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相隔两地的长途电话

   

  

※国家队背景,有私设QAQ

※BGM是来自Valentin的《A Little Story》,刚刚好,这一篇也就是个简简单单的 little story。配乐食用口味更佳

※实在喜欢这样有点小脾气的小蓝,和这样温柔家常的老叶

※前排带家养 @请不要在墙上画大小眼 ,女票 @Natsume,相好 @猫丁鱼 




接到叶修打过来的电话的时候,蓝河正在蓝雨俱乐部的员工餐厅吃饭。

之前公会里有些事情耽搁了,他和笔言飞两个人一直拖到快七点才抽出空当来吃晚餐,赶到食堂的时候早就错过了饭点,掌勺的师傅急着下班,草草给他们打了两个菜作罢。蓝河开始没注意,端着餐盘拣了个位置坐下,动筷子的时候才发现菜里拌了自己最不爱吃的西芹。

虽说二十来岁的人了,但毕竟是土生土长的广府小伙儿,在吃上很是挑嘴,因为菜里的几根西芹,向来积极向上的小青年罕见的有点儿蔫,手机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他正没什么精神地拿筷子闲闲扒拉着米饭。

笔言飞看着他对面的人刚才还一脸嫌弃别扭,结果才摸出手机瞥了一眼屏幕便立刻露出笑来,不由得心里一抖。

——坏了,这又要瞎。

 

苏黎世和北京有七个小时的时差。瑞士时间上午十点,是中国队的第一轮早训结束的时间,训练室里十几个人陆续离开了电脑前,做手操的,出门倒水的,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又没完没了地扯开了嗓,两个姑娘凑到一块儿偷偷摸摸点开播放器开始加紧时间追剧,之前密雨一般的键盘敲击声一停,不大的训练室里顿时被人声挤满,显得有些拥簇。

叶修烟瘾犯了,跟喻文州交待了一声便钻到了隔壁的吸烟室里。

西欧国家大多颁布有严格的禁烟令,这让老烟枪在异国的日子过得很艰难。他有些急切地摸出打火机来点了一根烟,又狠狠地抽了一口解瘾,这才惬意地稳了稳呼吸,踱到窗边一把扯开窗帘推开窗子。

丰盛的日光顷刻之间便倾洒下来,晃得人不自觉地眯了眯眼,远景是西欧城市一贯的蓝天碧海,苏黎世湖澄明地像一湾湛蓝的琥珀,阿尔卑斯山在盛夏褪去了雪衣,远远望去,模糊的视线里只见层峦叠翠,和格罗斯大教堂双塔楼耸立的塔尖。

涌尽窗口的空气带着些被日光炙烤之后焦热,熏得人脑子有点发闷。叶修抽完了一根烟,习惯性地想去摸下一根,结果伸进口袋里的手一愣,临时改变主意将手机摸了出来。

 

手机是蓝河买的,普通的国产牌子,没有什么特别的功能,但好在结实。

最开始的那段时间也用过各种功能齐全外观鲜亮高大上的品牌机,但叶修很不习惯自己兜里突然多了块砖,脱掉外套的时候还是跟从前一样顺手往桌上床上沙发上就扔,然后就听见“啪”的一声,娇贵的电子产品清脆落地,还在地板上哧溜哧溜地打了几个转。捡起来一看,得,屏幕又摔坏了。

蓝河每次有假去H市看他的时候都能发现自家这个没什么收拾的宅男又换了手机,每次问起得到的答案都是满不在乎的一句“摔坏了”,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干脆上网给他买了个丑丑的板砖机回来。苏沐橙和陈果没少因为这事嫌弃他,结果新手机摔了几次没摔坏之后,叶修叼着根烟一本正经地给自家老板娘和妹子汇报情况。

“又实用又耐操,这跟小蓝属性一样啊。”

“当然了,小蓝长得跟它不是一个档次的。”

 

两个人在一起不是一两天的事了,都是抱着电脑讨生活的,平时要是有什么要紧事儿,一个QQ弹窗敲过去就能找到人。叶修不是黄少天,语速上占不到优势,反而更喜欢在聊天框里用手速上的压制来调戏蓝河。每回看到小剑客那边的“输入中”亮了许久一句话还没打过来,只能任自己一句一句地逗,叶心脏的心情就大好。

也因为这个原因,他的手机其实用得不多,只在假期往另一个城市跑的时候才能派上用场,自然对于蓝河当初想尽了办法说服他添置个手机的行为表示不太能理解。

 

然而这一观念的改变得缘于叶修被自己爹压着就任中国国家队领队。

因为提前就被知会过他今天要回家去,可能抽不出空来联系自己。蓝河在上班的时候接到叶修电话还心里奇怪,心说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急事,结果接起来就听到叶修哭笑不得的声音。

知道他将要出任国家队领队的消息的时候,其实还是有一瞬间的怔忪的。虽然心里很清楚这个荣耀世界里老妖孽级的人物就算退役了也会继续在这片土地上兴风作浪,却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的,以这种方式为自己的荣耀重新赋予了崭新的意义。

作为一名职业选手,哪怕曾经在第十区被他折腾地寝食难安过,蓝河也毫不怀疑他对荣耀这份十年如一的热忱值得自己最大的尊重。

叶修当日在电话里跟蓝河抱怨这件事,表示自家爹简直是搞笑,退伍这么多年的人了,还是一听到“为国争光”这四个字就和打了鸡血一样。蓝河在G市蓝雨俱乐部的网游工作室里一边整理公会仓库一边夹着手机听他陈述自己回家又被赶出来的全过程,口中随意地应着,唇边有温温暖暖的笑意,只觉得心头那棵原先打着苞的小桃树,一朵一朵“嘭”“嘭”地被催开出了满枝的花。

职业选手与网游工作人员,工作定位的不同让他们注定无法并肩作战。蓝河不曾遗憾过这一点,在感情面前,这样的距离并不是鸿沟,而是一架森林中落满了雪的寂静的桥,善意地给人跨越它的勇敢。

而电话里传来的声音,絮絮说起的琐碎的小事,一如既往的调笑,也总是在他们相隔遥远的空间的同时,让他觉得自己被爱。

在一起之后,吵架拌嘴里带着些隐晦的甜蜜,有分享,有接纳,一个人的日子掰成两半过,喜欢的人的声音响在耳侧,手下从事着自己喜欢的工作,这是最简单充实的生活。

不止是蓝河,于是这一回之后,连叶修也开始觉得,手机这个东西除去那些固有的带给人的烦恼,倒也不是一无是处的了。

声音里饱含着感情,传进鼓膜,叩击心门,这是爱人的特权。而文字无法表明的东西,声音也总能让你懂得。

 

这是中国队抵达苏黎世的第七天了。

一个星期的准备期马上就要过去,荣耀领域最高规格世界性比赛即将打响。他们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挑战,崭新的对手与崭新的战术;与之对应的,他们也是崭新的中国队,最尖端的十四个人,最坚实可靠的彼此战友。

叶修是被誉为荣耀教科书的人,四个冠军背后是十年未曾消磨的热忱,荣耀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熟悉的,而这一次走出国门,却给了他一种久违的新奇感。他拭目以待,期许更大的舞台。荣耀的发展终将继续,他也会伴随着他所热爱的事业一路往前。

而转身的时候,他知道蓝河会在。

 

苏黎世的盛夏,涌尽窗口的空气带着些被日光炙烤之后焦热,熏得人脑子有点发闷。叶修抽完了一根烟,习惯性地想去摸下一根,结果伸进口袋里的手一愣,临时改变主意将手机摸了出来。

他准备给蓝河打个电话。

广袤的亚欧大陆上,他们一个身处最东南端,一个身处最西北端,爱人在遥远的一万两千多公里的直线距离外,但也就在身边。

蓝河的电话号码设在快捷键“1”,最方便拇指按到的地方,拨过去的时候,因为是国际长途,电波里掺了些刺啦刺啦的杂音,提示音响了三声,“嘟”地一声接通,彼端传来自家小剑客因为介质转换而有些失真的一声“喂”,上调的尾音带着些隐秘的雀跃,撩动着某根名为思念的弦。

 叶修迎着西欧清澈明亮的日光露出一个蓝河看不见,却听得清的笑:“小蓝,想哥没?”

 

—完—


评论(29)
热度(239)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