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白昼梦 07

       


※非主流娱乐圈,营业CP假戏真做,副CP是周江,前文点我

※直掰弯,俗俗黄黄,狗血满盆,不加班就日更,加班就不更。


>>>

   

整个榕城影视城只有一家电影院,工作日的下午依然人满为患。

为了给《第十区》的上映造势,影院显然花了大工夫在场景布置上面,从电梯出来,就是一条两边陈放了银白色假树的室内小径,直通冰霜森林主题的售票大厅。

入场时间还差十几分钟,两个人坐在等候区的长椅上候场,一个十八线,一个查无此人,连口罩都没戴,也不怕被人认出来。

蓝河左顾右盼,发现四周全是摩拳擦掌激动不已的影迷,只有耷拉着脑袋坐在他身边的叶修,看上去心情很不好。

“来都来了,你为什么还要板着个脸!”他不满道,“我爱豆的电影!上映第一天!多少人哭天喊地都求不到一票,现在有人送上门,你竟然还不乐意!你很亏吗?!”

叶修的神色有点复杂,重复他的话:“你爱豆。”

蓝河:“嗯哼。”

叶修:“你爱豆宣布他现在就想潜规则你,来换取回去睡觉的权利。”

“????”蓝河哭笑不得,“你闭嘴!玩什么cosplay!叶导才不是那样的人!”

叶修哈哈大笑:“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啊?”

“……”,蓝河不想和他说话了。


作为电影行业的标杆性人物,叶秋的死忠粉其实并不多,他走的是群众路线,仰仗的是国民度,近十年来的无数佳作,已经足以让作品粉批量转换。但与此同时,牛逼的实绩导致一家独大的局面,自然也招来了为数不少的黑子。

叶黑。蓝河愤愤地想,绝对是叶黑。

“算了算了,看就看吧,”叶修偏偏还要继续补刀,“我只是有点难以置信,我竟然要因为这部电影浪费两小时,还不如回去看剧本。”

“我靠,什么叫浪费?!”蓝河炸毛道,“年轻人我提醒你啊,不要随随便便口出狂言,待会儿可是会被自己打脸的!”

叶修八卦脸:“看来你打过?”

蓝河:“……”

往事不堪回首,直接造就了他今日的迷弟属性,不提也罢。

他逃避话题,埋头抠手。

叶修这时却在边上扯了个哈欠。


两个人虽然现在同进同出,但交情实在有限。

蓝河看他困倦的神色,不由得愣了一下,想起早上在大巴车上那碗米线,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

蓝溪草庐的戏份需要拍摄整整一个星期,基本理完蓝桥和君莫笑感情发展的流程。《千机》是本耽美小说,但走剧情流,感情部分并不是主打,侧重点也更多的放在人物身世的浮沉,以及君莫笑重夺王权的经历上。

蓝河现在的戏份虽然吃重,但后期的通告其实排得不满,反倒是叶修,取景地一换,到时候绝对有得他忙。

而就是在早期这难得轻松的日程里,他还天天起早给自己带早饭,两个人其实也不是特别熟……

蓝河不得不承认,在那股赌气的劲头过了之后,现在他突然有点内疚。

“不然,你要实在不想看就算了吧。”

叶修不知道他心里那点曲折,还讶异地挑了挑眉:“不维护你爱豆的尊严了?”

“你不想看我有什么办法啊,”蓝河苦着脸,“不过兄弟,我还是推荐你考虑考虑,真的不考虑一下吗?叶导的电影,口碑有保障的。”

叶修:“……”

他沉吟了一下:“我真的是叶秋。”

蓝河:“……”

蓝河无语了。


广播里,工作人员正在催着本场电影的观众进场。

蓝河把电影票往叶修手里一塞:“随便你随便你,爱去不去!”

叶修跟上来笑嘻嘻地说:“你要实在过意不去,请我吃爆米花啊!”

蓝河:“……”

蓝河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过意不去??”

说完他就被自己噎了一下,好像的确是有点过意不去。

不过买什么爆米花?!想吃自己买!!他面无表情地无视了叶修,检票入场,叶修笑着跟在后面,没个正形。

结果江波涛买的电影票,竟然特么的是情侣座!


座位左右各坐了一对年轻的小情侣,看见他们两个拿着票认座,又落座,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这个电影院的布局有点放飞自我,情侣座不在最后一排,也不在某个欲语还休的小角落里,反而架在放映厅正中央,四排和五排,辟出两排软软的双人小沙发。

有没有搞错啊,小情侣们来看电影,趁着黑灯瞎火的,难免想搂搂抱抱啊亲亲摸摸啊什么的,这时候却什么都不敢,只好一个个憋得脸色通红。

为什么要剥夺他们这个乐趣!!!蓝河在沙发椅上正襟危坐,有点尴尬,又有点生气。

他先前忙着和叶修斗嘴,手机忘了关静音,这时候有电话拨进,黄少天的饶舌RAP立刻咿咿啊啊地躁了起来。

蓝河吓了一跳,忙手忙脚乱去摸,一边推了推叶修让他给自己挪地方,要走到外面去接电话。站起身的动作太急,又踉跄了一下,叶修立刻抬手扶住他的腰。

电话那边,笔言飞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他有点手足无措,下意识撑住叶修的肩膀,总算稳住身形。

但此时,叶修已经不紧不慢地松开手。

蓝河快步往外走,走到半路,还是忍不住回头,神色复杂地望了叶修一眼。


笔言飞管手下艺人向来管得比较放飞,要不是急事,是绝不会打电话来的。

“你和叶修去看电影了?”他在那边急吼吼地说,“我让千成给你粉丝站的人放了点消息,她们可能会去蹲点,你们记得注意一下。”

“……啊??”蓝河一听猝不及防,“不是吧!我看个电影你也要卖我!”

笔言飞怒道:“什么叫卖!要不是你自己不开窍,这种事都不会利用,我犯得着操这个心吗?”

蓝河:“……”

他给检票员展示了一下票根,走回售票大厅里,笔言飞还在那边絮絮叨叨,说些让他千万要和叶修搞好关系之类的话。

“行了行了……”蓝河无奈道,“不就是看个电影而已。”

“晚点粉丝那边消息出来,我安排公司发个通告,”笔言飞不理他,自顾自地说,“你们俩怎么看我不管,气氛一定要搞到位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蓝河满头黑线。


挂断电话之后,他还是长吁了一口气。

作为艺人,他已经很习惯随时随地面对粉丝,公司安排不征求他的意见,也是常有的事,这就是个私生活都被摆在镜头下的职业,身不由己,也由不得己。

行吧,把生活当表演。蓝河努力宽慰自己。

他返身往售票厅走,身边有个小孩打翻了怀里的饮料,拉着家长的手嚎啕大哭起来,听到这哭声,蓝河心里蓦然一动,干脆折身去售货台那边,要了一桶爆米花。

“大桶的,再加两杯可乐。”

“好嘞,”柜台后面的年轻服务生看到他,忍不住多望了他一眼,“小伙子陪女朋友来看电影啊?”

“……啊。”蓝河苦笑了一下。

妈的叶修,他愤愤地想,一定是欠你的。


人很多,等可乐又花了一会儿时间,回到放映厅的时候,灯光已经熄灭了,大屏幕上正在放电影开始之前的最后一则贴片广告。

蓝河跟边上的小情侣们一路告歉,抱着一手的零食回到座位上坐下,还是觉得有点窘迫。

他把米花桶一把塞进叶修怀里:“吃。”

“哟!”叶修惊讶地望了他一眼。

“我请客,有个事我也刚知道,可能需要你配合一下,”蓝河干巴巴道,“待会估计会有粉丝过来蹲点,我经纪人把消息放给他们了。”

“来就来呗。”叶修捞了一把爆米花放进嘴里,“又不怕被他们看。”

蓝河:“唉,也是,反正我不跟你吵了。”

叶修哈哈笑起来:“互怼也是一种相处模式嘛。”

电影总算是开场了。


《第十区》是部玄幻题材的电影。

讲述了某座架空大陆之上,最强的战士一叶之秋遭盟友背叛,不得不放弃一切,绝地流亡,逃出由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城邦的故事。

电影采用倒叙手法,曾经的英雄成为如今的逃亡者,紧张的现实气氛里,不断闪回过去的峥嵘岁月。残酷与温情交织,看得人揪心的同时,又唏嘘不已。

作为全能型的导演,对场景的把控,对镜头的运用,叶秋都是一流中的一流,配合上震撼的3D效果,这部电影虽然走的是商业大片路线,但绝对不是一贯意义上的爆米花片。

电影的最后一幕,是一叶之秋独自远去的背影。

他已经换下战袍,穿上了不起眼的布甲,前路被浓雾遮掩,只剩他孑然一身走向一块从未被开发过的新大陆,而那块新大陆的名字,就叫做“第十区”。

他会在那块处女地上重现巅峰吗?还是从此茕茕老去,成为岁月里的一抹尘灰?

影片到此结束,开放式结局,留白悠长。


到散场的时候,蓝河摘下3D眼镜,难得沉默了一会儿。

两个人跟着人流往外走,叶修有点心不在焉,扭头问他:“很好看?”

不看还好,这一看才发现蓝河眼眶通红,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不是吧,”叶修吓了一跳,“你这么感性?”

“我……我泪点比较低,”蓝河吸了吸鼻子,“看不得英雄末路。”

“这有没什么,”叶修听得笑了一下,“从头再来而已。”

蓝河叹了一口气:“真的从头再来吗,哪有那么简单的事。”

“你也说了是英雄嘛,”叶修随口道,“英雄是永远不会末路的。”

他的语气有点温柔,蓝河忍不住揉了揉眼眶:“希望是吧。”

开放式的作品,其实也就是这点好。

故事停留在最恰当的地方,甜与酸的可能性都被直接地摆了出来。

观众相信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结局掌握在每个人的臆想里。

悲观主义者,乐观主义者,人人都能被取悦。

“要是叶导能把续集拍出来就好了,我还是想看他重新变得牛逼起来。”蓝河忍不住嘟囔。

叶修忍不住望了他一眼,促狭道:“那也太流俗了。”


下楼的时候人很多,直梯实在挤不上去,他们只好搭扶梯。

蓝河果然在人群里发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

不过小姑娘们都很懂套路,知道追这种私人行程涉及了私生,并没有过来打招呼。

“你愣着干什么?”叶修不认识他的粉丝,自然不知道他在原地发什么呆,朝他挥了挥手,“快过来。”

蓝河这才回过神来,快步朝他追过去。

两个人站在楼下打车,夏天的傍晚风气燥热,路边全是灰尘。

“我看到我的粉丝了。”蓝河对他说,“跟着我们下楼的,估计是看到了,我怕晚上群里和微博上又有一波。”

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取悦粉丝这件事,真是……

叶修挑了挑眉,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好久才“嗯”了一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回到酒店大堂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前台提醒叶修有个包裹。

“正好,”他一边签收一边对蓝河说,“可以给你。”

“我?”蓝河莫名其妙。

两个人上了电梯,叶修徒手撕开快递袋,又问:“你衣服穿什么码的?”

蓝河:“???”

他们相差三公分,身高在一个档,身形也差不太多,蓝河虽然偏瘦一些,但码数却刚好相同。

“那送你。”叶修捏住快递袋,把里面一个独立包装的纸袋递到他面前来。

“什么东西啊?”蓝河随手接过,却从里面抖出一件湖蓝色的T恤来。

“凑个同款啊。”叶修拎了拎自己的领口,“本来我自己买来穿的,现在一看,刚好可以送你。”

他今天穿的是一件白加红的短袖,胸口印着巨大的花体英文logo,蓝河留意了一下,和手里这件正是一个牌子的。

“这……”他疑惑道,“同款?”

“下次一起出去可以穿,反正他们喜欢扒这个,”叶修老神在在,“首饰啊,衣服啊,鞋子之类的。”

“可惜……”他偏头望了望蓝河,“我们俩都没耳洞,不然耳钉也可以搞个同款的。”

现场演绎什么叫摸透粉丝心理,蓝河震惊到崩溃。

“你到底从哪学的啊!!”他问,“那我回去就换上?”

“别啊,今天机会都过了,隔两天。”老司机叶修又很懂套路地说,“不要太明显嘛,好歹也给他们一点发现彩蛋的快感。”

这下蓝河彻底心服口服了。

“卧槽,牛逼,牛逼啊!”


—待续—

   

评论(87)
热度(790)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