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小地震时的紧紧相拥

   

※兽化梗,孟买猫X俄罗斯蓝猫,下图左边是俄罗斯蓝猫,右边是孟买猫,请领略老叶猫眼神的精髓hhhhhhh。



※BGM是来自《境界の彼方》里面的某段轻音乐配乐《滑稽かな滑稽かな》,很萌啊,跳动的感觉就像猫爪子踩在心上~

※OOC,OOC,私设如山,以及请允许我脑补河河的主人是我,老叶的主人在威逼利诱下我承认了 是我女票@Natsume 。

※文力不足莫见怪QAQ

※前排带家养 @请不要在墙上画大小眼 ,相好 @猫丁鱼 




七月的天气闷热得有些焦灼,饭点刚过,东边的天幕上远远地飘来了一朵暗沉沉的云。

蓝河吃过了主人给他拌的鱼汤饭,又被主人抱进怀里挠了挠肚皮摸了摸下巴,人类的抚摸带来温柔的触感,但他只是没什么精神地甩了甩尾巴,弱弱地“喵”了一声。

原本被这样招呼是自家猫咪最乐意的事情,碰到他的肚子和脑袋的时候小猫总是会从喉咙里发出几声惬意的呼噜声,今天这反应……不太对啊。

主人把他抱到眼前点了点的鼻尖,带着笑意问:“小蓝没啥精神啊?”

蓝河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没来由的心里闷得慌,只能无奈地动了动耳朵,垂下眼眸,有些拘谨地扑腾着自己腾空的腿。

主人笑着把他放到地上拍了拍背,示意他自己去玩儿,蓝河撑起精神窝回她脚边撒娇似的打了几个滚,这才几步跑回了阳台上,缩进了自己窝里打盹儿。

才睡了不多时,半梦半醒间,他听见对面阳台上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喵”。

蓝河掀了掀眼皮翻了个身,没理。

    

对面那户人家养着一只名叫叶修的孟加拉猫,蓝河刚刚出生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荣耀小区里称霸一方的存在了。

——通身光滑透亮的暗色皮毛,敏捷的弹跳力,极强的战斗力,以及……嘲讽得让人想踹一脚的眼神。这样一只猫,懒洋洋地迈着步子在荣耀小区里杀遍四方,还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估计只能用“风骚”这个词来形容了。

作为一只好脾气的俄罗斯蓝猫,蓝河性子温和,而且个性独立,不太喜欢陌生人,可是估计是因为近水楼台的原因,不知道从哪一天起他就成了对面那个脸T心脏的生物的重点关照对象。

发现了这一点的蓝河很头疼。

他家主人和叶修家主人是关系挺好的两姑娘,对于叶修经常窜到自家阳台上来的行为表示见怪不怪,平时见他们打打闹闹的,也只当自家小蓝这么个好静的性子难得能和叶修玩到一块儿去。哪里知道是蓝河被他调笑地炸了浑身的毛。

有一回听见两个姑娘聊天,说起俄罗斯蓝猫对性别模糊,可以互舔伤口的同类抱有好感。蓝河家主人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笑着说:“也不知道小蓝是不是不喜欢小母猫,也成年了,春天里倒是没啥反应,都不见挠挠墙的。”

蓝河在旁边听得欲哭无泪,心说自己不过是不爱和不熟悉的猫打交道,赶紧凑上去蹭了蹭主人的裤腿撒娇,巴望着她转个话题,结果身子一腾空就被叶修的主人抱了起来。

叶修主人把他抱在怀里顺着毛,又轻柔地揉了揉他的脑袋,玩笑着说:“不然和我家叶修配一对儿得了,我看他对那些母的也不感兴趣。”

蓝河闻言身体一僵,下意识地就瞥了瞥叶修。

趴在一边的角落里打盹儿的孟买猫甩了甩尾巴,淡定地彰显了一下存在感。

 

人类果然永远无法理解小动物们思考的人生。

比如蓝河不喜欢母猫是因为不爱和生人打交道,而叶修却是因为蓝河和懒。

在荣耀小区里酷帅狂霸拽了很长一段时间,人称“叶神”的孟买猫一直很屌,并且屌到了没什么朋友的地步。虽然荣耀小区里的大大小小的宠物都在他这儿吃过瘪,但是最可爱的吃瘪者还是非蓝河莫属。

在蓝河还小的时候,叶修对邻家突然多出的这个同类很好奇,没事儿就叼着个小鱼干儿越过阳台的栏杆过来逗他。那时候两只猫的相处模式还是很友好的,涉世未深的小奶猫眼神是湿漉漉的,“喵”一声道谢,声音也是湿漉漉的,温温软软的小毛团儿,像个毛线球一样蜷在窝里咬着自己送的小鱼干儿,吃起东西来小脸一鼓一鼓,糯糯的包子一样。

后来小孩儿长大了,优雅文静的俄罗斯蓝猫长成了高岭之花,眼神客套又礼貌,说话的声音都是清清淡淡的,像化到一半的浮冰。

向来懒洋洋的孟买猫心里颇有点不对味儿了,这怎么着也算自己养成起来的小东西,怎么就没往自己预料的那条娇软粘人的道路上走呢?心里那点儿S欲一被激发出来,叶修叼着根草乐呵呵一笑,决定改变战略,之前的那些逗乐就变成红果果的明显的调戏了。

踩尾巴舔耳朵,怎么惹他炸毛怎么来,看着小孩儿浑身戒备地踮起脚尖竖起一身短毛就心情好。

--于是这年春天的时候,叶修在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满小区发情的母猫缠绵又挠人的叫唤声,只淡定的抠了抠耳朵便又接着睡,追着梦里那只眼神矜持的小公猫咬尾巴去了。

 

就这么定个亲,其实也不错。

孟买猫晒着太阳磨爪子的同时,觉得有必要让自家主人把落实当时的玩笑这一计划提上日程。

同时,对未来媳妇的套近乎是个持久战,也松懈不得。

磨完了爪子对着太阳光一照,尖尖的,锐锐的,叶修满意地把指甲收回肉垫里,然后“喵”地叫唤了一声,冲对面阳台上闲闲地喊了一声“小蓝”。

 

小孩儿今天心情不太好。

这是他仔细观察了好一会儿之后得出的结论。往常午饭之后他隔着阳台喊蓝河的时候,因为怕吵着自家向来浅眠的主人的午睡,就算心里不乐意,蓝河还是会在第一时间就答应他,可是今天,他只是怏怏地翻了个身,理都没理自己。

叶修伸了伸筋骨,爬上护栏猛地一跃,就从自家阳台窜到了蓝河家里的阳台上。

身手敏捷的孟买猫落地的声音很轻,肉垫踩在白瓷地板上,只带起了一阵几不可闻的风,但蓝河还是下意识地竖了竖耳朵,撑起眼皮望了他一眼。

叶修几步凑过去,拿自己的尾巴勾了勾蓝河的尾巴,在他面前趴下来,小声问:“怎么,小蓝同志今天没吃饱饭?这么没精打采的。”

尾巴向来敏感的俄罗斯蓝猫缩了缩身子,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哼哼,嘟囔道:“我也不知道,就是心里老是慌。叶神你今天别来撩我。”

“啧,怎么叫撩你,这是交流感情。”叶修一笑,笑出七分阴险三分调戏,凑上去蹭了蹭蓝河的鼻尖,“小蓝,来,给哥乐一个呗?”

蓝河撑起前腿,一爪子就往他脸上拍了过去。

 

叶修眼疾爪快,接住了他的爪刀,笑嘻嘻地望着他刚想说话,突然就感觉到脚下踩着的地板晃了起来。

蓝河脑子里一激灵,终于知道自己心里的那股烦闷劲儿哪儿来的了。

——是地震。

俄罗斯蓝猫生性敏感,某些低震级的地震前兆并不明显,但多少都会对他们造成心理上的影响,带来某些特定的焦躁不安。比如现在,晃得虽然不厉害,但是本能里那股子对天灾的恐惧还是让他止不住地四肢打颤,蓝河下意识想逃,结果扑腾着腿还没迈出步子,就被叶修一把摁住扑进了墙角。

 

地面还在晃,背后贴着结实的墙面,栖身的地方是人类学里被称为三角构造的稳固墙角,身上压着向来懒懒散散的孟买猫,这样被护着的感觉,让蓝河在天摇地动里生出一种蒙昧的安全感来。

低震级的有感地震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没有贴瓷砖的粉刷墙上被摇下了几缕墙灰,外头喧声四起,是感知到了地震的人们纷纷跑出了家门,惊魂未定地簇拥着站在小区的空地上。

而蓝河回过神来的时候叶修还保持着趴在他身上的姿势没有动,呼吸里带着些细微的喘,爪子紧紧地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藏进去的尖指甲都因为紧张戳到了肉上。

蓝河吃疼,动了动身体想从他爪下逃出来,结果被他的劲儿按得实在动不了,只能有些艰难地开口:“叶修,你爪子抠到我了……疼……”

孟买猫显然这时候才回过神来,忙一跃跳起来,往阳台外边望了一眼,天色还是灰蒙蒙阴沉沉的,乌云低压,以天幕为盖,将整个世界挤成一个大蒸笼。

蓝河撑起身来理顺了自己身上短短的绒毛,弱弱地“喵”了一声:“主人好像出去了,我们还要待在家里吗?万一有余震怎么办……”

叶修回过头来瞥了他一眼,甩了甩尾巴,语带揶揄地问:“小蓝你在向我求助?”

蓝河一愣,有些气恼地“哼”了一声,心想果然不该下意识地就相信这个心脏,拿爪子蹭了蹭地板,转身就想走。结果才迈出步,就被叶修一爪子拽进了怀里。

孟买猫笑得狭促:“刚才我可是拿命护着你,小蓝你这无情的,眼见着是小地震出不了事,就要过河拆桥了啊?”

蓝河转眼间又被他制在了怀里,动也动不得,顿时生出一气起来,炸着毛怒道:“我不只过河拆桥,我还拔屌无情!”

叶修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所谓的“拔屌无情”是个什么意思,想了好久才想起来,是上次听见两个主人聊天的时候提起的,确实……和过河拆桥差不多的意思……

不由得笑得直打颤,一身蓬松的黑毛抖啊抖,抖得心尖发痒。

蓝河越听越觉得心里有点发毛,这只猫的心脏程度他又不是没见识过,怎么自己今天就这么直接送上了门。只能有些紧张地缩了缩身子,但就着两边的姿势,却是像在往叶修怀里缩一样。

刚才还笑得狭促的孟买猫呼吸一滞,揽着他的爪子收紧了点:“小蓝,人类的形容词不要乱用。”

“还是……你想和我试试拔屌无情是怎么回事?”

 

—完—


评论(29)
热度(262)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