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高调罗曼史(2017许博远生贺)

  

※转眼就第四年了,祝我们亲亲小蓝生日快乐。

※生日礼物就送你老叶的爱吧,要和他好好过日子啊宝贝。

※姊妹篇:《知名叶吹

  

>>>

    

00、

 

叶修好像谈恋爱了。

 

01、

 

周三的上午,这个消息在荣耀论坛上一石激起千层浪。

吃午饭的时候,就连笔言飞都抱着手机一脸八卦地凑过来:“哎哎哎,老蓝,你吃不吃这个瓜啊?”

帖子发在论坛向来最热闹的灌水板块,发帖人还特意搞来格式代码,敲了个触目惊心的鲜红UC体出来——

“震惊!前荣耀第一人情归何处!叶神隐藏多年的地下恋情疑似曝光!”

蓝河探头过去望了一眼,差点喷了:“这也太浮夸了吧!”

“这不是重点,”笔言飞献宝似的把页面往下翻,“你来看你来看!”

 

事情起源于三天以前,这位退役多年却仍在荣耀世界里翻风弄雨的前职业大神,竟然被人目击到,独自现身H市的某家高档珠宝店。

目击者是店里当天值班的柜姐,这位叶修的多年老粉,在看到偶像的当下直接激动到了难以自持的地步,合影签名这些程序晕乎乎地跑完,一直等到叶修结账离店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

叶神这是干嘛来了?

并且,电脑上的售出记录里清清楚楚,显示他买的居然还是两只对戒,镶钻的那种。

镶钻的啊!发帖人就差没声嘶力竭地咆哮了:你们想想啊,镶钻的戒指,还是一对!!!叶神买去干嘛?如果不是送人,难道挂着玩吗?!

灌水区常年充斥着家长里短的闲聊和八卦,职业选手们的近况、发展,甚至某一部分私生活,都是最被粉丝们津津乐道的谈资。

而叶修作为其中最血雨腥风的那一位,虽然在提供话题度的方面表现一直亮眼,但年过而立,感情生活倒是空白得有点过分。

帖子里一群围观路人纷纷兴致勃勃地摸起了下巴。

这就很值得商榷了啊。

 

原本,叶修身边是从不缺莺红柳绿的。

吃瓜群众最爱看的战队内部消化,兴欣从建队那天起,就备足了先决条件。苏沐橙、唐柔、甚至兴欣的老板娘陈果,就算没有置身在宅男当道的游戏行业里,放出去也都是高挑惹眼的美女。

然而陈老板前年嫁了老魏,苏女神去年嫁了莫凡,唐女神至今还挥着自己的战矛一心一意在联盟里打天下,叶神呢?老神在在地打万花丛中过,一点儿发展的意思也没有,惹得一群隐藏的后宫文爱好者们怒其不争,纷纷下场为他操碎了心。

发帖人首先痛心疾首:叶神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难度很高吗?!荣耀第一人,那么牛逼的,一个都拿不下吗?!

回帖里马上有人说,叶神这不是一颗红心向荣耀女神吗,技能点没点到这回事上,也没办法对吧?

更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你们难道不知道叶神叫唐女神叫什么吗?叫“小唐”!“小唐”啊大兄弟们!!!这像什么热血起点文的大男主??明明是隔壁修仙文的跑错片场了好吧!!

下面的回帖跟着哈哈笑成一片,好不容易才把话题兜兜转转又饶了回去:

所以,叶神……这到底是被谁拿下了……?

 

帖子发布出来不过短短两个多小时,其实并没有得到什么具体进展。

不过叶修作为联盟初代大神,粉丝体量之大,已经足够让这个有些老套的议题直接空降热搜榜了。

“想不到啊想不到,”笔言飞不断刷新着最新回复,啧声连连,“叶神竟然是这样的叶神,神不知鬼不觉都发展到这一步了。”

蓝河在边上埋头戳碗,闻言瓮声瓮气地赞同:“就是!”

“我也没想到,原来叶神是这样的叶神!”

 

02、

 

苏沐橙在QQ上丢过来一个链接,配文:“信息量很大嘛,戒指真送了?”

叶修点进去的时候,事态早已发酵,洋洋洒洒几千楼,全在八卦他的恋爱史。

哟。

他忍不住挑了挑眉,边顺手回答老友:寄过去了。

 

帖子里此时正热热闹闹地扒成一团,不管是纯属吃瓜的,还是手里有料的,纷纷顺着蛛丝马迹钻研了起来,差点引发一场热热闹闹的全民狗仔行动。

很快,就有人憋不住站出来放料了,同时引出了一件旧事。

“你们还记得去年,咱们中国队拿世邀赛冠军那时候吗?”

 

世邀赛隔年夏天举办一次,今年是休赛年,去年那一场,折桂的正是中国队。

领队虽然不上赛场,但也是注册在案的国家队队员,于是联盟总部颁发的冠军戒指,自然也是有叶修一枚的。不过奇就奇在,在当年夏天的某一场后续采访里,国家队全员到齐,把象征荣誉的奖杯和戒指拿来一起摆拍的时候,那本该齐整的十四枚戒指里,却明明白白地少了一枚。

这件事其实算不得新闻,访谈之后就曾有人提起过,只是没有发散开去,如今陡然被人这么翻上来,回复里顿时一片“哇哦”。

但也有不明真相的路人小心翼翼冒泡:等等,你们怎么能确定,少了的那枚戒指就是叶神的啊?

“一定是叶神的。”爆料者又神秘兮兮地发言,“因为当初在苏黎世给国家队送机的时候,有人看到叶神在机场的免税店里买了一根铂金链子,把自己的冠军戒指穿起来了。”

这就是个之前从没有被透露出来过的新线索了。

这层楼的后面,很快就整整齐齐跟了一排:“我靠!”“真的吗!?”“还有这回事!!”

“所以,”爆料人最后一言以蔽之——

“叶神的那枚冠军戒指,到底到哪儿去了?自己收藏了,还是送人了?”

 

03、

 

这个劲爆消息仿佛抛砖引玉,从这层楼开始,越来越多的细心路人开始醍醐灌顶,出来现身说法了。

比如有人说,三年前的某月某日,自己曾于H市某家大型商场的电玩城偶遇叶神在抓娃娃。虽然大神当时没人作陪,但自己过去套近乎的时候,他说是他是陪朋友过来逛街的。卧槽,抓娃娃啊,这么娘的事,是叶神会做的吗?该群众痛心疾首表示自己当日可能是脑子进水,竟然相信了这个说法,叶神不像是抓娃娃的人,叶神的那群朋友,也就是各位联盟大神们,难道就像了吗?怎么就没想过叶神可能是陪对象出来浪的呢?

还有人说,不巧,自己是个就职于H市的小小快递员,两年前的某月某日曾给上林苑的某户人家送了个包裹,包裹上的收件人明明不是叶神的名字,但前来开门的人却是叶神没错。该群众也痛心疾首地表示,当时还以为叶神是在朋友家里做客,回头一想才记起来,叶神那天明明穿的居家服,地址又是在上林苑,很大程度上那就是他自己的住处啊!那么问题来了,那个住在叶神家里的收件人……?!

围观群众又是一震:卧槽,竟然都同居了?!

 

紧接着有人出来整合了一下已知条件,得出结论:

咱们联盟里向来以光杆一条著称的大神,似乎早就有对象了。

三年前两个人还在结伴同游,两年前就已经进入了同居状态,一年前,叶神私藏的那个冠军戒指去了哪儿暂且不论,总之到了今年,牛逼牛逼,直接上钻戒了。

 

叶修坐在电脑前翻动回帖,看着底下一片呜呜呃呃啊啊嘤嘤的鬼哭狼嚎,连连咋舌。

群众的目光很雪亮嘛,还真把他的恋爱史捋出线来了。

至于那个冠军戒指……

他忍不住摇头失笑——

还能在哪,不就挂在某个人脖子上么。

 

04、

 

事件一直发酵到了这天下午,热热闹闹的灌水版里,突然又冒出了一个新帖子。

该贴的发帖人大概是个正义路人,怒斥吃瓜群众们这种细扒叶神的私生活的行为,其实是极其不人道的!一点也没有考虑过叶神本人的情绪!

跟帖的回复纷纷表示楼主你也管太宽,叶神如果有了恋爱对象,大家都是祝福的好吗,不要总是以恶意来揣测别人的善意。

楼主说: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吗,如果叶神真的谈了恋爱,怎么可能这么多年一直藏着掖着?!退一步说,就算他谈了对象,还要你们在这里猜来猜去,那也说明他不愿意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啊!

群众们则又表示,这里本来这就是充斥着娱乐和八卦的灌水区,你这么较真那就太没劲了,况且谈个恋爱而已,扒一扒对叶神也没什么影响嘛。

但底下马上就有女友粉出来现身说法,说拒绝拒绝,不要当我叶没有女友粉好吗,如果我叶真的有了对象那我们绝对含泪祝福,可现在人家自己没承认呢,ballball你们不要往本女友粉心上捅刀子了!

一来二去话题就开始跑偏,毕竟这个血雨腥风的男人从来不缺话题度,一时间,叶修的女友粉,亲妈粉,吃瓜路,甚至还有披皮黑,都暗搓搓地冒出头,直接开启了一场多方混战。

任凭楼主在那声嘶力竭呼吁着打住打住,也自动被无视了。

一天盖起两座高楼,闲来无事围观的苏沐橙看得哈哈大笑,第一时间把这个帖子的地址又贴给了叶修。

 

沐雨橙风:你看看这个【链接】 /可爱

君莫笑:……

君莫笑:我怎么觉得,这个语气有点眼熟。

沐雨橙风:哈哈,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君莫笑:不过,他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君莫笑:我到底什么时候不愿意把这件事告诉别人了???

 

05、

 

蓝河收到了一个包裹。

寄件人贴心地买了高额保价,必须由他本人签字领取。

公会部所在的楼层很高,上班时间,下楼等电梯都要磨个四五分钟,快递小哥在前台急得夺命连环CALL,他只好放下手里的事匆匆下楼。

 

荣耀最近憋着圣诞节的大招,一段时间没开新活动,连野图Boss的刷新频率也似乎低了那么一点。公会部众人难得做了几天咸鱼,对于八卦爱好者笔言飞来说,没什么比刷论坛更有乐趣的事了。

下午新开的那栋澄清楼里,充斥着各种反装忠,忠装反,真情实感的表白,欲言又止的试探,粉黑大战仍在热热闹闹的进行着。

笔言飞看得笑疯,一脚蹬着电脑椅转了个身,回头想和蓝河分享,才发现蓝河已经下楼领包裹去了。

两个人的办公桌相邻,他没趣地想回到自己那边去,却没留神擦动了蓝河的鼠标,已经暗下去很久的电脑待机桌面马上就亮了起来。

显示屏上,开的也正是荣耀论坛的页面。

 

笔言飞看得一愣,心道,原来老蓝也很八卦嘛!

他凑过去偷瞄蓝河的屏幕,但很快,又是一愣。

自己这位老同事使用的发帖ID……

怎么看上去……有点眼熟呢?

 

06、

 

蓝河领到包裹,上书:生日快乐。

提早一天寄到,刚刚好,那性子急躁的快递小哥还难得送了他一句祝福,八卦地问:“谁寄的的啊?”

蓝河心想,今天怎么全世界都这么八卦,还是没忍住一个劲儿爬上嘴角的笑意,乐悠悠道:“还能有谁,我对象呗。”

他在电梯里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盒,里面果不其然装着一个绒布戒指盒。

一枚小小的戒指躺在里面,镶了细钻那种。

低调奢华不平凡。

那人眼光倒是难得到位了一次。

 

因为上午那场八卦,这枚戒指来得并不令他意外,老实说,少了点突如其来的惊喜。

但眼下真的握到了自己手里,那点忐忑和心动,却又藏都藏不住了。

明明身处寒冬腊月,可迎面扑来的好像是三春软绵绵的杨柳风,四月的鲜花,都在眼前砰砰地炸开了花骨朵。

蓝河偷偷摸摸地想:啧,怎么能这么喜欢他啊。

 

他脚下踩着云,一路飘回办公室,笔言飞正坐在他的电脑桌前,盯着他的屏幕看。

想起自己下楼之前在做的事,蓝河一下子就醒了神,顿时慌得跳脚。

“哎,二笔你干嘛呢!”他急吼吼地扑过去抢鼠标。

“老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笔言飞笑到拍桌,“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蓝!”

蓝河又羞又窘,凶巴巴地搡他:“你赶紧给我忘了你刚刚看到的东西。”

可这个动作幅度有点大,一个不留神,他手里的戒指盒就掉到了地上,里面的钻戒像个小钢镚儿,叮叮当当地跳了出来。

笔言飞原本还在笑,下意识一瞥地上的戒指,顿时噤了声。

笔言飞:…………………

蓝河:……………………

这下该笑的笑不出来了,忙着目瞪口呆。

该气的当然也气不出来了,托辞还没想好呢,到底是招还是不招啊?

 

07、

 

“我有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男朋友,真的。”

蓝河望着自己多年的老同事,拿出了毕生最大的诚恳。

笔言飞不为所动:“你变了,你不是我的小甜心了,谈恋爱这么大的事你竟然都瞒着我!几年了?哪儿的人?发展到哪一步了?赶紧招赶紧招,我再考虑要不要原谅你!”

蓝河支支吾吾,结结巴巴。

“还有,”笔言飞又跟他算账,“你竟然还偷偷摸摸开小号帮叶神澄清?节奏带得挺溜的嘛,知道内情也不知道给我分享八卦,不过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的……呃……”

说到这里他打了个结,下意识瞥了一眼蓝河桌上的戒指盒。

那个来自H市的快递,让他突然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蓝河正襟危坐。

笔言飞一脸如遭雷劈。

“我有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男朋友,”蓝河把自己的开场白重复了一遍,循循善诱,表情极尽暗示,“你懂的吧……对,就是你想的那个……”

笔言飞:“……完球,我的世界观完全崩塌了。”

 

08、

 

到了这天晚上,蓝河忸怩地给叶修打电话,哭诉。

他平常也不是这个画风的,但是你知道吧,谈恋爱这个事儿,不能靠套路,特别是和叶修谈恋爱,不出点奇招,日子要没法过了。

“我圆不下去了,”接通之后,他生无可恋道,“这事儿太难为我了。”

“圆什么?”叶修一愣。

“圆我们俩的事啊!”

“我们俩的事有什么好圆的?”叶修在那头莫名其妙,“你还想变卦啊?”

蓝河一听就急了:“我不是我没有!”

“那你要圆什么?”叶修不怎么正经地埋怨他,“我们俩什么事你心里没数?”

蓝河一想,好像也是,那点旖旎的风花雪月从脑海里偷偷摸摸冒了尖儿,耳根也顿时就烧起来了。

“那不是……”他小声嗫嚅,“那不是你一直跟我在人前发乎情止乎礼的吗!”

“……我怎么不知道我跟你止乎礼过了?”

“你怎么不承认呢!”蓝河跳脚,“就上次,你带队来蓝雨的时候,我不是给你们兴欣做接待吗?你就假装跟我不熟,还特别客气地握手!”

叶修顿觉无语:“不是你跟我说少在黄少天面前现,怕你偶像误会你通敌吗?”

蓝河一愣,想起好像是有么一回事。

有一回蓝雨打进了总决赛,兴欣只拿了第六名,放假自然早一些,叶修拎着个小行李包就飞来了G市,三个多月没见呢,你说想不想,在蓝雨俱乐部门口就把蓝河逮了,差点没被加餐回来的黄少天撞见现场。

后来蓝河义正言辞地跟他声明,俱乐部门口,不可以,偶像面前,不可以。情难自禁,不怪你,我也会的,但是立场必须严明,党性必须稳,我要一颗红心向黄少呢!

叶修觉得他有毛病,迁怒黄少天,把人怼在竞技场里狠揍了好几顿。

但一扭头,还是顾及着恋人那点面子,统统照做了。

 

那这就……蓝河听得有点感动,又有点委屈,期期艾艾地想,这就,勉强算是我的锅吧。

“可是还有上次,我去接你的机,”他又低头掰手指,“你说要把你的冠军戒指给我,我,我激动了好久的,结果你就把我怼到没人的角落里,往我口袋里一塞,就跑掉了,还发短信让我一定藏住。我以为你不愿意被人发现我们认识呢……”

“………………”

叶修哭笑不得:“那是因为联盟规定世界冠军的戒指必须本人保管,被发现送人了是要罚钱的!”

蓝河管他们家的账,一听罚钱就有点崩溃:“那你给我干嘛啊!”

叶修:“第一年得亚军之后,我不是答应了给你补个定情信物吗?!”

蓝河:“……”

好吧,他又想起来了。

 

那还是第一届世邀赛开赛之前的事,那会儿,他们俩还正黏糊暧昧着。

叶修要领队去欧洲,蓝河申请随行名额没申请到,两个人苦哈哈地要小别呢,临行之前叶修跟蓝河交待,说:有个事儿,我想了好久,还是有点不敢说啊。

蓝河奇道:你还有不敢说的事?

叶修特苦恼地皱着眉头:是啊,这辈子都没这么没胆过,得拿个世界冠军回来撑撑气场。

蓝河八成能猜到他想说什么,有点羞赧又有点期待,笑眯眯地朝他挥手道:去呗冠军,等你凯旋。

结果这一年,中国队的运气实在不太好,第一轮就遇到强敌韩国队,后来磕磕盼盼好不容易闯进了总决赛,却被向来名不见经传的英国队斩落马下。

世邀赛强手如云,联盟也没给他们什么必须要夺冠的压力,于是拿了第二名照样是衣锦还乡,叶修当然也没可能真因为这点不如意,耽误了和蓝河表白这回事。

确认关系之后两个人拥在墙角亲得气喘吁吁,蓝河还有空跟他拿乔,讲:你说话不算话呀,说好了拿冠军回来撑气场的呢。

叶修笑眯眯地望着他,又亲他的眼睛,说:那就先欠着吧。

 

他想起那时候的事,不知道哪里吹来一阵呼啦啦的风,把往事从回忆里吹出来,像纷飞的纸蝴蝶,白得耀眼。

“那个既然挂在你脖子上了,那就挂着吧,万一真被发现了,罚钱就罚,这点老婆本哥还是有的,”叶修老神在在地说,“不过我寄过去的东西,你收到了没啊?这个正式点,就套手上吧。”

他的情话说得太坦荡,蓝河只好抱着手机支支吾吾了。

“你、你真不介意啊……”他小心翼翼道。

“真不介意,”叶修叫冤,“你一天到晚在脑子里给我加什么戏?”

“……靠!”蓝河顿时愤愤,“那我不是白憋这么久了啊!”

 

09、

 

蓝河真的好生气:要早知道你不介意,我就对着大地对着天空对着云对着风对着鲜花彩虹宣布你是我男朋友了!妈的,亏死了。

叶修在那边哎哟哎哟,我怎么不知道你姓慕容?慕容博远?

蓝河哈哈大笑,问: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啊?

叶修:沐橙喜欢玩这个梗啊,她这种退役之后天天闲着享受生活的人妻,不就爱看这种古早偶像剧吗?

片刻后他回过神来,语气里带了点促狭:那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个梗的?还用得这么熟练?

蓝河一愣,心下顿觉不好,自己准定被坑了。

果不其然,叶修那道沉得发哑的老烟嗓马上又响在了耳畔:“你也和人家莫太太一样,是享受生活的人妻吗?”

“这位叶太太?”

 

他要存了心撩人,真的能把人撩得魂飞魄散。

蓝河只好捂住脸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叶先生,都归你说了算吧。”

 

10、

 

隔天就是蓝河的生日了。

平平无奇的工作日,该上班还是要上班,该训练还是要训练,兴欣今年又入选了三个全明星,叶修实在没请成假,只好先把生日礼物送过来。

他原本也不是什么讲浪漫的人,可大约生来有点天赋,又被老天眷顾,连送个戒指都能引发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大讨论,让蓝河这个当事人,一整天心里都像揣了只鹿。

原本那点不能一起庆生的遗憾,自然也都被这样的热闹簇拥着散去了。

 

除此之外,在此事上遭受最大打击的,莫过于突然知情的笔言飞了。

症状大约是一整天魂游天外,看蓝河的眼神都十分不对。

那点小心,那点忐忑,那点巴结,跟看国母似的。

蓝河哭笑不得,矫情地犹犹豫豫了半天,又心想,反正柜门都在自家人面前破了,这机会总不能浪费,索性还是准备把叶修寄过来的戒指戴上。

但他出师不利,小小的一个圆环卡在中指的第二根骨节上,怎么塞也塞不进去了。想尽了各种办法,又是套塑料袋又是抹油,都以失败告终。

最后只得打电话给叶修抱怨,说:“你怎么连我的戒号都记不住了!”

叶修在那边一阵无语:“你傻吗?!换无名指戴啊!”

蓝河一阵懵逼:“……哦,哦!”

他手忙脚乱地拔下戒指往无名指上套,这下刚刚好,妥帖地套进去,一个亮闪闪的小环。

“戴上没?”

“戴、戴上了。”

“好嘞,”叶修带着笑意的声音隔着电波传过来,“那就礼成了。”

 

11、

 

叶修大神实干派,生日礼物送了他一桩婚事。

蓝河心里那个美滋滋。

他想着,不为人知那就不为人知吧,毕竟这么好的男朋友呢,偷偷摸摸藏着掖着,也不亏的嘛。

结果万万没料到,戒指只是道开胃前菜,这天晚上,叶修竟然又玩了个大的。

 

因为是寿星,同事们纷纷体贴地没有排他的班。

蓝河回家的时候还很早,吃了饭就抱着手机刷论坛,偷偷摸摸围观叶修的情史曝光后续。

才看了没几条,笔言飞的QQ弹窗就疯一般地抖了过来,震得他的掌心一阵发麻。

“老蓝,老蓝,你赶紧上微博看看,你那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男朋友……”

隔着屏幕,蓝河都能感受到他的震惊和奄奄一息,莫名其妙地打开微博,消息栏早已经是红彤彤一片。

 

@兴欣-君莫笑: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 @蓝溪阁-蓝桥春雪  他今天过生日,让我们一起来祝福他 /鼓掌

配图是一对戒指,正好是上周他特意去买的那一对。

其中一枚,现在正带在蓝河的无名指上。

蓝河:“………………卧槽!”

 

整个荣耀圈的吃瓜群众们几乎都疯狂了,昨天才开始讨论的八卦,今天就得到了正主的回应,这是什么?这他妈是爱情啊!!!

消息提示仍在成千上万往上冒,叮咚叮咚的音效响如密雨。

转发,评论,好友,甚至私信栏,全面沦陷。蓝河的手机直接被卡到死机,重启了几遍都启不出来。

他手抖得厉害,拖鞋都没来得及穿,光着脚就匆匆忙忙跑去开电脑,登录网页微博的时候,已经是十几分钟以后了。

在此期间,叶修竟然又发了一条微博。

 

@兴欣-君莫笑:@蓝溪阁-蓝桥春雪 你不是说要对着大地对着天空对着云对着风对着鲜花彩虹宣布我是你男朋友吗?怎么样,现在这个方法满不满意?刺不刺激? /叼烟

底下的围观群众纷纷表示,一口瓜还没吃完又来了新瓜,我能怎么办呢,我只好立地死亡捧心上天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太刺激了叶神霸总本总!

蓝河:……………………………………………………

 

蓝河简直要疯了。

他按下转发键,爆尽此生最高的手速。

 

12、

 

@蓝溪阁-蓝桥春雪:……你就不能把这事憋着,留给我自己显摆吗?!

   

—完—

   

评论(142)
热度(2570)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