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猫和猫先生 06

   

※前文见tag,珍惜上班女孩日更的每一天。

※原作向二次设定,十三赛季场合,BUG尽量避免,OOC不排除有,不考据,别考据。

   

>>>

   

这天晚上,黄少天果然来了。

盛夏时节,他也不怕热,骚包地戴着一顶鸭舌帽,只过个马路都要偷偷摸摸的。

不过俱乐部周边本来就有人在日常蹲点,饶是如此全副武装,这位剑圣也依旧被粉丝们簇拥着堵了一路。

叶修下楼去接他,看他满头是汗地站在酒店门口,正跟外面几个依依不舍的小姑娘挥手告着别,顿时挑了挑眉。

“怎么都追到这儿来了啊,”他倚在吧台上,探身去问前台,“粉丝不会溜进酒店里来吧?”

这天值班的仍是之前他见过的那一位,闻言往门外一望,立刻就笑了。

“哪能啊,这都是蓝雨自家的粉,平时也都在俱乐部周边转悠,有分寸的。”说着她又缩了缩脖子,小声嘟囔,“再说了,人家粉的是咱们蓝雨,也……也不粉你们兴欣啊……”

叶修:“……”

眼见眼前的大神被自己噎了一下,小姑娘赶紧吐了吐舌头:“而且这都不算什么呀,就去年表演赛,咱们战队抽到的不是轮回嘛,周队的粉丝……不对不对,应该叫周队的迷妹,那才吓人呢!”

这边才说完,门口的黄少天总算抽身溜进了大堂,热得一路拿自己的鸭舌帽扇着风。

“看到没,啊,看到没,”他气都没喘匀,就已经得意地来锤叶修的肩膀,“就问你羡不羡慕,本剑圣的人气什么时候虚过?上个赛季我才拿了全明星的第一名呢!”

叶修领着他往酒店里面走,无语道:“全明星那花架子的第一名有什么好吹的,不然咱们比比冠军奖杯?”

黄少天:“……”

“就算你们蓝雨十一赛季拿了个冠军,你手里也才俩吧?哥呢,不巧,刚好四个,倍杀。”

黄少天:“……”

他气得扭头就要走,听见叶修在后面好整以暇地问:“哟,不撸猫啦?”

 

很久之后,喻文州和叶修在电话里追忆往昔峥嵘岁月,说起当日黄少天撸猫归来,曾多次跟自家养的柯基犬亲亲表忠心,说他为了撸猫忍下某个厚脸皮的诸多羞辱,绝不是因为被激活了猫奴属性,只是对蓝色的猫感到好奇而已。

亲亲不为所动,继续拿屁股对他,气得他差点没站到窗口去唱“寒叶飘零”。

喻文州笑着说:“少天好像忘记了,咱们G市哪有什么寒叶飘零。”

他是出身第四赛季的黄金一代,直到第十六赛季退役,已是早年那一辈人里职业生涯最长的一位,但那时候,就连他都已经离开赛场很多年了。

荣耀联盟依旧在发展,新的面孔不断涌现,新的角色陆续被封神,属于他们的年代,成为了书页上尘封的一卷,成为了丰碑底座上铭金的寥寥数言。

可叶修在淮河以北听他说起旧事,只觉得眼前金光璀璨,仿佛还有这个夏天岭南的日光,正淋漓地泼洒下来。

 

“算你运气好,”开门的时候他还揶揄黄少天,“小蓝今天在外面玩了一天,刚刚才回来的。”

“小蓝?你的猫叫这个?”黄少天听得一愣,“哪个蓝啊?”

“……明知故问。”

“哦,那就是咱们蓝雨的蓝嘛。”

“多大脸,明明是蓝色的蓝。”

他们开门进屋,猫正在猫粮盆边埋头吃东西,听见声响,立刻就跑了出来。

叶修以为它照例要来蹭自己的裤脚,没想到猫却径直朝黄少天跑了过去,停在离他两三步远的地方,抬头挺胸地蹲了下来,像个等着首领检阅的卫兵。

黄少天顿时眉开眼笑:“哈哈哈哈哈,老叶,打脸不,你的猫看起来更喜欢我一点啊?”

叶修不理他,低头喊了一声:“小蓝?”

猫听见这声,似乎迟疑了一下,赶紧挨过来蹭了一下他的腿,却立刻又蹲回去了。

 

这下叶修也有几分讶异了,猫虽然一直很乖,谁来了都任摸任撸,但其实除了他,和别人都不怎么亲。

眼下对黄少天,倒是意外的殷勤。

黄少天从他手里扳回一局,心情自然好,弯腰把猫抱起来,点了点它湿漉漉的鼻尖,撸得不亦乐乎。猫也老老实实地任他抱着,甚至老实得有点不寻常,一点儿也不像跟叶修相处时那样,总在床上滚来滚去,或者在他身上踩来踩去。

“小蓝好轻哦,”片刻后黄少天问叶修,“它几岁啊,怎么抱起来还没到十斤的样子?”

“我怎么知道。”叶修说着,下意识去看了一眼猫粮碗,里面的份量剩得和前几天差不多,依然只空了一小半。

“它是不是不怎么吃东西啊,”黄少天又说,“你买的猫粮到底行不行?不要虐待动物啊我告诉你,我们蓝雨的猫都是很有脾气的,随随便便的猫粮根本就不吃!”

“不会吧,”叶修摸了摸下巴,“猫粮是小许挑的啊,我又不知道。”

“小许?哪个小许?……哦我知道了,你又是什么时候和我们小许勾搭上的?不过也是啊,他好像一直都喜欢猫,也特别招猫喜欢……”

叶修听得一愣,开口打断他:“一直?”

“是啊,我之前不是说了咱们这儿野猫多嘛,以前他就经常过来喂猫,还总爱蹲在地上和猫说话,我听大春他们在食堂开玩笑,都笑他是猫奴,不过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反正都是听他们公会部的人说的。”

“……怪不得。”

猫在黄少天怀里抖了抖耳朵,黄少天把它一团捧起来,放回了地上。

“唉,不过你什么时候给它添的粮啊,”他忧愁地说,“它真的吃得好少,是不合口味还是怎么回事,会不会饿出病来?”

“应该不会吧?”

叶修想起那天在宠物超市,蓝河似乎还给他递了个猫罐头,便打开储物的柜子,从好几袋猫粮猫砂下面把那个罐头翻了出来。

“试试这个?”他递给黄少天。

黄少天狐疑地拉开盖子,推到猫的面前。

猫凑上去闻了一下,立刻埋头吃了起来,喉咙里“咕噜咕噜”发出着低低的叫声。

这次倒是径直吃了个干净。

 

表演赛定在每周六的下午举行。

所以时值周五,队员们都自觉地调整了自己的夏休计划,一早就回到了训练室里,登上游戏找状态。

全员到齐的场合,叶修这个领队自然是不能脱身的。

于是蓝河推门进去的时候,训练室里的键盘敲击声正响如密雨,沈郁和兴欣前一年出道的二年级生,魔道学者殷原在竞技场里打得如火如荼,叶修和队长苏沐橙则分别站在两人身边,正目不转睛地观战。

最先看到蓝河的人是方锐,他要出声打招呼,蓝河赶紧做了个“嘘”的手势。

抬手指了指叶修,他示意自己等一会儿没关系,方锐这才朝他比了个OK,又把头埋回自己的游戏里去。

偌大的训练室,十几个人,各自专心致志地对着屏幕,竟一时间也没别人留意到门口的他,蓝河不知怎么想起,这气氛莫名有点像当初自己还在公会部的时候。

往事令他留念,故人令他向往。好在事到如今,他们都换了位置,却仍未远去。

 

一场单挑比赛打完,又要马不停蹄调出录像帮小辈复盘,叶修直到好半晌之后,才抬眼看到蓝河。

“你怎么来了?”他讶异地挑了挑眉,“有事?”

“明天比赛的证件到了,联盟派了人送过来,就在楼下,”蓝河说,“我没有权限,取件需要你签字。” 

表演赛的性质使然,票价十分低廉,这直接导致了观赛的人流量巨大,安保自然也格外严格。选手们使用的证件都是每次比赛之前单独制作的,植入了独特的身份芯片,造价不菲,需要战队的直接负责人亲自发放到每位选手手中。

“对了小许,”两个人结伴下楼,等电梯的时候,叶修突然问,“上次我们去宠物超市的时候,你拿的那个罐头是什么牌子的?”

“哪个?”

“金枪鱼的那个,小蓝好像很喜欢,昨天我开给它吃,它扒着罐头不松手。”

蓝河听得若有所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似乎有点走神。

“小许?”

“啊,那个,”他回过神来,“我好像只拿了一盒,猫罐头加餐吃还可以,平时不要喂太多,对猫不好的。”

“是吗,可是它好像也不怎么吃猫粮,不知道是不是不合口味。”

蓝河闻言就笑了:“你的猫不是每天要出去一趟?在外面的时候吃过了吧,回来自然就吃得少一点。”

“但它也不是野猫,”叶修思忖了一会儿,“吃外面的东西,不干净吧。”

——也不知道是谁,前天明明还说着那不是自己的猫。

“那我待会儿忙完了再去一趟超市,”蓝河说,“再买一点这种罐头回来。”

叶修讶异道:“你去?”

“当然是我去,”蓝河忍不住多望了他一眼,语气有些促狭,“明天就要比赛了,叶神抽得开身吗?”

 

联盟的工作人员就等在前台,叶修签了字,拿着一叠证件折身上楼。

蓝河这回倒没忘记按楼层键,到四楼就下了。

“加油啊。”临走之前他还故作老成地拍了拍叶修的肩。

“打你们蓝雨啊?”叶修逗他,“那也不用怎么加油。”

蓝河摆明了不服气,趁电梯门阖上之前,语速飞快地凶了一句:“蓝雨必胜!”

说完,还怕他反驳似的,立刻转身就跑了。

门缝中只剩了一个小小的背影,跑得倒是飞快,跟猫似的。

叶修到底没忍住,在狭小的电梯里哈哈大笑了起来。

 

虽说表演赛不计胜负,但投身电竞的人,哪个不爱拼输赢。

于是这么一上午,本该松散几分的训练节奏到底也没能慢下来,倒和紧促的常规赛时期没什么差别了。

午间兴欣众人都要去蓝雨食堂吃饭,叶修实在懒得动,便麻烦了苏沐橙替他打个包。等人都走空了,才有空解一解自己犯了一整个上午的烟瘾。

酒店的训练室里自然没有禁烟令,但多年习惯,他还是走到了窗边才把烟点燃。

这扇窗户和他房间里的是同一个朝向,都对着那条后巷,他才抽了一口,刚好看到蓝河从后门出了酒店,正沿着巷子里往前走。

广玉兰上浓密的树冠里飞出一只麻雀,好像是停在了他的肩头。

叶修心下奇怪,打开窗子喊了一声:“小许?”

隔着五层楼,他把声音抬高了几个度,下面的人听着也还是有些模糊。蓝河闻言便回过头来,四下环顾了好一会儿,才抬眼看到他,顿时就笑了。

“你要出去?”叶修问。

“对啊,”蓝河索性转了个身,面朝他,脚下的步子倒退着走,还扬起手臂朝他挥了挥,“去帮你买猫罐头!”

“现在就去啊?”

“那不是你怕你的猫饿着吗!”他还有空开玩笑,“……不过,到底是不是你的猫呀?”

“你说呢?”叶修听得失笑,“记得回来找哥报销!”

蓝河肩上的麻雀似乎被这一声惊动,扑扇着翅膀飞走了。

他便又把双手卷成喇叭状,凑到唇边,拖着调子冲叶修喊话:“那我全买最好的了?”

“尽管买!”

“叶神也不怕被我坑啊?”

“坑呗,反正也是养自己的猫。”

蓝河听见这话,笑意便愈发浓了。

阳光把他微微弯起的眉眼照得熠熠生辉,似乎带了点令人心动的神采飞扬。

他并起两指,按在眉梢一飞,朝着叶修稳稳做了个“得令”的手势。

“——知道啦!”

 

—待续—

 

评论(55)
热度(841)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