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猫和猫先生 08

   

※前文见tag,珍惜上班女孩日更的每一天。

※原作向二次设定,十三赛季场合,BUG尽量避免,OOC不排除有,不考据,别考据。

>>>

   

这一场表演赛的擂台赛,兴欣出战的是方锐、唐柔、莫凡、沈郁和乔一帆,团队赛的首发阵容则由两位全明星选手方锐和唐柔,两位小将沈郁和殷原,以及牧师安文逸组成,第六人包荣兴。

在刚刚结束的第十二赛季里,兴欣战队以常规赛第六名的成绩闯入了季后赛,虽然后来不敌新科冠军霸图,未能挺进四强,最终只拿到了赛季第五名,但队伍里的魔道学者选手殷原,却斩获了这一年度的最佳新人奖。

魔道学者,以及与殷原同时出道的另一位新人李之旭所使用的术士,这两个职业对于兴欣战队来说,都充满了新鲜感。只不过联盟之中,选手账号的更新和传承向来同步进行,更何况是在兴欣这样一支永远不会缺乏新鲜感的队伍里。

如今一年的磨合过去,两位小将都表现出了超乎年龄的强劲实力,早已获得了粉丝们的认可。于是叶修一开始就安排殷原在团队赛上场,显然已经将他看作了队伍的中坚,而不是仅仅只是需要历练的新人。

蓝雨那边,出战的也有黄少天和卢瀚文这两位全明星剑客。

这个阵容对于一场表演赛来说,已经算十分好看了。

 

偌大的场馆中间,小镇港口的地图被全息投影技术徐徐投射了出来。

两支队伍之间的选手席挨得很近,观赛的两位队长甚至就坐在邻座。

“大意了,”苏沐橙说,“我没想到你今天不上的。”

“我倒是料到了你不上,”喻文州说,“只是少天不相信。”

“我想上的呀,”苏沐橙小声叫屈道,“是叶修不让。”

“苏队作为兴欣的队长,如果真想上场,叶神也阻止不了的吧?”

“哎,你这个人好讨厌,”苏沐橙听罢便唇角一弯,“干嘛老是揭穿我啊。”

他们是同期生,交情匪浅,出道至今近十年,年年在赛场上相遇,枪炮光火里一路打过来,纵然不在同队,对彼此的脾性也比旁人了解得深一些。

“是少天想和你打,”喻文州温声解释,“他最近总是……”

不过话说到这里就点到为止了,好脾气的蓝雨队长望着正在港口小镇的地图上灵活穿梭的夜雨声烦,目光里有种难言的温柔。

苏沐橙自然不会不懂,这是黄少天的最后一年,也是她自己的最后一年,在这片赛场上,谁不想和最熟悉的对手酣畅淋漓地打一场,不留什么遗憾。

“可以啊,”她思忖了一会儿,“下周擂台赛我来打首发,你看着安排他吧。”

“那就说好了。”

“好说……不过我满足了黄少天的心愿,喻队怎么谢我?”

“当然是投桃报李。”

“不如,”苏沐橙朝他眨了眨眼睛,“有空和我们队的之旭打打指导赛吧。”

喻文州听得一愣,顿时有些忍俊不禁了。

兴欣没有术士选手,叶修虽是全职业精通的大神,但到底没用术士打过职业比赛,

苏沐橙为了李之旭讨教讨到他手里,这理直气壮敌我不分的作风,倒是和叶修越来越像了。

但他言出必行,还是诚恳应下:“有机会的话,一定。”

喻文州不免想起以前,叶修还没有退役的时候,有人曾说过,苏沐橙作为他的黄金搭档,是联盟里最被看轻的选手。

她早已不是那个跟在叶修身后跑龙套的小姑娘,作为联盟现有的唯二的女队长之一,她所有的责任心,大局观,分寸感,并不会因她惯有的轻飘飘的态度而失色。

只不过,仍被她细心地收敛了起来。

如今,叶修在兴欣就职战术指导,她又如何不是那人光辉之下,最被看轻的队长呢?

 

这场比赛,蓝雨战队在擂台赛里拿下了两分,虽然后来的团队赛不敌兴欣,但总比分仍然以一个人头分的优势险胜。

不过这是蓝雨的主场,这个近乎平局的比分,既昭示着这场比赛的精彩程度,也满足了观众们想看自家战队获胜的私心。于是荣耀两个大字弹上半空的瞬间,场馆里顿时爆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声。

选手通道要在观众散场之后才开启,赛后,两支队伍的队员便分别回到休息室候场。

沈郁年轻,输了比赛难免心里别扭,坐到休息室里的时候还有些不高不兴的,捏着账号卡满脸忸怩。

这是他作为职业选手打的第一场比赛,又连上了擂台和团队,虽有失误,但自认为发挥还算稳定,到了这时候,心里也有些摸不着谱了。

“叶队……”

“小沈打得不错,”叶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不过最后那个卫星射线走位有点问题,迟了两秒。”

沈郁听得一愣,连忙点头:“我知道了,还有吗?”

“别着急,更具体的,复盘的时候再说,” 叶修又说,“今天晚上自己安排,明天下午两点全体集合复盘。”

他环顾了一眼自己的队员们:“有问题吗?”

 

对于职业选手们而言,输赢都是常事。

心向王座,这是信念。但他们要做的,无非也就是赛前用心备战,赛中全力发挥,赛后总结经验,至于比赛结果,自“荣耀”两字在眼前弹出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尘埃落定,并不值得过分纠结。

更何况,这只是一场表演赛而已。

有联盟的工作人员前来通知他们离场,一行人便又折回体育场里。沈郁的情绪仍然不怎么高,和他同岁的李之旭便跟在旁边安慰他,两个身板还没怎么抽条的小家伙,一路挨头挨脑地说着悄悄话。

叶修倚在通道边的栏杆上看着他们,只觉得那点青葱,那点孤勇,那点纯粹,像是毛玻璃都遮不住的光,年轻热烈得有点晃眼。这让他难免想起自己十七八岁那几年,继而想起一位老朋友。

只可惜,故人已经故去很多年了。

 

苏沐橙和他擦身而过时,见他站在那儿不动,并没有离开的打算。

“你还不走啊?”她问。

叶修嘴里叼着烟:“抽完这根。”

“那我不等你了啊,”苏沐橙俏皮地眨了眨眼睛,“我和柔柔约了晚上要出去买衣服的。”

“我又不管你这个,”叶修失笑,“你们当心被粉丝堵在半路上。”

“被堵了就喊你救场嘛。”

“那可不行,我现在很忙的,”他佯装正经,“我还得回去撸猫呢。” 

兴欣战队的队员们离开之后,空无一人的体育场里立刻岑寂了下来。

比赛时开启的大灯已经熄灭,只剩了天花板上一圈小的消防灯,像细钻一样镶嵌在头顶,洒下来晦暗又蒙昧的白光。

手里的这一根烟,叶修抽得很慢,抽完之后也没依言离开,反倒又重新点了一根,折身走回选手席上坐下来。

四面空旷,脚步声似乎都能荡起层迭的回音。

 

选手席是离赛场最近的地方。

比赛进行的时候,绚丽的光、明灭的影、澎湃的火、热烈的电,还有各种已被全息化的游戏特效,能够就那么一点点炸开在眼前,把荣耀世界和现世的差别无限缩小,甚至混淆。

特别是在全息投影技术全面普及之后,因为太过靠近,在这个位置观赛,甚至成了不那么愉悦的感受。

而叶修已经在这里坐了近三年。

并且,不出意外的话,还会有下一个三年。

他的职位特殊,并不要求和选手们同坐。身后的观众席则呈阶梯状,视野开阔而宽敞,轻而易举就能将整张地图收入眼底。如果他愿意,当然能够为自己在观众席上辟出最好的一席位置来。

可他始终坐在这里。

真的太近了,只有这里才会这么近。

近到仿佛他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赛场。

 

“叶神还没走?”

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叶修没转身,知道那是喻文州:“你不也没走?”

“少抽点,这里禁烟。”喻文州说着,稳步走到他身边来。

“别告我状啊,”叶修望了他一眼,语带威胁,“你怎么来了?”

“今天没上场,有些手痒,”喻文州笑道,“听门卫说你还没走,就进来看看。”

他在叶修身边坐下来,声音很轻:“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和我打一场?”

“哎哟,”叶修有些意外,“你在挑衅哥啊?”

“哪里敢,是约战,怎么样,叶神应不应?”

“就在这里?”

“当然。”

“这么大的场子,也太公器私用了。”

“我是蓝雨的队长。”

叶修立刻哈哈大笑:“文州啊,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空无一人的赛场,连联盟工作人员都已经离开。

他们各自走进选手席,插卡登录荣耀,两个曾在联盟冠军金杯的底座上留过名的神级角色,静悄悄地读条载入。

术士是单挑弱势职业,叶修便大方地把地图选择权让给了喻文州。片刻之后,君莫笑和索克萨尔刷新在了擂台场里。

这是一张最小,最简单,最直接的地图,当然,也是叶修最喜欢的地图。

“很自信啊,挑这个图?”叶修挑了挑眉,在频道里打字。

喻文州秒回:“速战速决。”

“输了可别哭。”

“当然。”

索克萨尔缓缓抬起手臂,掌心里光影隐现。

君莫笑则好整以暇地转动着千机伞,下一个瞬间,骤然俯身冲上。

 

蓝河眼下就职的蓝雨后勤部,在表演赛月里,与联盟驻G市的工作人员们一同承担起了赛后疏散观众的任务。

散场的时候人流如织,有个扎羊角辫的小姑娘和家长走散了,站在路边哇哇大哭,蓝河向来讨小孩子喜欢,便自告奋勇把她送到了警察执勤的岗亭那边。

回来的时候,却刚好偶遇从选手通道离馆的兴欣众人。

他没见叶修,问过了苏沐橙,才知道那人还在会场里没有出来,又不知道怎么心头动了动,索性回去寻人。

等到匆匆走进体育馆的时候,里面的光线已经晦暗得不行,连馆顶仅剩的那一圈消防灯也在渐次熄灭。

脚下黑黝黝的一片,他不留神,还被地上固定座位的铆钉绊了一跤,险些摔倒。

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抬起头,但下一刻,他的脚步却突然顿住了。

——此时此刻,偌大的场馆之中,最亮的光源,竟然是场中全息投影出来的的君莫笑和索克萨尔!

比赛时候的音响早已经被关闭,这场正激烈上演的厮杀,无声却震撼,仿佛成了一场无人喝彩的默片。

 

蓝河下意识张了张口,但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三年了。他茫然地想。

这是时隔三年之后,又一次出现在赛场上的君莫笑。纵然这个赛场不那么正式,纵然四下没有一个观众,纵然所有聚光灯都熄灭,纵然英雄无人瞻仰。

然而,然而——

第十赛季那个怦然心动的夏天,那场诗笔难绘的胜利,那个意气风华,胜券在握,永远温柔从容的人,仿佛穿过了岁月的微澜,重新回到了他的眼前。

他的心突然猛然跳动起来。

君莫笑。

那一瞬间,他的眼底全是君莫笑的影子,当下的,曾经的,第十区的,第十赛季的,直到现在,直到面前。

几乎已经连他们蓝雨的队长都看不见了。

 

而就在那胸口,在他的心脏正在跳动的地方,也突然漏出了一道微微明灭着的,火苗一样的光芒来。 

 

—待续—

   

  

※说一点这篇的私设,仅代表个人观点的私设,私设。

兴欣的三位新人,魔道学者殷原,术士李之旭,这两位于十二赛季出道,枪炮师沈郁,十三赛季出道,第十四赛季接手沐雨橙风。沐雨橙风是没有转性别的,所以等于沈郁后来一直是用的妖号。

十一赛季冠军蓝雨。

十二赛季冠军霸图,韩文清、张佳乐退役。

十三赛季冠军轮回,王杰希、黄少天、苏沐橙、楚云秀、肖时钦退役。

后续的冠军队我没设定了,因为觉得会有新的战队崛起,而兴欣,我个人认为,在老叶退役之后,兴欣会度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瓶颈期,当然了这支队伍的实力依然是很强的,至少是季后赛常客,但老实说,卸下老叶的男主光环之后,他们所有对手都不弱,冠军真的没那么好拿,或许要等新人们成长起来,这支奇迹之师才能再次捧起那个奖杯吧。

然后就是,十四赛季张新杰退役,十五赛季周泽楷退役,十六赛季喻文州退役。

至此,初代五圣(这里是指叶王韩周黄,翔翔的斗神算是接手老叶了)和黄金一代全部离开赛场。

这其实是我第一次写篇幅稍长的原作向叶蓝,所以选择了来写十三赛季,也等于就是在写我心里,时代落幕前最后的辉煌了。

   

评论(62)
热度(789)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