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一场无疾而终的双排

  

※灵感来自:声控大作战 第三期

※梗属于两位声优老师,设定属于农药,人物属于虫爹,没玩过,有BUG,当个乐子随便看看

※这篇的创作过程是个双人副本,有另外一位玩家嫌我推本进度太慢,大半夜跑过来给我刷了个buff,你们可以猜猜是谁。

  

>>>

  

 

叶修开直播打游戏,才虐了半小时菜,看见弹幕上有人说:叶神,拉你家那口子来双排嘛。

他把这条弹幕大声地朗读了出来,装模作样,意有所指。

蓝河刚煲完汤,从厨房出来的时候还抹着条围裙:“双排?”

蓝河:“可我不会玩呀。”

叶修:“没关系,我教你啊。”

 

“那我要选个好看的。”蓝河摸出手机下载游戏,边说。

这是一款近年来大热的竞技手游,叶修闲得没事的时候就会玩玩,反正天赋在这儿,随随便便也能玩得很牛逼,后来玩顺了,就开了个模拟器在电脑上搞直播,顺便挣点外快补贴家用。

几十个英雄一溜滑下去,蓝河挑来挑来,首先看上的是妲己。

“就这个吧。”他一脸正气道。

毕竟是只小狐狸,前凸后翘,屁股扭得飞起,还喊着主人主人,好看!

“妲己?”但叶修瞥了一眼,表情就很不满意,“这个不行,这个没位移。”

这句话的潜台词大约是,后排被切的时候就会很被动。蓝河想,自己一个新人,还是选个保守点的吧。

他又看上了王昭君,法师,可以在后面猫着打,很稳。

“你的审美怎么这么直男,”叶修皱眉道,“这个也不合适,太吃大招,二技能放了之后就是活靶子,新人不好上手。”

“哦,”蓝河觉得没意思了,就想随便玩玩,“那你帮我选呗。”

他话才落音,手下再一翻,又翻到李白,立刻就被折服了。

“这个这个,那我要选这个!这个帅!”

但叶修沉思了一会儿:“这个也不行。”

“又有什么问题?”

“没什么问题,李白没有弱点。”

“那为什么我不能选?”

“因为太帅了,小心别人看上你。”

蓝河:“………”

“那也没关系,”蓝河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耳朵根根有点红,“反正我只看得上你。”

 

弹幕里哈哈大笑,一波人在说哎哟哎哟叶神很小气嘛,蓝团很甜嘛,另一波人在说对的对的,我们李白哥哥唯一的弱点就是帅好吗!

“那我到底选什么啊。”蓝河把手机往他面前一伸。

“这个吧,”叶修在屏幕上一点,“伤害高,一个暴击半管血,也好上手。”

蓝河顺着他指的地方,逐字念名字:“百……里……玄……策……”

行吧,他把这个红头发大耳朵的英雄翻来覆去转了几圈,反正也挺帅的。

 

叶修的大号早上了王者,于是开了个小号,特意来带家里这口子。

ID还叫“无敌最俊朗”。

“我先教你基本操作啊。”他说。

蓝河收到房间邀请,载入一看,叶修玩的英雄叫百里守约。

他不熟人设:“怎么一个姓?”

叶修面不改色:两兄弟呗。

角色读条载入峡谷,红蓝双方站在各自的泉水里等小兵。

蓝河新司机上路,握着鼠标有点懵:“这,这要怎么玩……”

叶修轻飘飘笑了一声:“别慌,哥带你去峡谷里浪,啊。”

最后那个语气词软得拐了几个弯儿,惹得弹幕上又是一阵腿软,呜呜哇哇地喊着叶神求嫁。

“严肃点,”叶修说,“当着家属的面呢。”

蓝河不明所以,往他屏幕上瞥了一眼,顿时不服气了,平时喊着嫁嫁嫁也就算了,这时候还喊,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就是啊,当着我的面呢!”

这直播是叶修的单人视角,观众只能看到他这边的画面,但蓝河抱着手机玩的,此时就歪在他旁边的电脑椅上盘腿坐着,说话声音刚好能透过麦克风晃悠悠地传了出去。

弹幕上又是一阵发飘,高喊着蓝团饶命我们不敢了不敢了。

蓝河:“嗯哼。”

叶修逗他:“他们求嫁也没用,这主要还是看我的意愿。”

蓝河眼睛一瞪:“你还想有别的意愿啊?!”

叶修:“有没有要看你的表现。”

蓝河不是很信任地望着他:“我什么表现?”

叶修:“叫声哥来听听呗?”

蓝河:“……”

他这点嘴上占便宜的恶趣味经年不改,蓝河就很无语。

小兵刚好刷新了出来,他赶紧握着屏幕去转位移球,跟着兵线往前推,满不在乎道:“我才不叫呢!”

话音才落,屏幕上的百里玄策就操着一口脆生生的小萌音喊道:我有哥哥,你没有!这就是任性的理由!

蓝河:“…………”

这英雄台词怎么这么gay里gay气啊!

叶修对此毫不意外,淡定地挑了挑眉梢:“嗯,你有,就是我嘛。”

 

弹幕上此时已经要笑疯了。

有人问:“叶神你是不是故意的啊,自己玩守约,就忽悠蓝团玩玄策。”

叶修大惊:“我故意得很明显吗?”

弹幕:“不明显不明显,就是有点司马昭之心而已!”

蓝河:“……”

蓝河不搭理他,领着小兵哼哧哼哧往前推。两个人都走中路,很快就撞了个正着。叶修贴墙隐身,让小兵先上,蓝河就停在塔下,一动不动,站着发愣。

“操作还用我教啊?”叶修以为他真不会玩,“这么多年荣耀白玩儿了?”

“不是啊,”蓝河问,“我这边两个加号,加哪个?”

他技能都是黑的,按也按不出去。

叶修说:“随便你,哪个大就按哪个吧。”

他们站在塔下不动弹,两边小兵卯着劲儿对干,英雄台词就刷新了。

百里玄策不高不兴地说:啊?!谁偷吃了哥哥给我的晚餐!剩下的全是草!

百里守约一甩手里的枪:玄策,长身体的年纪,不要挑食。

蓝河:??????

蓝河觉得不对劲了。

这俩英雄不是兄弟么,对话怎么也这么gay里gay气啊?

 

他猫了半天,怂得不敢上,好不容易才看到技能一个个都亮起来,就摩拳擦掌,等着教叶修做人。

“哈哈,受死吧!”蓝河大笑。

抬手就用了个最大的招,屏幕上,百里玄策直接把自己扔到了无敌最俊朗面前去了。

技能效果是使自己的英雄位移到敌方跟前。

蓝河:“……??”

蓝河:“这怎么回事???”

叶修肯定了他这一行为,鼓励道:“嗯,小同志很有前途嘛,投怀送抱业务熟练。”

蓝河惯用键盘,但这手游靠左右手触屏操控,于是一阵手忙脚乱。

屏幕里的角色东南西北的跑,像个小白。

叶修瞥了一眼,道:“哎哟,你不行。”

蓝河心想: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呢!

他决心“行一行”给叶修看,大拇指险些把屏幕给按裂了,整个人都东倒西歪起来。

角色往左边跑,他就往左边倒。

角色往右边跑,他就往右边倒。

叶修看不下去,吐槽他:“你玩游戏呢还是游戏玩儿你呢!”

蓝河控制着角色,不搭理他。

此时他正全神贯注呢,拿着手机跟握着方向盘似的,叶修生怕他一不留神就开出房间外了。

“哎哎哎,你这样没用。”

叶修语重心长的提醒他:“小蓝,这是玄学,玄学是没用的,你就算倒我怀里,你的角色也不会跑到我身边的。”

蓝河遂不服,叶修就说:“要不这样,我吃亏一点,你喊我一声哥,我带你飞。”

又要喊他哥。

这人!

蓝河心虚地瞥了他一眼,拿眼神无声反驳:你和你弟滚上床?

但叶修没看懂,心道:小远这个人,真是直男,一点也不懂情趣。

 

弹幕上再次笑成了一团。

有人说,叶神也太不厚道了,说好的教蓝团打游戏的呢。

蓝河叫屈:“就是啊,说好的教我打游戏的呢?”

“忘了忘了,”叶修不怀好意,“你来我这,我教你。”

蓝河手忙脚乱躲着野怪和他的塔炮,嚷嚷:“你直接说啊,我过不来!”

叶修好像良心发现,真的一板一眼教他:“被追了赶紧进草丛,能隐身的。”

蓝河手忙脚乱地猫进了草丛,野怪的攻击果然停了下来。

“哈哈,还能这么玩啊!”

他觉得自己学到了一招,特别得意,就沿着草丛蹑手蹑脚满地图浪。

可是叶修的那个百里守约像多长了一双眼睛一样,笔直笔直就朝他跑了过来。

蓝河小心翼翼站住不动了,心想,不能吧,不是说能隐身的吗,这么巧他就逮到我?

百里守约跑到他面前来,一下一下不慌不忙地平A。

蓝河一阵懵逼,但也不敢动,就这么直挺挺站着,站到被A死了。

蓝河:“????????”

蓝河:“你怎么看到我的???”

叶修老神在在:“我插了眼。”

蓝河:“……眼又是什么?”

叶修:“开视角的,你刚刚踩在我眼上,被照出来了。”

蓝河:“……”

蓝河:“那我能插你吗?”

叶修:“不能,你没这技能。”

想了想,又补充:“都不能。”

他本来想说,不管是百里玄策,还是许博远,都没这技能。

但又不敢说得太明显,怕蓝河不高兴,晚上不肯乖乖躺平,绞着他的腿要做坏事。虽然这种坏事吧,他以前明明尝试过许多次,也没一次能真的做成。

人这毕竟年纪大了,叶修想,比起年轻时候爱玩的那点反骨的情趣,还是现在的蓝河比较可人又贴心。

 

“可人又贴心”蓝河此时却显得有那么一点不“贴心”,还不知道他脑子里乌拉乌拉开起了火车。

一听没这技能,他就开始认真地钻研起了自己的技能。但这英雄也是真的野,二技能是把叶修往自己怀里抓,三技能是把自己往叶修怀里扔。

他研究了一下,觉得自己好像被叶修坑大了,这游戏没法玩了。

“我觉得这个游戏设计的不合理。”他叫冤。

叶修敷衍的嗯了一声:“哪儿不合理了?”

“技能设置不合理。”

叶修乐了道:“我觉得挺好的。”

蓝河心想:你用得来,你当然觉得好。

他那点儿好面子的心理被激发出来,决心潜心研究一下他的角色。

结果这角色接着就说:没有哥哥的人群,那么孤独~

叶修说:“小蓝不要虚,哥哥一会儿就来。”

蓝河急了:“他喊的,不是我喊的!”

叶修说:“那你要再喊一遍吗?”

“我不喊。”蓝河威武不能屈。

“不喊就不喊吧,”叶修抬手就把他KO了,“那你先回家歇歇,再多考虑考虑。”

 

蓝河扑街好几次,长记性了,不和叶修硬刚,反正也刚不过。

他探头探脑蹲在草丛里,就是不出去。

叶修领着小兵推塔,觉得很无聊。这种程度的游戏,难度跟人机匹配差不多,要不是为了带蓝河,他根本不屑得玩的。

“你在哪啊,”他主动诱敌,“出来呗,哥教你。”

蓝河谨慎道:“我不告诉你。”

“别这么小气,告诉我呗。”

“除非你承诺不打我,好歹让我推掉一座塔!”

叶修:“那不行,那不就耍赖了吗。”

蓝河沉思片刻,小声道:“就这一次嘛,不然一点乐趣都没有了呀。”

这话说得带尾音了,软软侬侬的,特勾人。

叶修脑海中顿时警铃大作,心想,完了,他撒上娇了!我已经发现了他的阴谋,我是个很有底线的男人,不行,我不能屈服!

于是他很有原则得说:“也行,不过你得给我点儿好处。”

蓝河赶紧百度一查:王者荣耀有没有稀有材料掉落?

答曰:你是傻叉吗?

蓝河心道:看来是没有了。

他顺道回复答主:你他丫才傻叉!

蓝河道:“这样吧,你让我推一座塔,我就被你让一把。”

叶修听了,顺了下蓝河的逻辑,察觉出了一丝阴谋:“小蓝,心脏啊!”

蓝河谦虚:“哎,不敢不敢,区区许博远,不敢在叶神面前班门弄斧。”

叶修说:“算了,你出来吧,我不打你。”

他操纵着百里守约,站在塔下,不动了。

蓝河大喜过望,拔腿狂奔,冲着他的塔去。

随后乐极生悲,又被叶修秒了。

蓝河怒道:“你说话不算话!”

百里玄策唱反调,刷新台词道:即使哥哥失约,我.……也只能选择原谅你!

叶修大言不惭:“客气,客气哈。”

 

蓝河生气了。

他不搭理叶修了,叶修在上路,他就在下路,叶修在中路,他就窝在家门口砍叶修的红小兵,嘴里念叨叨的。

“你嘀咕什么呢?”叶修问道。

这是蓝河第八次扑街。

“我正在策反你的小兵。”

叶修笑漏了一个气音,严肃问道:“你策反成功了吗?”

“快了,你小心一点。”蓝河威胁他。

“嗯,我听听你都怎么策反我的小兵的。”叶修又推了蓝河下路的塔。

蓝河咳嗽一声,一本正经道:“红小兵,你们在政治上出现了严重的错误,被一条叫叶修的黑尖子专了政,思想觉悟极其低下,现在我代表我党下最后通牒,你们是投降还是不投降!”

叶修乐得手抖:“红小兵怎么说的?”

蓝河掐细了声音,模仿红小兵开口:“叶修!叶修!我们投降吧!许博远实在是太厉害啦!我们根本不是对手啊!”

‘太厉害’的蓝河,因为角色扮演太过入戏,第九次被叶修秒杀。

叶修问道:“还说什么了?”

蓝河赌气,哼唧:“对不起,无可奉告,我是个不谈政治的人!”

叶修用小腿碰了他一下:“哎,生气了?”

蓝河屏幕灰着,正在等待复活。

“没,”他道,“但我有预感。”

“嗯,什么预感?”叶修问道,“红小兵告诉你的?”

“没错,你这把要输。”蓝河技术没人家好,争取在嘴巴上沾点儿便宜。

叶修笑道:“呵呵。”

蓝河对他的反应不满意了:“前方红牌警告一次,是否将‘呵呵’换成‘么么哒’,或‘哥哥么么哒’,时限五秒,超过之后取消玩家免洗碗次数一次。”

玩家叶修转过头,在他的嘴上蹭了下。

“乖,别闹。”

色令智昏,于是刚刚复活的蓝河,站在泉水里第十次扑了。

 

小兵已经推到了他家门口,叶修跟在后面不慌不忙地散步,屏幕上显示水晶被攻击,高地防御塔被攻击,都叮叮地报警。

蓝河把鼠标一摔,耍赖:“我不玩了!”

叶修哎哟哎哟:“输了就不玩,这么不讲道理啊!”

百里玄策站在泉水里玩枪,英雄台词刚好又刷新:“讲道理?有哥哥的小疯子简直不讲道理!”

蓝河仿佛被撑腰,哈哈大笑:“听见了没,有哥哥的小疯子不讲道理!”

“谁是你哥,我怎么不知道呢?”叶修装傻,一个劲儿望天花板。

蓝河这时候知道狗腿了,黏黏糊糊去挨他:“不就是你么。”

“啧。”

叶修很吃他这一套,顿时觉得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透着舒坦。

 

他决定做个昏君,为了美人,烽火戏诸侯算什么,江山都可以不要。

“不玩了就不玩了。”叶修推开鼠标。

他摸了摸鼻子,这时候,突然闻到一点玉米炖排骨的甜香。

“汤是不是滚了。”叶修提醒道。

他对吃不怎么挑,但嗅觉和味觉都很灵。

家里都是蓝河下厨,油盐酱醋多多少少拿不准了,有时候他还在打游戏,蓝河就夹着一筷子菜,一手小心翼翼接着油,穿过铺满木地板的客厅,踮脚溜到来书房里喂他吃,要他试味道。

日子过顺了,这人就又软又贴心,抱着像颗香喷喷的棉花糖。

又提味,还管饱。

 

“啊啊啊,我忘记了!”

想到锅里还煲着的那锅汤,蓝河顿时就吓了一跳,两腿一伸从电脑椅上扑下来,手忙脚乱去趿拉拖鞋。

天气冷了下来以后,他们在家里也穿带后跟的毛线拖鞋,是蓝河的妈妈特意给两个孩子打的,又暖又软和,往书房门外跑的时候,蓝河还弯着腰一手扯鞋棒子,脚步蹦蹦跳跳,像只赶着去拔胡萝卜的白兔子。

叶修看着他的背影,小小一团,被围裙绳儿勒出细细的一截腰,顿时觉得有点渴了。

他有些失笑,抬手去退游戏,边道:“不播了,下了啊。”

弹幕上飘起了一片“叶神拜拜”。

也有人问:叶神今天就下?才半个多小时呢!

 

嗯。叶修笑着说。

我要去喝我家那口子煲的汤了。

   

—完—

    

评论(80)
热度(1517)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