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握着手机时转身看见

※女票 @Natsume 点的酒醉+戒指梗,之前有脑内另一个比较新颖的梗,但是这几天文力不足,以后再说吧。

※文力不足,文力不足,文力不足,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温暖三十题系列里面所有的原作向,大概都源自我自己对这两个人的解读吧。

※我希望他们两个是红尘烟火,会吵架会拌嘴平凡过日子的两个俗人。

※我爱你们的大拇指和小红心,我爱叶蓝,我也爱你们,哎嘿XD




接到苏沐橙的电话的时候蓝河正在超市里买排骨。

  

叶修对食物向来不挑,荤素不论,繁简不论,连方便面都不选口味,宗旨是能吃饱就行。

而他的同居人对他这一点好养的习惯表示了深恶痛绝。

两个人住到一起之后一般都是蓝河在做饭,独自在外生活了好些年的宅男通常都会一些厨艺,蓝河因为平时操刀不多的缘故做饭口味一般,但继承了G市人的优良传统,花样挺多,而且家常小菜炒得十分精致。所以当初最开始同居,他把叶修搬回家的一箱方便面扔进橱柜里表示以后自己做饭,并且看到叶修一脸不相信地表示“你还点了这个技能点?”的时候,心里是有偷偷摸摸乐呵的。

荣耀大神又怎么样,回归三次元妥妥就是个技能没点全的战五渣!

然而这种乐呵只持续到他做的第一顿饭上桌。两个人在一起两年多,好不容易能真真正正黏糊到一块儿了,第一顿饭上小蓝同志自然使出了浑身解数,子萝鸭片,青椒酿肉,蒜蓉菜薹,丝瓜杂鱼汤,两荤一素一汤,色泽明艳荤素搭配引人食指大动,虽然是简单的家常菜,但是蓝河表示自己很满意,将碗筷推到叶修面前眼睛亮晶晶地望着他。

叶修接过筷子,表示:“啊,小蓝这么贤惠,还做了四个菜。”然后就果断几筷子戳下去开吃。

——面色沉静如水,就像在简单地吃泡面一样。

满心满意踌躇壮志的小蓝同志就傻了。

对于在厨房里忙绿了好半天的人来说,最欣慰的事情大概就是看到用餐者脸上满足的表情了。可是叶修不管吃什么都能吃出泡面一样的淡然,这让蓝河在怀疑他是不是没有味觉的同时,也对于做饭这种事情也有些兴致缺缺。

直到他终于发现,每次桌上有排骨的时候,叶修都会多戳几筷子菜,或者多吃小半碗饭。那之后排骨就成了两个人最家常的菜,红烧,糖醋,清炖,椒盐,蜜汁,回锅,麻辣,都变着法儿上了桌。

 

夏休期已经开始了,因为职业选手的掺合,公会的事比平日里忙一些,蓝河加了好几天班之后终于抽了个空向春意老请了半天假。叶修中午和兴欣的人出去办庆功宴了,他一个人在家里睡了一个长长的午觉起来,才想着出门去买最近要添置的日用品,顺便购些材料给叶修做顿好吃的。

排骨是自然不能少的,这东西虽然家常,但也是要仔细挑选的,好的排骨色泽粉红,肉香清淡,拿手指按一按要有弹性,蓝河对于挑这种食材很有心得,所以手机突然响起来的时候,他手指上还留着挑排骨时留下的一层薄薄的油脂,有些手忙脚乱地按下接听,就听到那边苏沐橙的声音:“蓝河?叶修喝醉了,你有空的话,方便过来接他一下吧?”

 

叶修沾杯倒的酒量不是什么秘密,而他自己也很少沾染酒精类的饮品。就算是战队的庆功宴,这么莫名其妙地醉了也说不过去。

好在超市就在楼下,蓝河将买的东西送回家里,又发短信问了苏沐橙具体的位置,这才匆匆忙忙赶过去。

他搬来H市之后特地认过家里到兴欣网吧那边的路,租住的小公寓就在上林苑隔壁的小区。战队现在发展起来了,可是那群妖蛾子们的还是习惯了之前网吧里的气氛,也不提说换个正规点的训练场地,平时一群人出门聚餐,也还是街口那家小馆子,摆出一副准备一路草根到底的样子。

蓝河赶到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暗了,街灯和路边店铺的灯渐次亮起,将这座热闹的繁华城市染上了薄雾似的暖橙色。

兴欣的人在小饭馆的包厢里,他敲了门,一推开才发现里面熄着灯,战队的各位围坐在桌边正说话,桌上摆了个蛋糕,燃着跳动的烛火。

他心里着急着叶修,匆匆和大家打了个招呼,四下一环顾,才发现叶修和苏沐橙不在。

陈果拉了他到一旁坐了,笑着说:“沐沐陪叶修醒酒去了,今天闹得有点儿疯,只能请你这个家属来捡人了。”

蓝河这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包厢里都是兴欣战队的职业选手们,他一个蓝溪阁的在职人员贸贸然闯进来,怎么都觉得别扭。倒是兴欣的各位对这位队长夫人很是热情,包荣兴在那边给罗辑开单人单曲《狮子座》演唱会的中间都停下来喊了一声“大嫂好”。叶修不在,比猥琐的成了方锐和魏琛,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刷着下限,小年轻们则凑在一起说悄悄话。

蓝河落了座,陈果这才起身拍了拍手,招呼道:“现在人到了,叶修交待我们的事也该办了啊!”

蓝河听得一愣,心想叶修不是醉了么,怎么又交待他们什么事了,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原本各行各事的众人闻言都把目光投到了他身上。唐柔和陈果已经合力将桌上的蛋糕推到了他面前。

一眼瞥到那个蛋糕,蓝河的呼吸在瞬间凝滞。

——之前隔得太远并没有看清楚的,这时候才看得仔细,蛋糕表面上的奶油层中糊入了一个三角的半开锦盒,里面是一枚烛火辉映下,亮晶晶的钻戒。

    

陈果伸手去将戒指取出来,郑重地放进蓝河的手心,笑着说:“他原来准备把联盟定制的冠军戒指送给你的,被沐沐骂了一顿没诚意,后来才买的这个。”

蓝河嗓子发干,愣了好久,才颤着声音问:“突然,把这个给我干什么……”

    包厢里的众人发出善意的哄笑,方锐捶桌笑道:“老叶跟你求婚呢这不是,我说蓝河你这眼光不太好啊,看上谁不好,怎么就一时脑热跟了叶修呢。”

魏琛拍了他一把佯装正经:“蓝河啊,你就说你嫁不嫁吧,老叶也是时候退役去老婆孩子热炕头了!”

蓝河被他们说得有些窘迫,掌心发烫,汗津津地濡湿着那枚金属的小环,一时间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心脏里擂鼓齐鸣,兵荒马乱。

这时候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一时间兴欣的众人都安静了,面上带着笑意望着他。蓝河看着来电显示上的“苏沐橙”咬了咬牙,颤着手接起电话,

“小蓝,一天没见了,想不想哥?”那边果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带些戏谑,丝毫不像醉酒的人。

蓝河听他这一声“哥”的自称才回了神,气道:“你不是喝醉了吗?”

叶修承认得果断直白万分陈恳:“骗你的。”                 

“……”蓝河对他的厚脸皮无奈了。

那边叶修还在问:“戒指拿到手里了吧?”

“嗯。”

 

——“来,转身。”

蓝河握着手机转过身去,看到包厢的门在一瞬间被打开,外面的灯光潮水一般涌进来,叶修就站在这层柔光的包裹里目光温柔地望着他,一手夹着一根燃到一半的烟,另一只手里拎着一条银质的项链,上面挂着两枚亮晶晶的戒指。

一枚是冠军的定制戒指,一枚是款式简单的钻戒,但是和蓝河手中的是一对。

——一枚是他今生至高的荣耀,一枚是他今生至真的爱情。

 

他的眼瞳里是毫不掩饰的深情与笑意,当着所有与他并肩作战共赢荣耀的队友们的面,朝将与他分享爱情的爱人伸出手。

“小蓝,你嫁不嫁?”

 

-Fin-


评论(29)
热度(372)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