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塔塔,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过去的一年感谢陪伴,新的一年也愿并肩前行。

愿碗里有饭,怀里有猫,手边有书,心中有爱。

愿天道酬勤,天道酬善。


新年快乐,可爱的男孩儿女孩儿们。

 

【长顾】郁郁

    

※弃权声明:OOC属于我,角色属于皮皮

※长顾无料本《定风波》的约稿,一个夏天的故事w

     

>>>

   

  江南甫一入夏,雨日眼见着便多了起来。

  一场小雨淋漓落了月余,自小满至芒种,淅淅沥沥地滴到了端午前后,才堪堪收住湿云,放出久违的晴光照彻人间。

  这已是收回江南之后的第三个夏天了。

  西子湖盎然涌波,拱宸桥车马相迎,昌平盛世来得比人们预想中要更早一些,昔年孤魂遍野的无人之地,也慢慢养回了战前的一城秀致山水。

  无...

 

【叶蓝】事不过三(2018许博远生贺)

※第五年。

※祝河河宝贝儿生日快乐!


>>>


  

  叶修今年第二次空降热搜,话题词条是这样的:#叶修出柜#。

  

  此人虽不在江湖已久,关于他的传说却经久未绝,平均保持着每季度上一次热搜,力压众多在役成员的超高话题度。

  譬如今年早春,和他相关的热搜便是:#叶修吃香椿#。

  这件事说来还要起源于兴欣战队的现任队长方锐同志的一条微博,据悉,方队长在博文中惊叹,他们的领队,也就是辣个不愿意透露姓名但人人都知道是谁的男人,竟然能面不改色吃下一整盆凉拌香椿,还不...

 

《肯栖寒枝》06

※温柔理智攻×敏感偏执受,年上,1V1

※前文:05

※不出意外的话以后应该都是更在晋江,lofter就还是用来发同人,不发单独的章节啦,晚上十一点五十,日更或者隔日更:点我


>>>


  06.

  

  沈栖生在农历的七月中旬,还有不到半个月便是生日了。

  郁老爷子特意打了电话过来,说孩子成年是大事,让郁岁寒务必带他回老宅去过。郁家四代人,嫡传的这一支虽然人丁寥落,却还有一大家子的叔伯和堂亲表亲,每每凑到一起,都要热闹得跟开堂会似的。

  郁岁寒挂掉电话,便问沈...

 

《肯栖寒枝》05

  

※温柔理智攻×敏感偏执受,年上,1V1

※前文:04

>>>

  

  05.

  

  午夜十二点半,顾斯微的手机轻轻嗡鸣,收到沈栖发来的短信。

  “斯微,那个人今天问了我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他只点开看了一眼,便合上正播放着游戏录屏的笔记本电脑,踮着脚尖走到门边附耳听了听。

  本该是万籁俱寂的时间点,这个小小的三口之家却无人入眠,身为高中教师的母亲还在为隔天的补习班备课,父亲则正熬夜看一场球赛,窸窸窣窣的人声隔墙传来,藏着隐约的烟火尘气。

  顾斯微把空调温度调到最低,轻手轻脚地走回床...

 

《肯栖寒枝》04

※温柔理智攻×敏感偏执受,年上,1V1

※前文:03


>>>


  04.

  

  朝明公馆的当班经理从业十余年,日日跟小姐阔少们打交道,早已圆滑得像条泥鳅。

  但饶是如此,此时他也难得有些自我怀疑,认为自己今天出门换班之前,合该仔细看看黄历。

  公馆的黑金卡持有者寥寥,莫不是政商两界顶头上的那几位神仙,鲜少轻易下凡。若放在往年,这权限一年到头也开不了一次,...

 

《肯栖寒枝》03

※温柔理智攻×敏感偏执受,年上,1V1

※前文:02


>>>


  03.

  

  郁岁寒很快接完了电话,折回休息室的时候,问沈栖晚上愿不愿意陪他去参加一个酒会。

  他拿沈栖当小孩,从前鲜少带他出门应酬,这次大约是答应了一整个星期都会陪在他身边,不愿反口,才会格外来征求他的意见。

  “我去能做什么?”沈栖问。

  “什么也不必做,不会有人强迫你交际,”郁岁寒道,“如果你不想去,那我会先送你回家。”

  沈栖自然不会不同意。...

 

《肯栖寒枝》 02

※温柔理智攻×敏感偏执受,年上,1V1

※前文:01


>>>


  02.

  

  抵达医院时已至凌晨,梁馨月就候在住院大楼外面,等着迎他们上去。

  她的神色很憔悴,鬓发凌乱,看上去久未打理,沈栖记得在自己的印象里,母亲一直是个精致的女人,四季都穿优雅的长裙,妆容得体,嫌少流露出这样失态的一面来。

  贺悠悠的情况显然比他想象中要糟糕得多。

  白血病,亟待骨髓移植,奈何生父生母都...

 

《肯栖寒枝》 01

※温柔理智攻×敏感偏执受,年上,1V1

※写来玩玩,受的名字念 qi qi


>>>


  01.

  

  梁馨月给沈栖打来电话,才不过寒暄了几句,便直接问他放暑假回不回家。

  那时沈栖才考完最后一门功课,渊城的早夏绿意接天,太阳很烈,在他白衬衫的领口蒸出一层薄汗,但他低落的情绪却并不来源于此,更或许是因为,在对于“家”这个字的释义上,他和梁馨月有着显而易见的分歧。

  “不去,”沈栖闷闷地揪着书包带子,“郁...

 

【长顾】念念

※弃权声明:OOC属于我,角色属于皮皮

※贺杀破狼广播剧完结。


>>>

  

  “义父这是要去做什么?”长庚问道。

  

  他才从早市上拎着一篮新鲜的冰糖橙回来,预备给人现剥了当零嘴,却见顾昀随手披了一件裘衣,似乎是要出门。

  江南这地界终年不寒,隆冬时节也飘着酥风软雨,他家小义父一贯爱穿单衣,偏偏这一回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裘衣领子上还连着个攒了兔毛边儿的绒帽,瞧上去雪绒一团,暖和得不行。

  “你回来了?那正好,“顾昀步子一拐,抬手搂住他的肩膀,带着人便往外走...

 

谢谢大家关心和提醒。

好意一一心领,但是对于“有肉的图文直接删除或者隐藏”之类的建议,恕我就不回复也不照做啦。

一方面是我根本不写纯粹的PWP,第二方面,我无论如何都无法苟同,描述爱和爱人之间的性,可以被笼统地称作“黄”。

这个世界太苦,奇怪的事太多,或许我们早已经在现实的重压之下,把很多的“不应该”视作了“习以为常”。

但也总要有人保留一点冥顽不灵却不畏死的坚持。

 

【长顾】茫茫

     

※弃权声明:OOC属于我,角色属于皮皮

※这篇没车,这篇的后续有车,不是刀,甜的

※顾昀说了长庚没听清的那句话是:“不如今夜义父替你安眠?”

  

>>>

   

壹、

  

  正月十五那夜,大梁全境突逢一场暴雪。

  那是一场极大的雪,鹅毛纷扬,杨花揉屑,不过短短半日之间,自沃野无际的江南至千里冰封的西北,尽覆了茫茫一片浮絮,自然也困住了西南提督沈易沈大人上京去的马车。

  为着赴一场急约,此番他独自一人匆匆赶来,并未携家中妻小,因怕误了时...

 

【长顾】昭昭

   

-10:00-

【杀破狼重阳节24小时产粮活动】


※弃权声明:OOC属于我,角色属于皮皮

※前篇:《匆匆》  是重阳那篇婚车的补档!

※友情提醒各位老师,千万不要像我一样手贱删错文,不要像我一样手贱乱删文!今夜的我哭得像个没有长毛的兔码头。


>>>

  

  

  太始四年秋天,是丹桂香才飘出个满城流芳,寒露尚未降下那会儿的事,大梁京城里出了个十分了不得的大新闻——

  说是安定侯府里住着的那一位,上赶着要娶亲了。

  

  侯府里外挂起了红绸,府里的...

 

第1924号观察室

※奠金庸先生千古。
    

>>>
     

  “先生要回来了。”老师突然提醒我道。

  那是十月末尾的一个午后,我刚刚结束午休返回观察室,而在此之前,由于日复一日毫无波澜的工作和生活,我已经无所事事好一段时间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无疑是场及时雨,让我立刻精神一震地扑到办公桌前,像在过去无数个日夜里熟练操作过的一样,飞快地调取出了观察画面。

  只见室内升起一道巨大的显示光屏,被切割成上千个不同的浮动窗口,但其中大部分已是关闭状...

 

【长顾】潺潺

※弃权声明:OOC属于我,角色属于皮皮

※兔子成精的昀,假孕普雷,有产乳,妥善避雷


>>>


  太始五年,大梁的春天来得很早,二月时节,惊蛰的闷雷才连声滚过,气候眼见着便一日较一日暖和了起来。

  这年京城里来了个西洋使团,美其名曰瞻仰天朝上国,实则是带着通商协议,想来做生意打秋风的。长庚原本不爱搭理这群便宜邻居,但为着大国脸面,又不得不做样子在宫里小住了几天,日日被一帮洋毛子上赶着拍马屁,直听得满耳都...

 

【叶蓝】猫和猫先生 22

  

※前文见tag,或者点我

※原作向二次设定,十三赛季场合,BUG尽量避免,OOC不排除有,不考据,别考据。
  

>>>

   

叶修踩点走进五楼训练室,里面已然十分热闹。

投影屏幕上正播放着前一天比赛的录像,座中人员齐整,有的在仰头观看录像视频,有的则在埋头做常规训练,以期寻找赛时的手感。

他疑心自己记错了时间,摸出手机一看,刚九点五十分,离说好集合的十点整明明还早了十分钟。

叶修不免挑眉,心道了一声,难得。

“昨天沐橙通知改时间的时候,是谁在群里哭爹喊娘说懒觉没了宁死不从的?”...

 

【巍澜】一个关于剧版的脑洞

   
  此事要从赵云澜捡到一本花里胡哨的本子开始。
  众所周知,他是个花里胡哨的孔雀,捡个花里胡哨的本子是合情合理的。
  因此他顺应天意,翻开一看:“啊……沈巍……我不行了……”
  赵云澜:……
  他合上本子,深吸一口气,再次翻开。
  映入眼帘的内容新增如下:赵云澜盈盈小腰不堪一握,身似弱柳,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赵云澜用柔荑合上本子。
  巧笑僵兮,美目惊兮。
  感慨:见鬼了兮。
  
  近日龙城人民很忙,忙着磕CP。
  自从某位狗仔某日意味深长地捅穿了特调处处长赵云澜和龙城大学的沈巍沈教授不得不说的故事以后,巍澜CP突然在坊间爆红,大有发...

 

【长顾】匆匆

   
※弃权声明:角色属于P大

※前篇:《宴宴》


>>>

    

  顾昀自鸿蒙中陡然惊醒,眼前是一片浓墨似的黑。

  屋子里浮着安神散的余香,也不知一夜燃了几卷,直灌得人骨酥筋软。他分不清这到了什么时辰,一把嗓子渴得冒烟,下意识启唇喊了声“长庚”,却意外地没发出声音来。

  顾昀:“……?”

  好在,他的枕边人向来心思细腻,熟悉的气息很快挨近,唇瓣被人猝不及防地含住,一口清甜的水也紧接着渡了过来。

  ——长庚啊。

  顾昀心头陡然一松。...

 

【长顾】宴宴

   
  
※弃权声明:角色属于P大

※以后的长顾相关,只要没标明没车,那就是默认有车w

     

>>>

    

  陈轻絮孤身一人自西南都护府打马上京,抵达安定侯府的那日,春早的第一枝桃花将将打了个花苞儿。

  这是太始四年,盛世清平,乾坤朗朗,从前难得的浮生清闲不必再偷,连带着日影都比寻常年份跑得慢了许多。

  长庚那帝座捡得便宜,坐得却叫一个勤勤恳恳,打早便去了宫里点卯,留下顾昀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方醒,起身时,没被料峭春风糊脸,反倒...

 

【长顾】岁岁

    

※《杀破狼》长庚×顾昀

※弃权声明:角色属于P大

    

>>>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

  

  长庚推门进屋,顺手解下大氅,肩头鬓角均已覆了一层霜白。

  他冒雪而归,手中还小心地护着一枝红梅,这时节正值腊梅的花序,盈盈几朵润红折下来,捧入掌心,像极了顾昀眼角那枚小痣的颜色,合该与他相衬。

  但那时,顾昀手中拢着一卷书,正倚在窗边的矮几边打盹儿。大抵是雪天不便出门的缘故,满头长发未束,流瀑似的散在肩上,眉目清疏间映着一点儿窗外堆...

 

【叶蓝】最爱(2018叶修生贺)

   

※第五年。

※双时间线,私设第三赛季总决赛7.29。

※“在叶修更年轻一些,未满二十,又或者说二十刚出头的那一会儿,尚且算得上是一个很不同寻常的少年人。那时候的他,精力充沛,心火旺盛,坚信自己在荣耀这回事上,堪称无所不能。但这并非盲目夸大,事实上,他天生清醒得过头,故而他接受夸奖与赞誉,虽并不觉得这是自己应得,却也不会因此而感到受宠若惊。”

>>>

  

  -2027年5月29日-

  

  “哎,等等!胡了!”

  

  叶修随手抓回一张幺鸡,凑成一局漂亮的清一色。...

 

【白起×我】剧本以外

   
※次元混淆,也不知道这叫什么视角
  
※看完主线之后乱七八糟写的一点儿东西
    
>>>
   

  

  一、

  

  白起抱着我降落在地面以后,头一件事就是握住我的肩膀,紧张兮兮地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了好几遍。

  他在有关我的事情上一贯小题大做,对此我见怪不怪,于是顺从地摊开手臂,在他眼前转了个圈儿,展示我的毫发无伤。

  “好着呢,”我说,“幸好这一节是你的戏份。”

  片刻后,他才慢慢地松了一口气。

  “总算能安生两个月了,”他...

 

【执离】寻寻

>>>


  零、

  

  这场雨已经下了许久。

  

  壹、

  

  执明偷偷摸摸溜进瑶光大营主帐的时候,慕容离显然还未睡醒。床榻上搭着暖和的裘毯,正鼓起一个毛茸茸的人形。

  他冒雨而来,此时浑身都湿透了,便轻手轻脚地脱下了自己冒着寒气的玄甲,径直往衣架上搭去。但冷铁碰撞的铮鸣惊动了梦中人,在他的身后,慕容离很快便睡眼惺忪地撑身坐了起来。

  “王上?”他看清来人,惑然道,“你怎么过来了?”

  

  瑶光与天权在宣城两军对垒,已从春末僵持到了如今年关将近,今年气候反常,料峭的春寒整整一年未...

 

【白起×我】揪揪和啾啾

※新卡太可爱了!!

※怒给白sir扎个啾啾!!


>>>


  我有一个野望——

  我想给白起扎个揪揪,拿草莓发圈扎的那种揪揪。

  

  野望之所以成为野望,是因为它不那么好实现。

  所以,它已经折磨我很长一段时间了。

  

  事情的起因在三个月前,我给白起包了一个红包。

  你们可以去看看我很久之前的日记,这个红包,是促成我从“白起的学妹”转变为“白起的女朋友”的重要道具,我曾经很认真的撰文记载过。

  因为它对我意义非凡,所以,请允许我在这...

 

【白起×我】一场放风筝大赛引发的罗曼史

  

  “你在干什么?”

  四月份的一天,我的好朋友小X突然给我打电话,这样问我。

  那时候,我正贤惠而又温婉地给白起做爱心午餐,她在那边说话,声音含含糊糊的,一听就是在吃他们公司楼下那家只有每天早上七点到九点才出摊的煎饼果子。

  小X吃煎饼果子,一贯要多加两个蛋。

  这时我突然发现,我给白起做的爱心午餐里,竟然都只有一个蛋。

  这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小X是我很多年的好朋友。

  我们的交情到底有多好,这是后话,暂且不表。但有一个不争的事实却是,我们这段时间的联系真的很少很少。

  原因不在于我,而在于她突然坠入了爱河。

  并且,暂时还是单方面的坠...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