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塔塔。
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猫和猫先生 15

   

※前文见tag,珍惜加班女孩双更的每一天,或许也是唯一一天了。

※原作向二次设定,十三赛季场合,BUG尽量避免,OOC不排除有,不考据,别考据。

  

>>>

   

苏沐橙的电话一早拨过来的时候,叶修还没怎么睡醒。

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蜷进了被窝里,正在他的手臂边睡成暖绒绒的一团,他翻身去摸手机,毛团子就拱动着地钻出脑袋来,睡眼惺忪地蹭他的肩窝。

“还没醒呢,”听见他的声音发哑,苏沐橙语带揶揄,“昨晚又熬夜了?”

炫亮的天光十分刺眼,叶修眼睛也睁不开,只好迷迷糊糊地问:“怎么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苏沐橙在那边慢悠悠地说,“小郁他们仨申请从今天开始进行常规训练,领队你看,咱们要不要替他们订个计划表?”

“哟!”听见这句话,叶修立刻就醒了神,撑身从床上坐起来,“小朋友们这么上进啊?”

 

作为职业选手,就算是在夏休期,他们的日常活动大多也是离不开荣耀的,不然每年夏天,网游里也不会例行上演一场轰轰烈烈的捕捉职业级大神的全民娱乐活动。

但常规训练,并不等于享受乐趣的网游,这意味着规律的作息,单调的基础操作,以及枯燥而又乏味的重复练习。十六七岁原本正是最贪玩的年纪,这几个小家伙们懂事起来,却懂事得有几分无畏的天真和勇敢。

“那行,你约他们……”叶修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半小时后,在训练室等我。”

“亲自作陪啊?”苏沐橙笑。

“也不叫陪,”叶修抬手去床头柜上翻衣服,“我正好要和伍晨商量点儿事,他们练他们的嘛。”

他匆匆洗漱,临出门之前,见猫蹲在枕头上眼巴巴地望着他,便又折回身,重新给它上了一次碘伏。

前夜的伤口已经结痂,碘伏将伤口周围柔软的皮毛黏结成浅褐色的小撮。叶修挠了挠猫的下巴,猫似乎觉得舒服,轻轻抬起受伤的右爪按在他的手腕上,像是一种不动声色的催促。

“我得走了,”他笑着抽出手,“待会儿回来挠你。”

猫轻轻“喵呜”了一声,依恋地在他掌心里蹭了一下。

“今天最好别出门,”顿了一会儿,叶修又说,“当心伤口感染了。”

猫盯着他阔步走出房间,又转身带上门,始终蹲坐在他的枕头边,一动也不动,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

 

殷原、李之旭和沈郁并排坐在训练室里,眼巴巴的望着倚在宣讲桌边的人。

“之旭手速差一点,上次那个打地鼠,你练到什么难度了?接着往下练,”叶修的手指点着桌面,“小殷有空去和小唐多打打,利用远程优势,注意节奏,什么时候能打掉她半血了,我再单独跟你说,小沈,你没什么问题,沐橙待会儿传你一套基础练习。”

三个小家伙都有点讶异:“这么简单吗?”

“简单?”叶修挑眉笑了笑,“试试就知道了。”

训练室里的键盘敲击声哒哒响起,苏沐橙给沈郁传完了基本练习软件,起身走到叶修身边来。

“有点像咱们刚建队的时候,”她叹道,“一转眼都过去好久了。”

“原始却管用。”叶修漫不经心道,“假期嘛,小朋友们有热情,那就消遣消遣,就是要辛苦你和小唐。”

“得了吧你,”苏沐橙嗔他,“柔柔是什么性格你还不知道,辛苦什么,她巴不得呢。”

叶修摸着下巴,但笑不语。

 

他带队的作风一贯如此,不管是从前带国家队,还是如今回头来带兴欣,都十分地自由散漫。

手下的队员怎样野蛮生长,叶修几乎从不在乎,甚至鼓励他们各自去追求各自的郁郁葱葱,作为领队,他最看重的,是如何令自己的植物们始终根系相连。用包罗万象的个性,去成就一个举世无双的整体。

早年他是最厉害的单兵,创下的三十七连胜纪录至今无人能破,如今他站在教官的位置上,苦苦追求的不再是唯一的胜利,而是如何教出比自己更强的,或者说某个方面比自己更强的学生。
 
师道如此。
  
虽然早已不在巅峰上屹立,但纵然如此,他仍然是独一无二的叶修。

当初回来接任兴欣战队指导一职的时候,曾经有位评论家在电竞周刊上发表过洋洋洒洒的长篇大论,说兴欣战队的当务之急是去叶修化,活在叶修的影子下,这支队伍的上限将永远止于第十赛季。

可这几年一步步走来,兴欣战队的发展稳而坚定,再没有人能够质疑,这是一支处于上升期,将会越来越好的队伍。

兴欣当然不会一直活在叶修的影子下,事实上,如今兴欣战队的战斗风格,早已经和君莫笑年代大相径庭。这支队伍固然留下了太深的属于叶修的烙印,但表象之下,每一个单独的个体,却都是在熠熠生辉的。

多少人纸上谈兵,多少人信誓旦旦,蜚短流长之中无人发声,于是除了兴欣众人,也再没有人知晓,从叶修退役的那一刻起,他早已不是队伍的支柱,而是一股聚心力。

但这股力量,从兴欣建队伊始,从所有来自天南海北,互不相干的队员们踏足兴欣网吧的那一刻起,就存在了。他不是这股力量的成就者,而是这股力量的组成部分之一。

所以,为什么要去叶修化?

最好的传承从不是刻意抹去谁,而是在谁的高度上,更进一步地向上攀登。

兴欣也没有人活在他的影子下,他的强大和坚持,是砥砺人的磨石,而不是遮蔽人,令人贪图安逸和盲目依赖的羽翼。不管是曾经,现在,还是未来,曾经他是他们的队长,现在他是他们的领队,就算到某一天,他彻彻底底离开这个行业,他仍是兴欣战队永远的前辈。

队伍会越来越好,发展会越好越好,他们都会被记得。

每一个在那条布满荆棘与鲜花的道路上,曾以兴欣的名义前行过的人,都会被兴欣永远记得。

兴欣不是叶修的兴欣,但叶修,却永远是兴欣的叶修。

 

午休之后,除了几个小朋友,安文逸和乔一帆也来到训练室进行日常训练。

时值夏休期,正是职业大神们在网游里频繁露脸的时候,公会的管理人员生存不易,兴欣战队在野图Boss上的收益也不算好,某天伍晨还在QQ上跟他提过一回这事。此时叶修突然想起来,便自己也开了台电脑,准备上神之领域看看情况。

他随手摸了张机械师的小号登录,还在读条阶段,抬眼就看到蓝河在门口探头探脑,身后还跟着蓝雨战队的队长喻文州。

“哟,文州你怎么来了?”一声“小许”被憋回喉咙里,他挑眉望着喻文州,“来偷师啊?这里不欢迎你,赶紧走赶紧走。”

“别给我帮倒忙啊,”苏沐橙站起身去迎人,路过的时候还笑着搡了他一把,“我约喻队过来的,给之旭打指导赛。”

李之旭不知道两位队长之间的交易,被点到名有点受宠若惊,连忙站了起来,还差点被电脑椅的轮子绊了个趔趄。

喻文州笑着走进来:“看来叶神不欢迎我?”

“那怎么会呢,是吧,”叶修装模作样地鼓掌,“既然是来传道受业解惑的嘛,当然欢迎,大大的欢迎。”

 

苏沐橙早给喻文州安排好了账号卡和电脑,李之旭对这位前辈敬仰已久,紧张得额头上全是汗。

“喻、喻队……”他结结巴巴道,“请、请多指教……”

喻文州柔声笑了笑:“别担心,随便打几把而已。”

术士职业的单挑节奏并不快,两个同职业远程,谨慎地彼此试探,精准到分秒地把握时机,外人看来难免有些无聊,反倒越身置其中,越明白机窍所在。

蓝河站在门口眼巴巴地想围观,叶修看他那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有些失笑,便朝他招了招手:“想看就进来啊,站在门口干嘛。”

他调开多媒体投影仪,直接远程连接到李之旭的电脑上,战斗画面立刻被投影到了训练室两侧雪白的墙壁上。

蓝河蹑手蹑脚地走进来,叶修又抬手拉了他一把,笑道:“做贼呢?”

“我怕打扰你们训练呀。”蓝河小声嘟囔。

两个人倚在宣讲台边上观战,叶修虽然开了大屏幕,但未免影响其他人,并没有接上音箱,于是这场你来我往的单挑成了一场光效绚丽的默片。但饶是如此,他们都看得十分认真,等到一局打完,喻文州帮着李之旭复盘的时候,才顾得上说两句话。

“你的手上过药了吗?”叶修扭过头来,朝他的手臂那儿努了努嘴,压低了声音问。

蓝河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没穿工作制服,换了一件水蓝色的带领T恤,和前天苏沐橙给叶修新买的那件,款式倒有几分相像。右手小臂上,那道长长的划痕已经结痂,创面十分干净,就那样陈露在空气里。

“没有啊,“蓝河愣了一下,下意识按住自己的伤口,“皮外伤而已,过两天就好了。”

叶修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小蓝昨天出去玩,不知道和谁打架,也是把腿弄伤了。”

说罢他顿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我总觉得它有点像你。”

“怎么会,叶神多虑了,”蓝河眉梢跳了跳,“巧合罢了。”

 

喻文州虽然守信,但应苏沐橙的邀约来这一趟,并不是纯然做家教来的。

上一赛季,李之旭正式上场的机会不算太多,喻文州和他没有真正交过手,如今打满了三场,对这位小辈的实力已经算是摸了个通透,兼之一年级生沈郁坐得也离他不远,就凭余光,已经足够目测他的操作水平和手速。

对于这位老道的职业选手而言,此行来探兴欣新人们的底,也算来得颇有收获。

将三场单挑一一复盘,喻文州告辞回蓝雨俱乐部,蓝河便和他一起过去了,平日里兴欣战队没什么需要,他在后勤部也还有工作要做。

训练室里的李之旭兴奋得面色通红,恨不得蓄满一腔热血,一头扎进训练里。

苏沐橙看他眉飞色舞的神色,笑着推了推叶修:“不然哪天也把王队忽悠过来,和小殷打打?”

“那还不简单,”叶修不以为然道,“我上QQ跟他说一声就成了,小殷去年拿了最佳新人之后,那家伙对他可提防着呢,有这种一打一试深浅的机会,他不可能会拒绝的。”

苏沐橙面上笑意更深,开口还想说什么,忽然眼神往下一飘,突然“咦”了一声。

“你怎么把手机放这儿了,”她奇道,“不对吧,这是你的手机吗?”

叶修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见宣讲桌上有一台包着浅蓝色外壳的手机,看上去十分眼熟。

“……不是我的吧,”他迟疑道,“好像是小许的?”

他说着,顺手去按亮手机屏幕,想要求证。

背景灯很快亮起,屏保图和密码界面同时跳了出来,这下不止是他,就连旁边的苏沐橙,也不免看得愣了一下。

 

蓝河的手机屏保,竟然……设的是叶修的照片!

并且,还是一张背影。

 

像素虽然并不高,但那身形十分明显。照片上的叶修穿着一件米白色的带领T恤,领子折得工工整整。

叶修来不及错愕,只觉得眼熟,很快便想起来,前一天他们一起去市里买衣服的时候,他和蓝河从同一间更衣室里出来,他身上穿的就是这一件,本来折边的衣领,还是蓝河给他抻平的。

那时候,他的确走在前面,蓝河也的确抱着他的衣服走在后面。

所以……他就是那时候,偷偷拍下这张照片的?

 

在苏沐橙讶异的目光里,叶修心头猛然一跳。

   

—待续—

   

评论(72)
热度(857)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