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只有一间单人房

     

“要包包”和“伐开心”的梗,来自新浪微博@亡沙漏Solergon的小短文《龙与真龙天子》,原作→戳这里,赶稿子赶到一半被戳得心肝肾肺脾满地打滚,所以半夜加紧撸了一个QAQ

※OOC,OOC,OOC得不像话,先排雷,不能接受OOC的千万不要点!如果点了请不要吐槽它的OOC  _(:з」∠)_

※我不会上海话,凭个人感觉写的,北鼻们也可以捉个虫>/////////<

※娱乐而已切莫当真,博君一笑为上。么么哒=3=




蓝河把房卡塞到叶修手里,面无表情地说:“伐开心。”

叶修额角一抽:“格你又是哪里伐开心?”

“只有一间单人房勒。”

“只有一间单人房,就只有一台电脑。”

“只有一台电脑,你又要跟我抢电脑。”

“抢电脑就算哒,抢了我的电脑,你还要抢我的Boss。”

“伐开心。”

“你说话勒。”

叶修额角一抽:“小蓝你脑壳拷伤了吗?”

蓝河面无表情:“伐开心。”

“你讲我脑壳拷伤了。”

“我不跟你玩了,晚上困觉,我困床,你困地。”

叶修额角一抽:“我不跟你抢电脑,你让我困床?”

蓝河:“我不。”

叶修:“……”

蓝河:“除非你跟我买包包。”

 

叶修过年的时候给屋里妹儿和老板娘一人送了一个包包,真皮子,好贵好贵的。

蓝河觉得叶修噶抠门的难得大方一次,于是对自己的礼物翘首以待,结果翘了半天,翘回来一个君莫笑挂件,嘴里还叼了根狗尾巴草。

蓝河气死特勒,跑到他男人面前闹:“我也要包包。”

叶修莫名其妙:“有毛病啊,送女人的包包,你要来搞啥?”

蓝河面无表情望他。

“你帮她们买包包。”

“你又不帮我买包包。”

“你还骂我有毛病。”

“我要买包包。”

叶修心里讲小蓝格打开方式比哥还不靠谱,一边想摸他脑壳是不是有点烧,结果手刚伸出去,就被蓝河义正言辞地拍开手。

他屋里小蓝一脸严肃:“你不跟我买包包。”

他屋里小蓝一脸控诉:“我伐开心。”

叶修:“……”

“作者你噶欧欧西的小蓝搞出来是要整死哥勒!”

作者表示呵呵整的就是你。

 

叶修不想给蓝河买包包,他觉得小蓝要啥他就给啥不蛮好,夫权难保。

但是他屋里小蓝不合作,天天面无表情地跟他喊:“要包包。”

苏沐橙围观了好久,觉得哥哥嫂子的感情摇摇欲坠对自己的健康成长有几大影响,就跑过去准备把叶修送给自己的包包送给蓝河。嫂嫂噶好脾气的人,不好意思拿她的东西,温温和和地冲她笑:“谢谢,但是我要两个包包。”

沐沐擦着冷汗背过身去给她哥哥打电话:“阿修,我搞不赢你屋里小蓝勒。”

妹子的攻略没得用,叶修只能自己出马,拉着蓝河看雪看月聊整整一夜,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

蓝河好配合,要他看雪就看雪,反正是叶修搓的泡沫粒子,要他看月就看月,反正落了半夜雨,月亮毛都没看到一根,要他聊诗词歌赋就聊诗词歌赋,反正叶修都只会一句“蓝桥春雪君归日”,还把“日”当动词认的,要他聊人生哲学就聊人生哲学,聊得天昼伏夜出的叶先生都瞌睡来了想困觉。

小蓝噶体贴一个人,望着他就清清亮亮一笑:“困了就歇。”

叶修差点热泪盈眶,小蓝果然还是好小蓝,肯定不得因为两个包就置气。结果感动的那点劲还没过,又听见他的好小蓝说。

“你莫忘记跟我买包包。”

 

第二天叶修就把两张飞机票拍到了床头柜上。

叶先生雄赳赳气昂昂:“没得包包,哥带你出去玩。”

蓝河还在困觉,从被窝里冒了一个脑壳出来,抬眼望他。

蓝河重复了一遍:“哦,没包包。”

蓝河缩回被窝里翻了个身接着睡,说:“伐开心。”

叶修:“……”

 

叶修买了飞机票。

叶修没有定旅店。

叶修挑了个小古城带蓝河出来玩。

叶修挑的小古城里没得包包买。

蓝河伐开心。

伐开心的蓝河在得知旅店只有一间单人房之后更加伐开心。

“只有一间单人房勒。”

“只有一间单人房,就只有一台电脑。”

“只有一台电脑,你又要跟我抢电脑。”

“抢电脑就算哒,抢了我的电脑,你还要抢我的Boss。”

“伐开心。”

“你说话勒。”

叶修额角一抽:“小蓝你脑壳拷伤了吗?”

蓝河面无表情:“伐开心。”

“你讲我脑壳拷伤了。”

“我不跟你玩了,晚上困觉,我困床,你困地。”

叶修额角一抽:“我不跟你抢电脑,你让我睡困床?”

蓝河:“我不。”

叶修:“……”

蓝河:“除非你跟我买包包。”

 

叶修宁死不从,表示“我宁愿困地板”。

于是蓝河说到做到,就让他困了地板。

 

更造孽的,单人间只有一台电脑。

 

叶修老老实实困了半夜地板,在地板上头看蓝河打荣耀。

蓝河要困床,又要玩电脑。叶修玩不到电脑,还要困地板。

叶修心里不平衡。

叶修说:“小蓝,你要玩电脑,让我困床好伐?”

蓝河头也不回:“伐好。”

叶修额上青筋一跳:“那你困床,我玩电脑好伐?”

蓝河岿然不动:“伐好。”

叶修怒了:“格你要哪样!”

蓝河一回头:“我要包包。”

叶修:“……”

 

叶修伐开心。

叶修说:“好咯,我跟你买包包。”

 

叶修跑到纪念用品点给蓝河买了两个茅草编的包包。

蓝河说:“我要真皮的。”

叶修:“莫闹莫闹,你将就勒,反正也是包包。”

蓝河:“哦。”

蓝河转过身去接着打荣耀,电脑屏幕上头的蓝桥春雪耍剑耍得蛮暴躁,专门捡兴欣的人戳。

叶修脸上挂不住了。

不跟他买包包是觉得夫权难保,结果不买包包,夫权直接没得了。

叶修想了半天,决定爬起来和他屋里小蓝抢电脑。

蓝河伸手护键盘:“你莫动我电脑!”

叶修摸着下巴呵呵一笑:“伐动你电脑啊,动你好伐?”

蓝河说:“伐好。”

叶修:“伐好那就伐要包包。”

蓝河一脸艰难:“要包包。”

叶修:“要包包就动你。”

蓝河:“伐好。”

叶修:“动哪个在我伐在你勒。”

蓝河:“……”

 

然后蓝河就被动了。

被动了的蓝河伐开心,扶着腰困在床上装死人。

蓝河说:“叶修我伐跟你玩了。”

叶修吃饱了,乐呵呵一笑:“乖勒,回去帮你买包包。”

蓝河委委屈屈:“哦。”

 

后来有人传言蓝溪阁四大高手之一的蓝桥春雪被盗了号。因为某天下午他搞Boss搞到一半,砍了几个兴欣的人就不动了,站在原地挂了一下午机,哪个喊也喊不答应。

蓝河盯着聊天框里春意老发给他的留言脸色不好得很。

“白天注意影响。”

蓝河在考虑要不要把包包加到三个。

 

后来叶修给蓝河买了两个真皮的包包,网上订的,原装进口,好贵好贵的。

蓝河接过包包翻来覆去打量了几眼,望了叶修一眼,说:“么么哒”。

然后起身面无表情地把包包丢进了储物室。

叶修好不容易讨了一点好脸色,麻利跟他“么么哒”,结果“哒”还没有“哒”完,就看见他屋里小蓝丢了包包一脸淡定地返回来,顿时整个人都不蛮好了。

“小蓝你不是要包包?”

“你跟她们都买包包,跟我给个君莫笑,还叼狗尾巴草,我伐开心。”

“君莫笑只能给你勒,哪里能给他们。”

蓝河说:“哦。”

叶修莫名其妙:“有毛病啊,我都跟你买包包了,你还哪里伐开心?”

蓝河抬眼看他,抿了抿乖乖的嘴角。

“那还要抱抱。”

 

—Over—


评论(47)
热度(264)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