>

  

  五月的一天,许是端午临近的缘故,师兄拎着一篮粽子到寻芳小苑来瞧我。

  那时我趁着熏风和煦,正窝在院中的葡萄架下打瞌睡,又梦到唐宁卿十分阔绰地买了一屋子的锦缎香料回来哄我高兴,于是被小意一脸尴尬地唤醒的时候,难免还有些意犹未尽。

  我的师兄何倏此人呢,那是一位正儿八经的端方大侠。他虽然久在江湖漂,可从小也不知被我爹灌了什么八股文章的迷魂汤,很是讲究礼法那一套。此刻打量着我这幅睡眼惺忪的样子,不免面露了几分嫌弃之色。

  “师妹,”他

 

【长顾】皎皎

    

-02:00-

【杀破狼顾昀生贺24小时产粮活动】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皮皮。

※前篇:《茫茫》

   

  

>>>

   

  长庚推门而入时,顾昀坐在水波一样的汽灯下,正仔细掂量着自己手头的那支白玉短笛。

  夜色尚且未深,好在他显然也不欲在此时吹个小调来怡情,见长庚进来,先笑着同他招了招手:“心肝,快过来。”

  沐浴之后周身轻简,许是屋子里的地龙烧得太旺,他嫌热,鞋袜皆没穿好,又混不讲究地翘着一条腿坐在那儿,长长...

 



过去的一年感谢陪伴,新的一年也愿并肩前行。

愿碗里有饭,怀里有猫,手边有书,心中有爱。

愿天道酬勤,天道酬善。


新年快乐,可爱的男孩儿女孩儿们。

 

【长顾】郁郁

    

※弃权声明:OOC属于我,角色属于皮皮

※长顾无料本《定风波》的约稿,一个夏天的故事w

     

>>>

   

  江南甫一入夏,雨日眼见着便多了起来。

  一场小雨淋漓落了月余,自小满至芒种,淅淅沥沥地滴到了端午前后,才堪堪收住湿云,放出久违的晴光照彻人间。

  这已是收回江南之后的第三个夏天了。

  西子湖盎然涌波,拱宸桥车马相迎,昌平盛世来得比人们预想中要更早一些,昔年孤魂遍野的无人之地,也慢慢养回了战前的一城秀致山水。

  无...

 

【叶蓝】事不过三(2018许博远生贺)

※第五年。

※祝河河宝贝儿生日快乐!


>>>


  

  叶修今年第二次空降热搜,话题词条是这样的:#叶修出柜#。

  

  此人虽不在江湖已久,关于他的传说却经久未绝,平均保持着每季度上一次热搜,力压众多在役成员的超高话题度。

  譬如今年早春,和他相关的热搜便是:#叶修吃香椿#。

  这件事说来还要起源于兴欣战队的现任队长方锐同志的一条微博,据悉,方队长在博文中惊叹,他们的领队,也就是辣个不愿意透露姓名但人人都知道是谁的男人,竟然能面不改色吃下一整盆凉拌香椿,还不...

 

【长顾】念念

※弃权声明:OOC属于我,角色属于皮皮

※贺杀破狼广播剧完结。


>>>

  

  “义父这是要去做什么?”长庚问道。

  

  他才从早市上拎着一篮新鲜的冰糖橙回来,预备给人现剥了当零嘴,却见顾昀随手披了一件裘衣,似乎是要出门。

  江南这地界终年不寒,隆冬时节也飘着酥风软雨,他家小义父一贯爱穿单衣,偏偏这一回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裘衣领子上还连着个攒了兔毛边儿的绒帽,瞧上去雪绒一团,暖和得不行。

  “你回来了?那正好,“顾昀步子一拐,抬手搂住他的肩膀,带着人便往外走...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