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猫和猫先生 17

    

※前文见tag,珍惜加班女孩日更的每一天。

※原作向二次设定,十三赛季场合,BUG尽量避免,OOC不排除有,不考据,别考据。

         

>>>

      

晚些时候,天上突然下起了小雨。

两个人急匆匆地跑回酒店,手里的猫粮还剩了小半袋,蓝河便把它放在前台,拜托值班的服务生存放。

“又来喂野猫啦?”小姑娘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封口夹,把猫粮袋扎紧了放回柜台底下,笑眯眯地说,“上次你放在这儿的猫粮还剩了点呢!”

“那个太久了,估计受潮了,”蓝河想了想,“那你拿出来吧,我现在去扔掉。”

“以前不都是一星期喂两次的?”小姑娘弯下腰,去柜子里费劲地翻找他之前上回放在这儿的猫粮,酒店里每天人来人往,半个月之前的东西早被压在了一摞杂物底下,“这两周很忙?”

蓝河听得笑了笑:“……也还好。”

外面下着雨,谁也不想出去吃晚饭。叶修在一旁拨通了陈记的外卖电话,扭头问蓝河:“你要什么?还是鱼皮?”

“对,”蓝河正探头往柜台里望,随口道,“谢谢叶神。”

叶修对那头报了菜名,又笑着捂住话筒,揶揄了身边的人一句:“你怎么这么喜欢吃鱼啊。”

蓝河闻言一愣,神色复杂地瞥了他一眼,嘟囔道:“……就是喜欢呀。”

 

叶修挂断电话的时候,小姑娘正好把那个有点发旧的猫粮口袋翻了出来,抬手递给蓝河。

日常堆放杂物的垃圾桶就在酒店大堂的后门外面,蓝河出去了一趟,再回来的时候,手臂上已经又淋了一层湿漉漉的雨渍,伤口上暗紫色的痂也被雨水泡的有些发白。

两个人坐在大堂沙发上等外卖,他抬手拍着身上凌乱的水珠,听见叶修说:“你的伤口要不要上点药”

“……啊?”他抬头一愣。

“我那里有碘伏。”叶修又说。

“不用了吧……”

“走吧,”不等他推拒,叶修已经起身来拉他的手,“别感染了。”

 

在电梯里,他又给陈记拨了个电话,拜托送餐员把外卖直接送到房间。

梯箱之内信号糟糕,一句话说了好几遍,那边也听不太清楚,抵达三楼的时候,叶修索性按断通话,补了个信息过去。他的手速逆天,单手敲键盘也不觉得有什么不适,甚至都没有留意到,自己的左手一直牢牢圈着蓝河的手腕,并没有放开。

两个人一路无话,蓝河被他拉着,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好几次想提醒他松开,也没能找到机会。直到停在了311门口,叶修探手去摸房卡,才好像突然回过了神。

他有些诧异地望了一眼被自己捏住的蓝河的手腕,慢慢松开先前圈紧的中指和拇指。

“忘了。”

蓝河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赶紧缩回手。

叶修笑了笑,扭头去开门,半晌之后,才听到身边那人的声音很轻地飘进了耳中。

“没事。”

 

因为下了雨,这个盛夏的傍晚变得格外闷热。

猫还没有回来,滴滴答答的雨点正从敞开的窗缝里飘进来,轻飘飘地濡湿了窗帘的一角。

整个房间里都好像是湿的,墙壁角落里受了潮,爬着一层脏兮兮的暗灰色水痕,叶修把空调打开,调到除湿模式,才走回床边去拿柜上的碘伏。

“你坐。”指了指自己的床,他弯腰从抽屉里摸出前天用剩下的棉签,“小蓝那天腿上受伤,也是涂的这个。”

抬起头时,见蓝河正窘迫地站在床边,叶修顿时有些失笑:“坐啊?”

他伸手去按蓝河的肩膀,蓝河那时也不知在想什么,愣愣地顺着他的力道坐了。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叶修已经拿棉签沾了碘伏,正要往他手臂上涂。

“我自己来吧,叶神,”他下意识一缩手,忙道,“上药而已。”

叶修挑眉望着他,倒也没有表达什么异义,径直把药瓶和棉签一同给他递了过去。

蓝河手忙脚乱地往自己手上抹药,浅褐色的药水加粗了伤口的边缘,看上去像一条滑稽的疤痕。

 

外面的雨渐渐下得大了,叶修倚在窗边看着蓝河上药,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叼住,却没有点燃。

半晌后,他又扭头去望着窗外密集的雨帘,似是自言自语:“外面下雨,小蓝也不知道去哪里玩了,这时候还不回来。”

原本正埋头抹药的蓝河听见这话,却突然愣了一下。

他有些欲言又止,好半天还是没忍住,便问:“你不关窗户?都打湿了。”

叶修顿时被他逗笑了:“我关了小蓝怎么回来?”

“可是下雨呀。”

“下雨更不能关了,不然他回来又进不来,不是要在外面淋着?”

“……他是人科猫,很聪明的,应该不会淋雨。”

“哪能是这个意思,除非我不养它了,不然总要它留门吧。”

“……哦。”听见这一句,蓝河立刻瓮声瓮气地应了一声。

叶修此时背对着他,并未回头,他便难得大胆,仔仔细细去打量眼前的人。雨中天色晦暗,将那道身形勾勒成一个灰扑扑的剪影,显得沉郁又压抑,但在他的身体内部,似乎有种更加明媚的,炫目的光彩,正在缓慢撬动那个坚硬的,青灰色的壳,像要破土而出。

那是这个人自带的光。

他站在哪里都是会发亮的。

蓝河猛然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捂住了指缝间快要漏出来的,那点火苗似的微热。

“虽然是这么说,那也总要不养的呀,”许久之后,他才小声道,“等你回去了,还不是就不养了……”

叶修听得失笑,仍没有转身。

但那根烟终于被他点了起来,烟气喷在潮湿的玻璃窗上,慢慢沁开,散成暧昧的形状,散成迷幻的绮梦。

“那又不是一个意思。”他含着笑说。

 

陈记的外卖送过来之后,蓝河抢先付了钱,说是俱乐部有新的工作安排找他,电梯也等不及,匆匆地从楼道里跑了上去。

叶修看着他的背影,只轻轻吹了个口哨。

他拎着外卖盒转身回房,径直走到窗边,把窗帘拉开一些,又将地毯掀起一个角,以防被溅入的雨水打湿。布置完这一切,才最后回到桌边,一边拆着手下的外卖盒,一边打开电脑登录了荣耀。

这一次,君莫笑是在神之领域上线的。

时值夏休期,很多职业选手都挂着小号在网游里摸鱼,叶修翻看了一下好友列表,发现上个赛季刚退役的韩文清和张佳乐都在线,对面蓝雨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也在,就连他们属于他们兴欣战队的队员们的小号,也有好几个亮着头像,唐柔、莫凡、乔一帆和安文逸万年不变地泡在竞技场里,包荣兴则正开着自己偷偷玩的一个气功师账号满大陆撒丫子欢跑,鼠标一溜儿滑下去,热闹得很。

不过系统显示,蓝河的账号上次登录还是三天前,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叫“思无邪”的流氓ID也亮着。

哟。叶修忍不住挑了挑眉。

思无邪是林敬言现在使用的角色,就挂靠在兴欣公会名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上线,时常是为了陪方锐。退役三四年,他和所有从这个行业里走出去的前辈们差不多,早已只把游戏当做爱好和消遣,而不再是工作与生活。

将君莫笑停回公会领地,叶修慢慢吃着碗里的肠粉,边点开和思无邪的私聊框。

君莫笑:老林啊?是不是本人?

君莫笑:是的话赶紧吱一声,我有点事要问你。

林敬言那头不知道在忙什么,许久之后才看到这一条留言,慢吞吞地回复过来:什么?

 

空调的制冷模式开到十六度,正鼓鼓地吹着怡人的凉风。

方锐趴在床上,抱着林敬言的手机掰来掰去,手边还抱着一个不知什么时候从小冰箱里偷出来的炼乳冰淇淋,正兴致勃勃地啃着。

“小锐,”林敬言无奈道,“晚上别吃冰的。”

“可我都快吃完了呀,”方锐头也不抬,“你玩你的,不要管我。”

电脑屏幕那边,叶修的手速飞快,将他的私聊栏震得不断闪动。

君莫笑:就是随便问问。

君莫笑:人科动物,这个名字是从哪来的,所谓的“人科”是什么意思?

君莫笑:他们到底是人还是动物?

思无邪:你觉得呢?

君莫笑:…………

君莫笑:你无不无聊,如果知道我还问你啊?

身后传来一声低低的惊呼,林敬言下意识回头。

果不其然,方锐又把化掉了的冰淇淋奶油不小心滴到了被子上,正手忙脚乱地抽了一张纸巾擦着,一边偷偷摸摸抬眼瞥他。

“我、我……哎呀……”方锐支支吾吾了半天,没想出什么讨饶的话来,索性一指电脑屏幕,想转移他的注意力,“说了你玩你的啊,有人在私聊找你呢!”

林敬言被他这小孩子脾气惹得又好气又好笑,索性把键盘一推:“给客房服务打个电话吧,喊那边过来换被子。”

“现在?”方锐嘟囔道,“不了吧,就这么一点,而且都被我擦掉了。”

“为什么不听话,”林敬言叹道,“晚上吃冰淇淋,还在床上吃,胃病又犯怎么办?”

“可是我饿了啊!”

“……到底是饿还是馋?”

“都、都有点……”

他说得可怜兮兮,林敬言顿时就心软了。

“算了。”他忍俊不禁,“待会带你去吃宵夜。”

再转身敲击键盘的时候,他的动作再不复一贯的温吞,十指疾速翩飞起来,落下密雨一般的骤响。

 

思无邪:叶神想问什么?

思无邪:我还有三分钟。

君莫笑:……三分钟?

君莫笑:哎哟,这是要去干嘛?

思无邪:带小锐出门吃宵夜。

君莫笑:…………

君莫笑:我觉得方锐最近有点欠操练。

思无邪:……叶神,我保证知无不言。

君莫笑:看来你真的知道?

思无邪:知道。

思无邪:简单点说,人科动物,是哺乳动物和禽类的亚种。

君莫笑:所以?

思无邪:所以你认识的任何哺乳动物和禽类,都可能会存在人科个体,猫、狗、鸟、鲸鱼、海豚、大象甚至老鼠……只要你能想到。

君莫笑:这么玄乎?

君莫笑:老林你很熟练啊?

君莫笑:如果不是我知道你现在在干嘛,估计会以为你转行去搞生物科学了。

思无邪:生物科学也研究不到这个领域。

思无邪:这个种群,不是现有的科学水平能够解释的。

君莫笑:那你怎么知道的?

君莫笑:算了,这个也不重要。

君莫笑:我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

思无邪:我知道你要问什么。

 

几乎是同时,两行小字弹入了私聊框那张有些晃眼的红色背景里。

说完这一句,思无邪很快就下线了。

林敬言唯一回复过来的那个白字,刚好落在他视野的正中间,叶修怕看错,牢牢地盯了半晌,又用视线将那一笔一划都勾勒个遍。

他撑直双手,猛地靠回椅背上,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片刻后,又抬手捂住眼睛,缓缓勾起唇角。

露出一个有些促狭的笑容来。

 

君莫笑:人科动物,到底能不能变成人?

思无邪:能。

  

—待续—

   

评论(75)
热度(823)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