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猫和猫先生 07

    

※前文见tag,珍惜上班女孩日更的每一天。

※原作向二次设定,十三赛季场合,BUG尽量避免,OOC不排除有,不考据,别考据。

   

>>>

   

这一天的训练,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多才结束。

职业选手们忘我起来不知昏晓,还是叶修偶然之间留意到时间,这才主动开口赶人,让他们赶紧回去休息。队员们三三两两结伴回房之后,他又留在训练室里整理沈郁和殷原白天对战的资料,隔了半个多小时才忙完。

兴欣建队至今逾四年,当打的主力越来越稳,新晋的小辈个个争气,他不再上场,但这一身屠龙之技,纵然换了方式,仍是压轴的绝杀技。

还记得当初第十赛季夺冠之后,他宣布退役,所有人都在等着看联盟的新料冠军队将何去何从。可际遇巧合,意料之中的后叶修时代并未来临,从苏黎世领着国家队回来之后,他又被陈果的一纸聘书留在了这个最特殊的位置,照样陪着这支自己拉拉扯扯出来的队伍一路走来。

如同早年他缔造了嘉世,如今,已经又是另一个时代了。

 

先前没吃晚饭,这个点才觉得有些饿。叶修搭电梯下楼,本要径直去陈记吃个宵夜,不知怎么想起蓝河来,便在四楼停了一趟,折过去敲411的门。

起先屋子里没人应声,他以为蓝河不在,刚要转身离开,又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片刻后,蓝河才急匆匆地跑来开门,下面光着脚,衣服还有些凌乱地套在身上,似乎刚睡醒。

“叶神?”他看清站在门外的人,吓了一跳。

不过马上就回过神来:“你来拿猫罐头呀?”

“那是顺便,”叶修说,“我这会儿才忙完,准备下楼吃个宵夜,你要不要一起去?”

见眼前的人愣了一下,他又慢悠悠地补充道:“当然了,我请客。”

“啊,”蓝河顿时眼睛一弯,“好啊!”

 

这间房和他住的是同一个房型,只不过窗帘大敞着,被褥整齐,看上去洁净许多,透过玻璃窗,还能一眼看到外面那棵高大的广玉兰。

蓝河踮着脚走回去穿鞋,叶修便跟在他身后进屋,去提下午买好的猫罐头。电脑上开着荣耀的窗口,他随意瞥了一眼,见那个他熟悉的剑客账号正被匆匆地停在野区。

怪不得那么久不开门,原来是在打荣耀。

“买回来的时候看你们还在上面训练,我也不好打扰,”蓝河指了指床头柜,十个罐头被个塑料袋扎得整整齐齐,“就先放在自己这儿了。”

叶修拎起来翻了翻,还是原来那个牌子,也都是金枪鱼的,十分贴心。

“不过最好是不要每天喂这个,很容易把猫的嘴养刁,”蓝河又说,“况且它不吃猫粮,也可能是真的不饿……”

话才说到一半,就被电脑突然发出的一阵警报提示音打断了。

叶修下意识一扭头,只见电脑屏幕上,荣耀的窗口里,又新弹出了一个鲜红的提示框,显示当前角色正被人攻击。

 

身在野区,战斗模式是自动开启的,这个角色穿着一身橙装,看起来又在挂机,显然是被人觊觎上了。

蓝河的鞋才穿到一半,听到声音顿时急得要命,拽着鞋跟就开始单脚往电脑面前蹦,要去摸键盘。

叶修看他动作仓促,连忙拦了他一下:“赶紧穿你的。”

他说完,擦身坐到电脑椅上,抬手握住鼠标,也不跟蓝河客气,操纵着他的角色就是一个闪身。

屏幕上顿时剑光四起,随之响起的,还有他手下急促敲击键盘的声音。

 

这个游戏打了十几年,他按下键盘的动作早已轻巧而熟稔。

蓝河的键位设得并不古怪,也不必让他分神去找技能,于是一分钟不到,偷袭者的名字就灰掉了。

再顺手敲一下回车,屏幕上的剑客立刻长剑入鞘,做了个潇洒的待机动作。

“穿好没啊。”

等到彻底结束战斗,他才松开手,蹬着椅子一转身,却见蓝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他身后。

“我算是知道你当初为什么削我削得那么顺手了,”好一会儿,蓝河才叹了一口气,“当年那也是匹夫之勇,现在就算再给我个胆子,我也不敢在叶神面前造次了。”

“不要妄自菲薄啊,”叶修挑眉,“你的水平,比刚才这个还是高挺多的。”

蓝河闻言撇了撇嘴:“反正你最厉害了。”

“不过,叶神帮我代打哎,”他又说,“这件事说出去,是不是能吹一波?”

“才一波?”叶修一点也不谦虚,“我怎么觉得够吹好几波了?”

他把地方让给蓝河,一边提醒他抽卡关机。

起身的时候,手臂往边上一扬,只觉得碰倒了什么东西。回头一看,才发现是个君莫笑的手办,就摆在音响旁边,先前竟也没发现。

这个造型他很熟悉,还是第一届世邀赛时候的纪念款,如今早已绝版。

并且,明明应该是两年多以前的东西了,又被他随身带着,住几天酒店都要摆过来,看起来却还很新。

叶修顿时就愣了。

“哟,”他忍不住扭头望了一眼蓝河:“这位剑圣粉?”

蓝河像个偷摸给心上人塞情书却被抓了现场的初中生,表情一下子就尴尬了起来。

 

“什么时候转粉的哥啊?”叶修抱着手臂揶揄他,“世邀赛的时候,那挺早了,啧,看不出来……”

“这不叫转粉,”蓝河小声打断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叫加推。”

“那不是一个意思啊。”

“不是啊,转粉是不喜欢了,加推是本来喜欢了一个,再多喜欢一个。”他嗫嚅了几声,又赶紧补充,“但是前面那个还是很喜欢的!”

这幅认真的表情看得叶修忍俊不禁:“哦,还是很喜欢黄少天那个话痨的。”

“对啊!”蓝河理直气壮地应声,片刻后反应过来被坑了,又连忙辩白,“黄少才不是话痨!”

叶修憋了半天的笑总算忍不住了。

好在,这是他一贯的那种笑,有点懒洋洋的,又有点促狭。

蓝河见他这个反应,也不知怎么心下一松,反倒有了点破罐子破摔的心态。

“反正都被你发现了,”他摸了摸鼻子,也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了一只马克笔来,还耐心地掀开了笔帽,“叶神,干脆你给我签个名吧。”

 

陈记的营业时间是早七点到晚上十一点半,他们下楼的时候,离打烊的点已经不远。

肠粉早就卖完了,叶修只得跟着蓝河也点了一碗鱼皮,老字号的小店里没有安空调,一台巨大的喷水电扇鼓鼓地吹着风,才这么一会儿,两个人都热出了一身汗,只好又打了包,各自回房去吃。

“签名要晾一晚上,别不小心蹭掉了,”电梯抵达三楼之前,叶修又一本正经提醒他,“哥身价这么贵,不补签的啊!”

蓝河分神想了想自己讨来的那个签名,就签在手办的底座上,不知怎么耳根有点红。

几年过去,叶修已经把自己的“第三个字”练得很熟练了,落笔时遒劲潇洒,极具欺骗性。但当初那点歪歪扭扭的笔画,总还是被该记得的人记住了。

“你的签名我也不止这一个啊,就算蹭掉了也不要紧的。”蓝河自言自语道,“不过这个签得最好看,倒是真的。”

叶修又差点被他这点坦诚逗笑。

“我说你这人,”临出电梯前,他还忍不住回头瞥了蓝河一眼,眼底有笑,“当初在第十区的时候,怎么没觉得你这样熊啊。”

蓝河闻言却哼哼了一声,勇敢顶嘴:“那在第十区的时候,你也没怎么了解过我啊,光坑我了。”

 

叶修孤身回房的时候,猫也还没回来。

这是第一次一整天都不见猫的踪影,他不知道猫去了哪儿,站在窗边往外望,小巷里的路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亮,只被远处花花绿绿的霓虹染出了一点逼仄的暗影。

他把窗缝又留大了一点,准备转身去洗澡,却不知听到哪里传来一声细细的猫叫。下意识回头,刚好看到猫从窗口里猛的蹿了进来。

叶修顿时吓了一跳,又怕它摔了,赶紧伸手去把它接进怀里。

猫很瘦,身体又软又热,但这么直接扑过来,还是撞得他胸口生疼。

“去哪儿玩了啊你,”叶修“嘶”了一声,连忙把猫拎出来,“玩到这么晚?”

猫的两只前爪被他提着,湖蓝色的眼睛水汪汪地盯着他,似乎没听懂他的话,底下的尾巴倒是一荡一荡的,像在卖萌。

叶修看得失笑,把它放回地上,转身准备给它拆个罐头吃,猫却蹭了蹭他的腿,乖乖跑到食盆前吃猫粮去了。

哟。

叶修忍不住挑了挑眉:怎么又肯吃猫粮了啊?

 

星期六的下午,G市最大的天河体育场里,早早就已经座无虚席。

表演赛的第一场通常是最热闹的,来观赛的除了两支战队的死忠粉丝,还有许多看热闹的路人。

不过令人有些意外的是,在这场比赛中,苏沐橙和喻文州,这两位队长都没有上场。兴欣派出了新人沈郁,蓝雨则索性没有启用术士选手。

这不是第一次了。

蓝雨战队的双核心,过去每场比赛都形影不离的喻文州和黄少天,早已经不是第一次没有同时上场了。并且,随着黄少天这个赛季之后就会退役的消息得到他本人的认可,人们发现,蓝雨的两位队长轮流上场的情况,似乎变得比从前更多了一些。

这也意味着,剑与诅咒的时代,真的即将过去。

黄少天退役之后,纵然战队里还有卢瀚文的剑客流云在役,但对于蓝雨的粉丝们来说,只要不是黄少天和喻文州,也就不再是他们心中最初的剑与诅咒了。

一开始,也有许多人表示过不满和抗议,但他们很快发现,眼下距离黄少天退役还有一年,让他们慢慢开始适应熟悉的赛场上没有熟悉的选手这件事,已经算是喻文州式的善解人意。

毕竟这样的情绪,当初孙哲平退役的时候,百花的粉丝们经历过;叶秋退役的时候,嘉世的粉丝们经历过;林敬言转会的时候,呼啸的粉丝们经历过;甚至上个赛季韩文清退役的时候,霸图的粉丝也刚刚经历过。

只不过,如今轮到他们了。

没有人敌得过岁月,没有哪位少年不会垂暮。

荣耀的发展仍然欣欣向荣,诸神的时代总会过去。


所以他们终要学着接受这样的残缺和遗憾,将那些闪闪发光的过去铭刻在记忆里,然后朝未来看去。

因为黄少天会退役,喻文州会退役,他们目前熟悉的每一位选手,都有退役的那一天。

但蓝雨的夏天,是永远不会过去的。

新的神祇,也将在镌刻着前人名讳的丰碑前站起。

   
   

—待续—

  

评论(49)
热度(880)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