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哭泣时覆上眼的手

       

※BGM是来自井筒昭雄的《リトル・シャイン》,挺欢脱暖心的曲子,配合BGM使用风味更佳。

※温暖三十题的倒数第二篇啦,就快说再见了这个系列~合集本子名叫《十五点零九分的下午茶》,印调戳我戳我

※觉得我的河河越来越屌了,真是可喜可贺。

※前排带家养 @请不要在墙上画大小眼儿  女票@Natsume 相好 @猫丁鱼 

※给今天的某位姑娘:我在努力卖我的苹果,如果你喜欢吃梨,就不要来买我的苹果,如果你买了觉得不好吃,这件事本身不怪我,但你硬要发泄一下,我也愿意和你讨论一下怎么样把苹果种得更好,而不是听你在那里以年龄啊阅历为基石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心态冷嘲热讽我的苹果种得不好吃。先不说你本身就是吃梨的,特别是在公共场合,语音讲话注意一下语气嘛,别把个人情绪表达得太明显,有种想摆出冷艳高贵的架子反倒自己降了身价的即视感。当然啦,我也祝你找到你喜欢吃的梨。




叶修端着水杯去客厅里倒水,抬头一看挂钟才发现已经快下午三点了。 

他喊了一声“蓝河”,俯下身去接水的时候正看见饮水机的加热灯“啪”地一声跳灭,绿莹莹的保温灯亮了起来。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能听见窗外蝉声涌动,推进来一股股灼热的风,也没有人应他。

“小蓝?”

于是伸手去按热水阀的时候叶修又扭头喊了一声,阀门下刚刚烧滚的开水被放出来,哗啦啦地流进马克杯,原本漆黑的杯壁受热渐渐显了白,以及上头印着的一个一脸炸毛的蓝衣小剑客。 

——还是没有人应。

H市的大夏天热得潮湿黏腻,这座两室一厅的小小单身小公寓里还没有装上中央空调,刚刚带着国家队从气候宜人风景优美的西欧城市苏黎世比赛回来的叶领队不由得感叹,还是欧洲那群毛子比较会打理人与大自然的友好关系。

蓝河前段时间没日没夜地加了好一段班,才找了俱乐部请到了三天假,一回来直接就栽到了床上睡得昏天黑地,半夜醒的时候发现空调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了,热出了一身的汗,他赤脚就下了床想去浴室冲个澡,结果一拉开卧室门就看见对面书房里的电脑前坐着一个人,正叼着根烟噼里啪啦敲键盘。

屋里没有开灯,电脑屏幕莹莹的白光打在那个人的脸上,映出熟悉的眉眼,他嘴里的烟已经燃到了头,在一屋子的烟雾缭绕里闪着微弱的火光。

蓝河眯了眯眼,又伸手按住太阳穴,哑着嗓子喊了一声:“你什么时候到的?”

叶修头也没回,顺手把烟头扔进烟灰缸里,应了一声:“到了几个小时了,看你睡得香就没吵。”

蓝河“哦”了一声,转身的时候想了想,又回过头来交待了一句“少抽点”。

站在浴室里冲凉的时候才清醒了点,一觉醒来看见相隔两地的恋人就坐在家里的电脑面前这件事,怎么都带些简单纯粹过日子的温馨感。

蓝河盯着花洒里哗啦啦的流水发了一会儿呆,默默翻出了某种专用的清洁液。

 

叶修要来,是他一早就知道的消息。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一直是两地分居,难得双方都能抽出点空,于是这边的三天假请得有安排有预谋,那边是一下飞机散了队就直接往G市飞,掰着指头数来数去,能相伴的时间虽不长,不过总也聊胜于无。

两个大男人过日子,没那么多小青年新相知的腻腻歪歪,吵吵架当调情,滚滚床单交流感情,打打荣耀拌拌嘴,一方在二次元大开嘲讽,一方在三次元蓄意报复,该不要脸不要脸,该炸毛炸毛,厨房还是一团糟,偶尔笔记本坏了也还是会凑到一块儿抢电脑,互相推托着谁都不肯拖地,烟灰要是磕到了键盘里荣耀大神也照样要挨骂,就这么小磕小绊,倒也把日子过得温温和和。

 

蓝河放假了倒不太沾荣耀,有时候紧急被春意老召唤了上去带队,忙完了也绝对秒秒钟就下线,决不在荣耀里多停一会儿,自己的魔怔程度自己最清楚,一旦在网游里多停一会儿,肯定又是管不住去操心公会的。毕竟一个人住惯了,平时又忙,假期总是要抽点空打理下家里。

这一点也不会因为叶修来了就有什么改变。

荣耀前不久开放了新的等级上限,那时候叶修带着的国家队里的账号都早就满了级,唯独他自己用的君莫笑别人帮着升级升不来,又不急着在世界联赛里用,就干脆留到了这时候,反正假期里有空可以随他去祸害网游。有时候做完任务之后扭头一看,原本抱着笔记本在后面坐着刷论坛的小剑客就不见了人,一喊他,不是又想起了什么要整理,就是前天晾的衣物又忘了收。

对于他经常性的在总共也就几十平米的两居室里乱窜这件事,叶修表示了习惯。

于是这会儿也一样。

 

喊了几声没人理,叶修端着半杯热水也不放下就去找他,往厨房里瞅了一眼不见人,又去敲了敲浴室门也不见人,巡了一圈,最后才推开卧室门。

结果一进去就被一股子扑面而来的冷气激得打了个哆嗦,手一抖差点摔了端着的马克杯。

——蓝河就在床上裹着空调被窝成一团。

房间里的空调最高不过调到了十八度,扇叶大开,鼓鼓地吹着冷风。

叶修心说这人今天怎么难得跑来午睡了,轻手轻脚地搁了水杯正要去掀被子把他挖出来,结果还没动手,就听见蓝河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还带些鼻音,喊着“叶修你别过来!”

叶修闻言一愣,下意识就住了手:“你埋被窝里装土豆呢?也不怕闷得慌。”

被窝团艰难地蠕动了一下,蓝河在里头闷声闷气地赶他:“你先出去出去,我等会儿就起来。”

叶修蹙了蹙眉,觉得不太对,伸手去一把就掀开了他裹得紧紧的被子。

蓝河在里头蜷得像个虾米,陡然被他掀了被子,吓得一回头,正露出一双通红的眼眶,里边泛着潮润润的水汽。

叶修吓了一跳:“你怎么哭了?!”

蓝河撇了撇嘴没说话,有些懊恼地捂住眼睛,把手里捏着的手机扔给叶修。   

叶修心里还奇怪,把他的手机捡起来划亮屏幕一看,顿时哑然失笑。

 

荣耀发展这么多年,职业选手们也多多少少聚集了一批数量不小的粉丝,个别感情丰富,有笔力落地成文的,也莫不把他们的事扯出去写写文章偷偷摸摸在同好之中流传。

这不是什么秘密。有时候叶修得了空也会摸两篇出来看看,那些饱含感情的文字,头头是道分析自己出道以来这些年,又或者在小心翼翼构写他和谁的感情故事,是无心揣测也好,是有事佐证也好,看过也就一笑置之,毕竟比赛还是要自己打,旁人不是身处自己这个位置,也并不懂得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和最本质的生活方式。

叶修自认是个平凡人,平生没点什么别的技能,一门心思扑在了荣耀上,好歹混成了自己事业领域里的精英分子,的确是没什么值得歌功颂德的。

蓝河手里的这篇,其实也就是一篇同人故事,文笔华丽感情精致,写得倒是挺动人的。

叶修翻了几页,勉强看出是写的他们这一批人退役之后的事,英雄迟暮,少年老矣,没人敌得过岁月是既定的事实,但真要将个中心酸拿出来细说,好像的确也是……有那么点催泪。

“蓝河你个大老爷们儿,看这种小姑娘写的东西也能看哭,丢不丢人!”

蓝河抹了把泪一掀被子就坐起来:“我要是不嫌丢人我至于让你先出去吗!”

叶修“呵呵”一笑,眯眼打量他:“看不出来啊小蓝同志,挺容易被打动的。”

蓝河磨了磨牙恨不得咬他一口,一把推开他就翻身下床,边道:“公会里一妹子之前传给我的,平时没什么时间也没来得及看,今天突然想起来了就翻了出来,没想到写得……”

他顿了顿,穿上拖鞋回头看了叶修一眼,又起身去折被子,接着道:“其实写得挺好的。你们打职业赛的,职业生涯时间不长,一辈子最好的七八年投进来,却要用之后的七八十年回顾这段路,在当下不觉得,其实换个角度来看,还蛮欷歔的。”

叶修听他说得认真,不由得愣了愣,又笑了一声,接道:“理是这么个理,可是有句话怎么说的,‘千金难买我愿意’,哥愿意,就觉得值。几十年都不是个事儿。”

蓝河眼底还盈着点亮晶晶的水花,听他说得带几分懒意,倒是也跟着他笑,语带揶揄道:“那是,叶神您哪里是我等凡人可以揣测的。”

叶修看得心尖有点痒,一把把人拉过来,伸手就覆上他的眼睛抹了两把,把残泪抹尽了:“瞧你这没出息的,多大点事儿也跟着小姑娘们一起矫情,再多优秀的后辈后浪推前浪,这片江山也是哥打下的不是。”

蓝河陡然被覆住了双眼,光线透过叶修的指缝温柔地打在眼睑上,掌心的温度很暖,一片温柔的黑暗里,却也让人无比心安。

“叶修。”他喊。

被唤了名字的人悠悠闲闲应他:“哎,哥在呢。”

掌心安静的睫毛突然颤了颤,他听到蓝河接着开口:“你要是退役了,别指望我养你,咱们网游里见。”

叶修一怔,旋即懒洋洋地笑了起来:“成啊,到时候哥可不手下留情,你抢不到Boss别又哭啊。”

蓝河驳他:“滚滚滚你才哭,我就不信你一个人还能抢过整个蓝溪阁。”

叶修顿了顿,又似想起了什么,揽着他的手紧了紧,接过话头道:“你说到蓝溪阁我想起来了,咱们约法三章,别老在我对上你们蓝溪阁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发短信弹QQ抖一抖影响我,让着你还让你没完没了了。”

蓝河老老实实被他锁在怀里,在心里悄悄比了个中指,心说。

——谁和你约法三章,对付心脏只能用心脏的办法,走着瞧。

 

—完—


评论(47)
热度(269)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