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塔塔。
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猫和猫先生 12

    

※前文见tag,珍惜出差女孩恢复更新的每一天。

※原作向二次设定,十三赛季场合,BUG尽量避免,OOC不排除有,不考据,别考据。

    

>>>

   

早些年的时候,方锐出身自蓝雨训练营。

他是天生吃货,虽然出道在呼啸,后来又投诚了兴欣,但多年来一直像对母家一样念念不忘的,还是蓝雨的食堂。只不过这天傍晚训练结束的时候,他却难得没有振臂一呼高喊着去吃饭,甚至连电梯都等不及,一从训练室里冲出来,就急匆匆地往楼上闯。

“哎哟,”叶修在楼道里拦住他,“赶着投胎去啊?”

“你干嘛呀老叶,非训练时间还管队员谈恋爱?”方锐跟他跳脚。

“等会儿等会,问你个事儿。”看他火急火燎的样子,叶修有点哭笑不得,也不损他了,直接就问,“你和林敬言是不是养了一只猫?”

方锐听得一愣,立刻警惕地看了他一眼:“你问我家的猫干嘛?”

“随便问问。”

“唐二打又哪里惹你了?!”

“唐二打又是谁?!”

“我的猫啊!”

“……”叶修嫌弃道,“怎么叫这么个名,你起的还是老林起的?”

“因为他会喵喵拳,”方锐伸手比划,“左一下,右一下,这不是二打是什么嘛。”

叶修无语,心想幸好幸好,唐昊暂时不知道方锐给他找了这么个物种不对口的哥,不然那高龄中二病可能要杀来他们兴欣捶墙。

“你们家的猫,”他又问,“脖子上有没有戴一个玻璃球?”

“玻璃球?”方锐犯了一会儿迷糊,“没有吧,二打又不喜欢戴项圈。”

“圆的,会发光的那种,从来没有?”

“没有呀,”方锐不高兴了,“唐二打连伊丽莎白圈都不肯戴的,当初绝育的时候都没哭,做完手术了给他带项圈,他嗷嗷就哭起来……不过好在他怕老林,也不敢乱咬乱抓。”

他说着掰开叶修的手:“唉,我真不能跟你说了,老林还在等我呢!”

叶修回过神来的时候,只看到他匆匆往上跑的一个背影,步子大开大合,抬脚就迈三个阶梯,看上去急得不行。

足见恋爱多使人堕落了。

他忍不住失笑,心里却又犯了嘀咕。

唐二打没有那个装魂火的玻璃球,那就不是人科猫了。

可既然他自己养的猫不是人科猫,那林敬言那副神叨叨的样子,到底是知道了什么?

 

当天晚上,叶修再次上线的时候,君莫笑仍然停在千波湖畔。

游戏里的时间已经换了清晨,万顷朝晖照彻满目湖光山色,他才想起自己先前来一趟第十区,忘了切回神之领域。退回登录界面之前,他随手点开公会栏看了一眼,却见在线帮众列表里,赫然亮着一个叫“绝色”的ID。

是个小号,不过四十多级,也不知怎么没被踢出如今早已壮大起来的兴欣公会,在一片满级里十分扎眼。

叶修吓了一跳,怕是重名,又点开好友列表,那个灰了好几年的ID却也正晃悠悠地挂在他眼前,是亮的。

的确是蓝河当初用过的那个号。

才这么一会儿,“绝色”的等级数字竟然又往上跳动了一下,看起来是在升级。

 

叶修迟疑片刻,试探着发了个密聊过去:“本人?”

那边过了一会儿才回:“叶神,是我。”

叶修已经不怎么意外,却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外面不知何时飞来了一只麻雀,静悄悄地停在他的窗台上,正透过他给猫留出来的那个窗缝,用一双黑溜溜的小眼睛仔细打量着他看。

但屋子里的人此刻还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并未察觉到这一点。

君莫笑:“你怎么把这个号翻出来了?”

绝色:“听说你找我嘛 /微笑”

君莫笑:“……哎哟,这都被你知道了 /叼烟”

绝色:“兴欣也是有我的熟人的 /媚眼”

君莫笑:“蓝雨的卧底?”

绝色:“没有没有,人是根正苗红的叶神死忠粉!”

绝色:“跟我那就是私交!”

君莫笑:“逗你的。”

君莫笑:“这个号几年了,竟然还能翻出来?”

绝色:“是不容易啊 /流泪”

绝色:“我下午特意跑了一趟公会部去翻,翻了两个多小时才翻到,好在这种小号的卡都是分区存放的 /擦汗”

绝色:“不过好奇怪,这么几年了,这个小号竟然都没有被踢出公会?”

 

叶修手下动作一顿,突然想起下午那会儿,来给林敬言送房卡的服务员曾经说过,蓝河有事先回了蓝雨俱乐部。

当时他还以为他又得了什么新的工作安排,原来是回去找这张卡了。

卧底卧到帮对手管理起公会,他猜这对蓝河而言并不算什么愉快的回忆。当初从草莽之中白手起家,纵然他被诸多好友嘲笑过没下限,并对此坦然受之,却也的确没想过,自己人尽其用的那一句话,竟然会让蓝河这个敌对阵营的高层当了真。

也不知该说好骗,还是心善。

这个一身布甲的小剑客,曾经凭着一人之力撑起了千余人的公会,时间虽短,却是一个王朝最初的奠基年代。而这个人,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如今竟然还在问,为什么没有踢掉这个号。

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对当年的兴欣,到底意味着什么。

对话框一闪,那边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绝色:“还有,叶神怎么突然找这个号来了?”

“没什么,”叶修盯着屏幕上那行字,挑眉笑了笑,“就是想追忆一下往事,好考虑考虑,到底怎么补你那五天的工资。”

 

这下那头好一会儿没有回复了。

叶修的双手慢慢离开键盘,下意识地摸了摸下巴。

他思忖着蓝河此时的表情,或许有点讶异,或许有些错愕,也或许是失笑,又或许仅仅只是一时怔忪,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

四年以前他们相识的时候,蓝河对他而言,不过是一个ID,一张生硬的系统剑客脸;而四年之后,这个人,这个账号,这个名字,终于成为了具象化的一张面孔,甚至他的那些表情,笑起来的,严肃的,或者有些窘迫的,都生动得几乎历历在目。

或迟或早,有些人倘若应该遇见,那就总会遇见。

 

他正走神,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尖细的鸟叫。

下意识一回头,就对上麻雀专注望向他的目光,在夜色里,倒映着房内暖橙色的壁灯。

叶修顿时吓了一跳,起身走到窗边。麻雀歪着脑袋打量他,也不躲,看起来并不怕人。

他这时才注意到,麻雀的脚上竟然绑了个小小的玻璃珠子,里面也发着一点微光。

这是……装魂火的玻璃球?

叶修有些讶异,不确定眼前这是不是一只人科雀,而且,之前告诉蓝河人科猫这件事的麻雀,是这只吗?

他试着把手伸到麻雀面前,麻雀便蹦蹦跳跳地蹿进他的掌心。

“你认识小蓝?”叶修小声问,“……小蓝就是我养着的那只猫。”

麻雀低头啄了啄他的掌心。

他又问:“人科猫是怎么回事?”

麻雀望着他,叽叽喳喳地见了几声,叶修努力听了听,却实在听不懂。

可蓝河明明说他能听懂。

他还想再问,外面蒙昧的夜色里,不知哪里响起一声细细的猫叫,麻雀似乎吓了一跳,猛地拍起翅膀飞走了。

叶修的手心被它尖细的爪子挠了一下,有些疼,似乎破了皮。他一时顾不得,扶着窗口探出头去,喊道:“小蓝?”

夏夜的风滚烫地涌了进来,但他并没有得到猫的回应。

房内的电脑屏幕上,原本亮着的“绝色”的ID已经暗了下去,不知何时下线了。

只有不断闪动的私聊框里,还留着蓝河发过来的最后一句话:工资就不用了,如果这两天有空的话,叶神陪我去喂猫吧。

 

临近午夜,广玉兰浓密的树冠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麻雀已经在那里停了很久,猫悄悄爬上树枝的时候,对面的某扇窗口仍然亮着灯。

“你去找他了?”猫问。

“可我什么也没有和他说,”麻雀尖细的声音里听起来有几分委屈,“你竟然凶我。”

“我不是有意的,”猫甩了甩尾巴,“我只是怕你吓到他而已。”

“但你不能总是这样,让他把你当做宠物来饲养。”

“不会的,”猫说,“只是还不到时候而已。”

“可你这样有什么意义呢,白天不和他相处,晚上再回去睡觉,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有一天,他不想再养你了,只需要把那个给你留下来的窗缝关紧就好了。他什么损失也不会有,可你呢,”麻雀慢慢说得低落了起来,“……你真的会死的。”

猫低头舔了舔自己光滑的皮毛,小声说:“才不会。”

“如果他想要饲养你,”麻雀尖声道,“才不会敢让你往外跑呢!

“那是你不懂人类的感情。”

“可你也不懂呀!”

“我的确不懂,”猫慢慢抬起头,望着对面那扇亮灯的窗,湖蓝色的眼睛里藏的全是温柔,“不过,我也不想把我的事情告诉他,这可能会让他把续燃我的魂火当做自己的责任。”

麻雀听得愣了愣,迟疑道:“他会吗?我以为……人类都是很自私的。”

“人类的确自私,但他不是。”猫微微笑了笑,一个纵身跳下枝桠。

“所以,不要去找他了,我不会有事的。”

他最后的声音慢慢在夜风里传开,翻涌起一层暧昧的热浪,听在偶然经过的路人耳中,是一声侬软的猫叫。

麻雀望着他从小巷里蹿走的背影,不满地嘟囔了两句,半晌后,也扑扇着翅膀飞走了。

 

猫悄悄地从窗缝里溜进房间的时候,叶修正坐在电脑前,在君莫笑和绝色的私聊对话框里发出去最后一个“好”字。

已经下线的人当然没能读到,他发完就退回了角色界面,准备重新登录神之领域,猫却先一步黏了过来,软绵绵地蹭起他的裤脚。

“哟,回来了?”

叶修弯腰把它拎起来,猫立刻乖巧地舔了舔他的虎口。

“去哪儿玩了?还有,你是不是有个麻雀朋友啊?它今天跑来串门,是不是来找你了?但你又不在……”

他絮絮地说着,伸手去挠猫的下巴,看见玻璃球里小小的火苗又跳动了一下,但这样的明亮只持续了一个瞬间,火焰的光芒立刻就慢慢地黯了下去,显得有些灰扑扑的。

猫今天不知道去干嘛了,回来得格外晚,魂火也……似乎弱了些。

叶修想起蓝河曾说过,魂火熄灭,人科猫就会死掉,心下觉得有些奇怪,便把猫抱住,想再仔细端详一会儿那个玻璃球。

可他才把猫抱到面前,猫就已经凑上来,软绵绵地含住他的鼻尖。

叶修顿时就愣住了。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下一个瞬间,猫却又在他的鼻尖上,轻轻地咬了一口。

 
  
这个动作真的非常轻。

猫有四颗牙,每一颗都很尖,但蹭在他的鼻翼上,却像擦过一团被雨水打湿了的棉花,只留下酣沉而绵软的触感。

柔得仿佛一个……甜蜜的亲吻。

  

—待续—

   

评论(48)
热度(867)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