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Yes,I do

※女票 @Natsume 点的执事paro,OOC,私设如山

※BGM是Clazziquai《Romeo N Juliet》,强推的小清新Jazz,配乐食用口味更佳

※少爷修X执事河,略稳重的,不太炸毛的河河

※前排带我的画手 @请不要在墙上画大小眼 


01:

叶修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入眼的是蓝河一脸无奈的表情。

他的小执事生了一双很好看的眼睛,泛些淡淡的琥珀色,沉着湖泊的微光一般。这时候俯身看着他,面部轮廓被澄亮的天光磨出柔软的毛边,整个人都暖绒绒的。

“少爷。”蓝河说,“跟您说过多少次了,睡觉请回卧房里,在外面容易着凉的。”

他将手臂上搭着的外套递过来,满脸的严肃认真,白手套带得一丝不苟,熨帖地衬出修长的指节。

叶修轻笑了一声,倾身过去,在他手腕处研磨似的,轻轻咬了一口。


02:

蓝河有一副好脾气,正因如此他才能多年如一日地忍受叶修的懒散。

而他的主人显然也利用了这一点乐此不疲地挑战他的极限,比如叼着烟在刚刚整理干净的地板上留下一满地的烟灰;比如将刚刚换下来的需要清洗的衬衫随手塞进干净的燕尾服里;比如晨起时抓着一头乱发告诉他把这天早餐的草莓起司换成蓝莓味,而草莓味明明是他在前晚入睡之前多次强调的;比如在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将他摇起来表示自己想吃现烤的蛋挞,哪怕家里根本没有准备炼乳和低筋面粉。

又或者像是现在这样,在别人举办的舞会上一脸认真地拒绝了所有的舞伴,随后又当着那些可怜的姑娘的面执起自家小执事的手,拉着他踩起探戈的舞步,笑得满目温柔。


03: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位年轻的子爵慵懒又优雅,并且年少有为,功勋显赫。

然而蓝河知道,这样的修饰词半真半假。

作为叶修最贴身的人,他们的契约以生命为基石,逐渐得到完善,后来又囊括了肉体。

所以当叶修趁着他洗漱睁着惺忪的睡眼从背后环上他的腰,并且摸到领口处开始解他制服的纽扣的时候,蓝河很淡然地温柔掰开了他的手。

“少爷。”他说,声音里是一派冷静自持的温和,又伸手去将扣好纽扣,让淡金色的圆扣收紧纯黑的制服,压住白衬衫熨得没有一丝褶皱的领口,“我并不赞同,也不会配合您的白日宣淫。”

被看穿了意图的人笑着侧头舔了舔他的耳垂,避开话头:“你和新鲜的草莓酱,我觉得前者更适合当早餐,你看呢?”

蓝河闻言停下了整理袖口的动作,侧头仔细思考了好几分钟。

——时值早春,而草莓的果期在盛夏。这样说来,好像的确是没有办法帮少爷达成后面的这个想法。

于是最后还是成了白日宣淫。


04:

叶修对于烟草有一种独特而长久的依赖性,这一点让蓝河很头疼。

再一次强调抽烟对身体不好的时候,他家少爷正叼着自己的白玉烟斗倚在软椅里边看书。

这时节庭院里的波斯菊开了大团大团色彩缤纷的花,蓝河帮着园丁浇完水进屋,一眼便看见叶修窝在那个烟雾缭绕的角落里。

他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脱下自己的手套,走过去从叶修手中把烟斗抽过来。

“少爷,您今天抽多了。”

目光温和,动作同样温和。然而语气里带了些小小的隐晦的埋怨,像嗔怪一样。

叶修眯起眼看他,片刻之后露出一个笑来,伸手按住他的后脑,将小执事的头压下来以唇封缄,索求了一个深吻。


05:

那之后蓝河觉得烟草的味道也并不十分难受了,虽然他依旧会在叶修抽得忘乎所以的时候,走过去毫不犹豫地没收他的烟斗。

而他家少爷在这件事情上显得格外有同他周旋的耐心。

蓝河在屋子里整理的时候,他去院子里的喷水池边抽;蓝河在院子里陪园丁料理花草的时候,他窝在书房里抽。到最后整栋房子里都染上了淡淡的烟草味。

蓝河往楼梯扶手上摸了一把,白手套上立刻染了一点烟过后的焦黄,引燃了他那一点并不十分外露的洁癖属性。

“少爷,您到底怎样才肯戒烟呢?”

面对如此陈恳而真挚的问题,叶修搁下了手中的烟斗,有些无辜道:“其实我也想,可是你知道的,如果没有什么有效的缓解方法,单凭我自己的自制力的话,实在是太困难了。”语毕还很是遗憾地耸了耸肩。

蓝河保持着良好的职业修养,很耐心地接着问:“所以,您希望用到怎样的方法呢?”


06:

“用你的亲吻来作我的戒烟糖,这个主意怎么样?”


07:

作为一名称职的执事,蓝河从来不会拒绝叶修的任何要求。

照顾少爷的生活是他的责任,饮食起居面面俱到的同时,如果有必要,他也并不吝于身体上的陪伴。

这个男人是他人生全部的重心,他从不怀疑这一点。


08:

只是他也从不觉得,他们的唇齿厮磨与肢体交缠有关感情。

更毫不怀疑,这个家里未来会多出一个女主人。

相伴的日子将十分漫长,在此期间,他并不曾设想过自己会是叶修身边唯一的一个人。

“少爷,”蓝河收起那一摞世家小姐的名册,有些无奈道:“虽然与您般配的小姐有许多,可是就我看来,按您的那种择偶标准,叶家很有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挑不到合适的主母。”

“性格和顺,精通家务,擅长烹饪,喜爱整洁,懂得照顾植物,会万事为我考虑,当然我喜欢泪痣,如果符合这一点更好。”叶修抬起眼眸看着他,“我并不觉得这是很高的要求。”

蓝河有些苦恼地扶住了额头:“可是没有人能将您喜欢的这些特点集于一身。”

“恰好眼前就有一个,“叶修缓缓直起身子,迎着他的执事有些错愕的目光,凑到他耳边柔声道:“所以,我要这个不就好了?”


09:

他们之间相隔两岁。

这显然不是个美好的年龄差,对于他们主人与执事的身份而言。

而这显然是个美好的年龄差,对于他们恋人与恋人的关系而言。

公侯家的长子与自己的执事签订契约是在十五岁。那年十三岁的小少年跟在叶修父亲的身后,制服笔挺,撑起还未长开的身板。

父亲说:“以后他是你的执事。”

你的执事,这短语如同芬芳的玫瑰,明亮的阳光,还有温柔的风。让人内心温暖的原因,仅仅只是因为那个漂亮的,好听的,贴切的定语。

——你的执事,这个人,将会是你的。

叶修还记得那个小小的蓝河,就像一颗青涩的,散发着清香的柠檬。他修理得整整齐齐的鬓角,认真的湿润的眼神,眼角红润润的泪痣。看着自己一笑的时候,颊边露出浅浅的梨涡。

一生的陪伴由此开始。

当时是怎么说的?


10:

“把你的余生与余生的忠诚全部交给我,你愿不愿意?”

“是的,我愿意。”


11:

修改契约条目的时候叶修的眼神很认真,如同以往的蓝河。

白纸黑字更订下的,不仅仅是契约,还有彼此连结的命运。

蓝河与他比肩而立,制服笔挺,白手套带得一丝不苟,发鬓整齐。

——而眼底有笑。

叶修看得心动,偏头从他的小执事唇角偷走一个浅浅的吻,然后执起羽毛笔,有些潦草地添了一句话。

却仿佛用尽一生的认真。


12:

“把你的余生与余生的忠诚,还有灵魂与爱情,全部都交给我,你愿不愿意?”

“是的,我愿意。”

他这样回答,一如许多年前。


—Fin—


评论(19)
热度(283)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