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海湾吻痕

   

※结婚梗!!!OOC,私设如山如山如山!!!

※BGM 来自Owl City的《Fireflies》,电子元素像是跳动的玩具,听完心情秒秒钟放晴系列。

※请务必搭配BGM食用,口感更佳。

※加拿大同性婚姻的部分资料来自《未名湖畔的爱与罚》的作者逆旅主人和他的伴侣刑小七的结婚记录《结婚那些事》,郎才郎貌的一对人,现在感情也很好,有兴趣的可以了解下。

※前排带家养 @请不要在墙上画大小眼,女票  @Natsume 



蓝河是在佛罗里达州东海岸的海浪拍岸声里醒过来的。 

房间里挂着厚重的天鹅绒床帘,过滤了外头大半的天光,幸存的光线撞破眼睫揉进瞳孔中,照得视野中一片影影绰绰的蒙昧。 

叶修在他身边还睡得很沉,手臂松松地扣在他的腰上,体温温暖而熟悉,带着一股极淡的烟草味儿。 

蓝河顺势往他怀里窝了窝,又抬手去揉眼,视野清明的一瞬间想起来,这是他们旅行的最终站了。 

 

从B市直飞北美的跨国旅行是从一个月前的儿童节开始的,第一站是落基山脉脚下的美丽城市温哥华。

蓝河起先并不知道自家向来习惯窝在电脑椅上长毛的宅男男友为什么突然动了出国旅行的念头,并且难得有了可被形容为“雷厉风行”的行动力。一路稀里糊涂办了护照请了假,坐上横跨太平洋的飞机的时候,他才有了些不真实的感觉,一手扯住正准备打瞌睡的叶修语带不解地问:“所以到底为什么突然要出国旅行?” 

结果叶修将从空姐那里讨来的毯子往身上一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理所当然地回应他的问题:“送你的生日礼物,结婚顺带蜜月旅行啊。” 

于是小蓝同志的大脑瞬间当机。 

--这个生日礼物,玩的有点大啊。 

 

毗邻落基山脉的温哥华向来被誉为世界上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来自太平洋的季风让这里常年温润,覆盖冰川的山脚下是众岛点缀的美丽海湾。因为时节未到,道路旁栽种的红枫都还是绿枝繁茂,衬得街道整洁有序。 

卑诗省对烟草的管制很严,下飞机到了提前订的酒店刚安顿好行李,叶修烟瘾就犯了,又怕触了老外的禁烟令,拉着蓝河出门捡了个小公园摸进去抽烟。

烟草有效抚平了他十几个小时的航程之后有些紧绷的神经,又呼吸着高纬地区薄而清透的空气,正觉得万分惬意,结果一扭头就看到家里那个小剑客佯装淡定地四处张望,一只手却紧紧拽着自己的衣角,绷出好看的手指上泛白的关节。

叶修失笑,往他脸上喷了一口烟雾,调笑道:“你说你紧张什么,结个婚而已,回去了日子还不是照过。”

蓝河额角一抽,深吸了一口气松开手就吼他:“结婚这种终生大事决定之前和我商量一下会死啊?!”

叶修望着他懒洋洋地笑:“商量什么啊,哥做主,你还能不同意不成?”

这话说得志在必得,倒真是他一贯的作风。蓝河堵得找不到反驳的话,一时气急,抬脚就踩上了他光亮光亮的新皮鞋。

 

结婚这件事情,大是关乎终生,小也不过是极简单的仪式。 

加拿大早在2005年便通过了《民事婚姻法案》,认同了同性婚姻的合法性。在这个国度缔结的同性婚姻,根据其本国法的婚姻缔结地法是合法有效的。因此,在全世界依据婚姻缔结地法认定婚姻效力,且不仅仅因为婚姻双方的性别相同就断然否认其效力的文明国家,都会被当地法律所尊重。 

预约主婚人,购买结婚许可证,这些必经程序这些都是叶修提前就办好了的。他们的主婚人是个和蔼的北美女人,因为先生是华人的缘故,会说简单的中文。抵达温哥华的第二天便是仪式日,婚礼就在主婚人的家中举行,证婚人是她的丈夫和婆婆,都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话,也方便了两个英语不太好的宅男同她交流。

简简单单的五个人,已经足够见证一场圆满的爱情了。

叶修和蓝河都换了正装,西装剪裁合身,领带打得一丝不苟,主婚人用带些俚语的口音宣读着他们听不懂的证婚词,她的华人丈夫在一旁小声替他们翻译。

——“愿上帝见证他们人生崭新的里程碑,愿他们不离不弃,人生长路携手共进。”

蓝河从来没有觉得英语有这么好听过,有意拉长的尾音,错落的卷翘舌,都成了一种独特的韵律。

在主婚人缓慢的,似是祷告般慎重的声音里,他感到自己的心跳得有些快。

他们将拥有的是婚姻,他们的婚姻将被认可,被祝福,被证明,这是从前他想都不敢去想的事情。可是那个人就这么不动声色地把这一切安顿好,然后捧在了他的眼前。

估计这是叶修一生最难得的浪漫了。蓝河想。

证婚词念至尾声,主婚人的先生用汉语小声示意他们跟着宣誓,蓝河的英语还能过关,叶修的口语却蹩脚得很,但也在主婚人耐心的眼神里磕磕巴巴地认真跟着念完。然后是交换戒指,又被告之仪式的最后一步是新人互相亲吻。

向来在荣耀世界里所向无敌的某大神之前难得在英语方面落了下风,这时候正腆着脸装正经。蓝河咬着小虎牙偷偷摸摸地笑,笑到一半忍不住了,猛地扑进他怀里,主动和他交换了他们结婚之后的第一个吻,堵住了自己即将泻出口的笑音。

 

走出主婚人家的时候蓝河还犹自不敢相信,他们这两个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的中国公民,就这么在大洋彼岸的加拿大简简单单地结婚了。

叶修松了松领结,拖着步子伸手去搭他的肩:“叶太太,别想了,这就算结了,以后你生是我叶家的人,死了也要入我叶家的坟。”

蓝河冷哼了一声,一把拍开他的手:“Mrs.Xu,Are you kidding?”

叶修动作一滞,偏头想了半天没想起来“kidding”是个什么意思。

 

结婚证书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邮递回他们申请结婚许可证时登记的地址。一纸薄薄的婚书将漂洋过海送抵他们B市的家中,将这一场仪式尘埃落定,并带上名为婚姻的锁扣。

在这之前,他们还拥有一段自由支配的时间,人们通常称之为蜜月。蓝河联想起这个词的时候觉得有点矫情,顺便打了个小小的冷颤。

路线是叶修一早便定好了的,从温哥华到西雅图,到旧金山,到洛杉矶,横穿美国直飞纽约,最后一站抵达佛罗里达州东岸的迈阿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没有荣耀没有工作。

倾注了整个前半生的热情与心血的荣耀,等他们回归原本的生活之后依旧值得拿未来的时光去珍视,而这一个月,仅仅留白给感情也再好不过。

两个人一起几乎踏遍了整个美国,到达最后一站的时候正值六月末七月初,美国最干净的城市迈阿密拥有湛蓝得洁净的天空,海边白色的沙滩伸向天边,高大的棕榈树群发出充满热带气息的沙沙的声响。

亚热带的夏天来得刚刚好,感情的温度,也蒸腾得刚刚好。

 

蓝河是在佛罗里达州东海岸的海浪拍岸声里醒过来的。 

房间里挂着厚重的天鹅绒床帘,过滤了外头大半的天光,幸存的光线撞破眼睫揉进瞳孔中,照得视野中一片影影绰绰的蒙昧。 

叶修在他身边还睡得很沉,手臂松松地扣在他的腰上,体温温暖而熟悉,带着一股极淡的烟草味儿。 

蓝河顺势往他怀里窝了窝,又抬手去揉眼,视野清明的一瞬间想起来,这是他们旅行的最终站了。

他抬起眼帘,凝视着叶修近在眼前的脸,常年不见光的宅男还是有些苍白有些虚胖,但是黑眼圈消了很多,和这段时间规律了很多的作息脱不开关系。

——这个人现在是他的合法伴侣,是他将携手终生的人。以前在网游里那些隐晦不明的感情不敢言说的日子,遥远的好像上辈子的事情了。

蓝河想了想,伸手去捏叶修的脸,力度放得很轻,不过还是成功地捏醒了睡梦中的人。

叶修揽着他腰身的手收紧了一些,睁开的双眼里带些惺忪的睡意,哑着嗓子开嘲讽:“好好儿的不睡觉一大早起来捏我脸,是不是被哥迷得七荤八素了?”

蓝河撇了撇嘴“嘁”了一声,怏怏地收回手,却被叶修一把握住,语带揶揄:“叶太太,管点火不管灭火啊?”说完习惯性地一垂眸,正看到小剑客的脖颈上留着一枚昨夜的吻痕,圆圆的绯红,像是春天落早了的桃花瓣。

眼神就有些发愣。

 

蓝河见他一清醒,说的话便又不能听了,刚下意识地舔了舔唇张口想说什么,一声“你”还没吐出音来就被凶狠的亲吻堵了回去。

“叶太太。”

他听到他的合法伴侣含含糊糊地溢出相贴的唇瓣的话。

——“管点火不管灭火就算了,你别加柴啊!”

 

—Fin—


评论(47)
热度(297)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