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猫和猫先生 10

       

※前文见tag,珍惜上班女孩日更的每一天。

※原作向二次设定,十三赛季场合,BUG尽量避免,OOC不排除有,不考据,别考据。

※这章是一些设定相关,还有,那啥,我真的没有黑马哲的意思!虽然我个人是唯物主义不可知论者,在马哲上也属于错误的世界观,但我是认马哲的!本文里的说法纯属!纯属!剧情需要!

        

>>>

      

“有一天晚上,我的窗口飞来了一只麻雀。”

这是蓝河关于此事的开场白。

    

叶修抓娃娃的水平之高,几乎和打荣耀一样变态,二十个币下去,随随便便就拎出来五六只,这架势十分唬人,慢慢竟也惹来了好一波路人的围观。

人群中有个小姑娘,跟着他夹娃娃的动作一声一声欢呼,末了又气鼓鼓的推搡起自己的男朋友,埋怨他不怎么给力。

小情侣之间的别扭闹得可爱,蓝河便自作主张,把手里一个粉嫩的HelloKitty送给了她。那位不给力却好脾气的男生原本正低头哄人,这时候抬起头来想要道谢,结果认清了正在娃娃机前大展身手的叶修,顿时目瞪口呆。

“叶、叶叶叶叶神……?!”

明明前脚还怼着黄少天要被粉丝逮,后脚自己就中了招,叶修倒也不虚,满脸从容地和人打招呼:“哟,是哥的粉丝啊?”

那男生不过二十出头,看起来十分年轻,最是对荣耀最热血上头的时候,并且,是蓝雨主场里稀有的兴欣粉,此时遇到叶修,激动得话都囫囵说不清了,只知道一路黏在后面求合影求签名。

叶修是没什么架子,蓝河想起自己早年初见黄少天的往事来,自然也不会叨扰小年轻的迷弟心情,干脆转身过去陪那位不懂男朋友爱好的姑娘抓起娃娃来。

于是到了最后,两个人也没玩成什么别的游戏,走出商场的时候,只抱走了一堆的布偶。

两只猫,一只兔子,一只狐狸,此时挨挨挤挤地滚在蓝河怀里,原本还有一只长臂猿,但他实在是拿不下,只得顺手挂在了叶修的手臂上。叶修身上还穿着兴欣的夏季队服,卡通小猿猴吊在他的臂弯里荡荡悠悠的,看起来滑稽又可爱。

商场出口处零售的马迭尔冰棍买一送一,蓝河掏钱买了两根,第一根捏在自己手里,第二根递给叶修,叶修却没接。

“买一送一?”他挑了挑眉,表情不甚满意。

蓝河听得一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几乎要被他的幼稚逗笑了。

“你怎么还计较这个啊,”他只好收回手,把原本自己握着的那根冰棍重新递给叶修,“行行行,这根给你,买你的送我的,我是送的,好吧。”

“这才对嘛。”叶修理直气壮地接过,抬手拆起包装来。

蓝河仍是忍不住失笑:“毛病。”

于是等车来接的时候,两人便候在路边,一人一根慢慢地嗦着冰棍。

 

“我见过你的猫,那天去买猫粮的时候,”蓝河声音有些含糊,“就在酒店那条巷子里,是偶遇。”

夏季的夜风又潮又热,闷得人浑身上下的关节都湿漉漉的,像要悄悄长出蘑菇来。

“你认识小蓝?”叶修问。

“蓝色的猫嘛,很少见的。”蓝河接着说,“不过在那之前,我就已经知道它了。”

他慢吞吞地把冰棍咬完,翻出一张纸巾擦着滴到手上的牛奶甜汁,又递给了叶修一张:“有一天晚上,我的窗口飞来了一只麻雀。”

“麻雀?”

叶修抬手去接的动作莫名顿了一下,不知怎么想起自己见过好几次的,停在广玉兰枝桠上的那只麻雀,还有那双黑豆豆一样的小眼睛来。

“对,麻雀,”蓝河点头道,“那时候我正在打荣耀,麻雀突然从半空中飞了过来,停在了我的窗台上。”

他把纸巾揉皱,攥在手心里:“麻雀和我说了一些事。”

叶修望着他,不确定他是不是在开玩笑:“你还懂鸟语?”

“本来是不懂的,但那天不知道怎么听懂了,”但他的神色却很正经,又问,“叶神,你是唯物主义者吗?”

 

这是个被马克思主义哲学把持的世界。

唯物主义可知论者们将一切无法理解的事物归结于假象和臆想,于是从众者的眼光和思想也日渐变得狭隘逼仄。他们绝不会想到,就在这个热闹的都市里,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许多被他们认为是无稽之谈的事,正真实发生着,如同地表下热烈滚动的岩浆。

这里活着能够变成人的鹿,会玩滑板的老鼠,树上的鸟儿们叽叽喳喳谈论的内容是今日的股价,家养的京巴或许能说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当然,猫也是一样的。

麻雀说,这里除了普通的猫,还生活着一种变种的猫,被称为人科猫。

他们的存在,显得并不那么的……唯物。

“我记得你说过,你的猫胸前有个玻璃球,里面燃着一点火,”蓝河拿鞋底不断搓着脚下的台阶,“之前我没有告诉你,是怕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因为那的确不是猫铃铛,是猫的魂火。”

“……魂火?”

“对,就是‘灵魂’的那个魂,一个意思,魂火如果熄灭的话,猫就会死掉。”

叶修顿时吓了一跳:“那火到底怎么燃起来的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和人科猫本身有关,”蓝河费劲地解释道,“你不能用你现有的认知来试图理解他们,总之,他们的寿命会比普通的猫长许多,但却有一个固定的时限,时间一到,魂火就会自动熄灭。”

叶修一脸茫然,听得云里雾里。

“至于这个时限,我也……不知道。”

难得见到这个永远成竹在胸的人露出这幅柔软的表情,蓝河心尖像揣着一枚细小的鹅绒,到处挠得发痒:“还有他黏你,是因为人科猫很喜欢和人类一起生活,或者说,他们本来就需要和人类一起生活,所以他们不怕生,特别是遇到……有好感的人类。”

叶修听他说着,眉梢慢慢挑起,显得有些讶异,他下意识地摸出一支烟来点燃,这下蓝河也没有提醒他禁烟令了。

“我知道这很难让你相信,”蓝河最后说,“但是麻雀告诉我的就是这些。”

 

这件事听起来实在是匪夷所思。

莫名其妙冒出来的猫,能听懂鸟语的人,知道猫的来历的麻雀。如果讲述者不是蓝河,叶修毫不怀疑,自己大概会认为这就是个蹩脚的故事。

可偏偏眼前这个年轻人,身上却有一种让他难以质疑的真诚。

他一时间恍惚,觉得这种莫名的信任,竟然有种久违的熟悉感。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如果追溯到最早的相遇,那就是第十区那时候的事了。

好像也是,他还隐约记得,自己和许多公会的管理者都有过一段扯皮讨价的往事,在当初的那些虚与委蛇里,蓝河也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那时候各有所图,谁都揣着满心的阴谋阳谋,只有他固守着那一点近乎理想化的诚实。

还有,欠他的五天工资,是什么事来着?卧底被抓,反而帮着他管理起公会来?这么说,“绝色”这个ID,是不是还挂在第十区的兴欣公会的副会长一栏里?

许久之后,叶修仰头吐了个烟圈,眯着眼睛笑起来:“你的意思是,小蓝不是普通的猫,而是一只……人科猫?”

蓝河叹了一口气:“可以这么说。”

“但是照你这么说起来,人科猫除了多一个玻璃球,还有活得长一些以外,和普通的猫还有什么区别吗?那个火怎么回事,还会自己熄灭,熄了就死了?那有没有让它不熄的方法啊?”

蓝河闻言就愣了一下。

“……我不知道,”他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或许还有什么麻雀没告诉我的东西。”

叶修咂着烟若有所思:“这种事情还藏私,麻雀也不怎么厚道嘛。”

“反正这种古怪的事,”蓝河说,“相信与否,说到底是你自己的事。”

“不过叶神,我之前就说过,你的猫喜欢你,所以那不是猜的,也不是玩笑。”

说到这里,他忽然抿唇笑了笑,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他是真的喜欢你。”

 

这天晚上,猫回来的时候,叶修手里的烟还没有燃完。

他花了好一会儿消化之前听到过的东西,不得借着烟来整理思路,而在此之前,他已经很长时间没在房间里抽过烟了。猫从外面蹿上窗台,似乎觉得有些反常,也没急着进屋,只歪着脑袋,拘谨地打量他看。

叶修失笑,朝着猫招了招手:“小蓝,进来。”

听见这一声,猫才松了一口气,立刻轱辘轱辘地滚了进来,像往常一样蹭到了他的身边。

叶修把烟碾灭在烟灰缸里,又伸手把猫抱了起来。

“……人科猫?”他上下打量着眼前的毛团子,看见它的耳朵不自在地动了动,忍不住问,“你会说话吗?”

当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它是会的。

猫只是一动也不动地盯着他,低低地“喵呜”了一声。

 

看了好半天,实在看不出什么异常来,叶修便从它蓬松的皮毛里挑出那个玻璃球来打量。

圆形的小球十分晶莹,但内壁好像罩着一层薄雾,里面的火苗明明暗暗,并看不太清楚。

猫被他钳制着脖颈,觉得有些不舒服,含着他的手指嗷呜嗷呜地磨着牙,只不过最终也没咬下去,反倒在他的指尖舔了舔。

叶修觉得有意思,忍不住挠了挠猫的下巴。

但他旋即看到,玻璃球里的火焰轻轻跳动了一下。

他心头一动,慢慢把猫整个兜进怀里,拿双臂拥住,玻璃球里的火焰马上又闪动了一下。

这似乎印证了一个猜想,他拎着猫的两只前爪,把猫捧到自己面前来,缓缓凑上去,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它湿漉漉的鼻尖。

猫的体温高,呼吸也轻而急促,叶修望进它那双蓝色的眼睛,觉得那太像清澈的湖泊,能够干干净净映出自己的影子。

——而在余光里,他看到猫胸前那个玻璃球里,有一簇比之前更为明亮的火焰,猛烈地蹿了起来。

  

—待续—

   

   

评论(68)
热度(872)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