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白昼梦 08

   

※非主流娱乐圈,营业CP假戏真做,副CP是周江,前文点我

※直掰弯,俗俗黄黄,狗血满盆,更新速度全看加不加班。

※《怀璧》+《秀出》的预购点我


>>>

  

叶修搁下手里的剧本,登陆了“忧郁小猫猫”。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个号是他为了搞卧底特意新建的,号上很干净,连个好友都没有,一上线就是滴滴滴闪着新消息的粉丝群。

蓝河刚从浴室里洗澡出来,听见这声音头都大了。

“他们说什么了?”他拿根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边问。

“你自己过来看啊。”叶修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屁股却往他边上挪了挪。

群里的消息刷得很快,入眼都是感叹号省略号和问号,快要冲破屏幕溢出来。

蓝河坐在床沿,探过身去看,字很小,他看不太清,只好又往叶修那边凑过去一点。

 

“有人吗!!!我我我我我我我听说!!!蓝蓝和小叶哥今天去看电影了!!!”

——话题是从这里开始的。

“刚想说这个事!!我也听说了!!!”

“…………………………”

“???????????”

“卧槽????????”

“!!!!!”

“靠!!!就说明明今天下戏那么早,为什么我竟然没蹲到他们回酒店!!!”

“他们!!!这是去约会了!!!!”

“等等,有锤吗?有人拍到吗?”

“[微博链接]有妹子狗了现场已经在发repo了!不过只有眼炮糖!!!”

“谢谢亲人!!我现在就去看!!!!”

“……是真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现在语无伦次!!!我今天!!!!!和他们看的是同一场电影!!!!!他们!!他们坐的竟然是情侣座!!!!!”

“…………………………”

“卧槽!!!!!!!”

“什么????????????????”

…………

……

 

这大概是今晚最重量级的消息了,一石激起千层浪,下面的刷屏速度立刻明显提升了一个档次。

蓝河看文字的速度有点磨蹭,这时候目不暇接,索性挪开目光叹了一口气:“她们都是学侦查的吧,电影院那么暗都能认出来!”

“粉丝雷达嘛,”叶修说,“全副武装都能认出来,何况你还抛头露面,这么心大。”

“热啊,”蓝河不满道,“明明你也没戴口罩。”

叶修故作神秘:“我故意的。”

蓝河愣了一下。

“……啊?”

“我靠,你早就算好了啊!”他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亏我还因为二笔自作主张这个事觉得对不起你!”

“什么心机,说话注意点,”叶修理直气壮,“这是积攒访谈素材,你说的。”

蓝河:“……”

不提还好,一提他又想起他们俩要上《小戴来说》这件事,顿时连账都不想和叶修算了。一个月时间,就放他们这两个还在努力冲白银的倔强青铜自由发育,然后直接上王者段位的对手。

翻车鱼属性的蓝河同志,玻璃心,很脆弱,莫名有点想哭。

“唉,算了,”他叹了口气,“下次这种事,咱们好歹商量着来,我也好想想怎么配合你搞事啊。”

“行啊,那赶紧的,来来来,”叶修抬手一把揽住他的肩,“现在就来搞一搞,哥还留了后手呢。”

蓝河:“……???”

 

叶修要搞事,说搞就搞,当即发了一条微博。

“电影不错。”

配图是蓝河的小半张脸,放映厅里灯光晦暗,只有荧幕上的微光投射下来,把他的轮廓无限柔化,照得像个虚幻的梦境。

微博发出去一分钟,转发和评论的提示音已经疯狂地响了起来。叶修又切入忧郁小猫猫,唯恐天下不乱地把链接扔进了粉丝群,好像嫌群里还不够沸反盈天似的。

蓝河在边上围观了全程,看他动作麻利一气呵成,顿时目瞪口呆。

叶修冲他挑了挑眉:“上微博看看?”

不看也知道,肯定被艾特爆了。

虽然叶修没有直接圈人,但照片的主人公毕竟是他,小粉丝们自然乐意代劳。

蓝河点开消息列表,直接无语。

满屏的“yooooooooooooo”映入眼帘,一半是磕糖磕到疯狂的咆哮,一半是吐槽叶修手机的渣像素,但无一例外,都在呼叫事件的另一主人公。

 

叶修的微博是个新号,在此之前,只有一条原创两条转发,原创是抵达榕城影视城那天拍下的黄昏,配文“分享图片”,转发则是《千机》官博的开机通稿和某个知名自媒体账号给他做的新人推荐,配文都是“转发微博”。

这第三条微博,拍的就是蓝河。

竟然还配了文案,不是干巴巴的“分享图片”!

“这一定不是我那个高冷老干部小叶哥!”叶粉如是说。

“因为这不是你的小叶哥,这是蓝蓝的小叶哥。”CP粉如是说。

“服了服了,甘拜下风,小叶哥拍出来的蓝蓝,爱意滤镜比我这个粉都厚。”蓝粉如是说。

“明明评价的是电影,照片却拍的是身边的人?这一对怎么回事??我是不是问到了恋爱的酸臭味???”这是路人粉。

“……你什么时候拍的啊!”蓝河有点崩溃,“电影院不是禁止拍照吗!”

叶修八风不动:“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嘛。”

他说着,边翻开相册,把拍的唯一这张照片删除,又将手机往蓝河手里一塞:“喏,就这一张,不信你检查。”

屏幕顶端,粉丝群里的新信息提示框还在不断跃出来,蓝河草草看了个大概,看他们还在为这个事情激动,突然生了几分理解的心情。

粉丝群体有限的时候,他们这些艺人和粉丝之间的距离其实很近,靠这个吃饭,难免就要关注自己的衣食父母。

就拿今晚这件事来说,眼炮糖到硬糖的转化不可谓不刺激,更何况这糖还是正主亲自发的。让他们高兴高兴,一方面固粉,一方面还能增加黏度。

“牛逼啊,”蓝河忍不住感叹,“你这个套路,玩得真的太熟练了。”

“反客为主嘛,”叶修说,“你赶紧考虑考虑,怎么打配合战!”

 

微博发出去小半个钟头,正是热度到达顶点的时候。叶修的意思,是暗示他可以转发了。

蓝河愣了一下,顿时有点手足无措。

他第一次在公共社交平台上和别人有这种生活化的交流,业务不熟练,很懵逼,求助似地看着叶修。

叶修:“你看我干嘛,想怎么说怎么说啊!”

蓝河硬着头皮想,想来想去就想到江波涛跟他说的,互撩,互撩。于是索性一咬牙:“失策了失策了,小叶哥竟然玩偷拍!”

大爆手速转完,就把自己的手机页面往叶修面前一摆,像个等着老师检查作业的小学生:“发完了!”

 

“小叶哥”这个称呼是粉丝们喊起来的,叶修刚刚出道,资料一片空白,原本是CP粉们看他比蓝河年长几岁,喊“叶哥”又太社会,索性把小哥哥这个饭圈通用昵称改了,凑出了个小叶哥,后来慢慢也就传开了。

可是这一下,等于是正主亲自盖章,意味又不一样了。

“可以可以,”叶修夸奖道,“现学现卖啊。”

“这……就行了?”蓝河尤自不可相信。

“觉悟挺高的,真的。”叶修诚恳地望着他。

蓝河内心很复杂。

他现在真的有点怀疑,叶修到底是怎么把忧郁小猫猫的等级刷上去的了。

 

两个人挨挨挤挤坐了半天,蓝河有点累了,抬手伸了个懒腰。

他们俩的姿势一直没变过,叶修又搂着他的肩,稍微一倾身,整个人都快靠到叶修怀里去了。

蓝河反应过来,顿时吓了一跳,撑着叶修的肩膀想躲,却又被叶修一把兜回来。

“哎哎哎,别躲别躲,这样不行。”他正色道,“你不能躲我。”

他说着,拿拇指和中指把蓝河的手腕圈在手里晃了晃:“躲什么呀,我又不会吃了你,要习惯。”

蓝河脸一黑:“搂搂抱抱,像什么样子!”

“我靠,这就是你思想不纯洁了吧,”叶修叫冤,“大老爷们儿勾肩搭背,多正常的事,我跟你说你不要欲盖弥彰啊!”

蓝河:“???”

蓝河:“我这叫欲盖弥彰吗???”

 

叶修金句,要日常。

勾肩搭背一下又不会怎样,反正在粉丝面前也是要勾肩搭背的,不如我们私底下先勾着搭着吧。

抛弃了直男尊严的蓝河觉得他竟然说得很有道理。

遂彻底从了。

营业CP营业CP,营业都是套路。

于是老司机叶修嘚吧嘚吧开着他的小吉普上了路,新手司机蓝河坐在副驾驶有模有样地跟着学。

总算是车速一飙,进入了CP模式这个正轨。

 

平心而论,叶修是个好CP。

该撩就撩,技术高超,铺好套路,等你配合。

蓝河放下成见,觉得这人竟然还不错,合作起来多舒心啊,连带着他对自己爱豆的不敬之仇也可以先搁置下来了。

全面热战,局部冷战,我们这两位朋友,毕竟很懂事的。

 

开机的第五天,男三号方锐拍完了手里的最后一个代言,也飞来榕城进组。

方锐是现在风头最盛的二线小生,影视双栖,离一线的距离只差一个大男主的代表作。说是男三,其实就是个特别出演,周泽楷和他同辈之谊,亲自去把人磕下来带流量来的。

那时业内已经有了共识,《千机》注定是个划时代的网剧,最强剧本,最强阵容,最强投资,要不是题材问题不能上星,今年的剧王都指不定是他的囊中之物了。毕竟周导亲自下场为蓝颜,最大的关系户在这儿摆着呢。

据说当日方锐的粉丝对他自降身价接网剧很不满,方锐为此特意洋洋洒洒发了一篇长微博,表达自己面对周泽楷时的无奈,和与周泽楷谈话时那寂静岭般的恐惧,泪流满面的心情,隔着屏幕都看得人感同身受。

小粉丝们于是在下面心疼得嗷嗷叫,连说哥哥你想拍就拍,你演什么我们都支持的呜呜呜呜呜呜。

方锐摸了一把汗,隔天就把电话打到了江波涛手里,直说要是以后再有这种业务要谈,请他务必跟着周泽楷,造福社会,造福人民,避免后人重蹈他的覆辙。都是血的教训。

黑心的江小编剧在电话里连连应好,挂了电话之后护短本性暴露,大刀阔斧地改剧本,给方锐添了无数风餐露宿的外景戏。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谈。

 

方锐演的角色叫海无量,原本是个飞檐走壁的江洋大盗,后来在某次帮派之争里被君莫笑收服,洗白转型跟在他身边,成为他最得力的副手。

戏份不是特别重,但人设好得没边,黑白两道轮流混迹,男女老少一概通杀,方锐不是自视甚高的人,但对这个角色还是很满意的。

于是抵达榕城影视城的第一天,虽然没有他的戏,他还是全副武装,费尽心思避开跟行程的粉丝们,偷偷摸摸跑到剧组探班来了。

草庐里正在拍蓝桥染病,君莫笑给他喂药的剧情,江波涛不在片场,副导演扯着嗓门讲戏,周泽楷就八风不动地在监视器后面盯情况。

方锐拉了拉口罩,偷偷摸摸溜到他身边坐下。

“忙着呢周导,”他笑嘻嘻地说,“拍摄顺利吗?”

周泽楷知道是他来了,也不分神去看他,只点了点头。

屏幕里的君莫笑握住蓝桥的手,蓝桥迟疑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回握,周泽楷看得拧起眉头,觉得两个人之间,少了点暧昧时期该有的气氛。

方锐是知道他的习惯的,见他表情像是不满意了,忍不住也扭头去看监控屏幕。

这一看,他立刻发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小声惊呼起来:“我靠,真是老叶啊?”

周泽楷:“嗯。”

方锐:“我还以为他是开玩笑的呢!”

周泽楷:“不是。”

他站起身喊了一声“停”,想去处理片场里的情况,步子明明都已经迈出去了,又觉得不放心,回过头来严肃地对方锐补充:“别说。”

“我说个屁啊,”方锐咋舌,“这事要是捅出去,那还得了。不过那个……演蓝桥的,叫什么,蓝河对吧,他知不知道啊?”

周泽楷摇了摇头:“不知道。”

方锐善解人意:“……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是你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还是他不知道?”

周泽楷:“都是。”

方锐默了:“……”

他忍不住对躺在床上装病人的蓝河投去了一个充满怜爱的目光。

方锐:“那我、我能怎么办呢,我就……先给这位不幸的同志默个哀吧。”

  

—待续—

   

评论(174)
热度(818)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