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塔塔,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事不过三(2018许博远生贺)

  

※第五年。

※祝河河宝贝儿生日快乐!

  

>>>

   

  

  叶修今年第二次空降热搜,话题词条是这样的:#叶修出柜#。

  

  此人虽不在江湖已久,关于他的传说却经久未绝,平均保持着每季度上一次热搜,力压众多在役成员的超高话题度。

  譬如今年早春,和他相关的热搜便是:#叶修吃香椿#。

  这件事说来还要起源于兴欣战队的现任队长方锐同志的一条微博,据悉,方队长在博文中惊叹,他们的领队,也就是辣个不愿意透露姓名但人人都知道是谁的男人,竟然能面不改色吃下一整盆凉拌香椿,还不带蘸醋的。

  ——这他妈未免也太不是人了。

  这个话题曾经一度掀起了“香椿真好吃”党和“让我吃香椿不如让我死”党轰轰烈烈的纷争,伴随着“香椿到底是什么”党的一头雾水,其声势之大,让无辜且低调的小众美食:香椿,一时间和久遭诟病的黑暗料理界王者香菜一样的风头无两。

  有多血雨腥风,可想而知。

  一转眼时间来到早夏,众人掐指一算,如临大敌,觉得叶神也是时候搞事了。

  那时是晚上九点,蓝河正带队下最高等级的百人本,进本时还算风平浪静,等到第一个Boss开打的时候,#叶修出柜#这个话题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了热搜榜的榜首。

  坐在他旁边工位摸鱼刷微博的笔言飞一口水没咽下去,差点发出一声鬼叫。

  “叶神出柜了?!”

  蓝河:“……???”

  蓝河心头一跳,手底下的操作自然歪了边儿,还没来得及开嗓,直接就往Boss眼皮子底下撞过去了。

  

  队长兼指挥开局掉链子,这不是个什么好兆头。为免最终团灭,蓝河及时止损,径直求助了顶头上司的春易老。

  春易老鲜少见他摸鱼,当即投过来一个疑惑的眼神。

  蓝河抓着手机耳根通红地望天,权当没看见。

  这能怎么解释?

  能说他们家那位天神下凡的男朋友,搞事搞到他头上来了吗?

  他溜出办公室,找了个没人经过的楼道,心惊胆战地爬上微博,点开热搜列表——

  #叶修出柜了#的词条后面跟着一个“新”一个“热”,正明晃晃地挂在那儿。

  

  时值六一儿童节,老板娘陈果做主搞团建,把兴欣战队全队拉去了H市的一所公立孤儿院,美其名曰:给小朋友们献爱心去的。

  老中青三代各司其职,陪玩陪聊陪画画,万分尽职尽责,轮到叶修这儿,许是他嘲讽技能点得太高,陈果没敢让他和小朋友们正面打交道,给他找了个轻便的活儿——藏在一个装满了小零食和小玩具的大柜子里冒充百宝箱,小朋友蒙着眼在外面许愿,他就从柜子里往外丢礼物。

  当幕后英雄,挺有意思的。

  一个小胖墩跑来虔诚许愿:我想吃泡芙。

  叶修便“咻”地一声,丢给他一袋泡芙。

  一个小姑娘跑来虔诚许愿:我想要一盒彩色蜡笔。

  叶修也“咻”地一声丢给她一袋彩色蜡笔。

  一个恰好赶上时候回队探亲的魏琛也跑来虔诚许愿:我想要一包利群,180一包的那种。

  叶修又“咻”地一声……从柜子里探出头来:“哟,老魏,大白天做什么梦呢?”

  魏琛:“……”

  方锐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颇为敏感地捕捉到了兴欣这两位下限选手的内掐,看热闹不嫌事大地拍下这一幕上传了微博,并配文曰:

  ——为了老魏,老叶的柜门都锁不住了。

  评论中闻风而动的众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真是“出柜”了。

  秉承叶修一贯惹事儿的传统,一点鸡毛蒜皮也要被吃瓜的围观群众往大了里闹。

  于是这条微博一出,除了一群口味不挑的CP粉忙着喝茶吃糖,磕到头掉以外,很快又掀起了一场模仿秀,各战队粉丝纷纷下场,专门模仿叶神从柜子里冒出来的英姿。

  光探头还不够,还要比谁的造型拗得更英俊潇洒。

  一时间全民围观,全民参与,全民哈哈哈哈哈。

  这热度,能不高吗。

  笔言飞弄清了前因后果,笑得直拍桌:“老蓝,来来来,咱们要不要也模仿一下?”

  蓝河没搭腔,也跟着他笑,心想却想:呵呵。

  感情快把他吓出心梗来,只是虚惊一场呗。

  

  晚上下班回家,两个人开了个视频聊天,蓝河还心有余悸。

  “你吓死我了,”他说,“看到那热搜我脑子一懵,还以为我今天要交待了呢!”

  稳坐话题榜榜首的大人物在那头笑他:“不是吧,你是不乐意啊还是怎么的?怕你们领导盖章你通敌?”

  “这倒也不是……就是觉得,莫名其妙出什么柜呢。”

  “莫名其妙不能出柜,那理智气壮就能出柜了?”

  “……你怎么老想着出柜?”蓝河哭笑不得地岔话题,“陪小朋友过节感觉怎么样?”

  “挺好,”叶修老神在在,“不过我琢磨着,还是更想陪我家小朋友过儿童节吧。”

  蓝河耳根莫名飞来一朵彤云,说话都结巴了:“那、那你也过不来呀……”

  日子过满了三四年,异地恋的其实并不算苦。蓝河没想过真的换工作去投敌,叶修也觉得在兴欣当领队挺好,两个人跟候鸟似的飞来飞去地迁徙,机票都钉了一满墙,说不上哪边是家,但哪边都是家。

  蓝河身份证上的生日是6月1日,概因他出生的那几年,学校政策管得格外很严,不满七岁绝不让念小学,他妈妈怕他输在起跑线上,登记户口的时候偷偷摸摸改了身份证,改出一个儿童节来。后来叶修屡次拿这件事儿笑话他,偏要叫他“小朋友”。

  年近而立的“小朋友”,也亏他喊得出口。

  “这几天估计是过不来了,下个月能飞一趟,”叶修在那头笑,“你把假好好留着,嗯?”

  蓝河想起上回他们见面的时候,还是四月份,两个人小别胜新婚,在床上整整滚了一天半,害得他腰疼了好几天,又想,这人怎么回事,三十多了怎么精神还这么好呢,一点也不服老。

  他想着想着,莫名就觉得有些热。事实上六月份的G市也的确是热,很快在他背上蒸出了一层细汗。

  叶修又问:“哎,对了,小远。”

  蓝河忙着擦汗,应:“嗯?”

  那头的恋人笑眯眯的:“你到底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出柜啊?”

  

  叶修今年第三次空降热搜,话题词条是这样的:#叶修又出柜了#

  一个柜从夏天出到冬天呢,噢哟。

  

  笔言飞拿着手机给蓝河八卦,差点把蓝河吓得从座位上掉下去。

  ——怎么又来了?!

  好在这回他倒是长了教训,先按兵不动,爬上去微博看了一番因果。

  原来这两天过万圣节,兴欣还是搞凑一块儿团建,他们队伍今年的团建活动实在有点多,叶修抖着老胳膊老腿儿,总是其中最懒得动弹的那一个,这回就穿了个小黑袍,戴着个僵尸面具,躲在柜子里吓唬他们兴欣刚进队的几个小朋友。

  不中不洋的,也不知道到底装的是僵尸还是丧尸。

  苏沐橙拍他的照片发微博,还很有女神姿态,十分不怕事儿地艾特了旧友都快长草的大号,说:叶修,你怎么又出柜了呀?

  这个“又”字用得着实巧妙,让掰着指头等着看大神笑话的吃瓜群众们一下子梦回儿童画,顿时心照不宣地了悟了。

  不必说,续上夏天那场全民狂欢的热度,起哄的人自然更多了。

  蓝河主动给他打电话,乐不可支地问:“叶神,您这柜门怎么开了又关,关了又开呐?”

  叶修难得同他耍京腔:“嗐,甭听他们乱说,我搁那儿当壁花去的。”

  蓝河差点笑喷:“什么花,霸王花吗?”

  “荣耀一枝花,不行啊?”

  蓝河说行行行,您人比花娇,没枉我敢当绿叶护花这么多年。

  叶修一听就不高兴了,说:“谁护谁呢,许博远,你跟你妈面前怎么说我的,怎么扭头就忘呢?”

  

  他们俩八月底的确出了个柜,各自跟家里人坦白这段早已熬过了磨合期的恋情。

  叶修那边临场战况怎么样,蓝河不清楚,只知道一个月后他们特意飞一趟B市去见家长,叶明持久居高位,不苟言笑惯了,不给他下马威已是留足了面子,成佳秀却一口一个“小远”,亲热得跟喊儿媳妇似的。

  叶修对他言辞间使用的“似的”一词深感不满,挑眉道:“你难道不是?”

  蓝河泪流满面:“我他妈就不能是女婿吗?”

  G市这头,他自己的双亲倒还算开明,或许眼看着儿子快三十了还没近过女孩子的身,早在心里做过准备,听他开口坦白,二话没多说,先问了一句改天结婚谁娶谁嫁。

  还是他那三棒子打不出一句话来的亲爹先开口问的。

  蓝河妈妈抱怨老伴儿,说你怎么这么迂腐呢,人家两个男孩子,谈什么嫁娶的。

  又扭头问儿子:家里地位确定了没,谁主内谁主外啊?

  蓝河没敢吐槽,心想:就您这问法,和您那当家的不是一个意思吗?

  他在母亲面前挺直了腰板,说恋人的好话,说妈妈放心吧,他比我厉害多了,可护着我呢。

  这话原本是他趁人不在闭眼瞎吹的,毕竟叶修那性格他还不清楚,给点风浪就摇桨,给点颜色就开染缸。

  谁知道他妈扭头就去加了叶修的微信,还特别自来熟,开篇就跟人说:“小叶啊,小远儿在家里娇生惯养的,要是跟你闹起来了,你要多担待啊。”

  叶修一头雾水地装良善人,连连应承,说好的好的,阿姨我知道的。

  蓝河妈妈就说:“还叫什么阿姨呢,小远儿说你人好,护他护得比我们当爹妈的还紧,你还想跟我见外啊?赶紧叫妈。”

  叶修活了三十多年,没成想自己丈母娘是怎么个脑回路,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哭还是笑,只能依言赶紧改口了。

  后来自然也没少拿这事笑蓝河。

  “见面就怼我,我还以为我真娶了个悍妻呢,”叶修说,“怎么背着我尽说好听的?你这小朋友,敢情还有两幅面孔?”

  蓝河的耳根又悄咪咪地红:“想看人夸你还不容易,你去微博啊,去论坛啊,去贴吧啊!”

  “那怎么能一样,”叶修说,“那些地方的人都是根据我的战绩,根据我的光荣史,有理有据的吹我的,怎么能比得上你瞎吹呢!”

  又严肃道:“我就爱听你瞎吹。”

  蓝河一听就笑得停不下来,笑够了才说:“那我也……我也没瞎吹啊,你是很好啊。”

  叶修心里登时一软,想道:哎哟喂。

  

  他总觉得自己这日子是越过越有滋味,越过越有声色的。

  蓝河未必是多好多厉害的恋人,可就是有趣,就是能为平凡岁月增色,就是能让他喜欢得不行。

  后来他很多次想起第一届世界邀请赛返程的路上,这个随队的小年轻站在自己面前表白的场景。那时候他性子还有点莽,眼睛里亮得像是藏了一轮月亮,说出口的话却是小心翼翼的。

  蓝河说:“叶神,咱俩就试试呗?”

  叶修觉得试试也行,那时候他审时度势,觉得谈不谈对他来说都是那么回事儿,但如果领路的是眼前这个人,他也不抗拒去尝试一下新的人生。

  可是蓝河这个小心机鬼,看着斯斯文文的,其实心里可狠,要绑就要绑他一生。

  嘴上大度地说着试试,压根没准备给他只“试试”的余地,一上来就要让他觉得哪里都好,哪里都舒心。让他要么就只能死心塌地跟他好,不然要是离了他,以后再跟别人,那都是将就,都是凑合。

  英明一世,怎么就着了道了呢?叶修想。

  算了,为免他拿这套路去套别人,我只好舍己为一下人。

  

  叶修今年第四次空降热搜,话题词条是这样的:#叶修真的出柜了#

  对此蓝河表示:事不过三,狼又来了,叶修,我信你就有鬼了。

  

  这回倒真是他的生日了,蓝溪阁的一帮损人也上赶着来搞团建,在KTV里扯着嗓子高唱“东方之珠,我的爱人”。

  春易老这雁过拔毛的抠门货感念蓝河在他手底下当牛做马,竟然转眼就做到了小三十岁,难得大方地批了部门经费报销,可把蓝河乐得拍桌:“老板,先上一箱82年的旺仔牛奶啊!”

  旺仔当然没能是旺仔,最后倒是两箱啤酒来开吹,几个老哥们这几年纷纷脱单,此时怀中都抱着娇妻,更有甚者,直接领了家中两三岁的小朋友过来蹭果盘吃,直看得蓝河酸溜溜的。

  叶修要是在就好了啊。

  他漫无边际地想。

  可是叶修哪有假呢,常规赛赛程紧,圣诞活动就要开了,全明星赛事也在筹备,他这领队当得勤勤恳恳,比在役的时候都闲不了多少。

  他平时跟恋人面前没大没小插科打诨,唯一从没想过的就是和荣耀争宠。

  

  

  叶修和他心有灵犀,这头才想念起来,那头的电话就来了。

  “在哪呢?”叶修问。

  蓝河扯着嗓子喊:“在——唱——K——”

  叶修又叽里咕噜说了句什么。

  蓝河:“你说的什么——?”

  包厢里吵得要命,刚分完蛋糕,他这寿星脸上的奶油都没洗干净,入夜寒摇头晃脑地solo着一首“我的王妃我的美”,蓝河什么都听不清,只得起身往门外走。

  没想到才走到一半,电话就挂断了。

  蓝河一琢磨,心道不好,今天出来唱歌,忘了跟人报备了,恐怕是被他记账上了。

  可又一想,不对啊,今天生日呢,这人怎么生日快乐也不说一句,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他一边内疚一边愤懑,决心拨回电话之后先解释再问责,一码事归一码事,决不让叶修糊弄过关。

  然而等他拉开包厢门,却又一下子就愣住了。

  三十岁的人了,还像个小朋友一样揉揉眼睛,疑心自己是看错了。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

  谁让那个本该在千里之外的人,此刻就站在包厢门口等他自投罗网呢?

  叶修的双手背在身后,好整以暇地望着他,像极了刚刚收拢翅膀停在归巢边的一只鸟。

  蓝河脑子一空,心想:妈的,我男人真好看啊。

  笔言飞站在一边额头冒汗,对他干笑道:“那个啥……蓝啊……叶神出柜了,我这不是跟你说了吗,你没信……”

  蓝河:“……”

  蓝河不可置信,找叶修求证:“真出柜了啊?”

  叶修就含笑点点头,翻出自己登机前新发的微博给他看。

  他依然用不惯手机,一个苹果八还是蓝河几年前买给他的,因为用得少,至今几乎崭新,寿命长得堪称果中神龟。

  蓝河倒对他怎么发的微博不感兴趣,痛心疾首道:“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呢,女友粉还要不要啦?”

  又说:“联盟每年靠你的周边挣好大一笔钱呢,完了完了,他们会不会找我问责,索求赔偿啊……”

  叶修:“……”

  舌灿莲花十余年,叶修很难得在什么人手下吃瘪,此时也是被他气笑了。

  他索性不说话,走上前来把蓝河往怀里一拽:“寿星,你能不能想点好的啊?”

  笔言飞见状不妙,不知何时早已开溜。KTV的走道里只剩他们两个人,周遭包厢里的鬼哭狼嚎仿佛被一层水雾隔在了千里之外,红红绿绿的暧昧灯光燃得岑寂,G市的这个冬夜,仍然不冷。

  “你真的来了啊,”蓝河直到此时才有一点儿实感,一点一点揪紧叶修的衣襟,“我刚刚还想着呢……”

  “想什么?”叶修问。

  蓝河说:“想你。”

  想千里之外的你,想命中注定的你,想暗恋成真的你,想好不容易才扣紧双手,承诺携手一生的你。

  知情识趣的不贪求已是按捺真心的不易,但若你真的来了,我又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我最渴求的生日礼物,是花花世界仁慈送来的究极惊喜。

  “这不是来了么。”叶修拍拍他的背,笑着说。

  他的声音好轻好甜,再不是平日里那懒洋洋的调子了,爱人的名字像是一块蜜,被他噙在舌尖,咽进喉咙里,藏在心底。

  “生日快乐,小远。”他说。

  

  

  “不过,你出柜又是怎么回事?”

  后来坐进了包厢里,又应付完了同事们的盘问,蓝河才想起这件事,回头问叶修。

  他自觉叶修不是爱把这种事显摆给世人看的性格,事出反常,惹他生疑。

  “这不是看着马上要十二月了……”叶修干咳了一声,“还没完成我一年上四次热搜的指标么。”

  蓝河:“?”

  蓝河一头雾水:“你是在乎这种事的人吗……不对,这指标是谁给你下的啊,微博运营方?”

  叶修笑而不语,揽过他亲了一口。

  周围全是起哄声,果然,这下蓝河没心思刨根问底了。

  

  私心哪有必要说呢?

  不过是遵循既定轨迹而已。

  家人之后是友人,友人之后就要轮到全世界的人。

  现在,他们都知道你是我的了。

  我们可以、我们应该、我们总要堂堂正正。

  

  那条帮助叶修完成四上热搜任务的微博是这样发的:

  @兴欣-叶修:掐指一算,是时候上一波热搜了,必须得好好利用。@蓝溪阁-蓝桥春雪 这我男朋友,大家给点面子,先祝他生日快乐呗?

  

  —完—


评论(56)
热度(1981)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