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长顾】宴宴

   
  
※弃权声明:角色属于P大

※以后的长顾相关,只要没标明没车,那就是默认有车w

     

>>>

    

  陈轻絮孤身一人自西南都护府打马上京,抵达安定侯府的那日,春早的第一枝桃花将将打了个花苞儿。

  这是太始四年,盛世清平,乾坤朗朗,从前难得的浮生清闲不必再偷,连带着日影都比寻常年份跑得慢了许多。

  长庚那帝座捡得便宜,坐得却叫一个勤勤恳恳,打早便去了宫里点卯,留下顾昀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方醒,起身时,没被料峭春风糊脸,反倒...

 

【长顾】岁岁

    

※《杀破狼》长庚×顾昀

※弃权声明:角色属于P大

    

>>>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

  

  长庚推门进屋,顺手解下大氅,肩头鬓角均已覆了一层霜白。

  他冒雪而归,手中还小心地护着一枝红梅,这时节正值腊梅的花序,盈盈几朵润红折下来,捧入掌心,像极了顾昀眼角那枚小痣的颜色,合该与他相衬。

  但那时,顾昀手中拢着一卷书,正倚在窗边的矮几边打盹儿。大抵是雪天不便出门的缘故,满头长发未束,流瀑似的散在肩上,眉目清疏间映着一点儿窗外堆...

 

【叶蓝】最爱(2018叶修生贺)

   

※第五年。

※双时间线,私设第三赛季总决赛7.29。

※“在叶修更年轻一些,未满二十,又或者说二十刚出头的那一会儿,尚且算得上是一个很不同寻常的少年人。那时候的他,精力充沛,心火旺盛,坚信自己在荣耀这回事上,堪称无所不能。但这并非盲目夸大,事实上,他天生清醒得过头,故而他接受夸奖与赞誉,虽并不觉得这是自己应得,却也不会因此而感到受宠若惊。”

>>>

  

  -2027年5月29日-

  

  “哎,等等!胡了!”

  

  叶修随手抓回一张幺鸡,凑成一局漂亮的清一色。...

 

我们粗粗是什么天赐的宝贝吗?????

如果六月份我不把猫先生写完,我就不配当白起的老婆!!!

 

【白起×我】剧本以外

   
※次元混淆,也不知道这叫什么视角
  
※看完主线之后乱七八糟写的一点儿东西
    
>>>
   

  

  一、

  

  白起抱着我降落在地面以后,头一件事就是握住我的肩膀,紧张兮兮地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了好几遍。

  他在有关我的事情上一贯小题大做,对此我见怪不怪,于是顺从地摊开手臂,在他眼前转了个圈儿,展示我的毫发无伤。

  “好着呢,”我说,“幸好这一节是你的戏份。”

  片刻后,他才慢慢地松了一口气。

  “总算能安生两个月了,”他...

 

【执离】寻寻

>>>


  零、

  

  这场雨已经下了许久。

  

  壹、

  

  执明偷偷摸摸溜进瑶光大营主帐的时候,慕容离显然还未睡醒。床榻上搭着暖和的裘毯,正鼓起一个毛茸茸的人形。

  他冒雨而来,此时浑身都湿透了,便轻手轻脚地脱下了自己冒着寒气的玄甲,径直往衣架上搭去。但冷铁碰撞的铮鸣惊动了梦中人,在他的身后,慕容离很快便睡眼惺忪地撑身坐了起来。

  “王上?”他看清来人,惑然道,“你怎么过来了?”

  

  瑶光与天权在宣城两军对垒,已从春末僵持到了如今年关将近,今年气候反常,料峭的春寒整整一年未...

 

【白起×我】揪揪和啾啾

※新卡太可爱了!!

※怒给白sir扎个啾啾!!


>>>


  我有一个野望——

  我想给白起扎个揪揪,拿草莓发圈扎的那种揪揪。

  

  野望之所以成为野望,是因为它不那么好实现。

  所以,它已经折磨我很长一段时间了。

  

  事情的起因在三个月前,我给白起包了一个红包。

  你们可以去看看我很久之前的日记,这个红包,是促成我从“白起的学妹”转变为“白起的女朋友”的重要道具,我曾经很认真的撰文记载过。

  因为它对我意义非凡,所以,请允许我在这...

 

【白起×我】一场放风筝大赛引发的罗曼史

  

  “你在干什么?”

  四月份的一天,我的好朋友小X突然给我打电话,这样问我。

  那时候,我正贤惠而又温婉地给白起做爱心午餐,她在那边说话,声音含含糊糊的,一听就是在吃他们公司楼下那家只有每天早上七点到九点才出摊的煎饼果子。

  小X吃煎饼果子,一贯要多加两个蛋。

  这时我突然发现,我给白起做的爱心午餐里,竟然都只有一个蛋。

  这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小X是我很多年的好朋友。

  我们的交情到底有多好,这是后话,暂且不表。但有一个不争的事实却是,我们这段时间的联系真的很少很少。

  原因不在于我,而在于她突然坠入了爱河。

  并且,暂时还是单方面的坠...

 

【白起×我】失忆先生

※老土失忆梗。


>>>


白起失忆了。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正为了下个季度的工作汇报而焦头烂额。

我那顶头上司,也就是华锐的李总李泽言,待人律己都是实打实的严,本恋语市优秀青年企业家靠着一手忽悠的本领浪遍了五湖四海,却唯独回回在他那儿折戟。

于是到了今年,多番受挫的自尊心揭竿起义,让我卯足了劲儿,存心要让他刮目相看一番,为此,我甚至大义凛然,把对心上人表白这件人生头等大事都压后了一段时间。

而韩野的电话,就是在我紧锣密鼓准备表现自己的这个当口上打进来的。

“老板,”他的声音听起来有那么一点儿...

 

【白起×我】枪与玫瑰

>>>


  先生执意要教我射击,就在四月初的某个午后。

  

  那天他带着他的队员们去搞团建,说来局子里的人,团建也搞得很清奇,一群哥们儿凑在一起勾肩搭背呼啦啦地打商量,首选地竟然是靶场,反倒更像是一场临时起意的拉练。

  我忙完公司里的事,难得下了个早班,绕路去接他回家的时候,远远就瞧见穿制服的特警队员们正一溜儿站着打靶。

  在青空云影之下,赏心悦目得好像一排新栽上的小白杨。

  

  对于会见先生的同事这件事,我一直都不怎么避讳。

  尽管一般来说,就算是最遵纪守法的市民,...

 

【洋灵】年龄差

※洋灵是真的,搞到真的了。

※希望大噶pick一下这两位崽崽。


>>>


“我们差七岁。”弟弟突然说。

洋哥抱了一手的糖,回过头来莫名其妙地望着他:“对,七岁。”

他问:“怎么了?”


这个年纪的小孩子,一般是不懂悲春伤秋的。

但弟弟不同,他悲春伤秋的年纪比常人来得要早一些,持续期也稍微长一些,就算时至今日也仍然真情实感地认为,青春应当是有风吹过的,这阵风必...

 

【白起×我】野心家

※白色情人节快乐!

※前篇:《钓鱼执法》


>>>


五月末的一天傍晚,我和白警官在恋语市步行街的一家冰室吃冷饮。

冰室的老板娘有一双巧手,能把夏季特供的冰镇桔片做得酸甜可口,和外面那些糖精兑成的妖艳贱货一点儿也不一样,我一直都很喜欢。

但白警官这个钢铁直男,什么年代了还嫌女孩子吃冰对身体不好,总不让我多吃。

自从我们在一起之后,每次我都要磨很久,才能磨得他带我来一次。

所以,当我捧着桔片的冰碗的时候,我就会找那么一点话题和他聊,尽量分散一下他的注...

 

【白起×我】钓鱼执法

※今天解锁出来的那个新朋友圈的梗

※希望钓鱼执法钓到一个白警官 


>>>


我给白警官包了一个红包。

一个不大不小的红包。


封钱用的是过年时候留下来的烫金包,上面印着“天天开心”的字样。我给我大姑二姑家里的小朋友包压岁钱的时候,用的都是这一款。

其实一开始,我也是想过要买“学业进步”和“新年快乐”的。

但年前的红包,实在太特么难买了,腊月二十八那天我跑遍了半个恋语市,愣是没买到想要的字样,只好安慰自己道,反正人生在世,开心最重要,然后才心安理得地买了这一款,凑数用的。

但现在看来,幸好幸好...

 

【白起×我】官配的套路爱情故事

  
※楚留香paro
  
※华山×云梦,没玩过不要紧,就是DPS×奶的搭配,随便看看。
  
>>>

   在我拜别师门,踏入江湖之前,师父曾经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  
  
 “此入江湖,你可有什么抱负?”

  她说这话时,目光深邃而悠远,仿佛一眼就能望穿万丈之深的红尘,望进这一釜名为江湖的,正被煮至沸腾的酒里去。

  

  我的师父是个美人。

  她的年纪到底多大,这我讲不清楚,总...

 

一个质问箱:点我

从lof点过来的小伙伴的话,可以在问题之前加个【lo】标注一下,我按顺序就回复在这条里面

没有标注的话,会回复在微博:微博地址

涉及私生活的不回复,其余都ok!


Q:塔塔平时喜欢读什么类型的书?有没有什么实体书推荐给大家呢?

A:这个问题在微博其实回复过了,我看书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杂,什么种类都看,其实没有什么参考意义,因为看书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有目的性的事情,不是说想提高写作水平啊,想借着看书学到一点什么,不是的,我看书单纯就是因为想看,或者说打发时间。

而且就写作方面来说,给我更多启发的反而是网络小说之类的作品。

实...

 

【白起×我】老婆本

   
※元宵节快乐!
  

>>>

 

  白先生新买了一个本子。

 

  灰色的硬壳,带皮质外封,腰上一条烫金的亮线,瞧起来,还挺有点低调奢华讲内涵的范儿。

  从前,他买什么我都不会过问,比如买衣服,买包,买鞋,甚至买烧饼,买馄饨皮,买煎饼果子,云云。

  因为那些东西都是有用的,买回去放在家里,他要吃,要穿,要用,要么就要送我。

  但这个本子则不同。

  它的存在感实在是太高了。

  自从把它买回来之后,白先生总是一有时间就偷鸡摸狗地在上面写两笔,一边写,还一边打量我,那姿势遮遮掩掩的,仿佛此地无银...

 

恋语·心有所属——《恋与制作人》同人作品征集活动

啊????????我怎么突然?????????

包包包子铺!:

恋语·心有所属——《恋与制作人》同人征集活动评选结束啦!

本次由于作品非常繁多且太太们的产粮都异常优秀,

非常感谢大家的热情参与!

现公布获奖名单如下:

a.图片类

一等奖: iPhone 8+游戏礼包【钻石*500】*1

 @博斯藤壶 


二等奖:1000京东卡+中文CV签名海报【随机一款】

 @TTangSun 


 @绿绿绿酱 


三等奖:500京东卡+游戏礼包【钻石*500】*1...


 

【白起×我】双向狩猎

 

*家属梗。

  

>>>

  

  我猜,学长肯定是对我有点儿意思的。


  这会儿,我们正坐在热热闹闹的同学聚会上,承受着四面投来的各种探究目光。

  有个谁大着胆子来敬酒,他也出言要替我挡,仰头饮尽杯中的茅台,将玻璃杯底“噼啪”磕在桌面上,漾出极清脆的一声响。

  帅得像个扬剑就能威震八方的侠客。

  包厢里吊着一顶富丽堂皇的欧式顶灯,摇弋洒下的波光犹如沉璧的静影,也被这一声惊得四散开去,飞旋着跌落在他手中的空杯上,他轻颤的睫羽上,以及他微醺的眼眸里。

  这让他看上去,似乎是有些醉了。

  ——但其实是没有的。

  “我?”听清楚来人的问话...

 

【白起个人向色纸套装】《有别趣》

【白起个人向色纸套装】《有别趣》
【绘师: @枫叶-maple 】
【预售时间:2月24日20:00
【预售地址:点我

※套装包括一张色纸和一本个志,个志为赠品,赠品,赠品。
※前100名加赠一张色纸,前500名加赠一张明信片,发货时按照拍下的选项判定,所以对自己的手速有信心的小仙女们请按选项选购。
※发货时间三月底,三月底,三月底。
※请仔细阅览宣图,大部分问题宣图都有解答,若还有疑问欢迎私信w

*寻常浮生有别趣*


 

【白起×我】逢凶化吉

   

*抽到大凶也不要紧,你一定会逢凶化吉。

*新年快乐!

>>>

   

    半仙年纪大了,头发胡子都成了一种邋遢的花白色,手里还举着面破招旗,看起来神神叨叨的。

    他说他姓叠。

    我心想,这什么狗屁姓氏,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二姑闭着眼跟我瞎吹,说叠半仙是咱们恋语市最靠谱的算命先生,算运道,算财势,算桃花,那都是...

 

【白起×我】当白起求婚之前,白起在想什么

※除夕快乐!

※前文:《满分恋人


>>>


    他可能在想:我的锣呢?

    ——韩·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野


    据说我先生当年跟我来求婚的时候,差点儿就拎来了一面锣。


    知情人韩野是这样跟我描述的:

    老板你也知道,白...

 

【白起×我】满分恋人

   
※情人节快乐!


>>>
  

    老实说,我其实从没在乎过,他在别人的眼里能打多少分。
 
    彩色卡纸上手绘了一张略显凌乱的表格,标头处的字体很潦草,我没能认清到底写的是什么。
    不过表格旁边画着的那个Q版头像,看起来倒是十分好认。
    那样锐利的目光,那样稳稳端着枪的姿势,还有那枚在胸前闪闪发亮的银...

 

【白起×我】数羊

※官方新pv里的数羊梗。

※数羊不如把我狠狠睡一顿,望白起知。


>>>


       我突然罹患失眠症。

       就是从上个礼拜二,先生去隔壁市出差的那天开始的事。


       这事本该很奇怪,因为它来得毫无征兆,也没有任何特殊原因。

  但当代的优秀青年企业家,...

 

【白起×我】柔软的刀锋

※微博上那个熊熊的梗

※白sir敲可爱的!


>>>


我突然发现,他的腰带上别了一只小熊。


那是只棕色的玩偶熊,个头很小,身体比例滑稽,浑身上下都卷着细软的绒毛,针脚稀疏而粗糙,瞧上去,做工十分的简单。

他佩戴的是一条多功能警用腰带,上头的空间金贵,被警棍套、子弹匣套、对讲机套和催泪喷射器套挤得满满当当,而那只熊,就委屈巴巴地蜷在这一系列冷硬的警用品中间,滴溜溜地睁着黑豆豆似的一双小眼睛。

——这真是太奇怪了。

秉承着新闻从业者的好奇心,在收起手里的录...

 

【白起×我】我觉得,我员工喜欢我

※论坛体!这个写起来真的不费事,也不耗时间!爽!

※韩野的下场如ID。


>>>


1L  恋语市第一芳心纵火犯


    求助广大网友,我该怎么做!!!!

    急!!!再拖下去他可能就要跟我表白了!!!


2L


    沙发!


3L


    你...

 

【白起×我】偏爱你

  
※写的森森画过的那个看雪梗

※超甜超甜超甜超甜!!


>>>


零、


    “我们去看雪。”

    寒潮袭来的隔天,先生突然这样同我说。


一、


    他讲这话时,眼睛并没有看我。

    腊月的风从他的身后滚滚涌来,把他的头发歪歪扭扭地吹起来一小撮。...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