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猫和猫先生 03

   

※前文见tag,争取日更。

※原作向二次设定,十三赛季场合,BUG尽量避免,OOC不排除有,不考据,别考据。

   

>>>

  

两个人买完东西,结伴往回走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了。

才到酒店楼下,蓝河接到同事的电话,要赶回对面的蓝雨俱乐部去处理工作,于是就此和叶修告别。

叶修拎着大包小包一个人上楼,打开房门的时候,猫正趴在他的枕头旁边睡着。

这下倒没跑。他想。

猫似乎睡得很不安稳,听到声响,立刻睁开眼睛从床上跳了下来,迎到门口来蹭他的腿。

空荡荡的酒店房间里有个活物在等他,这个认知让他莫名心头一软,觉得自己仿佛并不是在客居,反倒像回家。

叶修转身把门关上,又想了想,放下手里的东西,弯腰把猫拎了起来。


他以前没抱过宠物,不知道什么姿势才对,只好用两只手撑着猫的腋下,把它举到面前来平视自己。

剩了两条腿悬空,这个姿势想来也不会很舒服,猫却一直很乖巧地望着他,片刻后,还埋头在他的指间轻轻舔了舔。

猫舌头上长着柔软的肉刺,掠过皮肤,带起一阵软绵绵的痒。叶修被它舔得想笑,干脆反手把它搂进怀里,揉成了毛绒绒的一团。

但他突然察觉到,在自己的掌下,靠近虎口的地方,猫那颗小小的心脏,似乎正疾速跳动着。

一见钟情?

他莫名想起蓝河说过的话,有些失笑——

一见钟情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吗?


把猫粮和猫砂都安排好,分别放到了房间的两个角落里。叶修抬手招呼猫,猫便慢慢踱步过去,埋头凑到食盆里。

但它看起来不太饿,吃了几口就不肯吃了,舔着嘴往叶修身边蹭。

“你会用猫砂吗?”他摸了摸猫的脑袋,又问。

猫立刻低低“喵呜”了一声,跑到猫砂盆旁边,伸出两只前爪在砂里扒拉了几下,扭过头来抬头挺胸的望着他,像在邀功。

叶修摸了摸它的鼻尖,湿的,发觉这猫似乎真的很通人性。

这时候天晚了,他索性也不再上荣耀,从袋子里摸出藤球想逗猫玩儿。

这几年回家的日子比以前多了,他也陪过叶秋训小点,那二货狗看见圆滚滚的球形物体就要发疯,但猫似乎对此兴致缺缺。

它拿爪子慢慢拨弄着藤球,一会儿以后,那小球咕噜咕噜地滚进了床底,猫也不去捡,反倒一个跃身跳到床上去了。

好像是不爱这个。

叶修挑了挑眉:又让蓝河说对了。


第二个晚上,猫依然是睡在他枕边的。

他不知道猫几岁了,但看起来不像只小猫,也不像只老猫,浑身的毛皮光滑而干净,团起来就成了一朵蓬松的云。

叶修半夜做梦,梦见猫趴在他的枕头边,正睁着眼睛打量他。夜色之下,它的眼睛是一种幽深而神秘的蓝。

猫的呼吸很轻,脊背微微蜷起,拱成了一道小小的黛灰色山峦。山脊起伏,是它伸出爪子来碰叶修的脸,梅花形肉垫印在人体敏感的皮肤上,又软又热,像滚着一团烧烫了的棉花。

叶修的意识很模糊,觉得这梦似幻似真,抬手想抓住猫作乱的爪子,但一扭头,正对上猫用它那湿漉漉的鼻尖,探头过来蹭他。

眼前有道莹莹的金光一闪。

猫胸前的小玻璃球里,猝然亮起了一道明亮的火焰。


苏沐橙向来心细,前天被叶修讨了一顿食,嘴上虽没应,这天早上下楼吃早饭的时候,仍给他打包了一份姜撞奶。

她去敲311的门,那时叶修还睡着,摸了半天衣服才从床上爬下来,睡眼惺忪地去卸锁。

苏沐橙跟着他进屋,一个没留神,差点踩到了跟在他身后的那条小尾巴,顿时吓了一跳。

“哪儿来的猫啊?”

叶修扭头一看,猫也才睡醒,步子都走不太稳,就已经扯着哈欠晃晃悠悠地跟在了他后面。

也不知怎么能黏成这样。

“捡的。”

“捡的?”苏沐橙把手里的外卖盒递给他,显然不信,“捡的猫这么干净?”

“真是捡的,抱着我的腿不撒手,就跟着我回来了。”

“看不出来你还招这个。”苏沐橙蹲下身摸猫,猫很乖地让她摸了。

“他叫什么名字啊?”

“……不知道。”叶修做了一晚上梦,精神不怎么好,这时候忙着拆姜撞奶,只随口应了一句。

“没名字呀?”苏沐橙想了想,“蓝色的,那可以叫小蓝。”

叶修。手下动作一顿,扭头望了猫一眼,不知怎么想到了蓝河。

自己当初怎么喊蓝河来着,好像也是小蓝?

猫被苏沐橙挠着下巴,正舒服得咕噜咕噜扬起头。

“行呗,就叫小蓝吧。”


叶修养了一只猫。

到了下午,这个消息就通过苏沐橙传遍了整个兴欣战队。

首先赶来撸猫的是方锐,后面跟着兴高采烈的包荣兴,还有探头探脑凑热闹的罗辑和乔一帆。

几个人围着他床边,和猫大眼瞪小眼。

猫一直很乖,被人围观了也不闹,不过那双湖蓝色的眼睛始终只盯着叶修看,叶修摸着下巴,不知怎么就觉得,它估计是有点紧张了。

“哎,老叶,”方锐问,“你让它睡在你床上啊?”

“对啊,”叶修问,“怎么了?”

“我家的猫都是睡猫窝的啊,老林就不让它上床,猫睡床会不会不好,掉毛的……”

他话没说完,“哎哟”一声缩回了手,猫爪子狠狠抓在他的手背上,已经挠出两条白印,好在没流血。

“哇靠!”职业选手的手多金贵,方锐瞪着猫,装出很生气的样子,“你好凶啊!”

猫舔了舔爪子,眼神一闪,不搭理他。

“老叶!”他又扭头告状,“你的猫好凶啊,还这么高冷!”

“不是我的猫,”难得见到猫发脾气,叶修有些好笑,凑过去想摸它,但手还没挨到,猫已经乖巧地把脑袋蹭进了他掌心,“这不是挺乖的么,哪里凶了?”

方锐顿时受伤了。

包荣兴还在后面唯恐天下不乱:“哈哈,谁叫你不让它睡老大的床,它肯定不高兴了。”

“它懂什么嘛!”方锐气得跳脚。

“它懂的。”

叶修笑着拍了方锐一巴掌,把他抵到边上去,又回来捧着猫的脑袋揉了揉,语气难得温柔。

“没不让你睡呢,这么大火气干嘛啊。”


傍晚时候,猫又不见了一回。

叶修从外面接电话回来,看见它躺过的地方只剩了一个软软的云团印子,窗帘倒是又折了角,已经对此见怪不怪。

总归他替猫留着窗缝,随便它什么时候回来,或者不回来。

他接到的电话是荣耀联盟的工作人员打来的,隔天已经到了周四,就是表演赛月例行举行新闻发布会的日子,兴欣战队的老板不在,叶修这个领队又是出了名的掉链子分子,联盟那边不放心,特意打电话过来叮嘱他不能缺席。

若放在别的战队,是远没有这个待遇的。


表演赛两两对战,也就意味着,二十支职业战队将在位于全国各地的十个城市里同时举行比赛。

时值夏休期,又是夏季转会窗口开启的时段,在这几场炫技性质的比赛上,会有许多新选手出道亮相,也有许多老选手换了新东家,带来新的打法和组合形式。

规模如此之大,噱头如此之多,各大电竞媒体也是纷纷卯足了劲儿,只盼着这场发布会。

叶修当然没忘记这事,接到电话听着那边珍之重之的叮嘱,还有点哭笑不得,想着是不是自己早年的放飞作风给联盟留下了太深的阴影。

他不是生来反骨的人,当年的不服管也大多事出有因,如今年过而立,换了身份,自然也不像当年,总要做那个让人头疼的拔旗者。

满身的锋芒说卸就卸,也跟着众人一起走入了时代的洪流,他知道,这是最好的折中,并不是妥协。


岭南的夏季傍晚闷热而聒噪,纵然房间里开着空调,也驱不散那股黏糊糊的潮腻。

叶修把只空了一小半的猫粮碗给添满,一边给苏沐橙发了个短信,让她记得提醒队员们隔天有发布会,不要安排私人行程,一边抽卡关门,下楼去吃晚饭。

陈记就在酒店楼下,出大堂拐个弯就到了,老字号的粤式小馆,铺面很逼仄,不过此时已经过了饭点,店内用餐的人并不多。

叶修叫了份肠粉,刚准备找个位子坐下,抬眼就看到了蓝河。

年轻人穿着件和昨天一模一样的蓝雨T恤,捧着一碗爽鱼皮吃得正香。


叶修索性坐到了他对面,为引人注意,还抬手敲了敲桌面。

蓝河抬头见是他,立刻就笑了。

“叶神也来这里吃啊?”他咽下嘴里的食物,声音还有些含糊,“我以为你比较喜欢叫外卖。”

“沐橙喜欢吃这家,让我来尝尝味道。”

“是好吃,”蓝河说,“他家的甜品味道很不错,还有这个爽鱼皮,是招牌,卖得超级好的。”

“怪不得黄少天说这附近野猫多。”

蓝河忍不住失笑:“你的猫又不是野猫。”

“那不是我的猫。”叶修无奈道,“他肯定有主的,脖子上还拴着猫铃铛。”

“铃铛?”

“对,一个玻璃球,就这么点大。”叶修伸手比划了一下,“还会发光,看起来就很贵。”

“那个……”蓝河咬着筷子尖,语气有点犹豫,“那个不是猫铃铛吧。”

叶修愣了一下:“那是什么?”

这下蓝河抿唇笑了笑,不说话了。

突如其来的沉默让人觉得古怪,叶修抬眼望他,发觉他正望着自己,脸上浮着两个很浅的酒窝。

“对了,”蓝河率先岔开话题,“昨晚买的东西,你的猫还喜欢吗?”

叶修有点没跟上他的思路,顿了好一会儿才回神。

“吃得不多,我觉得它应该在外面吃过了,”他想了想,又说,“不过你说得对,小蓝果然不爱玩藤球。”

蓝河猛然抬起头,眼神有点疑惑:“啊?”


这个名字似乎真的很容易造成误解。

“呃,不是说你,”叶修摸了摸鼻子,“我在说猫,沐橙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小蓝。”

“哦哦哦,”蓝河点头表示理解,“蓝色的猫嘛。”

“你大号是不是叫蓝桥春雪?”服务员适时地把他的肠粉端了上来,叶修便抽出一双一次性的筷子,慢慢掰开,边问,“也喜欢蓝色?”

“叶神还记得啊?”蓝河抬头说,“就是随便取的。”

“那好巧。”

“是很巧,”他说着,慢条斯理地嗦下一根鱼皮,“不过世界上的巧合有很多。就像当初,我发了十八封申请才加到你的好友,也没想过今天,我们竟然能坐在一起吃饭。”

谈及过去,叶修微微愣了神,不过很快就找回了骨子里那点质地天然的意气风发。

“那是,毕竟哥当年大杀四方啊,特别牛逼,打我主意的人太多了,”他促狭地冲蓝河抬了抬下巴,“是吧。”

蓝河跟着他笑了笑,对这说法表示赞同:“你一直都很厉害。”

他从桌子一头拿起酱油瓶,抬手往叶修碗里加了一点,边说:“肠粉要加生抽才好吃。”

又问:“叶神,你还记不记得我那时候对你说的第一句话?”

深褐色的液体在晶莹雪白的肠粉皮上流动,散发着浓郁的酱香。

叶修有些愕然地抬起头,见蓝河正望着自己,似乎对他的反应并不意外,眼神仍然十分专注。


“你好,认识一下,我是蓝溪阁公会的蓝河,大号蓝桥春雪。”

  

—待续—

   

   

评论(47)
热度(940)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