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白昼梦 03

    
    
※这是一个因为要组营业CP,所以两个人互相撩来撩去,看谁先撩得谁心动的……非主流娱乐圈故事,副CP是周江。

※直掰弯,俗俗黄黄,狗血满盆,maybe……日更。

 

>>>

   

《千机》是本转生题材的小说,时间线贯穿百余年,构建了古代架空和民国架空两重背景。

第一世“红尘”篇,讲述的就是由叶修所饰演的帝国皇太子,在元后早逝之后,被继后所害,流落民间,化名江湖散人君莫笑,在各方势力之间游走周旋,最后苦心孤诣夺回政权的故事。

而蓝河饰演的蓝桥,则是当世剑圣的关门弟子,原本隐居在溪山下的一名剑客。早在君莫笑入世之初,他自山洪之中将人救了下来,从此朝夕相处,两人之间情意互生。

溪山地势奇佳,君莫笑借着天险的掩护,隐姓埋名,暗中发展势力,图谋家国大事,蓝桥原本抱着避世之心,得知他的身份之后几番挣扎,终于毅然决定与他随行,此后经年,不离不弃。

后来帝王驾崩,朝中各方角斗,波云诡谲,君莫笑不得不回朝稳定天下。蓝桥则在最后一役之中,以身铸剑,奠定胜局,成就了君莫笑的山河永固。

总而言之,从本质上来讲,这其实是一个“得到天下却失去了你”的俗套故事。

不过江波涛作为金榜写手,文笔自然是不必说的,情节设置磅礴动人,感情刻画也入木三分,既说江湖,又讲庙堂,硬生生将老故事写出了无数的新看点。

剧组所搭第一个景,就是剑客蓝桥隐居的那个草庐,这也是前半部分故事发展的主要场景。

 

通告表上,蓝河的戏排了满满一天,整七场,上午大多是单人戏份,下午则是和叶修的对手戏。

在圈子里混了几年,他不是靠天赋吃饭的那种人,不过中规中矩,也很难让人挑出什么毛病来,于是上午的拍摄顺利进行,连带着面见名导周泽楷的那点忐忑也散去了一些。

午间剧组放饭,叶修才坐着大巴姗姗来迟,一来就捧了一份盒饭,摸到他身边来坐。

 

这几天的安排都是拍内景,不开放粉丝探班,但来蹲演员上下班的大有人在。

午餐地点是片场外面临时搭起的一排长桌,露天席地的,也不知道四周藏了多少粉丝的高倍镜头。

叶修给他掰一次性筷子,掰完还刮了刮上面的倒刺,怕他扎到手。

蓝河小声问:“你怎么不在酒店吃了再来?”

“来跟你一起吃啊,”两个人挨头挨脑地凑到一起,叶修把筷子递给他,往他盒饭里看了一眼,“怎么有苦瓜,你不吃给我,别扔在桌上。”

蓝河顿时惊了一下:“你怎么知道啊?”

“你猜。”

“……啊?”

“做了点关于你的功课呗,”叶修把他碗里的苦瓜挑过来,促狭地笑了笑,“二十三岁,生日12月14号,射手座,独生子,羊城人,应援色是蓝色,不吃苦瓜和青椒,喜欢草莓,水性也不太好……我想想,还有什么来着……”

“不是,等等!”蓝河听得目瞪口呆,“你是从哪搞到这些东西的?”

“你的粉丝群啊。”叶修扬了扬自己的手机,划开一个热闹的QQ群,里面正不断闪过新消息,还有人发了几张显然是刚刚才拍下来的照片,他和叶修脑袋挨着脑袋,并肩坐在片场外面吃饭。

而右上角的个人信息栏,则显示叶修正在用的这个,赫然这是个性别为“女”的马甲小号,昵称叫“忧郁小猫猫”。

蓝河:“……”

“她们还叫你蓝蓝,”叶修诚恳地说,“本来我也准备这么喊的,后来觉得,还是太难为我自己了。”

蓝河:“……………………”

蓝河:“你千万别这么喊,算我求你了。”

叶修哈哈笑了两声。

 

一顿简餐草草吃完,饭后原本有一个小时的午休时间。不过两位主演总算是各自归位,整个剧组上下,难免也跟着忙碌了起来。

好不容易等到叶修被捉去化妆,蓝河心下松了一口气,准备摸个地方打会儿瞌睡,跟他的化妆师知月就急急忙忙地追了出来:“蓝老师!我正找你呢,快来快来,你也要补妆的。”

服化间里分两列摆放了四张化妆桌,镜子对着镜子,蓝河才刚落座,就看到叶修正坐在他斜后方粘头套。

君莫笑虽是皇子,但到底在江湖中游走多年,颇有几分草莽气质,发型自然很不羁,满头尚且没有齐肩的碎发,后面还扎了个小揪揪似的马尾。

怎么看怎么清爽。

反观自己,为了体现蓝桥的隐士身份,造型老师硬生生给他的头套上接了几斤重的及腰长发,沉都要沉死了。

心里苦啊。

知月正拿笔准备给他补眼线,抬手就留意到了他的目光。

知月:“蓝老师,您是不是在看叶老师啊?”

蓝河莫名其妙:“……???”

蓝河:“我没有啊!!!”

 

这一声不大不小,服化间里的人都已经听得一清二楚。

玩味的眼神立刻从四面八万似有若无地抛了过来,连叶修也从镜子里望向他,笑眯眯地吹了个口哨:“看我呢?”

场面一度尴尬到失控。

蓝河觉得自己要哭了。

“那个,”他深吸了一口气,无力地申辩,“我就是觉得,你那发型挺好看的。”

“嗯,”叶修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你也好看,长发及腰,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礼节性互吹,点到为止。

蓝河生怕他再说下去,头一歪想喊停,知月“哎哎哎”地掰正他的脸:“蓝老师!您老把脸往叶老师那边转干嘛呀,我都要把眉毛画坏了!”

服化间里立刻响起一阵哄笑声。

蓝河:“……”

他决定待会儿就去跟统筹申请,赶紧给自己换个化妆师。

 

这一天下午要拍的剧情,是故事中段,两位主人公的感情进展最为暧昧的时候,那时蓝桥刚刚知晓君莫笑的身份,两个人在草庐中对弈,说到出世与入世,因为理念不合,第一次产生分歧。

这是一场很细腻的戏,一方面,因为情愫渐生,两个人都渴望着坦白心事,靠近彼此,另一方面,他们互相试探,最终借由观念的差异,打响了一场漫长的心理战。

眼神,动作,人物感情的走向,每个细节都值得深挖。

蓝河不红归不红,从事了这个行业,却一直都很敬业,从拿到剧本起,就对人物进行了多番揣摩。蓝桥每个人生阶段的心境,他自认都有了一定的理解。

演起来不说胸有成竹,底气总是有的。

 

盛夏的午后,即使是室内也热得人够呛。副导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举起扩音喇叭:“录音!”

“开机!”

“摄像!”

“开机!”

“《千机之红尘》第十八集,第七场第一条第一次,action!”

那位大嗓门的场记迅速从镜头里撤出,只剩屏幕正中间,一张方桌,两个执棋对坐的人。

有风穿过窗棂,猎猎吹动他们的衣袍。

 

蓝桥在星罗盘上落下一子,缓声道:“这棋局之上,打劫与破劫,犹如天下之势,都在转圜之间,你如何看?”

君莫笑执黑,闻言眼风都不动:“我不过江湖中人,有酒便醉在今朝,管那劳什子天下大势做什么?”

蓝桥叹道:“龙游浅滩,你何必妄自菲薄。”

“既然是龙,那便总会是龙。”君莫笑嘴里叼了一根枯草,声音含糊带笑,“我倒是想问问你,蓝溪草庐这份安宁祥和,你可舍得打破?”

“自然舍不得。”

“呵。”

“……”

 

这是蓝河第一次和叶修对戏,对方的演技比他预想的还要好上许多。

他沉下心来,进入角色,努力自己变成那个渺远的时空里,那个心无旁骛的剑客蓝桥,可每当目光从棋盘移到叶修脸上,脑子里就莫名冒出之前他促狭的笑容来。

这种时候分心是大忌,更何况在周泽楷这样的名导面前。

蓝河演着演着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果不其然,那边场记刚喊了“咔”,周泽楷就从监控器后面探出头来,径直望向他,嘴唇掀了掀:“你这样,不行。”

蓝河一下子就头大了。

估计演砸了,他想。

“你这样,不行”,这句话在当今年轻一辈的演员,特别是电影咖们听来,堪称如雷贯耳,正是周泽楷导演经年不改的口头禅。

周泽楷生来话少,比起说,更喜欢直接做。在片场,他很少讲戏,一旦觉得演员哪段演得不到位,就要上这五字妖言,然后自己撸袖子原封不动地演一遍,从神情到走位,到台词,可谓手把手地教。

从他手底下出来的几个影帝影后,不乏比他年长许多的,后来的获奖感言却无一例外:“我能拿这个奖,最要感谢的是周泽楷周导演,感谢他没有选择演戏这条路,不然今天大概也没我什么事了。”

男默女泪。

蓝河当然没有那些大神们的水平,对周导的玄乎也只在传闻里听说,这还是第一次亲身体会。

二十几岁的年轻导演不过只穿了一件浅灰色的Polo衫,并没有带妆,但他坐在桌边的时候,蓝河突然觉得,他就是蓝桥。

 

他睁开眼,望着手里的棋,又望了一眼君莫笑,一双眼睛里云翳深深,遮住了难以言喻的,无穷的愁绪与思虑。

那道目光是会说话的,它在问“你是谁”,它在控诉“那些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它在无声地向对面的人宣告:“我对你……其实我对你……”

太惊心动魄了。

蓝河瞬间和无数前辈产生了共鸣,感谢周导没有吃演员这碗饭,不然估计也就没自己什么事了。

 

周泽楷毫无疑问是个天才,不管在演戏上,还是在导戏上。

蓝河看他真刀实枪地演了一番,满心以为自己懂了,然而反反复复又拍了几条,只要一对上叶修,就要翻车。

不是演技问题,也不是对剧本的理解问题,就是人的问题。

这下周泽楷没辙了。

可他只会演,不会说,转念一想,果断去求助自己那位八面玲珑的家属同志。

身兼心理辅导师一职的江小编剧收到消息,只好匆匆赶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地约蓝河去放水。

 

被动撞破柜门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依然还很哥俩好,蓝河单方面怕周导吃醋,不敢再和他勾肩搭背。

“你上午不是演得挺好的啊,”洗手间里除了他们俩没有别的人,江波涛趁机问,“下午怎么状态就不对了?”

蓝河难得地沉默了一会儿。

“小江,我跟你说实话,”他叹了一口气,“叶修他……对我们的工作可能有点误解,我现在和他对戏,一对就有点串。”

“啊?”

“就,就,他平时老撩我,我被他撩得有点慌。”

江波涛:“……”

他没料到蓝河这么坦诚,直接被他哽了一下。

“不是吧,我怎么听说,你们公司安排你们俩在戏外也组营业CP啊,不止是戏里?”

蓝河为难地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江波涛哈哈笑了两声,“那你当现实也是在演戏,不就行了,只不过他演的是叶修,而你演的是蓝河,这部戏里,你们俩的关系是营业CP,卿卿我我就是你们要演出的内容,叶修也没做错啊。”

“跳出你自己,你就是同时扮演了两个角色,在演戏中戏而已嘛。”

金榜写手江波涛,大彻大悟人生导师,说话水平都很高的。

蓝河听得云里雾里,茫然道:“我要怎么办啊……”

“他撩你,只是出于工作需要地撩你,”江波涛说,“你也撩他啊,这也是你的工作,。”

蓝河若有所思:“……也是。”

“粉丝是你们的观众,观众想看什么?不就是你们俩互撩嘛,等撩上路了,你就不会觉得尴尬了……”江波涛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什么,“不过等等,你不是直的吗?”

“是啊!”蓝河理直气壮。

向来好脾气的江编剧顿时觉得自己有点怀疑人生:“所以你一个直的,这么怕他撩你干嘛啊?!”

   

—待续—

  

评论(67)
热度(820)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