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白昼梦 02

   

※这是一个因为要组营业CP,所以两个人互相撩来撩去,看谁先撩得谁心动的……非主流娱乐圈故事,忘了说,副CP是周江。

※直掰弯,俗俗黄黄,狗血满盆,maybe……日更。

※@河河 恐同即深柜。

  

>>>

   

不远处,片场里正在开拍一场文戏,剧组的场记嗓门大,压着打板的脆响,嘹亮的一声“咔”稳稳钻进耳朵。

“不是吧这位同志,咱们俩,我和你,可是在营业,”叶修大惊小怪地望了他一眼,指了指他,又在自己胸前比划了一下,“哎我说,你得配合点,现在的小粉丝们口味都是很挑的,营业营得不好,他们还未必肯吃呢。”

他这么上纲上线,一本正经,蓝河顿时无语:“没必要吧,又不是来真的。”

“干一行爱一行懂不懂啊,你有没有事业心啊,”叶修抖了抖烟灰,对他的敷衍态度显得很不满,“你不要小看艹CP这件事,可是有大学问的。两个人的关系好不好,重要不是在人前,而是在人后,只有人后成了习惯,人前才能自然流露。况且我们要面对的可是镜头,镜头嘛,恰好会放大人的一举一动。所以我建议,为免露馅,生活中我们也可以适当拉近一下距离……”

他说到一半,忍不住皱起眉头:“等等,你那是什么脸色,交个朋友而已,没这么难吧?”

“不、不不,不难,”蓝河神色复杂,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我只是觉得,你好像,呃,很熟练的样子啊?”

 

他没想到自己会把尴尬的表情表现得这么明显。

叶修用这种认真的态度和他讨论怎么卖腐,仿佛讨论严肃的学术问题,他一个直男,心里那点别扭就跟春天的野草一样,撬破地壳直往外冒。

天知道,当初笔言飞指望他借着蓝桥这个角色翻身的时候,还曾经信誓旦旦地跟他保证过,绝对不亏的,他的搭档叶修,是个很靠谱的人。

虽然履历新,可是人年纪不小,知道进退;虽然演技不怎么稳,但看试镜录像,爆发力却没得说;更重要的是,路数对啊,正是现在的小女孩子们最吃的那一款,叫什么,“又帅又痞又宠又牛逼攻”。

说完他上下打量了一会儿蓝河:“正好跟你这个样样均衡,又样样不出挑的平凡受配一配。”

又拍了拍他的肩:“放心,有爆相的。”

“平凡受”蓝河:“……爆你妈啊。”

 

老实说,能进这个圈子混饭吃的,德艺颜趣,总得有一项万里挑一,偏偏蓝河门门算个千里挑一,却门门都差了点火候,也不怪上头想找些新路子来替他补缺。

至于叶修靠不靠谱……

他把笔言飞的话在心里过了几个来回,忍不住沉默了一下。

虽然很不想承认,不过爱岗敬业这方面,好像真的还挺靠谱的。

 

两个人正没话说的当口,助理千成拎了几瓶饮料,满头是汗地敲门进来了。

笔言飞是公司的总经纪人,手下带了六七个艺人,《千机》采用半封闭式的拍摄模式,蓝河要在剧组住上几个月,他没空天天跟组,便把千成从公司调了过来,配给他用。

“蓝哥,剧组大巴来了,您现在要回酒店吗?”

“回,”蓝河如释重负,凑过去摸出一杯珍珠奶茶出来,插上吸管猛灌一口,正要跟着他出门,想起叶修先前说的话,到底还是忍不住折回身来,递给他一杯柠檬水,“反正今天没戏,你……跟我一起走吗?”

榕城影视城位于省城东南三十公里,开车半小时就能到,原本是个小镇,影视基地修起来之后,往来的剧组多了,渐渐也就发展出了县城的规模。

这段时间的取景在山腰的一个战国城,私家车不能开进来,剧组便租了大巴负责演员们的日常接送。

上车前,蓝河还遇到几个在片场蹲守的粉丝,扛着长枪短炮对他一顿猛拍。

千成是个知情达趣的助理,习惯性地跟在艺人身后几步走,于是迈出片场的时候,和他并肩的人自然是叶修,他们手里还各自捧了一杯同款包装的奶茶,虽然没什么互动,但同进同出的架势已经摆出来了。

更况且CP粉自带滤镜,要的只是两个人往那一站,剩下的全都能交给脑补。

“看到了没!他们真的是一起回酒店啊!!”

“我就说吧!叶蓝私底下关系真的特别好!”

听到粉丝的窃窃私语,叶修从善如流,笑眯眯地伸手过来揽住蓝河的肩,两个人勾肩搭背,就这么往车上去了。

 

到了大巴车上落座,自然是在同一排,蓝河把车窗推开一半,冲外面的粉丝挥手告别,叶修的手也穿过他的后颈的空隙,探到了窗边来。

“你们早点回去啊,”他越过蓝河,倾了倾身,“小姑娘家待在山上,不安全的。”

这个动作在外人看来,就像是他把蓝河整个人揽进了怀里,车外的粉丝们自然又捂着嘴撕心裂肺地尖叫起来:“你和小蓝路上也要注意安全!”

于是叶修偏头,目光柔软地投到蓝河身上:“人家让你注意安全,说不说谢谢啊?”

两个人有三公分的身高差,平时不怎么看得出来,坐着却格外明显,车窗里的对视,一个带着试探的温柔,一个带着茫然的回应,暧昧发酵得火候正好,被定格在旁人的镜头里,扭头就成了无数小姑娘的壁纸和屏保。

 

反复道过好几次别,大巴车才缓缓驶出影视城,还有几个狂热粉丝追着车跑了一小段。

一直等到看不清后面的人影了,蓝河这才松了一口气,把车窗推到最大。闷热的夏风立刻涌了进来,吹得人心里聒噪得要命。

叶修的手已经收回去了,但后颈上仍然蒸腾着一股热气,湿漉漉的汗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这么熟练,”蓝河叹了一口气,下意识道,“你不会是……”

说到这里他沉默了一会儿,有了个不好的猜想,不敢往下说了。

可是叶修竟然也沉默了一会儿!

蓝河心头顿时警铃大作:我靠,不会吧,不会真是吧,如果真是,他干嘛接这种危险的戏,不怕假戏真做吗,不过,等等,如果他是,那危险的不是我吗?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越想脸色越白。

“我、我懂的……如果,”他结结巴巴地说,“如果你是……我也……”

“你在想什么?”叶修莫名其妙,“我不是,我没有!”

他一本正经地辩白:“我这都是现学的。”

蓝河颇不信任地盯了他一眼:“……跟谁学?”

“编剧呗。”

“……”

他们的编剧大人,也就是《千机》小说的原作者,这次也是跟组的。

蓝河原本对他性向存疑,接触了几次,哥俩好地勾肩搭背起来之后,又觉得他直成了钢筋,还以为只是个搞艺术创作的腐男。结果上次读本会结束,那位江姓的编剧小哥,却被他撞见在洗手间里和他们的导演接吻。

蓝河只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要碎了。

现在的给怎么一点儿也不给力给气,看起来比直男还直,这也就算了。

《千机》的导演周泽楷,那可是第六代导演的领军人物,出现在职员表上都要让业内抖三抖的名字,就说这次怎么愿意屈尊接手一部小网剧,原来是被家族炮一炮给轰下来的。

编剧导演以身作则,主演之一有样学样。

蓝河欲哭无泪,觉得自己已经成了硕果仅存的清流,这个被梁易春寄予了厚望的角色,大概是不会好了。

 

剧组包了影视城一家星级酒店,房间分配是一水儿的双人间,蓝河和叶修都不是什么大咖,一切听从安排,顺理成章地被分到了一起,美其名曰:培养感情。

两个人一人一张床,蓝河靠里睡,刚把行李整好,于晓冉的信息就发了过来,说自己过几天要跟台里去出差,可能小半个月后才会回来。

她大学念播音,毕业后进了省城电视台,从象牙塔出来好几年了,还和学生时代一样,黑长直帆布鞋,最佳代言了无数少男心里的白裙子女孩。

叶修从洗漱间卸妆出来,探头往他手机屏幕上一瞥:“于晓冉,谁啊?”

他随口问:“女朋友?”

蓝河吓了一跳,连忙把手机往身下一塞:“……不是!我没有女朋友!”

叶修看他动作,觉得好笑:“那是预备役的女朋友?”

“……差不多吧。”

“还真是啊。”他忍不住笑了一下,“哎,你说我这时候,是不是应该礼节性吃一下醋?”

蓝河顿时汗毛一竖:“你吃什么醋?!”

“我也算你的预备役男朋友啊!”叶修从自己的行李里掏出通告表弹了弹,蓝桥和君莫笑可是实打实的情侣关系,他们俩的名字挂在角色名下,自然也是并排的,“虽然是合同制的。”

“哥……”蓝河欲哭无泪,“你这也太入戏了吧。”

叶修听得一乐:“哟,好听,再喊一声听听?”

蓝河:“……”

 

蓝河偷偷摸摸给笔言飞打电话,委婉地表示,他这位搭档,岗是爱的,业是敬的,就是爱得敬得有点跑偏。

笔言飞老神在在地安慰他:“哎呀,你要体谅一下,人家第一次拍戏呢,有这个精神多难得啊!”

蓝河:“不是啊二笔,拍戏是拍戏,这个我懂的,主要是不拍戏的时候,他、他也总撩我啊!”

笔言飞:“你给他撩一下又不会怎样?而且你就不知道撩回去吗?”

蓝河对经纪人的胳膊肘往外拐感到不可置信:“我撩回去干嘛?他又不是于晓冉!”

笔言飞:“那你跟我说有什么用!你一个直男,被另一个直男撩成这样,你都不知道撩回去,你告诉我,你以后怎么把妹?你还有什么尊严自称直男?你还有什么脸面在我们直男界立足?”

蓝河:“……”

蓝河:“我竟然觉得你说得有点道理。”

笔言飞很忙,没空听他祥林嫂,“啪”地一声把电话挂了。

 

协调不成,戏还是要拍的,CP还是要艹的,毕竟路是自己选的。

笔言飞劝他把生活的强奸变成和奸,蓝河偷偷摸摸瞥了瞥邻床上一本正经看剧本的叶修,决定暂时搁置这个奸来奸去的想法。

晚间他躺在床上刷微博,之前他和叶修的那段采访已经释出来了,还有下午片场的一些饭拍图,果不其然被CP粉们视作了最新鲜的素材。

现在的小姑娘们大多心灵手巧,从短短的一段视频里截出了无数动态静态的双人互动来,颜色一调,背景一修,画面中两个人相视而笑,唇角弧度弯弯,默契而暧昧。

蓝河面无表情地拉着页面往下翻,翻着翻着,莫名觉得一阵牙酸。

——妈的,他自己都快信了啊。

于是当晚他睡也睡得不怎么好,长梦做起来没完没了,这段时间天天读剧本,梦里自然是蓝桥和君莫笑,正演到《千机》小说里最经典的那个场景。

他们长亭一别,君莫笑撑伞而去,蓝桥击盏而歌,等到人影彻底被春雾遮了去,青衫的剑客才起身,对着漫天朦胧烟雨,遥遥一拜,似拜天地,也似拜故人。

煽情得要命。

他在梦里就是个游魂,无聊地看着长了自己和叶修的脸的两个人在那生离死别,撑着下巴有一搭没一搭地想,也不知道江波涛到底怎么写出来的。

 

开机的第二天,隔天的通告上排了蓝桥的戏份,他早上五点就要出工。

化妆是去片场那边进行的,蓝河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盛夏的天色也才微微泛亮,叶修的床铺却空着,人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千成不断打电话来催,他匆匆洗漱一把,摸了一个口罩就往楼下跑。

开机仪式刚过,来蹲片场的粉丝还没回去,酒店大堂都有人守着,昨晚上遭了一晚的梦魇,他的神色难免有点憔悴,正担心被人看到会不会不太好,迎面却撞上叶修拎着两碗米线,大刺啦啦地晃了进来。

两个人在大堂里打了个照面,叶修笑眯眯地拉住他:“哟,这就要走了?”

 

大清早的就这么刺激,蹲酒店的人虽然不多,但都是扛着器材的前线,四周的快门声立刻咔擦咔擦地响起来。

蓝河吓得话都说不清楚了:“早、早上有我的戏啊。”

口罩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下面传出来的声音含含糊糊的,只剩一双黑溜溜的眼睛望着他,叶修忍不住笑,把手里的米线递过去:“那行吧,早餐你提着,路上吃。”

“等等……”蓝河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又不敢太明显,“你上午不是没戏?起这么早干嘛?”

“怕你赶时间不吃早饭啊,”叶修说,“干脆去打了个包,本来想让你多睡会儿,没想到千成这么不懂事。我说,下次我喊你起床就行了啊。”

他的声音因为晨起有微微的沙哑,说话语速也缓,这么慢条斯理,温温柔柔地说完,边上的小粉丝们都快过呼吸了。

妈的,要不要这么宠啊!

 

这这这,蓝河讷讷地拎着从他手里接过来的米线,一颗心都要颤了,这么会玩?要不要这么会玩?

偏偏叶修还在拍他的肩膀:“发什么呆,赶紧去呗。”

见他不动,又笑着推他一把,柔声催促:“怎么,要哥跟你来个十八相送啊?”

四周的快门声响得更凶了,蓝河回过神来,立刻胡乱地点了点头,逃也似的跑上了大巴车。

叶修还在大堂里朝他挥手,脚下步子迈出了两步,又生生停住,做足了依依不舍,要追不追的架势。

蓝河坐在靠窗的位置不敢看他,手忙脚乱拆米线,千成在边上举着个面包探过头来:“蓝哥,叶哥给你买了早饭?那这面包你还吃不吃啊……”

“不吃!”

米线是刚煮好的,热气腾腾,蓝河急匆匆一口嗦下去,被烫得直掉眼泪。

“蓝哥,”千成吓了一跳,连忙给他抽纸巾,“别、别哭啊蓝哥,叶哥对你是挺好的,你也不用这么感动吧!”

 

感动个屁啊!!

蓝河嘶着自己的猫舌头,泪眼朦胧说不出话来,憋了半天,总算是崩溃了。

这,这尼玛!!!他生无可恋地想,叶修,叶修,叶修!!!他怎么能这么懂套路啊!!!

—待续—

 

评论(173)
热度(873)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