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翻阅过去的相册

   

※总觉得充满了苏感的喂食被我写成了逗比的塞食。_(:з」∠)_

※BGM 来自鬼才钢琴家Rick Wakeman的《The Granary Canon》,我所听过的最戳心窝的钢琴版卡农莫过于此。

※请务必搭配BGM食用,口感更佳。

※愿我的叶蓝永远如此,平凡,生活,俗而温馨。

※前排带家养 @请不要在墙上画大小眼,女票  @Natsume 

※忘了说本章瞩目!!!!!!!【你是我心头的小茉莉】




蓝河端着一盆洗好的葡萄进房的时候,叶修正把键盘按得噼里啪啦作响。  

屏幕上的君莫笑走位风骚,悠悠闲闲地撑着一把千机伞独闯千军万马,身后是追兵无数,扬起烟尘四起。  

蓝河走过去将果盆搁到他手边,又随手摘了一粒葡萄扔到自己嘴里,酸甜的汁水顺着齿缝溢出来,冰镇过的凉度刚刚好,唤醒心头被暑气压制住的那一缕惬意。  

 正要招呼叶修吃水果,结果抬眼就瞥到了电脑屏幕上乱成一团的混战场景,蓝溪阁的小剑客额角一抽:“你又惹什么事儿了?”  

  叶修显然开着麦克风,冲电脑那边嚷嚷了一声:“哎哎中草堂的你们怂不怂啊!抢Boss抢得欢脱,这时候就缩在后面让人蓝溪阁的冲锋陷阵,没一点革命友谊啊?!”  

 说完才回过头来带着笑意应了蓝河一声:“这不是闲得无聊么,看他们抢Boss抢得欢,干点拾荒的老本行。”  

  蓝河定睛一看,跟着君莫笑跑的正是自己东家蓝溪阁,东家后面跟着东家的对头中草堂,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追着花花绿绿有碍审美的散人,像开火车头一样。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的小蓝同志就地抓起一把葡萄,恶狠狠地塞进了忙着兴风作浪的某大神嘴里。

  

坐到自己的电脑前面的时候蓝河才发现QQ图标在跳个不停,点开一看正是蓝溪阁五大高手私下设立的讨论组,笔言飞从半小时开始到现在,刷了满屏幕的“老蓝”,跟在后面的措辞分别是“你能不能阻止了你们家叶修”“简直不能忍啊他现在可是国家队领队跑来网游里和我们这群小虾米闹不嫌掉价吗”“必要时色诱也是可行的老蓝你采取个行动啊”“蓝桥你还是我曾经的蓝桥吗还我心头的小茉莉”……  

去你妹的心头的小茉莉……  

蓝河打了一串的感叹号,下一秒,屏幕上闪出春意老简洁明了的两个字:“别理。”  

小剑客撇了撇嘴扭头看了一眼逃出包围圈之后正怡然自得单手点烟的叶修,心里下了个决定让他今晚睡书房。  

结果愤愤的念头还没消,把视线收回自己电脑屏幕上的时候,就看到讨论组里在刷“君莫笑下线了”,重一回头,正对上叶修含笑的眼眸。

——那个祸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了荣耀,正叼着根烟冲他招手:“哎小蓝你过来,哥给你看个东西。”语毕又狠狠吸了一口烟,随手动了动鼠标,最后就是大爆手速连击鼠标的按键声传出来。

蓝河探过身去,一眼就看见叶修光标指着的地方文件夹套文件夹,名字全是随意打出来的乱码。

“什么东西啊?”

现在虽然说是国家队领队了,叶修倒是一点也不拘身价,有空放假的时候依旧平易近人贴近大众地为害着网游;而蓝河还在蓝溪阁上班,每天也是把游戏当日子过的。这样两个人凑到一块儿,同居之后家里自然是配备了两台电脑,平时各用各的,也没人说给自己的电脑上个锁设个密码什么的,总归互不干涉。所以这还是头一次,叶修主动招呼蓝河去看他电脑里的东西。 

连点开了多少个文件夹已经数不清了,最后一个倒是起了规规矩矩的名字,简单的字母“L”,也是一晃而过就被点开了,下一秒,整个电脑屏幕一花,蓝河看到满屏的游戏截图跳了出来,不由得一愣:“这是?” 

叶修碾灭了手中的烟,随手摘了一粒葡萄扔进嘴里,带着笑意抬眼看他,含糊道:“过去的相册,刚才突然想起来了,给你看看呗。”

 

蓝河心想游戏截图算哪门子过去的相册,弯下腰去顺手接过鼠标挑了张图片点开,结果看清画面的一瞬间就愣住了。

图片里分明是自己名为“蓝桥春雪”的大号,在荣耀世界星光璀璨的夜色的辉映下,默认的一号脸型都被笼上了一层薄薄的温柔。蓝衣小剑客的头上挂着一个几乎消失的文字泡,里面隐约辨认得清的,是“我喜欢你”四个字。

——显然是自己跟他告白的那天抢拍下来的。

 

从意识到自己估计是喜欢上了叶修的那一天起,蓝河就在处心积虑筹划这场告白。

他并不知道自己到底透过电脑屏幕喜欢上了那个人的哪一点,虽然是荣耀里的大神,可是说到底,诡艳的散人君莫笑背后坐着的也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宅男而已。

他打职业比赛,就像自己在网游里抢野图Boss一样,只不过是在各自的领域里做各自得心应手的事情罢了。蓝河唯一担心的是,一心一意扑在荣耀里面的人,是否意识到了他自己也需要感情这个东西。

不过就算这样,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也不是轻易能把心头冒芽的情愫压制住的性格,告白自然也是在荣耀里。兴欣战队走上正轨之后叶修一心一意扑在了职业赛上,只偶尔来网游里兜兜风散散心,有一回在上线的时候被难得偷点懒装装风景党的蓝溪阁小剑客撞了个正着。

荣耀大陆正是夜晚,散人上线的时候习惯性地一撑千机伞,抬眼就就看到前面不远的一棵树下坐着个头顶熟悉ID的人,像是在挂机。正准备走过去调戏调戏,结果蓝桥春雪先一步看到了他,起身就往君莫笑这边走。

半路上剑客头顶上冒出一个简短的文字泡:“叶修你差不差个人陪你过日子?”

叶修一愣,那边文字泡又冒了出来。

“我喜欢你。”

 

感情天赋为零的某大神后来百思不得其解,某一次做完愉悦的身体锻炼之后一边惬意地抽着事后烟一边就犯了少女病。

“哥的魅力难道已经到了男女通杀秒杀众生的地步了?还是你是个抖M?还是你看到了哥放浪不羁的外表下那忠厚老实的内心?”

刚刚被他狠狠折腾了一顿的蓝河掀了掀眼皮,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你就当我眼瞎了吧。”

 

总之两个人就这么过上了磨蹭小日子。好在谁都不是矫情的人,也谁都是感情上的新手,这么一路跌跌撞撞,也走得平平稳稳。

之前是异地兼网恋,后来叶修退役出任国家队领队,虽然平日里也事杂,但好歹不是职业选手了,不用像从前那样没日没夜地训练,两个人就合计了一下,在B市买了套小公寓,也算是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在一起这几年,感情顺风顺水,没人觉得别扭或者不妥,终生大事也就这么搁定了。

 

蓝河移动鼠标往下翻,一张张游戏截图在视野里闪入闪出,全是他们从前的点点滴滴。

抢野图的时候,看风景的时候,君莫笑踩在蓝桥春雪的尸体上的时候,君莫笑的尸体倒在蓝桥春雪的尸体旁边的时候,蓝桥春雪站在君莫笑的伞下的时候,他们对立的时候,他们并肩的时候。

他们都是以荣耀为生,并以荣耀为荣耀的人。仅仅是游戏里的一堆数据,却是他们本人的代表,也是他们人生的一部分。

叶修带着笑意说:“那时候一年见不上几面,后来在网游里碰面的机会也不多了,难得撞上你,就习惯性存点截图,好歹哥也算是有家室的人了不是,哪能一点回忆都不留着。”

蓝河听得心脏泛潮,眼眶发热,许多话堵在喉咙里想说,又嫌语言太寡淡。

 

结果感动的话还没说出口,叶修转眼之间又恢复了那副欠揍的样子,一把抢过鼠标就去点开荣耀:“成成成啊,忆往昔峥嵘岁月的时间过去了,哥还没点点今天捡到了什么好东西呢,对了,帮我多谢你们蓝溪阁的那帮小子,他们今天孝敬了我不少。”

蓝河心头的那点感动还没发泄出来就被生生压了回去,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心想我信了你的邪你会打温情牌,顺手又抓了一把葡萄狠狠塞进了叶修嘴里。

叶修也不躲,任他塞,一时间满嘴都是葡萄,一张虚胖的脸顿时鼓成了个不太规则的包子。

蓝河想了想,又赶紧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对着他的侧脸就是一顿连拍。

被“咔擦咔擦”的快门声扰得不得安生的某大神装聋作哑,悠悠闲闲地嚼着嘴里的葡萄,吐了籽之后才拖着懒洋洋的调子:“小蓝同志,你偷拍哥这可叫侵犯肖像权啊!”

蓝河埋着头翻手机照片,被逗得直乐:“我做成明信片在网上卖好了,叶神居家生活照,你那些女粉丝应该很喜欢,销量不错的话估计可以补贴家用……哎!”

叶修边听边搁了鼠标缓缓将电脑椅转过来,听到最后一句不由得“啧”了一声,突然伸出手去揽住蓝河的腰,将他整个人拖进怀里。

——“闷声作大死啊小蓝。”

 

-Fin-


评论(31)
热度(264)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