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视频通话中熟悉的笑容

   

※脑洞群里玩极限,题目是【见家长】的梗。

※BGM是Anan Ryoko《Refrain》,依旧神级的暖心向曲子。

※有关出柜的故事,我还是给了他们开明的父母。

※因为【爱情圆满,家庭和睦】这是我能想到的,给他们的全部的幸福。

※OOC,私设如山QAQ

※前排带女票@Natsume,家养 @请不要在墙上画大小眼


 

蓝河被电话吵醒的时候,早上七点还不到。

还有两天就是春节了,作为G市本地人,他留在俱乐部一直工作到年二十八,才决定收拾行李回家过年。

冬日夜长,天色还暗着。父母显然是对自家儿子明明就在同城却因为工作拖到了这时候有些不满,一大早就打了电话来催促。蓝河爬起来的时候,思维还沉在长夜的深梦里没有太缓过神来,眯着眼一手握手机听自家娘亲的絮叨,另一只手胡乱地在枕头边摸衣服,边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妈,我就回来。”

那边细细碎碎念叨着的蓝妈妈闻言顿了几秒,语带犹豫地问:“小叶,他……今年来不来我们家过年?”

冷空气灌进从肩头开了一个口子的被窝里,激得蓝河皮肤上泛起了一层细小的鸡皮疙瘩,惊醒了倦怠在深梦里的思绪。

——“他不来。”

 

毛衣就在枕头边,是前一天晚上特地挑好的。

蓝河不是个对穿着特别注意的人,事实上G市人生活细致谨慎的特点被他的工作性质磨去了不少,他对衣服的要求向来都只有“简洁”,“干净”两个关键词。

而这天挑的这一件白毛衣,是某年冬至收到的礼物。

那个时候他和叶修刚刚在一起,告白这件事并不像自己臆想的那样反复斟酌深思熟虑,一句话在舌尖胶着了大半年寻找合适的契机说出口,结果还是在网游里一时脑热就袒露了心思。

那边正将一把千机伞甩得生出花来的散人动作瞬间停顿,片刻后QQ上抖来一个视频邀请。

蓝河的手颤得几乎要握不住鼠标,按下“接受”键的瞬间,在心里描摹了很多遍的那张并不太好看的脸就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叶修叼着一根烟望着他吊儿郎当地笑:“小蓝同志,喜欢哥不早说,给个差评信不信啊?”

被给了差评的人一瞬间从告白的忐忑心理切换到了“滚滚滚”模式,朝他狠狠地比了个中指,然后果断挂断了视频。

你情我愿,这就算是在一起了。

两个男人不需要什么甜言蜜语,感情也来得平凡简单。荣耀里的大神显然在这方面没有分配多少技能点,在网游里陪着蓝河看个数据编成的月亮就已经是“哥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了。所以冬至那天收到从H市快递来的包裹的时候,蓝河并没有想到这是自家那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宅男送的礼物,带几分好奇拆开却看到里面是一件还挂着吊牌的新毛衣,随之掉出来的便条上是叶修带几分凌乱的字迹:“小蓝同志注意保暖啊,别冻病了让哥麻烦打飞的来看你。”落款还画着一个叼了根草的痞痞的君莫笑。

蓝河颇为感动地把毛衣收起来,果断他买了一箱暖宝宝寄过去当回礼——“叶神注意保暖啊,别冻病了,冻病了我也没钱打飞的过去看你。”

三天之后叶修在QQ上向他表示了谢意,并且抱着和谈的心理同他商量:“小蓝啊,你寄暖宝宝就算了,能不能别寄打着‘经期好帮手,生姜暖腹贴’这种广告的?”

蓝河抿着嘴笑,悠悠哉哉敲了三个字过去。

“看表现。”

 

那之后互相寄小礼物顺带贫嘴就成了这两个人之间的独有的乐趣,见面不多的异地恋加网恋因为这种温暖的小事而让人心生坚定的、走下去的信念。

直到去年,叶修给他寄过来了一枚戒指。

简单的款式,并没有镶钻,一个小小的铂金的环。随包裹寄来的明信片上也不再是往日一般调笑的言辞,那个人难得一笔一划都写得带几分认真,语气中带些隐晦的试探:“是时候考虑未来了吧?”

蓝河握着那张便条愣了许久,然后毫不犹豫地将戒指套上了无名指。

——妥妥帖帖,大小刚刚好。

那天晚上他就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坦白自己有个处了三四年的对象,是异地,并且,是个男人。

 

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G市人对于传统节日的传承仍然是看重,这时节满街都是年味儿,自家也贴着喜庆的春联,挂上了红艳艳的炮竹挂饰。

蓝河打开门进去的时候家里的午饭已经备好了,整个屋子里弥漫着浓浓的食物的香气。他娘看到儿子终于千呼万唤回了家,忙过来接行李,父亲也搁下手里正钻研的棋谱,几步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小远又长高了啊。”

粗略收拾了一下,便是洗手上桌。许家妈妈的手艺向来很好,几个简单的家常小菜也能炒得令人食指大动,一家三口和乐融融地用着饭,蓝河则在桌上同父母讲诉这年来的趣事。

他的爱好是网游,工作也是网游,在外人看来难免有些玩物丧志的嫌疑在里头,然而父母却一直对儿子的选择表示了充分的理解,这么多年,不管在什么事情上都是如此。

蓝河并不知道叶修是用什么方式摆平叶家人的。他们两个人分别出柜,倒也没有惊动对方,和风细雨一般悄无声息就缓解了来自家庭的压力。而自己出柜的那个晚上,母亲听到他的坦白之后长久的沉默和挂断电话时的果断也曾经让他心悸。

所幸几天后,他的父亲给他发了长长的一段短信。前面半截言辞恳切间冷静地分析了两个男人在一起的种种不利,看得他像把一颗心赤条条地搁在夹着雪的寒风里吹,后面半截却是简单地阐明了观点:“无论如何,父母尊重你的选择。”

一句话简短的十二个字,而蓝河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以前他看过无数出柜的故事,有迫于父母的压力最终分开的,有为了爱人同父母闹僵的,有最终获得了理解却换了一身伤的,这些都不算是多好的结果,对待世事,人间自有人间的法则。而他自己得到的,已经无疑是最好的了。轻飘飘的一句话,那几天里又给父亲母亲带去了多少忧思,这世上最爱他的两个人将其中的煎熬一力承担了下来,然后捧给他“尊重”两个字。

蓝河觉得自己眼眶有点泛潮。

 

那之后“小叶”在蓝河家人口中变成了一个常用词汇。

许妈妈给蓝河做他喜欢吃的酱料的时候,会问“要不要给小叶捎一瓶”,织的毛衣也变成了两人份,还会发信息来问“小叶的尺码是多少”。世界联赛上作为领队的叶修偶然有个机会替补上场,蓝河当晚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小远啊,我和你爸今天看了小叶的比赛了,那孩子打得好啊!”

父母这是真心实意,在拿他的恋人当另一个儿子来看待。

因为这个原因,叶修来家里拜访的时候收到了高规格的接待,许家父母两个更是多次邀请他来家里过年。向来不知道下限为何物的某大神也难得正了神色,一脸慎重地改口喊了爸妈。

 

爱情圆满,家庭和睦,这是他能想到的全部的幸福了。

 

晚间的时候蓝河在自己的房间里上网,开着荣耀和叶修聊语音,荣耀大陆还是落日时分,霞光正好,将撑着伞的散人镀上一层温暖的光边。

许妈妈削了新鲜的荸荠给他送进来,蓝河下意识地喊了一声“妈”。因为开着麦克,那边叶修估计是听到了,君莫笑头上冒出一个简短的文字泡:“是你妈妈?”

蓝河轻声回了一句:“嗯。”

下一秒,QQ上弹来了一个视频邀请。

蓝河一愣,旋即明白了叶修的用意,一手拉住母亲一手握着鼠标点了“接受”,下一秒,他看见恋人熟悉的脸。

叶修现在看起来比起从前的不修边幅精神了许多,在那边笑着捻灭了夹在手中的烟,冲着蓝河母亲亲亲热热喊了一声。

——“妈,提前给您拜年。”

 

—Fin—


评论(21)
热度(276)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