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无关名姓

    

※BGM是来自DJ OKAWARI的 《Flower Dance》,一定要配合BGM使用呀~

※庆祝河河有了官方认证的名字。

※他叫蓝河,或是许博远,还是阿猫阿狗,其实都是一样的。只喜欢这个人,并无关名姓。

※你好,许博远,以后终于可以坦坦荡荡称呼你的名。

※我爱的是仅仅就是你。

※前排带家养 @请不要在墙上画大小眼儿 ,女票 @Natsume ,相好 @猫丁鱼 







叶修拔出账号卡退荣耀的时候,顺手点开了电脑右下角不断跳动的QQ图标。

鼠标的轻击声之后,弹出来的对话窗口是他这个QQ加过的唯一一个群,里头一群职业选手正欢欢乐乐大爆手速刷着屏,分神仔细看了看,才发现是在讨论某个即将要做父亲的退役选手的孩子姓名。

难得的夏休期,在役的一帮小子们都跑到QQ上来膜拜前辈,退役之后各奔前程的前辈们也很给面子,一个个冒了泡彰显存在感,群成员到得无比齐头,学历都不高的一群人凑在这里给即将出世的小家伙想名字,说是出主意,其实就是凑热闹,几个妹子报出的名字根本就是谁比谁更言情,还有“荣耀”啊“冠军”啊这之类没什么技术含量的选项不断被提名。

叶修点了根烟,心情颇好地看着他们闹了一会儿,突然心里一动想起了什么,一转电脑椅就起身往厨房里走,边乍呼呼地喊了声“小蓝”。

 

蓝河正在灶台边上洗樱桃,这么陡然听见叶修喊他,抬头“哎”了一声,眼底还带着些透亮透亮的茫然,额上亮晶晶的细汗更是有一滴顺着眉脚滑下来,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停。

叶修叼着烟倚在厨房门口眯眼打量他,看他熟练地拔掉樱桃蒂,将红艳艳的圆果子捏在手中,又搁在哗啦啦的流水下仔细地搓洗,修剪得圆圆润润的指甲上覆着一层亮晶晶的水膜,更衬得指节白皙修长。

——这人做什么都是认认真真的样子,连洗个樱桃也和平时带团一样。

蓝河听他喊了自己又没下文,不由得抬起眼眸瞥他一眼,问:“喊我做什么?”

叶修闷不做声地抽完了手中的烟,眼角眉梢染了些笑意,意味深长地问了一声:“哎,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蓝河动作一顿,抿了抿唇埋下头去对付手中的樱桃,良久才嘟囔了一句:“这个很重要?”

“不重要,就是问问。”

  

叶修不知道蓝河叫什么名字。

这件事说出去挺好笑的,怎么说也是恋人关系的两个人,住在一起都挺久了,结果叶修就顺着网游里留下来的习惯,“蓝河”“小蓝”地喊了一路,两个人平时又都宅,交际的圈子小得很,就那么几个人,同事们来来去去不过也都是喊他“蓝桥”,日常里也没有什么用得到本名的地方,叶修倒还真没有问过他的名字。

他不问,蓝河也不提,只依稀隐约记得以前客场蓝雨的时候路过工作人员休息室,听到有人远远喊他“小许”。

小许啊……许什么来着?

——今天在群里看到一群人欢欢乐乐给即将出世的新生命命名,不知道怎么就想起自家这个小剑客来,叶修平日里不是个会多想事的人,想到这一茬,便也这么一问。想着以后不如改个口,好歹把人拐到手了是要过日子的,不能抓着游戏里的名字喊成了习惯,这以后双方坦了白,家长那里也不好交待啊。

出柜加上网恋,罪名倒是不小。

 

叶大神姿势潇洒一扔烟头:“小蓝同志,速速给哥报来本名,让哥收你进葫芦。”

蓝河笑得直打跌:“葫芦你妹啊,看了两集西游记以为自己了不起了!”又手脚麻利地洗完了一盆樱桃,甩着手中湿淋淋的水滴顺手就拈起一粒圆果子塞到他嘴里,淡定地应了一声:“想知道啊,你猜呗。”

口腔里是果肉的汁水爽朗酸甜地弥散开,眼睛里是蓝河悠哉悠哉端着果盆走进房间里的背影,叶修心里却警铃大作。

小蓝同志这心脏的,是爱你就会变成你所以跟哥近朱者赤了,还是画风不太对啊?

 

真名这个事,还真就杠上了。

蓝河当天晚上就享受到了自己阔别了已久的待遇。网游里君莫笑扛着千机伞换枪换炮换长矛,咬死了盯着他打,死活将人压在主城出不来,知道他俩关系的几个同事将他的私聊框戳得叮叮咚咚作响,纷纷询问你们俩这是感情出了问题了还是两口子玩相爱相杀的情趣啊?

蓝河一搁鼠标,直接抓了一把樱桃就想往他嘴里塞,想了想又怕噎着他,便拿小勺子把果核挖了出来,捏着一把果肉转身正欲行凶,就看见叶修撑坐在电脑椅上笑得懒洋洋。

“蓝河不是我说你啊,上次塞我葡萄还不管皮不管籽儿,这次准备塞樱桃怎么就特意挑出了核,出息呢?”话中的揶揄不言而喻。

蓝河恨得牙痒痒,心想我信了你的邪怕你噎着,从来祸害都是遗千年的。

叶修手下随意地把键盘按得噼里啪啦作响,问:“你说你这么藏着掖着干什么,打定主意过日子的人了哪能不知道对象的名字。”

蓝河偏头想了想,才很认真地开口:“也不是不乐意告诉你,就是觉得不重要,人在这儿,名字就是个代号,就比如你,叫叶修还是叶秋,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区别。”

叶修闻言一愣,觉得这话有点不符合宅男气质,太偏哲学偏感性了,好半天之后才憋出一句:“那不行,这个必须有区别,叶秋是我弟,你想当我弟媳妇他估计都不会乐意。”

蓝河额角一抽:“你的重点呢?!”

叶修“呵呵”一笑:“什么重点,重点就是把一切影响感情稳定的因素扼杀在摇篮里。”

蓝河顿时觉得自己和这个人闹什么感性什么哲学,都不如大刺啦啦地直接甩他一脸“爷就是不愿意告诉你”来得实在。

 

当然最后真名还是被叶修知道了,蓝河有意透露的。

就在那天晚上,蓝河因为隔天凌晨要起来接一趟班于是提前先睡了,叶修熬了会儿夜,洗漱完上床的时候发现床头柜上显眼的地方摆了一张今年下半年就要过期去补办的身份证。都说身份证上印着的必然是人一生最丑的照片,可是蓝河的证件照倒是意外好看,十年前的少年短发清爽,鬓角齐整,笑起来颊边有小小的梨涡,眼角的泪痣从那时候起就是圆润润的了。叶修心说这小孩儿小时候怎么就这么好看这么天然呢,目光一移,就看到姓名那一栏清晰地写着“许博远”三个字。

博学多闻,志存高远。

还挺好一名字,家里大人起得实诚。

旁边的人已经蜷着身子睡熟了,呼吸平整而绵长,漫着股现世安稳的居家感。

叶修一瞬间想起了挺多事情,两个人一路走过来顺风顺水,没什么起伏没什么波折,一个人的日子掰成两半过,和另一个人的相融合,倒是意外贴切意外合拍。

感情这个东西从来不讲什么道理的,该是谁就是谁,人山人海啊大漠荒原啊烟江空雨啊,中间山水迢迢千里万里都不是个事儿,总能凑到一块儿的。

纵然他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小青年,有脾气还会算计,生气了老爱往自己嘴里塞东西,可是偏偏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就像泰戈尔的飞鸟和莎翁预言性的十四行诗,翻译过来也读不懂什么韵律美,就是没来由的让人觉得欢喜。

叶修钻进被窝,伸手将蓝河揽进怀里,带着笑意低低喊了声“小远”。

 

后来凌晨的时候起夜,叶修睡得迷迷糊糊忘了他要起来上班的事,下意识就迈着步子眯着眼去找人,结果拉开卧室门就看到蓝河坐在对面书房里的电脑前面指挥打本。  

屋里没有开灯,他指挥的声音也放得很轻,声线带着些深夜特有的哑,像砂纸一样摩挲着人心。手下敲击键盘的声音也清晰有序,如同秋末的雨声。

叶修倚着门框看了他好一会儿,电脑显示屏的白光将他的轮廓磨得温柔又蒙昧,从他柔和的眉眼里生出一种简简淡淡的宁静。和前晚证件照上看过的十年前的少年重叠在一起,催生出时间历历,岁月莽莽的痕迹。

叶修顿时觉得自己也有点哲学感性了。

——是啊,知不知道名字又有什么要紧,他叫蓝河,或是许博远,还是阿猫阿狗,其实都是一样的。

 

只喜欢这个人,并无关名姓。

 

—完—


评论(49)
热度(487)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