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林方]娇生惯养(2014林敬言生贺)

  

※叶蓝狼兔梗《温暖三十题:猜猜我是谁?》的姊妹篇

兽化醒目,苏牧X狼,OOC,OOC,OOC预警

※最后私心刷了叶蓝,主动献吻的小白兔子

※前排带 @请不要在墙上画大小眼  @Natsume

※老林生日快乐,即使通往荣耀的荆棘路上你并未加冕,而时光终会为你加冕。

※这是年幼的方锐大大和他哥。
 

 


方锐还是头小狼崽子的时候,就被林敬言捡了回去。

方家娘是个不太靠谱的娘,那年一窝生了三个,大的沉稳懂事,小的活泼乖巧,就只有方锐这个排行老二的最能闹腾,结果某一次部落迁徙的时候,他娘拉着大的牵着小着,老二还爱跟在后头东奔西跑,也分不出心思去过多照顾。小狼崽子能有多大的脚程,一时兴起玩儿忘了性,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四野望去只有扬起的飞灰,整个部落都已经没了影儿。

方锐就这么被他娘忘在了草原上。

 

林敬言当日领着羊群去他前些天发现的那块水草丰盛的牧地上吃草,走到半路,看到草丛里有个灰毛团子在抖,走过去一看才发现是头在打瞌睡的小狼崽子,一身毛灰扑扑的,有些狼狈的样子。

他招呼了领头羊把羊群领走,这才拿爪子刨了刨小狼,小东西陡然被惊醒,龇牙咧嘴地跳起来一口就咬住了林敬言的前腿。

——牙都没长尖,就学会咬人了。

好脾气的苏牧叹了一口气,也不管自己腿上被咬出的浅浅伤口,温声问:“你还没成年,就离了狼群吗?”

小狼崽子闻言松了口,怏怏地前爪一搭趴在了地上,说:“走丢了。”

林敬言看他这幅可怜巴巴的样子,只觉得有趣,俯下身子拿鼻尖碰了碰他的脸颊,道:“你要是不吃羊的话,以后就跟着我吧。”

方锐抬起头瞥他,好半晌才不情不愿地扑腾着小短腿爬上了他的背。

林敬言驮起他就往羊群那边走,因了腿上有伤,他走起路来有微微的跛,方锐在他背上轻轻哼哼,喊了一声:“饿”。

 

那之后苏牧身边就多了一匹小狼。

最开始的时候,林敬言带着的那个族群里的羊被吓得不轻,小狼崽子长得凶,又爱在羊群里乱窜,每每吓得整个羊群乱作一团,领头羊抖得跟筛糠一样被大伙儿推了出来去和林敬言商量,好脾气的苏牧柔声安慰他:“没事儿,他不吃羊的。”

方锐是不吃羊,虽然没事儿就爱闹腾,跑到羊群里吓唬大伙儿,但的确是不像旁的狼一样对他们目露凶光。最开始的时候他不会自己捉食,林敬言就把自己的肉骨头匀一些给他,后来小狼崽子长大些了,白日里便自己出去扑些兔子之类的小动物,吃饱了才回林敬言身边来,身上也是干干净净不带血气的。

林敬言向来好脾气,对方锐更是格外娇惯,他出去捕食的时候事无巨细地交代着,有时候回来得晚,林敬言将羊群送回羊圈之后还会独自出来白日里放牧的地方等他。

小狼崽子也爱黏糊他,没事就窝成个灰毛团子缩进他肚皮地下打滚。

苏牧没觉得自己养了一匹狼有什么不对,小狼崽子也没觉得天天和羊群以及牧羊犬混在一起有什么不对,时间像是风里的一茬草,枯荣之间,两年便过去了。

 

小狼长大了,一身皮毛光滑发亮,抖一抖便是狼的风范儿,逢到月夜血液里还有一股子躁动流来流去,非要跑到山崖上去嚎叫几声才舒爽。

林敬言担心他,每回都跟在他后头去,却不靠近,只趴在山崖下的大石头边带着笑意远远看他,被娇生惯养的狼崽子心思单纯,几嗓子嚎完了通体舒爽,撒欢儿似地跑到自家苏牧跟前蹭他,兴高采烈地:“老林,我是不是又长大一点儿?”

林敬言亲昵地蹭他的脸颊,每回都应他“是”。

方锐便心情好,跑到草原深处去扑小鹿。他的身手敏捷,小时候扑兔子一扑一个准儿,现在那些小鹿啊幼獾啊,体型稍大一些的,也能捕得顺顺当当,有时候还会捎半只鹿腿回来给林敬言。

日子和从前没什么两样,只是到底是只狼,尖獠牙长出来了,绿莹莹的眼珠子到了夜里便发亮,这些天捕的猎物又越来越多,羊群里压抑了两年的恐慌慢慢地滋长起来。林敬言同领头羊交待了许多次,开始还起些作用,到了后来,生性胆小的羊已经听不下他的话了,看见了狼便撒腿跑,拦也拦不住。

一来二去,方锐察觉到了那些羊怕他,心里是委屈得很,可是却怎么也不肯和林敬言一起进羊圈旁边的棚子里睡觉了。

苏牧喊他,他说天热,在窝棚外边的稻草垛里刨了个坑,窝进去趴着数星星。

林敬言心说这孩子怪招人疼的,想着过几日寻个法子消消羊群里的惶恐,他养大的狼崽子,脾性怎样他再清楚不过,况且这草原广袤,哪里怕他找不到吃的,又怎么会动自己部落里的羊呢。

 

结果法子还没想到,羊群里先出了事,连着几日晚上不见了好些小羊羔,没断奶的小羊羔不会叫唤,被人叼了去也是悄无声息的。

这下羊群里的恐慌彻底炸开了锅,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晚上睡在窝棚外面的方锐。

小狼崽子面对畏畏缩缩颤着嗓子质问他的领头羊一撇嘴,扬起脖颈道:“我又不缺吃的,叼你们这些小羊羔做什么?”

领头羊面对着一头狼,生怕他一口就往自己脖子上咬,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却还是硬着头皮驳道:“狼毕竟是狼,天性就是这样,哪里是轻易改得了的!”

方锐闻言露了露獠牙想反驳,却见那领头羊终于没忍住,“哇”地一声扑在地上就发着抖哭了起来。

于是方锐没话说了。

最后还是林敬言出面,安抚了领头羊,又同他说自己会把事情查清楚,如果真是方锐做的,也不会姑息云云。

小狼崽子听到他最后一句话,在旁边拿侧眼瞥他,边不服气地“哼”了声。

那天晚上方锐还是睡在了窝棚外面的草垛里,而羊群里挑了站岗的人出来轮流盯着。

半夜突然下了大雨,外头雨滴噼里啪啦落得响,砸在窝棚顶上闷声闷气的,林敬言原本就睡得不安稳,这时候更是直接便被吵醒,一睁眼想起方锐还睡在外头,赶紧跑出去的时候,正看见小狼崽子把自己死死埋在稻草堆里,一身油光发亮的漂亮皮毛湿漉漉地贴在身上,蜷在一块儿发抖。林敬言心疼得紧,叼起他的脖颈就往窝棚里拽,方锐死命地挣扎,扭过头来冲他吼:“谁有那个闲心去叼你那些小羊羔子!”

好脾气的苏牧闻言松开嘴,舔了舔挂在他眼睫上的水珠,柔声说:“我相信你。”

 

第二天林敬言就去见了个老朋友。

夜间的时候他把方锐带到最开始捡到这小狼崽子的那块牧地上,这时节的青草已经丰盛起来了,齐人高地密密匝匝长着,隔了好远,方锐看到草丛里有一双绿莹莹的眼睛,瞧起来像是他的同类。

林敬言冲那边的那匹狼远远地喊了声:“叶修,你把他带回你部落里吧。”

那边传来的声音懒洋洋的:“成啊,只要他自己乐意,哥替你收了他。”

    

林敬言这才扭过头来望着方锐,柔声说:“方锐,你跟他去吧,回狼群里去。”

他的小狼崽子睁着一双绿莹莹的眼睛直直盯着他,问:“老林你不要我啦?”

苏牧在夜风里发了个小抖,听到长得茂盛的青草被风吹动时窸窸窣窣的声音,好久之后才缓缓开嗓,说:“你跟不了我一世的。”

方锐一愣,垂下头呜咽了一声,迈开步子走过来留恋地蹭了蹭林敬言脖颈边长长的毛,然后一言不发地转身便跑了。

  

第二天一早他就跟着叶修走了。

林敬言起得早,站在平时招呼羊群的那块大石头上,静静看着那边两匹狼走远。

自己娇生惯养了两年的小狼崽子现在已经是匹威风的大狼了,皮毛发亮牙齿尖利,足够成为狼群里锐利的武器。

他莫名觉得有些心酸。

 

没了方锐,日子还是一样的过。

叶修的部族迁徙的时间很固定,半年走一趟,跟着水源走,雨季每年的先后不同,谁也不知道他们哪一年能回到这里。

——以后大概就见不到了。

好脾气的苏牧比从前沉静了许多,时常一个人蹲在石头上守着羊群发愣,每逢满月,也还是会去悬崖边看月亮

 

结果半年后,这天把羊群赶进了羊圈,林敬言转身四处又巡查了一圈,回自己窝棚的时候突然觉得旁边的草丛里有些不对劲儿,拿侧眼一瞥,隐隐约约看见一双泛着绿光的眼珠子。

——是狼。

苏牧本能地竖起了汗毛进入警戒状态,结果看见草丛里冒出个毛茸茸的狼脑袋,他唯一熟悉的那头曾经的小狼动了动耳朵,眼睛发亮地盯着他。

“老林,别理这群没良心的羊了,跟我走吧,我跟不了你一世,那就你跟着我怎么样?”

林敬言偏了偏头,缓缓迈着步子过去,在他面前站定了带着笑意看着他。

方锐见他不答,有些急了,忙道:“老大说了,以后咱们部族就定居在这里了,这附近水源这些年也稳定了,又在那边垦了一亩萝卜地,以后逮兔子也好逮!我要是时常想过来看你,又吓到你家那些娇贵的羊怎么办……”

苏牧亲昵地蹭了蹭他的面颊,柔声说:“没事,吓着吓着,他们就习惯了。”

小狼崽子闻言一愣,回过神来的时候眼睛里都是喜色,高兴地伸出舌头来舔他的鼻尖。

“老林,我可喜欢你啦!”

 

后来林敬言去找叶修的时候,头狼背上还驮着他家眼睛红彤彤的白毛团儿兔子,毛茸茸的一团,像朵大棉花糖。

叶修还是那股懒洋洋的劲儿,拉着调子说:“道谢就免了,哥这举手之劳不值一提,不如你把你家小羊羔子让几只给我。”

林敬言望着他微微一笑:“半年前,我看的羊群里那几只小羊羔是你让人叼走的吧?白白让小锐背黑锅。”

叶修被他拆穿也不驳,“啧”了一声:“老林你这不解风情的,我是看着方锐造孽啊,好好儿的一匹狼被群羊给欺负,好歹是我同族,我都替他咽不下这口气。”

“再说了,”他眯起眼笑了笑,揶揄道:“不是哥使这么一招,你现在能把那小崽子收服了美人在怀么?”

“一债抵一债,我不同你计较,”林敬言还是那副带笑的样子,语调和气,“以后别打我羊群的主意。”

这两个在这边眯着眼正对峙呢,那边方锐一路喊着“老林老林老林”就撒着欢儿跑过来了,近了才看见叶修和蓝河还在,忙语带揶揄地问候了一声:“老大好,昨晚吃兔子吃饱了么?”

叶修抖了抖背上的毛,听到小白兔子“唉哟”了一声抓紧了他,才腆着脸皮应道:“饱了饱了,小蓝,来,你跟他说说?”

趴在他背上的蓝河委委屈屈地小声应了一句:“有点疼。”

方锐捧着肚子笑得直打跌,“老大,你这是技术不行啊,看把人小蓝兔子折腾得。”

头狼对于这种质疑很淡然,瞥了一眼林敬言,懒洋洋道:“我技术行不行不劳方锐大大操心,你还是操心操心老林吧,不过他这么娇生惯养着你,肯定也舍不得你疼就是。”

刚才还兴高采烈的狼崽子偃旗息鼓,侧眼偷摸着瞥了瞥自家苏牧,拉着他转身就走:“老林我们走我们走,不和这个心脏的说话!”

林敬言任他拉着自己,带着笑意听他絮叨,并肩渐渐走远了。

 

叶修这才懒洋洋地趴下来,抖了抖背上的兔子,问:“真疼?”

“疼。”蓝河嗫嚅着应了一句,扑腾着小短腿儿从他背上下来,凑到他面前小心翼翼蹭了蹭,又颤着嗓子小声说:“但是我喜欢你。”

 

—Fin—


评论(35)
热度(378)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