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动物园

  

※宠物设定来自全职手游

※解释一下,有一丢丢奇幻设定,河河的梦以及小芒果,都来自微草的魔法师先生~

 

>>>

  

蓝河出差一周回到家,刚推开门,只见一只柯基正拿毛绒绒的屁股对着他,叶修则跟在柯基的后面,满嘴殷勤地喊着:亲亲,亲亲!

蓝河顿时吓了一跳:乱喊什么啊,大门口呢,亲什么亲!

叶修这才抬眼看见他:你回来了?

他指了指地上的狗,无辜道:我是在喊它!

 

圆滚滚的柯基追着自己的短尾巴,在客厅里没头没脑地转着圈,电视柜上蹲着一只戴法师帽的黑猫,正拿那双绿宝石一样的眼睛好奇地盯着他看,茶几上还有个兔笼子,里面关着一只扎了红丝带的兔子,抱着半截儿胡萝卜啃得正欢。

蓝河环顾了一眼半大的客厅,觉得自己像进个动物园。

叶修赶紧去拉他的手:小蓝你不要激动!你冷静点,我可以解释的啊!

事情是这样的,他用尽毕生诚恳,努力申辩,这不是最近联盟有个新企划,要用各大战队的队宠搞周边嘛,不过你也知道,全明星周末快到了,这荣耀联盟上上下下都忙得脚不沾地的,负责对接的那个哥们儿,日程一时没安排过来,这会儿几个队里的宝贝都到在首都机场落地了,他人还在巴黎呢。

你看啊,老冯亲自打的电话来拜托哥搭把手,哥也不好不卖他这点面子吧,哎蓝河,你这什么表情,放心行不行,隔两天就有工作人员把他们都领走了,真的!

你看这只柯基,黄少天养的,黄少天,你偶像!这名字真恶心,叫什么亲亲,兔子是霸图的,看不出来吧老韩原来这么硬汉柔情,猫呢是王大眼儿他们微草送过来的,看着眼睛,怎么说着物似主人形呢对不对……

他才说到一半,手机又叮铃铃地响了起来,手忙脚乱接起来一听,叶秋在那边语气焦急,说哥啊,我老丈人上午出了个小车祸,我现在要带着老婆孩子赶紧回一趟老家,咱家小点麻烦你托管两天你看成不?

叶修愣了一下:……行呗。

应下之后他就有点心虚,抬手摁断电话,小心翼翼地瞥了蓝河一眼。

蓝河开始没说话。

蓝河后来慢慢开了口。

蓝河最终冷漠道:我想静静。

客厅角落里有个机器小企鹅,闻言闪了两下肚皮,哧溜哧溜地滑到他面前:

静静来了!静静来了!

蓝河:…………

叶修摸了摸鼻子:咳,这只是轮回的。

 

小点是只土狗,并且,是只领地意识很强的土狗。

所以叶秋和叶承明父子俩下午把它送过来的时候,对着一屋子的猫狗兔,很有先见之明地表示了担忧。

不至于吧,叶修摸着下巴琢磨,小猫小狗呢,再闹腾能闹腾到哪儿去?

但他还没琢磨完,小点就已经开始对着黄少天的柯基龇牙咧嘴了。

叶承明扭头去抱蓝河的腿,满脸忧国忧民:小叔叔,伯伯他不靠谱,你、你一定要给我们小点撑腰啊!QAQ

蓝河:……

他望了一眼满屋子动物、坐在沙发上乖巧.JPG的叶修,以及小侄子殷勤的眼神,觉得自己像个临危受命要挂帅的穆桂英。

 

蓝河很忧郁。

因为他出差一去就是整整半个月,虽说和叶修早不是新相知了,但要说想呢,还是有那么点想的,眼下好不容易从千山万水之外飞回来,临进屋之前心里还存了点旖旎心思,想着小别那个新婚呢,结果门一开,一屋子猫猫狗狗,给他难得的恋爱脑迎面就泼了一盆冷水。

小点也很忧郁。

他记得自己上一次被寄养到叶修家里来的时候,露台上的那个吊篮还是他专属的宝座,但现在,那里正蹲着一只高冷的猫,不怎么友善地盯着自己。在他的身后,还有只烦人的短腿柯基,正一个劲儿往他屁股边蹭。他扭头朝柯基龇了龇牙,短腿小狗就吓了一跳,扭头屁颠屁颠往叶修那边跑。

叶修,作为这个屋子里目前唯一不怎么忧郁的人,正蹲在客厅的垃圾桶边抽烟。

亲亲晃着圆滚滚的屁股跑到他面前,望着他哈嗤哈嗤地咧嘴笑得很欢。

一人一狗,就这么大眼瞪小眼。

片刻后叶修哈哈笑了起来。

蓝河你看,他手里的烟灰扑簌簌地往地上掉,这狗像不像黄少天?

蓝河:……

 

蓝河把拖把扔给叶修,勒令他去拖地,叶修领命去了。

家里来了几只宠物,还是各个战队的宝贝,他不敢怠慢,登着叶修的QQ在职业选手群里挨个敲各位大神们,讨教育宠心经。

队宠们落入叶修大魔王之手的消息,于是迅速随着网线传播来去,一石惊起千层浪。

等到叶修拖完了地拿回自己的账号,已经满屏都是弹窗。全在哭天抢地托付蓝河好好照顾自己儿子,并反复强调珍爱生命远离叶修。

哟。

他挑了挑眉,抬手在职业选手群里冒了个泡:[烟]

这个表情画风太鲜明,所有人都知道是本人顶号了,顿时后面跟了一片儿省略号。

退役的没退役的,隐退的没隐退的,三皇五帝时期的大神们,不要钱似的纷纷现了真身。

黄少天:老叶你……

黄少天:算了我不想说话了。

张佳乐:你是黄少天吗??????

方锐:这太恐怖了,老叶做了什么让话痨都没话说了?!

黄少天:你闭嘴吧方锐,我的心肝宝贝现在在他手里!心肝宝贝你懂吗!万一哪句话惹了这个人他一时冲动撕了票我这下半辈子怎么办?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说什么能不惹他吗,没有是吧,那我还是闭嘴好了吧。叶修我跟你说你千万冷静点,别做什么冲动事一切好商量啊!!

方锐大惊失色:啊??喻文州被老叶绑/架了?!

黄少天:…………………………

喻文州适时冒泡,证明自己还是自由身:亲亲这两天就麻烦叶修前辈了 ^ ^

方锐一头雾水:????

叶修又回了个:[烟]

于是下面的省略号飘得更欢了,其中不乏一些暗搓搓围观着拜大神和听八卦的小辈们。

等到微草和霸图的几位姗姗来迟的时候,群里的话题早不只扯远到哪儿去了,黄少天正跳着脚舌战群儒,拿着亲亲的照片一个劲儿刷屏,努力论证柯基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狗没有之一。

王杰希很无语,只好单独圈了一下叶修:薄荷和狗要保持距离,猫粮一天100克就够,吃多了会肥胖,吃少了会饿,辛苦了。

黄少天一看就炸了毛:大眼儿你什么意思,撺掇着你儿子嫌弃我儿子呢是吧?我告诉你你不要太嚣张,我们家亲亲看不看得上那只猫还另说,就算看上了也有种族隔离你懂不懂啊……

然而没人理他。

张新杰:Clock三餐要准时,每天按时放出笼子自由活动,具体时间表已经发给小许,拜托叶神。

韩文清:记得添粮,别饿死了。

周泽楷:……就是!

众人:小周你闭嘴,你家那个是机器鹅!饿不死的!

周泽楷委委屈屈地下线了。

叶修懒得看黄少天打嘴炮,原本已经关掉了对话框,这会儿才被王杰希的艾特单独戳了出来。

他刚要嘚瑟,只听见蓝河在客厅里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叶修你来,赶紧来,穆桂英出师折戟,有气无力地求助自己的杨宗保,你管管,管管行不行啊??!!

 

他们的房子三室两厅,前几年买的,在寸土寸金的老北京,叶修还很大方的弄了个宽敞的欧式客厅。

但现在,这个蓝河一手打点好的客厅里,正一片狼藉。

小点咬着抱枕,亲亲咬着小点,两只狗挤沙包似的滚在地上,薄荷在蓝河最爱的那套真皮沙发上高贵冷艳地磨着爪子,电视柜上的装饰套娃掉得满地都是,Clock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了笼子,耸着自己的鼻尖尖,正满茶几乱跑。

机器企鹅则扑扇着自己短短的翅膀,像个扫地机器人一样在客厅里转着圈,搅得满地的电竞之家纸片乱飞:静静来了!静静来了!

蓝河又想静静了。

叶修赶紧把兔子锁回笼子里,拎起小点,在他屁股上猛拍了两下,又拎起柯基,在他屁股上……没拍下手,揉了两把。薄荷已经识趣地跳回了吊篮里,正舔着爪子一脸高傲地望着他们。

静静可以回去吗?他又低下头,一字一句地问机器企鹅,不确定它有没有智能到这个地步。

好在企鹅立刻咕噜噜地滚回了角落里,胸口的指示灯闪动两下,熄灭了。

客厅里总算安静了下来。

 

蓝河神色复杂,觉得叶修面对这样的兵荒马乱,竟然意外有点……里手。

但旋即他又想起第十区兵荒马乱的那些往事来,想着富贵险中求,和平乱中取,不就是这个人一贯的作风么。

亲亲这个二货还在往小点身下拱,小点抬腿踹了他一脚,他立刻夹着尾巴呜咽了一声,老实了。

蓝河叹了一口气,认命地弯腰捡起地上的抱枕,又埋头检查被薄荷挠了半天的沙发,好在只挠出了几道印子,没挠破皮。

他把兔子从笼子里重新放出来,想着根据张新杰给他的那张时刻表,这毛绒绒的小东西每天要出笼自由活动两次,一次半小时。

张副养宠物和驭下一样有方,说军/事化管/理就军/事化管/理,要论牛逼还得看他们霸图,不然这套行军作风要是放在他们蓝雨,队长会带头徇私纵容不说,黄少忍不了两天就得造反……

这么一想思绪就开始跑偏,叶修抱臂站在边上,察觉到他走神:你怎么了啊?不高兴?

没有,蓝河揉着眉心,就是累得慌,可能时差没倒过来。

他当然没说先前自己心里那点期待,导致这时的“累得慌”,更大程度上的是指心累。叶修此人是实干主义派,什么浪漫什么诗心,如同换季的蝉衣,都是累赘,早先回应他的告白,也不过是把他按住胡乱亲了一顿。

多少年了,贪图什么呢。

他忍不住望了一眼叶修,但见叶修的眼神也飘着,早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

 

吃过了晚饭,两个人一人一只领着,出门去遛狗。

小点是每天都要溜两圈的,蓝河不知道柯基有没有这个需求,扭头就去问了黄少天。

黄少天在那边抹泪:怎么不要啊,要的要的,但是一定要套着绳,我儿子撒起欢来我都管不住的,苦了你了啊小许。

蓝河不由得失笑:没事的黄少。

他敲完了这几个字,低头看了看正抱着自己腿蹭个没完的柯基,就想起叶修说的物似主人形,又想到聊天框那头的偶像黄少天,顿觉不忍直视。

这房子买在高档小区,绿化面积高达百分之七十,春夏之际青葱蓊郁,像个私/家公园,如今将近年关,望去枯枝横疏,走在其中,又别有一番旷达。亲亲听从黄少天的嘱咐被套了绳,但小点没有,于是非常嘚瑟,一路仰着头,拿屁股对着身后的短腿柯基,姿势十分挑衅。

大抵是种群特性,蓝河觉得这世界上所有柯基好像都差不多,又二又傻,少根筋,日常就是迈着短腿,屁颠屁颠地到处跑。这会儿他跟在亲亲后面,也不知道自己是遛狗还是被狗遛来了。

叶修看他一脸生无可恋,抬手道:我来?

蓝河也不客气,索性把绳子塞进他手里,仰起脖子伸了个懒腰。

他这趟去的是欧洲,返程是跨越八个时区的长途飞行,落地之后还没歇过一时半刻,倒先照料起了各家的宝贝队宠,这会儿也的确是累了。

小点撒着欢儿,在枯黄的草坪上跑来跑去,亲亲想去追他,但被遛狗绳牵在手里,急得直打转。

叶修偏头望着他,这时候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手下的动作一时没收住,竟然让柯基挣脱了。

蓝河吓了一跳,忙喊:哎,亲亲!

这会儿四野无人,他还来不及反应,叶修已经伸手按住他的后脑,把他拉到面前,狠狠地亲了一下。

嘴唇上的温度滚烫,像沙漠里的雷电。

他抵着蓝河的额头,呼吸间带出迷蒙的白气,染开了眼睛里的笑意,亲着呢!

——蓝河的心猛然跳动了起来。

 

亲亲黏小点黏得厉害,小点却对他爱搭不理,两只狗你追我赶,从草坪这头跑到那头,好在没丢。

蓝河事后诸葛亮,不放心再给叶修牵着,转头就把狗绳紧紧缠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叶修自知理亏,望着他促狭地笑了一声,倒也没表达什么异议。

后来很长时间都没人说话,像两个头一回谈恋爱的高中愣头青,躲在教室角落里心惊胆战地亲了一下,就怕被同学老师看出端倪,要别别扭扭装半天不熟。

绕着小区转了一圈,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进门时却又吓了一跳,那只机器企鹅不知道什么时候咕噜咕噜滚到了门口,肚皮上的指示灯闪着光,正一板一眼地报时。

叶修把它推回客厅的角落里,敲了敲它身上的铁皮:轮回这个高科技有点前卫。

蓝河正在铲猫砂,闻言回头望了一眼,想着那位寡言的枪王给这小机器人戴围巾的场景,没忍住笑了起来:它长得好像个QQ啊。

但他说到一半,手下的动作突然就顿了,重新环顾了一眼的客厅,才发现有哪里不对。

蓝河问:猫呢?

 

兴欣战队的现任队长乔一帆说过,薄荷是一只会魔法的猫。

他出身微草,猫奴属性早年奠定,薄荷就是他心头最早的那抹白月光。

蓝河那时候咋舌道:那它会不会驱/邪啊?能不能转运,可以预测彩/票号码吗?

乔一帆:……

许哥,那种叫神棍和预言家,乔一帆很有学术精神地纠正他,我们薄荷是个魔法师。

哪种魔法师?蓝河又问,会变扑克牌吗?会发射星星射线吗?会丢岩熔烧瓶吗?

乔一帆:……这些都不会,但它走路没有声音,会突然消失,突然出现!还会骑着扫帚飞!

蓝河很感兴趣:骑着扫帚飞!这么厉害的吗!

所以后来,当他拎着扫帚扫狗毛的时候,看见薄荷眼疾腿快地跑出来,抱着扫帚杆悬空晃悠,死不撒手,顿时觉得自己吃了乔一帆的虚假安利。

这特么能叫骑着扫帚飞吗????

戴着绿色法师帽的小魔法师,别的魔法没有,失踪玩得十分溜,猫铃铛好好挂在脖子上呢,走起路来也悄无声息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蓝河找了好半天不见猫影,忧愁地坐在沙发上望着叶修:不见了怎么跟王队交差?

怎么会不见,叶修一点儿也不慌,估计不知道跑哪个旮旯里睡觉去了。

他说着撸了一把小点,小点嗷呜了一声,吐着舌头,表情十分讨好。

蓝河只得叹了一口气。

一帆不是说它是魔法师吗?叶修见他一脸愁苦,老神在在地安慰道,魔法师在修炼,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了。

蓝河讶异于他连这个梗都知道:……喂。

怎么了,叶修大惊小怪,魔法师不都是这样吗?

他说着,在虚空中抓了一把,神秘兮兮地朝蓝河挥了挥手,蓝河立刻紧张起来:不会吧,难道叶修……

但他摊开的掌心里其实什么也没有,只是见怪不怪地补充道:都是这样故弄玄虚的。

蓝河顿时哭笑不得,抬手搡了他一把。

 

等到他洗澡出来,临睡的时候,修炼去了的魔法师依然没有现身。

偌大的客厅里,兔子在笼子里,小点在窝里,只有亲亲像个多动症一样正在咬窗帘角。

蓝河随口喊了一声,小柯基就自来熟地扑过来要蹭他的裤脚。这会儿穿的是前年买的毛绒睡衣,他怕沾上狗毛,连忙往后躲,没留神一头撞进了叶修怀里。

哎哟,叶修伸手抱住他,投怀送抱呢,接住了。

他往人腿弯里一抄,将蓝河打横抱起来,踢了踢脚边的柯基:去,和小点玩去。

小点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在窝里抬起头来懒洋洋地“汪”了一声,亲亲扭头就朝他扑了过去。

你看,叶修掂了掂怀里的人,这种时候,你就要求助你哥我。

蓝河没被他这么抱过,双腿悬空,吓得赶紧搂住他的脖子,拖鞋都掉在了地上。

叶修心情好得很,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正好,也不用你脚着地了。

蓝河身量不比他小多少,只是南方人骨架细瘦,这时候抱着,也不嫌吃力,叶修一路把人抱回房里,还特意反手把房门锁上了。

蓝河在他怀里干着急:你放我下来,客厅里那几个,今晚还不知道折腾成什么样子呢。

管他呢,叶修抬手把他摁回床上,房门一关随他们怎么闹腾,明天再收拾。

这下蓝河不说话了。

他光着脚,陷在柔软的床榻里,这场景怎么看怎么旖/旎。叶修竟然难得有点紧张,摸了摸鼻子喊:蓝河。

蓝河“啊”了一声,眼神已经开始发飘了。

这早就不是第一次了,他胡乱地想,也不知道慌些什么。

你今天怎么了啊,叶修问,一回来就魂不守舍。

他的声音慢慢低下去,像平日里一样促狭起来:我还以为你嫌二人世界被打扰,不乐意了。

蓝河喉头顿时一哽。

他当然没敢告诉叶修他猜对了,但那表情别别扭扭的,无声胜有声。

叶修心头一动,隐约觉得,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儿了。

屋子里开着暖气,蒸得人脑子发热,心啊肝啊裹着掺了糖的面糊糊,在胸腔里热热闹闹打着滚,又黏又甜,软得快要化了。

“你这……”他像个二十出头的小年轻,一下子满腔情思,热乎乎地煨着,不知说什么好,“有话不说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说完,就俯身来亲他了。

蓝河被他压着,动也动不了,心里涨得慌,总觉得有点不甘心。

可临了这时候,却推也不是,拒绝也不是,好半晌之后,只得认命地揽他的脖子,小声抱怨:“有什么用啊。”

叶修只含着他的嘴唇,闷闷地笑了。

 

夜深了,月光洒进屋子里,像掉了一地的碎银。

小点趴在门上听里面的动静,但房间隔音太好,除了那点儿窸窸窣窣的低语,什么也听不清。

亲亲还屁颠屁颠地跟在他屁股后面,小点扭头凶了他一下,觉得没意思,回自己窝里睡去了。

黑暗中,Clock的耳朵在兔笼子里晃晃悠悠,薄荷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迈着优雅的猫步,绿宝石般的眼睛里闪着微光。

 

蓝河做了一晚上的梦。

梦里他和叶修养了只猫,橘的,小时候毛绒绒的特别可爱,像只小脑斧,稍微大一些了就开始发福。

他在床上睡觉,猫就拿爪子踩他,他拨开猫爪子,猫就凑脸过来往他脖子里蹭,一晚上闹个不消停。但他醒来的时候,没见梦里的橘猫,反倒是前天晚上不知去哪儿了的薄荷正蹲在他的枕头边上,歪着脑袋打量他。

你修炼完了啊?

他抬手摸了一把魔法师先生的下巴,翻身想要下床,不过腰酸得厉害,挣扎了好一会儿才起来。

前夜里折腾太晚,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下午,他走进客厅一看,窗明几净,猫粮狗粮是满的,Clock在笼子里乖乖地啃胡萝卜,明显已经收拾过了。

叶修正在书房开着远程给兴欣几个小辈复盘,小点和亲亲分别蜷在他腿边,吐着舌头睡得正香。

蓝河探头进去喊他,被镜头框了进去,正值休息时间,那头的小朋友们纷纷喊着许哥好,他有点不好意思,一一应了,小声问叶修:想吃什么?我去做饭。

我叫了外卖,叶修探手过来想抱他,在厨房桌上,热一热就能吃。

蓝河吓了一跳,一瞥屏幕上那几个熟悉的面孔,侧开身子就想躲,但腰一软,反而直接往叶修怀里扑了。

叶修一只手把他稳稳兜住,另一只手麻利地把摄像头转了个边,在他耳边小声问:疼?

蓝河顿时脸都红了。

这么多年,他还是没能修炼得坦荡一些,也难怪叶修总爱逗他,不然要有许多事,譬如前日那点不肯言说的情思,要被他紧紧凑凑地揣在心里,眼巴巴等着人来猜。

我叫的粥,你要是还疼,吃完了就再去躺一会儿,叶修的手放在他腰上,缓缓耳语,待会儿把别人家那几个小祖宗的用品收拾了,联盟的人晚点就来接它们。

蓝河原本还强撑着要从他怀里挣出去,听见这话便愣了一下:这么快?

怎么,舍不得啊?

不是说人还在巴黎?

连夜飞回来的,这都是队宠,谁敢怠慢啊。

亲亲就在蓝河脚边睡着,蓝河低头看了一眼,抵着叶修的肩膀,一脸为难地要下地。

叶修倒也没拦他。

我待会就去,他指了指屏幕,窘迫道,你接着讲。

于是摄像头转了回来,屏幕上几个小辈正挨头挨脑凑在一起讲话,一脸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

唯一正襟危坐的队长乔一帆看到叶修的脸突然出现,忙不迭一阵咳嗽。

叶修敲着桌面,神色正经得岿然不动:笑笑笑,还笑呢,赶紧复下一盘了!

蓝河在门口看得扶额,深觉厚脸皮也是种技术活,叶修这炉火纯青的段位,自己纵然再近墨者黑,恐怕这辈子也是够不到的了。

 

回笼觉睡到薄暮时分,蓝河再醒过来的时候,叶修刚好打着电话推门进来,说来接队宠的人总算到了。

两个人衣服也没换,就穿着居家服,把一屋子猫猫狗狗送下楼,还折身上上下下跑了两三趟。

姗姗来迟的工作人员很是内疚:不好意思啊叶神,我的工作疏忽,给您添麻烦了。

叶修摆着手:好说好说。

蓝河那点困劲儿还没过,在边上听得连扯哈欠。

工作人员一看更内疚了:您看您看,许哥都没睡好吧,这宠物可爱是可爱,就是太折腾人了。

没事的,蓝河笑着跟他客套,不是这个原因。

对,不是这个原因,叶修一本正经,他没睡好,主要责任在我。

蓝河脑子一阵发木,无语道:……你赶紧闭嘴吧!

 

天色已经暗了,他有点夜盲,回家的时候便像个小孩儿一样牵着叶修的衣角。

小别那个新婚,一婚就婚了个日夜颠倒,只不过到底睡了一天,原本也不至于这么困的,他又扯了个哈欠,想着自己近来多梦,大概是总也睡不好的原因。

人过了而立之后,应当要服老,从前那些动不动就通宵的情况岁月就此一去不返,有了个人一起过日子,有了座房子安身立命,余生虽长,但有那么多轰轰烈烈的曾经可供回想,早已经足够了。

什么都看不太清,蓝河只好絮絮叨叨地跟叶修说话,讲起前天晚上的那个梦来。

梦见我们也养了一只猫。他说,在梦里一个劲儿舔我,跟真的一样,结果睡醒才发现是薄荷。

看不出来你还想养猫,叶修把他的手掰下来攥进自己掌心里,问,什么品种啊。

蓝河说不是我想啊,就是梦到的,是土猫,就从路边捡的,一身黄毛特别好看,所以叫芒果。

叶修说土猫不行的,还是橘猫,你都不知道你养的是猫还是猪,再说了,咱们的儿子,好歹也要是个名贵品种,这么敷衍哪能呢!

蓝河哭笑不得:你知道品种猫多金贵吗,就你这水平养得活土猫都谢天谢地了。

两个人说着话等电梯,没留神,听到蒙/昧的夜色里传来低低一声嗷呜。

也不知道是谁抬脚踩亮了声控灯,再扭头一看,只见楼道角落里放着一个小纸箱,里头有只毛绒绒的小奶猫,炸着一身橘毛儿探出头来,正细声细气地地叫着,像个黄澄澄的小芒果。

叶修:…………

他忍不住望了一眼蓝河。

 

蓝河心里突然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完—

 

评论(54)
热度(1164)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