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塔塔,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水蓝】三人成虎

       

※别转出LOF,什么都禁。

※和选手无关,别上升,随便看看就行。

       

>>> 

  

  王柳羿抱着手机,满脸清心寡欲地盘腿缩在电竞椅上打坐。

  喻文波叼着一瓶AD钙奶打他背后路过,余光里瞥见他手机上大开的微博界面,心头顿时警铃大作。

  习惯使然,他右手的食指和大拇指虚空做了个狠狠一拧的动作,但到底没敢去揪他辅助的后颈皮。只得慢慢缩回一个指头,像只怂巴巴的柴犬想去咬主人的衣角一样,颤颤巍巍地戳了戳王柳羿的肩膀。

  “蓝哥,又看啥呢?”喻文波问。

  “啊,杰克,”王柳羿扭头瞥了他一眼,表情十分淡定,淡定里甚至有那么一丝丝的愉悦,“我在欣赏你粉丝的过激发言啊。”

  喻文波:“……”

  

  喻文波有时候觉得,王柳羿此人虽然即将年满二十,迈入普世意义上的“大人”行列,但仍像一只从不知那本都市怪志里偷溜出来的小怪物一样,让他捉摸不透极了。

  这种奇异的直觉从两个人的双排年代一直延续至今,曾在受困于年龄不能上场的那段岁月里,为年轻的AD选手提供了大半隐晦的乐趣。

  喻文波明白,自己对世情有种天生携来的通透,十岁出头的年纪就知道怎么与人相处会让对方最舒服。故而他和自己的室友、兄弟、以及认识的网友插科打诨,莽着一口公鸭嗓互相争当爸爸,却也自然而然的,把那一点儿好脾气尽数丢给了王柳羿。

  有人说他们俩之间的缘分和相处模式由来已久,喻文波对此嗤之以鼻,暗自埋怨看客们不懂他:哪来的那么多不一样?也不嫌累得慌,明明是他自己先不一样,老子才对他不一样的。

  哪能一样呢,起码王柳羿就从不跟他争“爹权”,也不爱在峡谷里口吐芬芳,说话还总带点侬软的南方口音,跟撒娇似的。

  湖北话?湖北话怎么能算南方话,硬邦邦又凶巴巴的,说情话都说得像吵架。

  

  事实上,他们俩能认识这件事本身,对喻文波来说就已经是一场反常。

  很多年后他看到粉丝们考古他们初遇的那一场排位,什么2018场的锤石,什么天青色等烟雨的命中注定,一套一套的,说得有理有据。

  没什么浪漫细胞的年轻AD目瞪口呆地想:你们怎么这么会解读,我当初就觉得这么牛逼一锤石,不蹭个好友位可惜了。

  而反常的点恰恰就在于“蹭好友位”这件事本身。

  本质上来说,喻文波对辅助并没有多大的要求,合得来就玩,合不来也不觉得遗憾,谁叫他对自己认识得太早也太清醒,知道召唤师峡谷那方天地就该是他扫万合挡千钧的不二战场,故而辅助够用就好,输了轮不着对方背锅,赢了也不靠对方多少。

  可当初发出那个好友申请的时候,他到底在想什么呢?

  喻文波觉得有点可惜,此事过去太久,早被他忘光了。

  后来命运在两个人身上折了个对角,让他们有幸做了队友,又住到了一起,把排位时期的一点惺惺相惜延续成了漫长的可能。

  职业圈里像他们这样一路走来的搭档并不多,这个圈子里的缘分如同浮萍聚散,今朝荣辱与共的队友或许下个赛季就会反目成仇,如今还是队内中流砥柱的股肱之臣明天就可能弃投敌方。

  喻文波十五岁一门心思卯着IG来,自己没经历过这么多,因此也没什么少年知愁的感喟,却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会是王柳羿未来的AD,从此没再没事找事地去设想过任何别的可能。

  

  从线上走到线下,从排位走到职业赛场,要出成绩,两个人不合拍总是不可能的。

  除了天蝎座实在是不懂巨蟹座那点诗心愁骨灌养出的执拗,总觉得他爱瞎搞以外,喻文波对搭档的一切小心思,都称得上是随遇而安见怪不怪。

  甚至去年年末那场动荡,那被人提烂了的所谓“转会风波”,他也并没有因此对王柳羿难得生出的反骨表达过什么不理解。

  倒是王柳羿签完了三年的续约合同以后,也不知道气他什么,跑出谈话室以后就像个红眼睛的兔子一样瞪他,还扑上来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喻文波哪敢惹这个全队新晋的大宝贝,捂着肩膀哎哟哎哟地喊疼,又屁颠屁颠地跟在他后面满基地嚷嚷:“蓝哥开心没,不开心小弟再给你当波狗。”

  王柳羿却揉了揉鼻子搡他,说:“你省省吧,还要当三年呢。”

  喻文波一听就咧嘴笑了:“行啊,说了多少次了,下路都是我跪着呢不是。”

  实际上他并非多难过王柳羿想要离开这件事,也没有多执着地想要说服王柳羿留下来。

  毕竟年少老成的AD在看到那条突如其来的微博以后,立刻像个操心的家长一样把LPL各个战队从头到尾捋了一遍,再条条框框代入自家辅助那点“证明自我价值”的小要求,最终得出的最优解,仍然是小IG。

  留下就是最好的选择,他又能去哪里?

  高振宁急得脸上新冒了两颗痘,宋义进叽里呱啦拿韩文跟姜承録解释着辅助选手那条微博的意思,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怎么好看,只有喻文波还闲得去安慰他们,说别急啊,蓝哥走不掉的,你们也不想想,咱们队这么好的队伍,打着灯笼都难找是不。

  后来两个人回了房,王柳羿哭得有点鼻炎复发,喻文波就抱着一盒纸巾坐在床边给他当人形抽纸机。

  王柳羿擤一纸鼻涕,喻文波就抽一张纸给他,批话也不说了,像个哄小朋友的,体贴的幼儿园老师。

  王柳羿没被他扼住命运的后颈皮,难得有点心虚,只好小心翼翼瞥他:“杰克,你是不是早知道我想走了。”

  “啊,没啊,”喻文波一脸茫然,“宝蓝z的心海底的针,哥们怎么猜得透?”

  “那你这么淡定?”

  “哦,这不是知道你走不成嘛。”

  王柳羿听得愣了愣,也不知道想到了哪里,片刻后红着鼻子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一口才箍好没多久的小刚牙看得喻文波有点晃眼。

  “是嘛。”他说,“那挺好的,还是你知道我。”

  那会儿他刚剪的狗啃刘海还没养回来,牙套戴上之后的效果也还没多好,又哭过,脸上全是一道一道干涸的泪痕,整个人看起来都丑丑呆呆的。

  喻文波不知哪来的心软,抽出一张纸巾粗鲁地在他脸上擦了擦,擦出了一点不乖的红印子。

  他隔着那张柔软的纸巾,报复似的在搭档脸上拧了一把,愤愤道:“你还不就是想太多,该的。”

  

  十一月一过,十二月他们以侥幸未曾变动的冠军阵容总算打破了一年一冠的魔咒。

  于是新的一年就又来了。

  王柳羿的自我破壁速度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甚至破得有点太过彻底。

  在那之后,他逐渐有了新爱好,比如没事就开个小号逛JackeyLove超话,专挑那几个自称“粉丝”实际上不知是哪来的妖魔鬼怪的首页看,偶尔看得前仰后合,还特意念给喻文波听。

  喻文波自己一个被骂了三千多条还能二话不说闪现向前的大心脏选手,倒没觉得他这爱好有什么不行,毕竟起先脑子一懵骂他找虐也骂过了,后来看王柳羿那副乐在其中的样子才明白,这只不过是那只小怪物的新乐趣,什么伤口撒盐,纯属扯淡,人家乐在其中得很。

  再说了,也不知道是往谁伤口撒盐呢——

  王柳羿声情并茂:“呵呵,宝蓝典型KDA式辅助,从不保AD!”

  喻文波几个头大:“那峡谷又他妈不是老子的个人秀场,活一个赚一个,死两个亏一双,你能活为什么要死,而且谁能赢保谁,没毛病啊。就晒哥那个两件套的吸血鬼,真他妈超出老子的理解范围,你玩个塔姆不舔他舔我,有病吗?”

  王柳羿起先听他讲批话听得乐不可支,片刻后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气得拍桌:“怎么说话呢喻文波,那场我舔你舔少了?你德莱文开场四个头谁给你喂的?”

  喻文波:“……”

  得,真他妈的难伺候啊。

  后来经验多了,喻文波又总结出了一套万能公式。

  “别念了,求求了,”王柳羿一开嗓,他就满脸生无可恋地把话堵回人嘴里,“我招,我都招,蓝哥,我不想打下单,下路没你不行,不是非要你保,谁赢就去保谁,咱俩默契没问题,不是你拖后腿,二队的暂时上不来,别队的哥们不稀罕要,真的,别看他们说了啥了。”

  “哎呀喻文波,这次有新的说法啊!”王柳羿兴高采烈,“他们说我是宫斗冠军耶!”

  喻文波:“噗——”

  

  下路组的春季赛打得的确不算好,舆论压力山一般倒下来的时候,喻文波还有点莫名其妙。

  不就常规赛输了四场么,季后赛打回来就行了啊,多大点事,而且哥们还藏着招呢,真是好没见过世面的一帮粉丝。

  好在今年的舆论焦点总算是从他这个水军AD身上偏开了,换成了野辅回回被吊上批斗架。高振宁那逼轮不到他去说情说理,但王柳羿那边总得意思意思,喻文波找了个机会大着舌头去问自己辅助,心态怎么样啊别乱想啊。

  王柳羿很给他面子地做了个哭哭的表情:“嘤嘤嘤,心态崩了不打了,赶紧让替补来吧。”

  喻文波浑身鸡皮疙瘩:“蓝哥你正常点,我害怕。”

  王柳羿哈哈大笑,说:“毕竟我是宫斗冠军哎!”

  喻文波打了个冷战,莫名其妙想到他蓝哥头戴朱钗身穿罗裙弱柳扶风状往他怀里倒,嘴里还柔柔喊着“陛下”的场景——

  别说,其实应该还挺好看。

  后来宫斗这个词成了他们俱乐部的一个固定梗,有一回他和王柳羿带二队的小打野卢崛出去下馆子,卢崛其实也就比喻文波小了一岁半,个头已经长得比他们俩都高了,但在他们面前仍然跟个小辈一样。

  王柳羿摆哥哥架子,老神在在跟小朋友说:你和你们队伍里的小辅助说说,别有心理压力,他蓝哥不会怎么他的。

  卢崛一头雾水,直跟喻文波使眼色。

  喻文波叹了一口气,心想:蓝哥又玩上宫斗了,他怎么跟太子妃升职记里的那个表妹一样呢,大家都在搞笑,就他一个人专心致志搞宫斗,搞宫斗,搞宫斗。

  其实基地里也没人跟他宫斗,毕竟辅助选手性格出了名的可爱,斗都不用他斗,一整个队伍的人排排坐着想撸猫,谁还能怠慢了“猫”本人?

  

  “蓝哥,你到底能不能重新ban了微博?”喻文波也曾多次委婉地跟他提议,“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没啥意思啊,而且我也不想我那么大一辅助又没了。”

  王柳羿抿着嘴唇笑眯眯地望着他:“怎么会呢,杰克哥后宫三千,多得是辅助。”

  喻文波一听这话就觉得不好:“没,没有,我哪有,我出道不就你一个。”

  王柳羿特别乖巧地“嗯嗯嗯”,不忘提醒他:“以后三年也就我一个哦。”

  喻文波:“……”

  其实他不是不知道王柳羿怎么想。

  狂风暴雨非要迎面扑来,哪能怎么办呢,躲也躲不过,不如撑把伞出去闲庭信步,指不定还能在雨里多捞几条鱼回来。

  喻文波觉得搭档的脑回路真如刘青松所言匪夷所思,果然还是他们几个辅助闺蜜之间的互相了解比较深刻。

  但有什么办法,毕竟是哥们的辅助,就这么一个,哥们怎么都得陪着。

  于是他们在雨里并肩散过步,在五月和煦的风里一同出过海,也在漆黑的、漫长的夜里一同去过远眺过当初还一无所知的未来。

  那时候他们不知道自己面前的是一条金色的长路,也不知道携手走下去,究竟会通往开满鲜花的生途,还是暗无天日的绝境。

  但他们的步伐早已经如出一辙的坚定。

  AD和辅助的关系总是有些莫名的。两个人的职业生涯绑定,在他人口中被一并提及,同吃同住同行,并被强求默契。

  “搭档”两个字也蕴含了更多的亲密,让他看见王柳羿和别的AD双排时会有那么一点吃味,也知道王柳羿镜湖一般平静的眼睛里藏着一点对他的独占欲。

  很久之前——也或许并没有那么久——那时候他还是个没上场的预备役首发AD,而王柳羿的ID还叫Megan,但所有人提到王柳羿的搭档,却都已经越过队伍里的现役AD,会提前想到他。

  毕竟所有人都在等待他,等待一场属于IG的金色的雨。

  那个时候,也从没有人想过要把他的辅助排除在王朝的版图之外。

  宋义进和王柳羿去参加一个什么高校的演讲活动,名字乱七八糟的,喻文波没记住,但他和留守基地的队友们一起兴致勃勃地观看了现场直播,以期挖出一点谈资来当做自我娱乐的笑料。

  台上的王柳羿还像个念初中的小孩,有些羞涩地表白了自己最喜欢的前辈选手,紧接着又谨慎地斟酌着说辞,评价曾经和喻文波有过那么一段“露水情缘”的另一位同期。

  “可能是因为杰克的原因吧,对明选手的感觉有点怪怪的。”他说。

  基地里看热闹的队友们顿时哄堂大笑,起哄喻文波说你童养媳吃醋了,还不赶紧去哄哄啊?

  喻文波摆摆手装老成:醋nmlgb,谁没有个过去,我蓝哥还能不懂我?

  心里却想:史森明那儿子有什么好醋的,见了你还得叫你一声小妈呢?跟着哥们儿辈分高,便宜你了。

  ——当然这批话不能讲给王柳羿听。

  蓝公子温文尔雅,在屏幕前说一句草你妈都要装模作样地捂捂嘴,还怪可爱的。

  

  他们已经一起走过很长很长的一段岁月了。

  四分之一个人生里都有彼此的存在,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比重还会逐渐变大。

  小怪物总要闹出一点什么事来折腾人,好在现在这是只变种的小怪物,已经学会不折腾自己,只折腾别人了。

  那又怎么办呢?

  年轻的AD选手此时还未曾有自知,自己面临的这种甜蜜的烦恼,可以用一个他并不怎么熟悉的成语来形容,就叫做“甘之如饴”。

  

  此时此刻,喻文波心头警铃大作。

  因为王柳羿又在看他的超话。

  实际上,不止他的超话,还有iglol锅巴抗吧泥潭虎扑,网瘾少年,什么地儿不逛。

  喻文波看着他歪头歪脑看得乐不可支的样子就心里发毛,心想:我现在去开个小号狂吹他还来得及吗?

  事实上他知道,王柳羿不需要过誉的赞美。Baolan这个ID承载着他在峡谷里的一切荣誉和悲喜,但作为王柳羿,他要的比这简单得多。

  无非是同行的人,滚烫的梦,虔诚的心而已。

  他们这一帮人,天生合拍,谁不是如此?

  

  不过他们这一帮人,也就只有王柳羿跟个小姑娘似的。

  一柜子粉粉蓝蓝,出门还只穿白裤子。逆苏?谁搞逆苏了啊,那就是叫……叫什么来着……哦对,girlish,上次跟翻译学的一词,挺时髦的。

  喻文波想,一群臭男的在一起打游戏,队伍里总要有个妹妹。

  “杰克你看,他们又有新说法了!”王柳羿不知看到了什么,前仰后合地笑起来。

  幸好他不知道喻文波脑子里正在乱七八糟过的那些东西,如果知道,他可就没空笑了,得先扑过来揍自己的AD一顿再说,揍不过也要揍,酷盖的尊严绝对要维护。

  “他们说,说当初是你自己选的我,自己签的三年约,自己种下的苦果哭着也要自己咽……他们再恨铁不成钢也没用,让你好自为之……哈哈哈哈哈哈……哎哟笑死我了……杰克哥,赶紧哭一个……”

  王柳羿笑得东倒西歪:“原来我这么祸国殃民……咳咳,没没没,没殃民,光殃了水,祸极殃水!”

  “哎哟,明明是你自己从青训打上来的,别净给我揽些没用的功行不……”喻文波眉头一拧,“而且,哥们儿难道对你不好吗?”

  “你对我有这——(拖长了声音)么好吗?为了我不死不休,甚至赌上自己的职业生涯也不肯换辅助?”

  喻文波心头一跳,嘟囔了一句:“好像也没错,的确就是……不想换啊。”

  

  不仅仅因为习惯,不仅仅因为你是王柳羿,更因为你是一位非常非常优秀的,与我合得来的辅助选手。

  电子竞技领域的一腔孤胆,无非只是为了赢,我可不信那么多的雪月风花命中注定,只是如果我们在一起,就可以更好更轻松地赢,那我为什么要去设想其他的可能?

  纵然荆棘王座之下开满蔷薇花。

  也年年都有新的赏花人。

  

  “蓝哥,真的别看了。哥们求求你……”

  “哎哎哎……打住!别背你的万金油回答,这次不适用啊喻文波!”

  “……不是啊!”

  “哥们本来是个铁直男,”喻文波一本正经道,“但他们说得我都有点感动了,所以我现在怀疑——”

  “我到底是不是真的有点喜欢你……?”

  

  —完—

评论(66)
热度(1166)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