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塔塔。
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白起×我】先生的猫舌头

    

※说好最后一发的,我食言了,还要再嫖一发。

※灵感来源于 @空想电台 老师的猫舌头同人图,太可爱了我的白先生。

    

>>>

    

一、

 

先生的舌头是猫舌头。

冬至吃汤圆的时候,他被滚烫的黑芝麻馅儿烫了一下,难受地蹙起了眉头。

我手忙脚乱地把自己的水杯递给他,但他抬手一摸,表情立刻就凶起来:

“你怎么又喝凉的了?”

 

二、

 

我说先生像我妈,这不是开玩笑的。

早先还谈恋爱的时候,别人家的男朋友满脑子都是风花雪月,只有我先生,天天“吃了吗”“早点睡”“多穿衣”“快回家”,话题永远脱不开柴米油盐保暖防寒。

就连本来小风儿一吹,小银杏一飘,特别浪漫的evol,都被他用来给我吹头发。

“天冷别晾着,当心感冒。”

这话是他一本正经说这出来的,当时悦悦在边上笑得快抽风,而我窘得简直想报警。

后来一想,还是算了,反正他自己就是警察。

 

对于这样的高压管控,一开始,我还是很不屈的。

像我这种搞传媒,又热爱蹦迪的潮流美少女,熬个夜怎么了,通个宵怎么了,赶个策划怎么了,我爱工作,工作使我快乐,如果工作的时候还有份麻辣烫那就太好了。

但熬夜对身体不好,通宵更是原罪,麻辣烫?那多不健康。

先生由此对我所向往的美好生活嗤之以鼻。如果不是他和隔壁华锐的李总实在不对盘,我猜他一定会学习人家的霸总态度,无情地说我一声“幼稚”。

好在,他只是拿出高中那会儿的校霸气质,冷冷清清地瞥我一眼。

我立刻就缴械投降了。

要命,色令智昏啊。

 

三、

 

到后来我就学聪明了一点。

他管我,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公司里的安娜姐,顾梦,悦悦,都是我的同盟,帮我打掩护的,表面上认真服从上级指挥,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实际上海阔天空随我浪,多潇洒。

结果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有一次出采访的时候,我一口气偷吃了四根冰淇淋,被路过执勤的他直接抓了现场。

先生马上就不高兴了。

 

这个人不高兴的方法也好独特,竟然跑去新光百货地下一层的电游室里抓娃娃。

这么大一帅哥,一米八几的个儿,往那一杵,还玩制服诱惑,抓得整栋楼的小姑娘都哗啦啦往楼下挤,上赶着要去花痴他。

顾梦夺命连环一样给我打电话:老板啊!老板!你长点心吧,你老公被围观了你知道吗?!都快上社会版了!!哎哟我的老天爷,白警官真的太帅了呜呜呜呜!!!!

我:……

气得我抬手就挂了她的电话。

 

四、

 

这下不高兴的人换成我了。

靠啊,我老公,凭什么给她们免费看。

我去找先生算账,先生好像还很无奈,问:“我管你,你真的很烦?”

“没有啊!”我说,“真的没有,我让你管嘛,你不要给别的女孩子看,我不高兴的。”

“嗯,不给她们看。”先生从善如流,“只给你看。”

他说完还笑了一下,唇角勾起一点点弧度,有点张扬,有点得意,像是满意我的让步。

我就又被色迷心窍了。

 

这男人真的好看,不苟言笑的时候像棵苍松,遒劲而铁血,但一旦那层冷硬的壳裂开了缝,从里面漏出来的煦光,能把寒冬暖成三春。

好吧好吧,我咬牙想,你管,让你管。

不就是把自由卖给爱情吗。

谁不卖谁混蛋。

 

五、

 

所以到后来,我们结婚的时候,我已经很习惯他这个事儿妈的作风了。

管得多又管得宽,总之风里雨里,家里等你,千言万语一句话,快回家。

有时候我也瞎琢磨,说白起啊,你是不是记错自己的出生日期了,你真的是狮子座吗?我看着怎么像巨蟹呢?

可惜直男先生不懂这些,还问我巨蟹狮子有什么区别。

“恋家呀,”我说,“巨蟹座超级恋家,能在家窝着绝对不要出门的,不过,好像的确也不太像你,你都只喜欢催我回家。”

“嗯,我不恋家,”他漫不经心地说,“因为这是我们的家,家里有你。”

那时候他正在给我煮水饺吃,穿着我那条骚包的粉红色围裙,有些显小,细细的一截儿系带勾出劲瘦的腰线,说话时的语气又轻又柔,噙着一点笑意,无形撩人最为致命,平白让人口渴。

我觉得不行不行,虽然食色性也,但是还没饱暖呢,思什么淫欲。

可他偏偏还回过头来添柴加火:“赶紧洗手,吃饺子。”

我一下子就少女心泛滥了。

天知道,这个男人以前连自己的一日三餐都只能靠外卖解决,现在却这样居家又温柔。

 

我实在没忍住,还是凑上去亲他了。

饺子有什么好吃的,不如先吃他的豆腐吧。

 

六、

 

韩野曾经跟我说过这样的话。

他说老板啊,我怎么觉得,你结婚以后,都要变成二十四孝好老婆了。

我说:真的吗,那白起呢?

这个先生头号迷弟马上倒戈:老大还用说吗,他结不结婚都是二十四孝好老公啊!

我就很得意,很嘚瑟,甚至想去恋语市市公安局的门口张贴大字报。

“我先生,你局警花,又帅又厉害,无数小女警的春闺梦里人,但他只喜欢我。”

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吧,怕被小女警们排着队殴打。

 

这种宣誓主权的方式,其实并不是我开创的。

在很久之前,先生对我脚踏四条船的过去一直耿耿于怀,以至于我们俩订婚以后,他还曾经特别显摆地拉着我,特意跑去许教授,李总裁和周棋洛的地盘上炫耀了一圈。

我就特别囧,往事如尘不提也罢,谁没有过年少轻狂不懂事的当年,本少女虽然以前是婊里婊气了点,但这不是遇到你之后立马一心一意转单推了吗?

先生很理直气壮,表示自己就从一而终,从来没有在感情上年少轻狂过。

我叹道:那你真可怜,连青春都没有好好享受过,这么早就吊死在一棵树上了。

先生:……

我觉得先生那时候可能都要被我气死了。

 

可他们直男的脑回路真的都好奇怪,生气就生气吧,也不知道怎么发泄,竟然把我从窗口拉出去玩飞高高,意图借此来吓我。

心理年龄可能最多三岁半。

其实我不恐高,还觉得挺刺激的,但我想,怎么也要给我男人一点面子啊。

于是我揪着他的衣襟尖叫,喊着啊啊啊啊啊我真的好怕啊。

落地之后,先生说我演技很浮夸。

我顿时就有点不想爱他了。

 

七、

 

骗你们的。

全世界我最爱他。

 

八、

 

不过有很多事情,真的是要等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之后,才会逐渐显山露水。

里人格仿佛地表之下蛰伏的蝉,在校霸作风和冷漠乖张的表象之下,先生这个人,其实柔软又刻板。

他会在下雨的时候,撑伞来公司楼下来接我回家,可在此之前,他是从来不会在雨天打伞的。因为拥有驭风的能力,气流本身就已经是他最好的屏障了。

也会在秋天到来的时候特意请假带我出门去郊游,依然骑着他那辆拉风的机车,我们途径恋语高中,途径琴房的围墙外面,那时总有风吹起四散的银杏。

我们走在雨里,走在老秋的青空下。

风给予了他时时刻刻,无处不在的温柔。

而这样的温柔,却是我一个人的。

 

有时候,我觉得这可真是浪漫。

我知晓他的全部,拥有他的全部,甚至共享他的余生。

当然了,也包括不为人知的,那可爱的猫舌头。

 

九、

 

猫舌头的先生吃东西总不长记性。

每次被烫到了,眼眶都要红上那么一小圈儿。

我很少见他这么脆弱的样子,就有那么一点隐晦的雀跃。

可又实在心疼。

在家里的时候,他一点儿也不英明神武,仿佛从前只身穿过的枪林和弹雨,撞破的杀伐与阴谋,都是为了换来此时此刻,最平凡的家长里短。

 

因为知道我的胃不好,所以明明自己还疼着,反倒先来问我,怎么又喝凉的。

我想,我大概是能够理解,他为什么总爱管着我了。

 

十、

 

我慢慢吹着勺子里的汤圆,吹凉了再喂给他。

他的神色看起来还是不怎么好,但还是乖乖地一口咬下了圆滚滚的汤圆球。

“白起,你疼不疼呀?”我问他。

他不悦地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那亲一下,”我笑眯眯地朝他张开双臂,“亲一下就不疼了。”

这个要求古怪而突兀,他闻言又莫名其妙地瞥我。

我猜他肯定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不知道我想的是,该怎么哄哄他,不知道我想的是,我真的特别特别喜欢他,不知道我想的是,我先生真是全世界最好的人了。

但与我相关的事,他是从来都不怎么权衡得失和缘由的。

于是他还是很快就依言,就皱着眉头过来亲我。

 

十一、

 

汤圆馅儿是甜滋滋的黑芝麻。

这下,我们都是芝麻味儿的了。

   

—完—

   

评论(142)
热度(4609)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