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无谓不朽

    

※BGM是来自川井郁子的《インディゴ・ワルツ》,务必搭配BGM食用。

※高考作文体,题目来自江苏的“什么是不朽”。

※相濡以沫白头到老设定。

※前排带家养 @请不要在墙上画大小眼儿 ,相好 @猫丁鱼 

※依然是简单的过日子文风www 以后要试试突破啦XD

============以下============


根据以下材料,选取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文体不限,诗歌除外。

有人说,没有什么是不朽的,只有青春是不朽的。

也有人说,年轻人不相信有朝一日会老去,这种想法其实是天真的,我们自欺欺人地抱有一种像自然一样长存不朽的信念。

 

考生号:252210   考场号:2522    座位号:10    考生姓名:叶归 

 

大抵是几年前的寒假,我住在爷爷家,有天午后日光晴好,携着细小的尘埃颗粒在屋里铺成鎏金的光瀑,帮着整理房间的时候,我偶然从搁置杂物的抽屉里翻出了几张老旧的游戏账号卡。

塑料制成的卡片被磨损得泛白,边缘圆润,上面印着的繁复花纹也因为各种划痕而变得模糊不清,看得出来是很久之前的东西了。

爷爷当时正在房间外的露台上读报纸,老人家怕冷,就算穿得很厚也依然清癯的背影被阳光镀上了一层古旧的光边,看上去温和而恬稳。

我想了想,还是没有惊动他,悄悄把那几张旧卡片放进了外套的口袋里。


爷爷已经八十五岁了,一个人住在杭州西湖边北山街的老房子里,养养花喂喂鱼,每天出去散步,同几个老邻居下棋,在西湖边上溜圈,晚年生活倒也过得很闲适。我爸在南京上班,带着我在这边上学,平时工作学习很忙,每年就回去看他两次。老人家身子骨硬朗,也不用人特意照料,每每说替他请个护工好歹作伴,都被他婉言拒绝,说是一个人过惯了图安静。

其实印象里他一直都是一个人,把日子过得平平淡淡顺顺遂遂,身边没有伴,对我爸也一直温和信任。

我爸是领养的,这件事在家里不是什么秘密,因为这个原因,他对爷爷格外亲厚,毕竟积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养育之恩。而我从小没有奶奶,也没有听我爸提过他有个母亲,小时候上学,看到身边的孩子都是爷爷奶奶接送,心里反反复复压着困惑了好多年。


后来稍微长大一些了,我爸告诉我,爷爷原先是有爱人的,不过早在我出生之前就过世了。从前没和我说过,因为看我年纪小,怕有什么误导。

故事很平常,无非是年轻的时候遇见,又恰好喜欢。一路吵吵闹闹走过了许多年。后来一个先走了,另一个就收拾收拾心情一个人过了下来,追忆啊怀念啊都搁在心底,这么多年,爱成了相伴,曾经秾丽的感情也能够沉置得无波无澜。这一段生途陪他走完,其间岔口也好,坎坷也好,就一直握紧了手走下来,后面这一段,也不过是一个人走罢了,就像遇见他之前。

最简单的故事,就像每天在红尘中轮番上演的痴男怨女的老套剧目,唯一的不同大概是,那个人是个男人。爷爷姓许,而我爸姓叶,我也姓叶。都是随那个人姓的。

我其实从来不曾知道这样一段事,爷爷一个人生活得很平静,从没有表现过什么痛失爱侣的悲戚来,屋里也没有和那个人的合照,这么多年都没听他提起过。问我爸,他也是摇了摇头,似有喟叹道,爷爷那是放得下。

那个人的事我陆陆续续从我爸那里听了几年,才能够拼凑出大概来。曾经的荣耀职业选手,在电竞史上都算是个载入丰碑的名字。后来退役成为国家队领队,回归网游,和爷爷在一起都是那之后的事情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却也能够想象到是怎样一个人,生活中或许有些闲散的气质,然而懂得自己所追求的,并且能够在天赋之外狠下苦心孤诣。强大隐忍,嘴毒却好脾气,眉目常带笑,笑出几分万事不上心的懒意,让人下意识去追逐。

这种臆想,这个人的轮廓,在脑海中构想了无数次,我却从来不曾和爷爷提起。

他处理感情的方式值得我尊重,不管是忘却的不提,还是埋藏的不提。我能做的,仅仅是从那一堆杂物里,将承载着他们过去所有荣耀的账号卡挑拣起来,妥善安置而已。


爷爷是去年春天去世的,三月末尾,外头的桃红柳绿薰醉了游人的眼眸,他就那么在春光融融里静悄悄地睡过去了。无疾而终,安安稳稳。

葬礼办得很简单,骨灰葬在南山公墓,墓地是早些年就挑好的,就挨着那个人旁边。

那个人的碑上贴着年轻时候的照片,早已爬满了碧青的藤蔓。

我爸说:“你叶爷爷不爱照相。这难得好看的一张还是你爷爷亲自从老照片里挑出来的,说是最好的时候最好的记忆,至少还留下了这一点。”

我在满园烧锡箔的飞灰里揉掉了眼角被呛出的一点泪,蹲下身去从口袋里摸出那几张游戏账号卡,扔在纸钱堆里烧了。

透过火光,依稀是能看到他们年轻时候的样子,意气风发的明亮眉眼,吵闹拌嘴,为了爱好与梦想日复一日奋斗。他们划卡登陆游戏的陈年指纹应该还保留在这些账号卡上面,而现在已经成为穿越年华保留至今的无效信笺,借以托去后人的挂念。


他们已经携手走了很长很长的岁月了。漫长时光的相濡以沫里,不是没有争吵和七年之痒,也不是没有历历在目的缱绻情长,只是当生途如许走到尽头,那些过往被研磨成齑粉化开在年华淡水里,过往之中的你我,也早就分得不甚清楚了。

他们曾经都是不平凡的人,而荣耀联盟中那些不朽的峥嵘终究离我太过陈旧遥远,近半个世纪后,我所看到的只是他们最平凡的故事。

平凡这两个字,简简单单八个笔画。就像岁月老去会成为一抹吹之即散的风沙,就像那些早已无效的信笺也再无法抵达。

而被镌刻在骨血里的,或是承载在史书上的,才配称作不朽吗?

——哲学高度的命题从来没有能被说清道明的答案啊。

无关诗人们深情歌颂的爱,也无关曾经辉煌的岁月。最终能历历在目的,或许只是经年累月陪伴里的争吵,那张年轻的照片,那几张薄薄的陈旧的账号卡,又或是在那个人过世之后,独自圆满活过的这十多年。

这些都是短暂存在。

对他们而言无谓不朽,却都已足够称作“不朽”了。


—完—


评论(61)
热度(236)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