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偶尔蹦出的粗口

 

※女票点的浴室色气梗 @Natsume ,顶风作案系列

※莫名其妙的paro多了之后回归原作向,发现写得好累啊嘤嘤

※我果然鄙视适合魔性的画风QAQ

※“我操,你干嘛?!”“你操?不是你操,是我操你。”

※前排带我的画手 @请不要在墙上画大小眼 



叶修打开家门的时候,屋子里只有玄关处亮了一盏昏黄的小壁灯。 

灯光是暖色调,毛茸茸地照亮小小的客厅。脚边搁着的属于他的棉拖鞋,茶几上两只马克杯并排倒置着,印着痞痞笑着的散人和一脸炸毛的剑客,辨认得出来是特意定做的一对,布艺沙发上随意扔着的抱枕,墙壁上凌乱地贴着的字迹潦草的便利贴,都在这片热奶茶上冒着的雾气一样的光晕里显得柔软而朦胧,烘焙出浓浓的居家气息。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被一层毛玻璃隔断,传进耳膜里的时候,有些暧昧地撩动着某根略微敏感的神经。

——是蓝河在洗澡。

 

叶修已经整整三天没有看到自家小剑客了。

这一次带队客场对轮回,比完赛之后队里的几个妹子纷纷表达了自己想去南京路那边发泄一下购物欲望的想法。作为死宅,叶修永远无法理解姑娘们对逛街的莫名热忱;而作为兴欣的队长,满足队员的合理需求也在他的职责之内。于是回H市的行程因为这个突发原因,自然而然地推迟了一天。

借了苏沐橙的手机打电话告诉蓝河这个消息的时候,后者显得十分平静,简单地“哦”了一声然后例行叮嘱他少抽点烟,叶修闻言默默碾灭了手中正夹着的一支燃到一半的长城,摆出一副闺怨的表情来扯着嗓子嚎:“小蓝啊哥对你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下又有一年看不到你了”,又在收到对面淡定的“回来给你做好吃的”的回复之后,带着笑意地摁下了挂断。

两个人同居已经有些日子了,蓝河依旧在蓝溪阁供职,只不过工作性质由线下转到了线上。爱面子又自尊心很强的小剑客就算人搬来了H市也还保留着蓝雨脑残粉的某些特质,比如家里塞了满满一书柜夜雨声烦的手办,看到蓝雨的比赛就把持不住。但因为同居人的身份问题,又给他提供了某些他独享的为蓝溪阁做贡献的机会,比如遇到某大神偶尔来了兴致去网游里闹腾的时候会红着脸做出类似色诱的小动作来。两个人相处的模式是最凡人的柴米油盐和偶然争吵隔日和好,有时候在公会群里被问起感情现状,蓝河也会对同事们那些类似于“和大神谈恋爱会不会有压力”或者是“蓝雨和兴欣这下左右为难了吧”之类的问题感到困惑。哪怕是游戏里工作定位的不同,回归三次元,他喜欢的只是叶修这个人,无关工作,无关战队,无关职业联盟的大神,也无关兴欣的队长。只因为他是叶修,就这样简单而已。

所以就算是感情上都十分笨拙的两个人,因为纯粹的相爱,也能够将日子过得琐碎又温馨。

 

叶修搁下自己的行李,换好拖鞋,搭拉着在整个小小的公寓里走了一圈。

三天没有回来了,卧室里的床单从蓝色换成了嫩生生的绿色,木地板还是被拖得很干净,鱼缸里养着的两条亲嘴鱼看上去又胖了一圈,阳台上的茉莉花那天还是粉白粉白的花骨朵,这时候已经开得很好了,温柔的夜风一吹,袅袅的香就透过半开的窗子涌进来。

花的味道,家的味道,蓝河的味道。

这个空间里没有叶修喜欢的烟,可是却让他觉得,一切圆满得刚刚好。

站到浴室前面的时候里面的水还在哗啦啦地流着,毛玻璃上能够看见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

蓝河洗澡的时候不喜欢锁门,说是因为小时候偶然被锁过留下了不轻不重的心理阴影,所以叶修将手搭上门把的时候,很顺利就扭开了紧闭着的浴室门。

蒸腾着的雾气争先恐后地扑了出来,在眼睫上铺了一层湿意。

眼睛还是糊的,他听到蓝河叫了一声,接着就有被花洒分股的热水劈头盖脸地淋了下来。

 

蓝河原本估计叶修会晚点到家,毕竟刚刚过去的这场常规赛兴欣4:6输给了轮回,队里的复盘,或是开个短会什么的也都需要时间。于是他领着公会的人下了个大团本之后就退了游戏,想着先洗个澡把家里收拾收拾,再给他做点宵夜。没想到澡还没洗完人就回来了,还这么不遮掩地直接闯进了浴室里。结果就是自己被吓得不轻,下意识地捏着手上的花洒就喷了他一身水。  

等两个人都回过神来的时候场面已经有些不对了。

这个时节天气回暖了,叶修身上穿的衣服很薄,这时候淋了水湿漉漉地贴在身上,因为怠于修剪而有些长的额发也一绺一绺地贴在额上,滴滴答答地落着小水珠。

而蓝河原本就在洗澡,根本什么都没穿。

“你回来为什么不提前说一声!”蓝河捂住眼睛一脸崩溃。

叶修眯起眼,在仍然不断往门外冒的朦胧水汽里盯住他喜欢的小青年,劲瘦的腰结实的腿,怎么也喂不胖的小排骨样的胸膛,都让他觉得有点渴:“早和你说了今晚回来的啊。”

面对这样明显敷衍的回答,蓝河握着花洒一脸的不知所措,叶修却利落地把脚上的拖鞋甩掉,赤着脚就踏进了浴室里。

 

恋人之间自然是有过许多赤诚相对的时候,但眼下的情况绝对算不得好。

叶修脸上有狭促的笑,目光逡巡,死死地盯住蓝河,脚下的步子还在不徐不紧地往这边走。被视奸的感觉让蓝河浑身难受,下意识地就往后退,结果没退几步,背脊抵上了冰凉的瓷砖。

叶修悠着脚步逼过来,笑得很轻佻地冲他吹了声口哨:“啧,小蓝同志今天略奔放啊,看到哥这么迫不及待。你看看,衣服都被你弄湿了,你负责脱啊。”

蓝河被他逼进角落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脑子一紧张,脱口就骂了一句:“卧槽,叶修你闹什么?”

叶修闻言“啧”了一声:“好好的学人说什么脏话,还‘卧槽’,说了多少次了不是你操是我操,来听话,”说到这里,唇边的笑又深了些,直截了当地握住他的手按到自己的衬衫纽扣上,“帮我把衣服脱了,你弄湿的你要负责。”

这话里带些黏糊,又低又哑的,撩得蓝河一阵心悸,手下的动作也先于反应,任凭指尖还打着滑,却已经顺从地去解他的纽扣。宅男的衬衣都扣得十分潦草,这位粉丝无数的大神看起来一点也不注意个人形象。蓝河稳了稳呼吸,抱着豁出去的心态一把挣开他的手,使了点儿力主动地去解他的衬衫,一边还嘟囔着:“脱就脱,又不是没见过。”

叶修被他逗得直乐,低下头盯着他被水光染得亮晶晶的指尖,看他解完了衬衫的纽扣,在打着颤缩回去前又被自己一把捏住。

“怎么不脱了,嗯?”

面前这个赤条条的蓝河怎么看怎么色气,紧咬着的唇红透的耳根,被捏住手指动弹不得手足无措的样子,像只淋了雨之后有些狼狈的小猫。

叶修将他的手一把按到了瓷砖壁就欺身上去,两个人的身体紧密贴合到了一处,湿漉漉的皮肤碰撞,带起了灼热的温度。

 叶修哑着嗓子伏在他耳边,小声说:“你倒是接着脱啊?”语毕还隔着裤子轻佻地顶了顶他的胯部。

蓝河身子一颤,缓缓偏过头来和他对视,眸光里闪烁着讨饶似的水气,声音颤得像是跌落在了正拨动琴弦上。

“卧槽叶修你……唔!”

却又被亲吻堵进了喉咙里。

叶修吻得凶猛,噙住他的唇瓣狠狠地撕磨,含含糊糊间呢喃出一句话。

 

“说了多少次了,是哥操你。”

 

—Fin—


评论(29)
热度(325)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