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猫和猫先生 04

   

※前文见tag,争取日更。

※原作向二次设定,十三赛季场合,BUG尽量避免,OOC不排除有,不考据,别考据。

>>>

  

吃过晚饭上楼回房的时候,猫仍然没有回来。

叶修烟瘾上来,倚在窗边一口气抽完了两根才作罢,楼下的小巷被路灯照成灰蒙蒙的一片,夜色里不断蹿过毛色各异的野猫,低低绵绵地叫着。

也不知道有没有他的那只。

……好吧,那也不是他的。

窗对面的广玉兰枝上又停了一只麻雀,叶修仔细望了一眼,距离隔得有些远,还被重重树影遮着,并看不太清楚,但他总觉得似乎和前天见过的是同一只。

麻雀安静地立了一会儿,扑扇着翅膀朝这边飞了过来,轻巧擦过他的窗沿,往上飞去。

片刻之后,叽叽喳喳的鸟鸣声就从头顶不远不近地传了过来。

似乎是停在了上一层楼的窗台上。

但他的楼上,叶修莫名想,那就是蓝河的房间了。

 

还不到睡觉的点,他去浴室洗了个澡,冲掉一身黏腻的汗,返身打开电脑,插卡登陆了荣耀。

君莫笑静静地立在人物界面里,手中的千机伞正散发着澄澈的流光。

自从他退役之后,这个独一无二的角色再没人能够完美驾驭,陈果是个厚道的老板,大方挥手把账号卡给了他自己留用不说,还给技术部门下达了硬性指标,要求君莫笑的装备也要和在役角色一样,全部跟上最新的等级,研发费用尽管从战队经费支出。

叶修心里明白,这个角色代表着兴欣最初也最高的荣耀,陈果心软,无非是不忍心看它蒙尘罢了。

不过话虽这样说,千机伞升级到底需要耗费大量的稀有材料,联盟自从半年前开启了八十级等级上限之后,关榕飞忙着给在役选手们升级装备,仍不曾完工,自然没空顾及到君莫笑,于是直到如今,他手上拿的还是当初被当成伪银武使用的八十级橙武。

上线地点在溪山城,他的小号无数,陪队员们打指导赛的时候,是更是随手抽一张合适的职业卡就进了修正场,如今用到这个号的地方并不多,已经快要忘记上次登录是什么时候了。

世界频道里,他上线的消息已经传开,陆陆续续开始有人在拜大神,伍晨也发来私信,告知他最近兴欣公会在野图BOSS上的收成。

这边正聊着,私聊框又叮咚响了一声,跳出来一行小字。

“叶神还没睡?”

叶修下意识一瞥,却看见对话框的标头,明晃晃的两个字:“蓝河”。

时光是翻腾的海浪,这个ID仿佛突然撞破了中间这些年的漩涡,让他瞬间逆流回到了一口气收到十八个好友申请的当年。那年的第十区,那年的兴欣,那年的君莫笑,那年的千机伞,那年的叶修。那些往事汹涌地拍下来,几乎冲溃了回忆的堤。

好在很快,它又像潮水一样褪去了。

他的手搁在键盘上,顿了好一会儿才按下:“本人?”

“是我。”

“怎么用回这个号了?”

“大号还给公会了啊 /微笑”

叶修这才想起来,蓝河如今已经转岗了。

公会高层的账号和职业选手的账号性质类似,都是俱乐部的财产,操作者调离岗位,自然不可能带走管理账号。蓝河便又捡起当年在第十区用过的这个角色用了起来,不过也阴差阳错,还保留着两个人当年借由十八封申请建立起来的好友关系。

叶修点开他的装备一看,见这个账号也已经换上了一身副本产出的80级橙武,只有一条项链和一个戒指还是紫色的,对于普通玩家而言,已经算是十分用心在打理了。

“也难得见你上大号。”这么一会儿不见回复,蓝河的消息又发了过来。

“晚上没什么事,也没被那帮小崽子喊着PK,索性上来看看。”

“那有没有兴趣和我来PK?”

“……单方面虐菜有什么意思,当年还没被我虐够啊?”

这下私聊框没有亮起,一道不久之前才听过的声音响在身后。

“嗯,有点怀念。”

叶修愣了一下,操纵着角色视角回头,只见一身蓝衣的剑客正站在他身后,手中长剑并未入鞘,犹如打马归来。

 

等级相同,他们并没有进修正场,只找了个人少的野区,开启战斗模式。

职业选手和普通玩家,即使是高玩之间,存在的水平差距基本也等同于天堑。叶修没费什么心思,却也没放水,一套连招下来,蓝河很快就只剩下一丝血皮。

“都说了没意思了,”他揶揄道,“看看我才用了多久?”

“不想看,”蓝河说,“输给你又不丢人。”

“当初还气得跳脚呢。”

“那是你要跟我们作对嘛。”

“哥有苦衷的啊。”

“从头再来嘛,后来知道了,不怪你。”蓝河说,“英雄前进的路上总要有人捧花啊,虽然是糟心了点,不过当年为你捧了那一趟花,我觉得也挺值。”

他也不知道在那边做什么,声音窸窸窣窣的,有点含糊不清。

但叶修听见了,不只听见了,还听得愣了一下。

 

第十区是什么?

那是他当初的起点,从他踏上新区的第一天起,唯一的目的就是离开,往前走。后来他当然也成功地往前走了,没有回头,没有留念,有些事必须经历,过去了就是过去了,甚至不能称作被“抛下”。

所以他从来没有想过,当他去往更远的地方——神之领域,甚至职业圈,甚至冠军的荆棘王座上之后,那些仍停留在他身后的人,到底是怎样看他的。

曾经他不在乎,当然如今也并非有多在乎,他受过许多赞美,许多非议,明白自己每走一步都是为了成全自己的热爱。

可如今蓝河却说:“为你捧花,我觉得很值。”

他几乎有些不懂,值的又是什么呢?

 

溪山城是蓝溪阁公会的所在地,附近活跃的也多是蓝溪阁的玩家。

他们在野区,虽然人少,但一个蓝溪阁前任高管,一个职业联盟前任第一人,行踪备受瞩目,很快有人在世界频道开始报他们的坐标了。

“完了,待会有人要来逮你了叶神,我先下了。”

蓝河没有说话,通过私聊框给他弹来了一条消息,叶修还没来得及回,蓝衣剑客的身影便已经在眼前消失了。

但紧接着,楼上的玻璃窗被拉开,“哗啦”一声闷响后面跟着蓝河的声音,尾音有点南国人特有的侬软,还带着笑:“叶神你也赶紧下线,注意安全啊!早点睡!”

叶修开始没听清,伸手取下耳机时,已经只剩了“早点睡”三个字,像把挠痒痒的小勾子似的钻进耳膜。

几乎能想象到蓝河此时此刻的表情,他忍不住笑了一下:“知道了。”

 

这天晚上,猫是午夜回来的。

房间虽然在三楼,但酒店的窗户外面有一排近十五公分的窗台,能够让猫自由进出。

叶修睡得迷糊,察觉到一个又热又软的小小身体拱到了自己枕边,还以为又在做梦,隔早醒来的时候,却见猫安安静静地蜷在他的肩窝里。

也不知道去哪里浪了半天,它身上仍然是干干净净的,皮毛柔软而蓬松,炸得几乎把那个皮质的项圈遮住。

叶修心头一动,小心地摸起它胸前的那枚玻璃球端详了一下,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材质制成的。

然而这时他才发现,那小球里莹莹绰绰的光芒,竟然并非什么天然光,而是真真切切燃着的一簇火焰!

 

安文逸和乔一帆走进五楼训练室的时候,时间刚过上午十点半。

第十赛季时,兴欣的牧师小手冰凉凭借着高智力高攻击这两大非主流属性,成为了联盟之中最特立独行的存在,也是这样的特立独行,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这只崭新的草根队伍屡出奇招,最终斩获当年的冠军奖杯。

但安文逸心里很清楚,当年筚路蓝缕启自山林,那是队友对他诸多迁就,不得不在非常时期采取的非常选择,如今他想要在职业圈内长久发展,目标仍是成为一名优秀的主流牧师。

所以这几年,他也一直踩稳了自己的短板在进行针对训练,搭档则选择了最为稳妥细心的乔一帆。夏休期不设常规训练,在保证比赛不缺勤的前提下,来不来训练室,什么时候来,全凭选手的个人安排。兴欣众人的作息并不一致,前几日的这个时间点,这里都是空置的。

但此时此刻,本该空无一人的训练室却大敞着门,他们的领队叶修正和一个身穿蓝雨战队工作制服的年轻人挨头挨脑地坐在一起,手下拆着一个卡了针的订书机。

“叶队?”乔一帆好奇地喊了一声,“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哎一帆,”叶修抬手见是他,赶紧招手,“大家都在不在啊?在的话赶紧通知一声,都上来和小许打个招呼。”

“不用吧叶神……”旁边那年轻人听得愣了一下,窘迫道,“我就是送个餐卡。”

“怎么不用啊,”叶修说,“朋友,你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总要和人民认识认识吧。”

 

于是十分钟后,除了自称还在发育期,出门买牛奶去了的方锐,兴欣战队全员到齐。

叶修倚在桌边,见蓝河低头订完了手里最后一叠餐卡,在众人的眼光中有些无奈地望向自己。

“这位是蓝雨的小许,”他笑着带头鼓掌,“蓝雨派来招待咱们的。”

下面的掌声也噼里啪啦跟着响了起来。

“也是蓝溪阁的蓝河,”紧接着,他又促狭地补充了一句,“老熟人了。”

这个ID听来虽然耳熟,但到底都是好几年前了事情了,众人一时间都有些怔忪,记性最好的反倒是平时最不着调的包荣兴

“哦哦哦!我记得!”他马上眉飞色舞了起来,指着蓝河,“你就是被老大坑了好多次的那个嘛!”

这个“坑”字用得很微妙,连带着不明所以的几个兴欣小辈都听得笑了起来。

“是我。”蓝河有些无奈道,“不过现在我可是友军,麻烦叶神不要坑我了,这一个月内,大家有什么问题,尽管可以来找我。”

“还有,我为各位申请了餐补,从明天开始,你们可以就去蓝雨俱乐部的食堂里免费用餐了,”他把手上的餐卡递给叶修,此时已经整齐装订好了,“我们食堂在联盟内部很有名,想必各位也是知道的。”

这话还没落音,底下几个吃货已经欢呼了起来。

 

蓝雨的食堂盛名在外,免费蹭饭的机会,对非蓝雨战队内部人员的他们来说,都是天大的福利。

训练室里的小辈们很快就跑空了,连向来对吃没什么要求的唐柔都已经被苏沐橙拉走。

蓝河对兴欣的内部氛围早有耳闻,只笑着摇了摇头。

他依旧走楼梯回去,叶修便也没搭电梯,和他一起往下走。

“发布会是下午三点,”到了四楼,蓝河一手推开消防门,边道,“待会儿我领你们过去。”

叶修摸了一根烟出来:“你们蓝雨,其实哥很熟啊。”

“知道你熟,但这是我的工作。”

“知道你爱岗敬业,一定认真配合。”

他这样一说,蓝河又笑了起来,愉悦地朝他挥了挥手,转身往走廊里走去。

“哎,对了。”叶修想起之前的事,连忙喊住他。

“我记得昨天你说过,小蓝的猫铃铛不是猫铃铛……那是什么?”

蓝河愣了一下,回过头来:“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发现那里面竟然是火,真的那种火,”叶修比划了一下,“那么小一个玻璃球,火怎么燃起来的?”

“这个嘛,”蓝河思忖了一会儿,抬眼望向他,“暂时不告诉你。”

“哟,还卖关子?”

“当然啦,”年轻人微微一笑,表情里似乎有那么几分得意,“荣耀我虽然打不过你,但是对猫的了解,可未必。”

  

—待续—

    

评论(37)
热度(840)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