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百年后用时间见证

※兴欣夺冠贺文。

※BGM是泽野弘之的《spirit》这篇文的BGM非常非常重要请务必配乐食用!!!

※有私设。

※仅代表着我本人对他的敬意,当做叶修中心来看也没问题。

※哭了个把小时,写的有点仓促,深情到了就好Orz

※ “你所获得的峥嵘,与这之前漫长岁月里的艰辛,将永远成为丰碑,并在百年后被时光证明。”



第十赛季,冠军兴欣。

蓝河是坐在看台的后排看完整场比赛的。

一年一度的总决赛,是每个热爱荣耀的人最不能错过的盛典,更何况台上对峙的这两支队伍间充满了无数的变量。他买到决赛门票的时候,还分不清自己心里的那一份激动是来自于现场观看决赛的机会本身还是叶修这个人。而真正坐到看台上的时候,心脏的鼓噪,手心潮湿的汗,被攥得死紧的衣角,都让他分不出心去思考这个答案了。

——因为这里是决赛的现场,台上正在上演的,是三百六十五个日夜,三十八场常规赛,八支强劲队伍在季后赛的奋力角逐之后,一年仅有一次的,最终的,王者之争。

冠军的奖杯就陈列在选手系旁的杯座上,聚焦着一簇明亮而夺目的镁光灯,明目张胆地吸引着人们的眼球,炫耀着自己代表职业联盟的最高荣耀。

 

赛场上是激烈的炮火,不断的厮杀与奔走,后背交给队友,枪口对准敌人,为了简单而纯粹的两个字,“冠军”。

荣耀世界里最高级别的较量,就在比赛场馆里一波高过一波的呼声中接近尾声。

直到六点五秒的胜利来得唐突而迅猛。

——君莫笑从来都是一击必杀时最锐利的武器。

屏幕上出现“荣耀”两个字的时候,一切尘埃落定的瞬间,蓝河狂烈跳动的心脏一刹那归于平静,脑海里突然出现当初在第十区,初遇的那个衣着搭配奇怪的散人。

他从嘉世出来,建立兴欣,这一路走得多艰辛,蓝河是第一手的见证人。

最早的那些日子里,君莫笑撑着一把尚未成形的千机伞游走在各个公会之间打工赚取材料的日子,遥远得仿佛上辈子的事情了。后来他横扫副本记录,五十级进入神之领域,组建兴欣,重返职业联盟,在挑战赛中打败嘉世,三十八轮常规赛三十七场个人连胜,闯入季后赛,挑落蓝雨、霸图,最后直指轮回,到今天,永远懒而带几分颓唐的联盟大神终于捧起了职业生涯中的第四个冠军奖杯,带着一支从网游里走出来的队伍,一路铁血征伐,就这样重新站上了属于他的王座。

隔着人山人海,蓝河看见他和他的队友们站在聚光灯下庆祝属于他们的胜利。苏沐橙和唐柔两个姑娘正笑着贴在一起小声说话,包荣兴揽着罗辑借着身高差兴高采烈地揉他的头发,乔一帆附在安文逸耳边不知在商量些什么,小年轻们的笑容青葱而热切,方锐和魏琛两个人还是有一搭没一搭地互相揶揄着拌嘴,莫凡一如既往地沉默,最后上台的陈果已经抑制不住地哭了出来。而叶修就站在他们的正中间,捧着奖杯懒懒地扯了个哈欠。

整个场馆里都是一波叠过一波的欢呼,为一支崭新的,斩获冠军的队伍庆祝。

第一赛季的嘉世,第十赛季的兴欣,这已经是叶修带领过的第二支夺冠的新队。前者是后来纵横联盟多年的豪门,而后者,也正如一颗星子一般,夺目地缓缓上升。

这个人总是这样。他撑起了两支队伍,十年联盟历史中近乎一半的荣耀,也总是这幅势在必得的模样。

蓝河觉得自己眼眶发热,简直抑制不住上涌的潮气。

 

旁人看到的他的辉煌,敬佩他被誉为“教科书”,赞叹他的胜绩,独独不曾去探究,他在天赋之外的苦心孤诣。

从座位上有些仓皇地站起身来跑进洗手间的时候,蓝河知道自己可能是哭了。

他将脸埋在捧了水的掌心,狠狠地洗了一把,抬起头来的时候透过洗手间的镜子看到自己眼眶泛红,湿漉漉的睫毛不知道是刚才被水打湿,还是之前便被泪沾湿的。

他就站在镜子前凝视着玻璃镜面中的自己,想起了当初的十八个好友申请,想起冰霜森林,想起千波湖畔,想起那个被封存的名为“绝色”的小号,想起当日与叶修交换记录的那些材料。

——它们是最初被用来提升千机伞的东西。

何其有幸,他其实促成了这个冠军,最初始的那一部分。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场馆里躁动的人群已经被疏散得差不多了,都到了前面去围观新的冠军队伍的新闻发布会,蓝河一个人穿过熄灯之后有些暗的长走道,准备也去外面的发布厅再看看,结果远远地看到尽头站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新科冠军队伍的队长逃了新闻发布会跑出来倚在走道的入口边抽烟,光线很暗,他站在逆光处微垂着头,整个侧脸被涂抹上晦暗不明的阴影,和一层温柔的毛边,只有指间夹着的烟闪着莹亮的火光。

蓝河站在暗处看了他很久,终于开口喊了一声:“叶修。”

不再是从前被他的没下限逼急之后无奈的那声“叶神”,臆想了很多次的,直接喊来这个人的名字,可偏偏这时候才觉得简单的音节里有独特的韵律感。

光芒里的人回过头来,眯着眼仔细辨认了一会儿,扯起唇角露出一个懒洋洋的笑。

“哟,小蓝。”

蓝河抿唇回应他的笑意,望着他张开双臂:“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讨冠军一个拥抱蹭蹭好运啊?虽然我还是觉得黄少比较帅。”

叶修一愣,旋即将烟扔在脚边踩灭,几步走过去直直撞进他的怀里与他紧紧相拥,“啧”了一声道:“哥挺感动的,如果你不说后面那句话。”

蓝河心头有一丝得逞,然后欢畅地笑了起来。

 

他在拥挤着泻进走到的炽白天光下拥抱叶修,手臂环抱的力度里带着欢喜和祝福,还有缓慢破土,尚且不曾言说的感情。

他伏在叶修耳边,由衷地说:“恭喜啊,你是冠军。”

叶修笑得懒散,带些体力耗尽后的疲倦,拖着长长的尾音:“哥说到做到啊——”

 

过去的只是这一年度的,不曾弥漫着硝烟的战争。

而那些枯燥而乏味的训练,那些十指在键盘上不断敲打的深夜,那些在输与赢之间,永远辗转的人们,都将在短暂的停歇后,重新擂起战鼓,扬起航帆,开启下一年的命运。

永不停止的是脚步,永不落幕的是荣耀,永不结束的,是这段并无止境的征程。

他们的故事还未开场的时候,蓝河用怀抱迎接他得胜归来的,未来的爱人。

    

 “你所获得的峥嵘,与这之前漫长岁月里的艰辛,将永远成为丰碑,并在百年后被时光证明。。”

第十赛季,冠军兴欣。

 

—Fin—


评论(56)
热度(354)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