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塔塔。
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猫和猫先生 16

    

※前文见tag,珍惜加班女孩日更的每一天。

※原作向二次设定,十三赛季场合,BUG尽量避免,OOC不排除有,不考据,别考据。

       

>>>

     

后勤部的办公室位于蓝雨俱乐部顶层,蓝河听到消息,从大楼里匆匆奔出来的时候,叶修正站在门卫的岗亭边等他。

“这都能忘,”他把手机递过去,“哪天别把人给忘了啊。”

蓝河有些不好意思,抬手摸了摸鼻子:“谢谢叶神。”

他接过手机,两个人指尖相碰,不知是谁无意间按动了侧键,屏幕再次亮起,两道视线同时定格在了那张有些模糊的屏保图上。

蓝河顿时一愣,本能先于意识,猛地攥紧了手里的手机。

照片上背影潇洒的叶修,眼前似笑非笑的叶修,他小心翼翼地扬起眼角,瞥了叶修一眼,总觉得这个人似乎有那么一点魔力,撬得开心关,也敲得开情关。

 

“什么时候拍的啊?”叶修挑了挑眉,语气暧昧。

蓝河的眼神飘了一下,这下不说话了。岭南盛夏的傍晚,斜阳多情,将他的耳根染上了一层半透明的薄红。

叶修好整以暇地望着他,见他一手揪着自己的袖子,表情窘迫又有点赧然,总觉得像是抓到了点什么,心底有个念头悄悄破土而出,新生的鲜嫩枝叶柔软地拂过心脏,是温热的。

“小许,”但他不太确定,只好迟疑地问,“你是不是……”

蓝河却在此时开口打断他:“就是昨天啊。”

“难得看到你穿队服以外的衣服,”这道声音慢慢却低了下去,最后一句,轻到几乎模糊,“好看。”

叶修不免失笑,好半晌,才佯装严肃道:“偷拍是不对的。”

“……哦,”蓝河似乎有点不甘心,咬着嘴唇,掰着指尖,“那我知道错啦。”

“你要想拍的话,”叶修只好又说,“正大光明直接拍呗。”

听见这句话,刚才还不情不愿的年轻人立刻抬头,错愕地望向他。片刻后,有道笑意从他的心底沁上了眼眸中:“真的啊?”

他像个得到了家长首肯吃糖的小朋友,试试探探地扒着糖罐子,一脸的望眼欲穿:“那、那……那我真的拍了啊?”

叶修顿时被他逗笑了:“见风就起浪啊你?”

他折身往回走,边摆手道:“随便了随便了。”

走出好几步,又听到蓝河在后面带着笑意的声音:“对了叶神,你之前说到陪我去喂猫的,有空吗?”

叶修脚步一顿:“什么时候?”

他回头望,蓝河站的地方刚好逆光,被夕阳的余晖吻上了一层柔软的阴影。许是暖色调的散射光太过温柔,让他的眼睛看上去,几乎是种纯澈的蓝。

“那就明天吧。”

 

“小许原来是你的粉丝呀?”

苏沐橙从屏幕上的电视剧里分神出来瞥了他一眼:“他不是玩剑客的嘛,我以为他粉黄少天呢!”

叶修正关电脑,闻言睨她:“怎么,怀疑你哥的魅力啊?”

他们在训练室里待到很晚,小朋友们都先回去洗漱睡觉了,苏沐橙还有一集大结局没有看完,拖着一直不肯走,莫凡则坐在边上,不声不响地帮她剥着瓜子仁。

“那倒不是,就是觉得可爱,”她漫不经心地吸着奶茶杯里的珍珠,“偷拍还设屏保,好像是在暗恋你。”

叶修手下的动作一顿,只笑了笑:“谁知道呢。”

他把电脑椅推回去,转身往外走,听见手机“叮咚”一响,摸出来一看,QQ上刚好收到了蓝河发过来的一条信息。

那是一张照片,并且,也是一张背影。

这张倒是拍得好看,他在残阳的余晖下往前走,扬着手,脊背挺直,像镀着光,身后的车水马龙不知道被什么糊掉了,沁成了一轮亮晶晶的晕圈。

蓝河配字:真的光明正大拍啦!

叶修一时失笑,好半天之后,才慢吞吞地回道:拍得不错。

 

猫扒拉开窗缝往里钻,麻雀一路扑扇着翅膀跟在他身后,最后在窗台外面停落了下来。

“我都看到啦,”她好奇地问,“他是不是要发现你喜欢他了。”

猫转了个身,蹲坐下来望着麻雀,似乎有点儿走神。

“大概是吧,”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我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他?”麻雀不解地问,“而且新来的那只边牧,和他的关系好像也很不错,昨天晚上在楼下,我还看到他们坐在一起吃饭聊天。”

“那是他以前的朋友。”猫说。

“如果他的朋友里面也有人科动物,或许,他知道得比你想象中的多呢?”

猫不置可否地听着,拿前爪慢慢捧出自己胸前的玻璃球,往里望了两眼。

那个人不在身边的时候,玻璃球里的火苗一直都平稳而寂静地燃烧着,并没有任何跳动的迹象。但那火苗中心,此时正隐隐泛出一点微弱的红。

麻雀眼尖,看到这一点转瞬即逝的变化,顿时张嘴尖叫起来。

“你的魂火已经开始变红了!”她激动得蹦蹦跳跳。

“有吗?”猫端详了几眼,慢条斯理道,“我可看不出来。”

门口传来刷动房卡开锁的声音,似乎是叶修回来了。

麻雀欲言又止,却怕被发现,只好匆匆离开,扑扇着翅膀飞走之前,她又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

但猫已经跳下窗台,几步跑到门边,去迎接回来的人了。

 

猫的魂火在跳。

这种跳动,和之前那种明明灭灭的蹿动并不太相似,反而是匀速而平稳的,有些像人类的心跳。

叶修洗澡出来,猫正在他的被子里缓缓拱动,脑袋只露出一个小巧的毛尖尖,他翻身上床,伸手去摩挲猫胸前那个玻璃球,察觉到指尖有一点濡湿的热。

这个玻璃球似乎越来越奇怪了,莫名其妙燃起来的火,姑且叫它魂火吧,可这魂火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被他触碰以后,就会莫名地跳动?

“小蓝?”他试探着轻轻喊了一声。

猫立刻踩着他的锁骨,凑上来舔他的脸,却又被他一把按住了爪子。

“哎哟,”他晃了晃猫的前肢,“偷咬不够,现在还玩偷亲啊?”

猫百无聊赖地“喵呜”一声,一点儿也没有偷亲被抓的自觉,只望着他,扯了个长长的哈欠。

 

隔天下午,蓝河来敲叶修的门,邀他兑现承诺,一起去喂猫。

叶修那时正开着小号带兴欣抢野图,蓝溪阁、中草堂、烟雨和兴欣四个工会在安龙高地热热闹闹地战成一团,75级Boss龙剑士只剩了半血,不停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吼声,正随着乱飘的仇恨值,追着满地的玩家乱跑。

“门没关,自己进来!”叶修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扬声喊。

蓝河小心翼翼推门进屋,见他这天用的是一个机械师小号,正吊着机械旋翼呼啦啦地飞出人群。

“速度速度,”叶修凝神敲着手下的键盘,暂时没空理他,“烟雨你们的人到底行不行啊?上啊,还怕他们几个魔道学者?兴欣的听我指挥,来来来,先把蓝溪阁那一波灭了!”

蓝河:“……”

他怕打扰叶修,原本一直站在他身后没敢吭声,这时候却莫名生出了点想拔他网线的冲动。

好在叶修没给他情绪发酵的机会,不过几分钟之后,机械师从半空中俯冲而下,钻进人群,兴欣众人跟着他见缝插针,一拥而上,身形巨大的龙形野怪轰然倒地。

叶修双手松开键盘,放松地长吁了一口气,那边似乎有人在和他说话,他笑了笑:“不了,还有点事,我先下了。”

他取下耳机,转身望着蓝河:“现在就去啊?”

“不然待会儿,”蓝河小心翼翼地瞥他,“下一个野图刷新的时候,我们再去……?”

叶修听得一愣,回过神来哈哈大笑:“怎么,以为我被你忽悠走了,你们蓝溪阁就能抢到Boss?”

“试试嘛,”蓝河嘟囔道,“好歹先打通关底Boss,降低副本难度……”

“那我可不能让你得逞。”叶修笑着起身,一把揽住了蓝河的肩膀。

他带着蓝河的步子往外走,察觉到怀里的人微微僵硬了一瞬,但很快放软了下来。

片刻后,他几不可察地勾了勾唇角。

 

酒店后面那条小巷,叶修去得并不多,蓝河却很熟悉。

两个人绕到上回去过的那家宠物超市,买了5kg装的大包猫粮,再折回来的时候,阳光已被层迭的云遮住了大半,空气里的水汽丰沛,正湿漉漉地黏在裸露的手臂上。

天气预报说这几日或许会有暴雨,岭南的长夏,气候多阴晴不定,倘若下起雨来,更是湿得仿佛要将人变成一个巨大的菌类培育皿,从头到脚地长出蘑菇来。

叶修忍不住看了蓝河小臂上的伤口一眼。

但蓝河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只摸索着拨开了一丛茂密的爬山虎,露出墙壁上一个隐蔽的墙洞来。

“就这里?”叶修讶异道。

“对呀。”

蓝河把猫粮沿着墙根慢慢洒下去,有只小小的三花猫从墙洞后面的草丛里偷偷摸摸地探出头来,又钻了回去。不一会儿,巷子里远远近近地传来几声猫叫,云团子们不知道从哪里一个接一个地滚了出来。

白云乌云彩云,挨挨挤挤地,都往墙根边上拱。

“这么多啊,”叶修叹道,“以前怎么没觉得。”

“一开始也没这么多,”蓝河说,“我经常来喂,他们就跟我熟了,呼朋引伴过来的。”

野猫不如家养的猫干净,身上的皮毛大多沾着灰,有只狸花在叶修脚边拱来拱去,叶修弯腰想摸他,却被它不声不响地跑开了。

手下一空,叶修只好挠了挠自己的下巴。

“他们不如小蓝亲人。”他说。

“他们是野猫,”蓝河失笑道,“你的猫又不是。”

“是吗,可小蓝看起来也不像是有主人的。”

“你不是吗?”

“我?”叶修忍俊不禁,“我怎么能算。”

蓝河听得笑了笑,埋头去倒猫粮,没搭腔。

“不过昨天方锐倒是提醒了我,”叶修想了想,又说,“表演赛打完,我们回H市以后,小蓝应该怎么办?”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来,点燃了叼在嘴里,长长叹了一声,似在踌躇。

“啊,”蓝河顿时一怔,抬起头来,“你想怎么办……”

“不知道。”叶修眯眼沉思了一会儿。

“如果它有主,那也不用我操心,或者喊文州他们帮忙联系个收养人?”他吐出一个烟圈,“小蓝挺可爱的,应该不愁找主人吧。”

“这样啊。”

流浪猫们凑到蓝河的腿边,喵呜喵呜地讨着食,他只好重新低下头,慢慢从袋子里往外倒着猫粮。

“他那么喜欢你,”片刻后,他的声音如常传了过来,似乎是漫不经心在发问,“叶神就没有想过把他带回去啊?”

叶修居高临下地盯住他的背影,发觉他的头顶上有两个小小的发旋,轻飘飘地藏在柔软的碎发里。

“不了吧,”他说得云淡风轻,“突然捡到的,也没什么别的理由,就这么带走,恐怕不太好。”

  

—待续—

   

评论(99)
热度(811)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