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秀出班行(尾声)

   

※一个《秀出》+《怀璧》二刷的【【【印调】】】!

※尾声分开发啦,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

尾声:

  

下午两点半,叶修在蓝雨集团杭州分公司的会议室里整理提案,身边坐着几位竞标对手,而桌对面的黄少天,则正喋喋不休地指挥助手调试仪器。

今天的这一次比稿,蓝雨集团将会敲定接下来五年时间里,他们在华东大区的合作伙伴,对乙方公司来说,机会难得,不可谓不是个肥差。

“经理,”有人推门来报,“还有一位监制没有到。”

“我知道了!”黄少天扬声应他,又回过头来招呼会议室里的各位乙方,“麻烦大家稍等一会儿,有一位管理岗的新同事今天入职,可能会迟到两分钟。”

说完,他莫名地瞥了叶修一眼。

生意场上不攀私人交情,绕是叶修和他的丈夫喻文州是多年老友也不例外,黄少天这一眼却别有深意,倒是连往日改不掉的话痨毛病也收敛了许多。

然而却叶修没空理他,只埋下头去,又看了一眼手表。

 

蓝河是今天上午十点的飞机落地的,只发了个短信过来报平安,算时间,已经抵达四个小时了,也不知道这时候在干什么,他说他要报道,回来的第一天就报道?什么狗屁公司啊,要倒闭了吗,这么急着用人。

他倒不是自负,只是过分卓越的天分造就了生来的志在必得,这个时候尚且有闲心胡思乱想,眷念起家里那位的温柔乡来。

迟到的人并没有让他们等待很久,很快推开会议室的门阔步走了进来,紧接着,一道清亮的男声响起:“办理入职手续花了些时间,稍微来迟了一点,各位抱歉。”

思绪刚要跑远,这个声音却和他脑海里的那位主角骤然重合,叶修猛然抬头,毫不意外地看到一张他最熟悉的面孔。

 

那一瞬间,雨水清冽的芬芳扑鼻而来,无数个日夜历历在目,无数个蓝河在他眼前重叠。

五年前在公司里初遇,那个清瘦明朗,笑起来梨涡浅浅的Omega,三年前那一夜,在他身下被情欲折磨得眼角绯红的小助理,成婚那一年早秋,在病床上低声啜泣,问他“我们能不能不要这个孩子”的脆弱的爱人,以及不久之前,他隔着大洋发来的照片上,身穿硕士袍,站在芝加哥宝蓝色的天空下面,那个优秀的,俊朗的,意气风发的青年。

这么多个蓝河,从过去一一来到他身边,还有未来的,久远的,他们将要共度的这一生,也在眼前逐现雏形。

Omega就像婚礼那一日一样,步伐坚定地朝他走过来,穿过穹顶富丽的教堂,听着白鸽振翅的声音,走过他们相识的这些年,最后停在叶修面前,仿佛也稳稳地停在了他的心上。

 

“叶总监您好,我是蓝雨宣传部新任的监制蓝河。”他笑眯眯地朝着自己的Alpha伸出手去,“久仰了。”

 

 

—《怀璧其罪》·《秀出班行》 全文完—



说点闲话:

  

2016.7.17-2017.6.12,这个故事终于完结啦。

今天这个日子比较特殊,希望大家都不要不开心了,虽然我也很丧,所以还是把完结章发上来,希望宝宝们心情可以好一点。

这是一个十分老套的先婚后爱的故事,啰啰嗦嗦写了20w字,如今完结了回头再看,其实也刚刚好,《怀璧其罪》说的是“婚”,而《秀出班行》则说的是“爱”,婚姻幸福,爱情美满,无所谓先来后到,结局总是好的了。

到了故事最后,老叶没有因为河河牺牲什么,河河最终也站在了自己最合适的位置,兜兜转转一圈还是回到了他身边,看起来什么也没有改变,然而经历带给人心境的成长,终究会在此后漫长的相处中起到作用,让他们更好地过完这一生。

我在怀璧完结的时候曾经写,河河对老叶,抱了一种“今生今世,志在必得”的孤勇,可其实呢,他以为自己要努力争取,才能“志在必得”的东西,其实早就已经被老叶送进了他的手里。他只是不说而已,但他的确是全天下最好的老公啦!

我和你,仍然是我和你,但当我们在一起,也要是最好的我们。

这就是我在这篇文里想要表达的东西。

成长可贵,一生漫长,祝愿他们永远这样甜蜜温柔。

那么,这个故事到此为止,我们《白昼梦》见啦!




评论(125)
热度(833)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