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挂科

        

※思修53分挂科了,我很暴躁。

※于是化悲愤为力量速撸了这个砂糖短打,事实证明,暴躁才是第一生产力。QAQ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私设河河大学二年级生,因为大三就不会有思修了。

※大半夜甜甜你们吧,能不能赏我一句“塔塔你不应该挂科!肯定是学校的错!”【大哭】

※前排带 @请不要在墙上画大小眼儿  @猫丁鱼  @Natsume 



蓝河苦着脸,叶修叼着烟。

蓝桥春雪执着剑,君莫笑撑着伞。

视频两端,游戏上下,相顾无言。

 

叶修眯眼扔了嘴里叼着的烟屁股,下意识想从口袋里再摸一根出来,一探手才发现烟盒已经空了,顿时觉得有些无聊,便分出一只手来操纵着君莫笑拿千机伞戳了戳面前偶尔做个待机动作的小剑客,目光一瞥移到视频里一脸暴躁的蓝河,安抚道:“行了行了,实在觉得憋屈就去查查分,万一是录入的时候弄错了呢?”

不说还好,“查分”这个词一出来,那边蓝河拍着桌又吼了起来:“尼玛思修啊!!!老子念大学念了四个学期了!!!第一次挂科竟然是思修!!!!!四十分的原题!!!!!!五十五分及格!!!!!!!!!我写了满满一版都没拿到十五分??!!!!还挂科!!!!!!老师这是有多爱我!!!!!!!!!!!!!”

啧,这如雷贯耳的。

叶修缩了缩脖子,一把将手里的空烟盒拍扁,有些扫兴地咂了咂嘴,默数道:第四遍了。

 

蓝河的期末考试挂科了。

按理说这事儿没啥超出叶修预料的,看他在考试周那个一脸纵欲过度说话都带着股子虚弱劲儿的临考症状,就知道这孩子平时肯定摸鱼去了。本来嘛能补一点是一点,那专业课的课本厚厚一摞全是字,拆开看都认识,凑一块儿就成了天书,学历不高的荣耀大神看着视频那边自家小男友一脸病弱目光虚浮地对着理论唉声叹气,想着挂就挂吧,大不了以后让胞弟给他在自家公司里谋个职,儿媳妇进家族企业,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结果考完了成绩一科科地出,那些吊着心的专业课全部低空飘过,成绩单上一片绿灯大亮地给他放行,蓝河乐出了一口小白牙,立刻原地满血满魔复活,又开始虎虎生威地在网游里带着蓝溪阁抢Boss打团本,补之前因复习故落下的工作。

为他把后路都铺好了的叶大神操纵着君莫笑一枪击杀了对面的蓝衣剑客,吹着枪管里冒出来的白烟听着视频对面小剑客的操作者精神气十足的跳脚骂声,只觉得心酸而又甜蜜。

不挂科的世界多么美好啊,两个月漫漫长假,不用复习,不用提前去补考,小孩儿天天这么精神,不如买张飞机票去G市看他,说不定两个人还能从这个姿势到那个姿势,过上一天两次偶尔三次的幸福生活。

叶修这么想了想,觉得自己有点小激动了。

结果生活总是爱跟你开玩笑,现实不残酷都是你的错觉,蓝河还没威风几天,一路绿灯亮到最后,被一盏大红灯泡“啪”地按灭了。

思修五十三分。板上钉钉的,挂科了。

 

看到红艳艳的成绩栏的时候蓝河整个人都愣了。

叶修察觉到原本在千机伞下垂死挣扎的小剑客突然放弃治疗了,喊了几声没人应,又拿QQ甩着视频邀请去弹他,结果接通一看,哎哟,向来健气的小孩儿在那边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目光凝重鼻头通红,嗯……看着有点萌。叶修偷偷摸摸按了个截屏,收了张图进收藏夹,这才开了麦悠悠闲闲地问:“蓝河你怎么了啊?被哥打怕了?打怕了说啊放你一马!”

那边小蓝同学滞住的目光一飘,没啥定点地落在视频画面上,突然一摔鼠标,拍桌骂道:“次奥,老子思修挂科了!!!”

 

这个思修挂得不科学。

蓝河在视频里一脸严肃掰着手指头给叶修分析。

选择判断这类的客观题二十分,不难,考后对了对答案,拿十五分没问题。主观问答题八十分,里面四十分的原题,都是背过的,就算答题的时候有个别出入,拿三十五分没问题,这里就有五十分了。蓝河就读的大学采取的是百分之七十的期末卷面分加上百分之三十的平时成绩共同组成期末成绩的制度,要及格,卷面分只需要五十五分就够。

小蓝同学痛心疾首:“也就是说我剩下的四十分主观题全部答满了,连五分都没有拿到!!!!你信吗?!!!叶修你告诉我你信吗?!!!”

叶修心想我信没用啊,我要是你老师,绝对大手一挥给你全科优秀,课都不用上,只要人飞到H市来侍寝。结果对上蓝河一脸严肃正襟危坐,只得收了那点旖旎心思跟着正经:“不信!”

小孩儿那边噼里啪啦按着键盘泄恨,边道:“是啊!!!!我也不信啊!!!!”

随后的几个小时里,分隔两地的两个人,就挂科的可能性进行了深刻探讨。小蓝同学无限循环着“我怎么会挂科呢!!!!”“五十五分及格!!!!!!!!!我写了满满一版都没拿到十五分??!!!”,叶修很认真并且很无聊地应着“你不应该挂科”。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们建立和巩固感情最好的方式,就是“看那个傻逼”“是的就是那个傻逼”的对话模式。

叶修估摸着,在这件事上的同球敌忾能让他和蓝河的感情得到小小的升温,因祸得福过上一天两次偶尔三次的幸福生活也说不定。

虽然他还是挺心疼蓝河的鼠标和键盘的。

 

抱怨归抱怨,再怎么委屈憋屈,挂了就是挂了,红艳艳的分数大刺啦啦写在那儿呢,开学之初的补考等你来战。

小蓝同学认知到这一事实之后整个人蔫了一半,也没啥心情跟叶修在野图Boss面前来夫夫情趣打游击战了,每天带完团本整理完仓库,也不下线,就把蓝桥春雪挂在主城区,抱着思修的课本对着电脑开始看。

叶修自己还在假期,敲了他好几次那边都回得慢吞吞之后,索性订了张机票一关电脑,简单打个包就飞了G市。

蓝河虽然还在念大二,不过好歹是有正经工作的人了,暑假也没回家,自己在离蓝雨俱乐部不远的地方租了个一室一厅住着,叶修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还盘算着小九九,这媳妇儿真懂味啊,同居的地方都给找好了,结果到了兴致勃勃准备入驻的时候才发现,得,什么东西都是单人份的,蓝河根本就没考虑过他要来这件事。

叶大神很受伤,趿拉着拖鞋一脸颓唐地跑到小区超市买了洗漱用品上来,回家还正撞上蓝河带着手下人兴高采烈地分野图Boss的掉落。没了叶修坐镇的兴欣,蓝溪阁的收成向来不错。那本揉得皱巴巴的思修课本被摊开扔在一边,上面划着凌乱的笔记,显然是得宠了一段时间又失了宠的。

叶修把自己买上来的东西搁进了卫生间,回来的时候一把抄起了那本思修书。随便翻了几页,看见里头写的要么是三观要正的谆谆教诲,要么是社会主义好猪都能吃饱的歌功颂德,不由得一阵胆寒,心道蓝河不及格还真不能怪他,这种官话,对他们天天在游戏里混的人来说简直如同天书。

那边广受爱戴的蓝团长分完了战利品闲下来,一扭头看见荣耀大神一脸头疼地在翻自己的思修课本,心里不知怎么的涌上了一阵报复的快感:“叶修你看得懂吗?”

思想觉悟不高的叶修同志难得老老实实地承认:“看不懂。”

蓝河哪里想到他不仅不开嘲讽还这么实诚,顿时拍着桌子笑起来:“没事,我也才考了五十三,不嫌弃你看不懂。”

叶修把课本搁到他手里,一挑眉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来:“你最近又工作又复习的,很累?”

蓝河止了笑,本能地察觉到有点危险,瞪圆了一双带几分稚气的杏核眼,警惕道:“不是很累,能应付过来。”

“啧,小蓝啊,这本书上还写呢,诚实可是基本美德,累就说,哥是你谁,还能嫌弃你不成?”

小蓝同学一脸纠结,斟酌了半晌,咬牙点点头说:“真是挺累挺糟心的!”

“哥就知道你嘴硬。”叶修“呵呵”一笑,拍了拍手冲他张开双臂,“这不就特意飞过来给你充电来了么?”

 

后来蓝溪阁的同事们回想起来,觉得蓝河毕竟是大学生觉悟高,暑假里好歹还是抽了好几天时间,化悲愤为力量闭关去搞复习了的,哥几个知情识趣地摊了他的工作,负责野图的入夜寒还表示,那几天偏巧兴欣的那个人民公敌也不在,Boss好抢到让人热泪盈眶啊!

小蓝同学充电冲得有点满,后来补考八十九高分通过,还在班上被当做了优秀典型。班主任大肆表扬,同学们笑嘻嘻地说“恭喜”,蓝河颇有几分勉强和心不在焉,开玩笑,他会说自己考得这么好,是因为叶修给他“充了一轮电”之后害他腰疼了好几天,天天缩在床上看课本的缘故吗?

远在千里之外的叶修叼着烟眯着眼,看着视频里自家小孩儿一脸羞愤欲死地同自己兴师问罪,也只懒洋洋地笑了几声。

——所以挂科这事儿是福还是祸,谁知道呢?

 

新学期蓝河活蹦乱跳地回了公会上班,大三开始课排得少了,他也重新接了带野图的活儿。不过不巧的是,这活儿有人比他接得更勤,而且还不是自家是对家。

花花绿绿的散人扛着把伞轻车熟路地游走于千军万马,凑到蓝溪阁的阵地这边来近身调戏他。

“小蓝啊,思修过了,来进修抢Boss课程了?”

蓝河咬牙切齿双手离开键盘:“是啊,思修过还要多亏你助攻。怎么,这门课是你教吗。”

君莫笑“哗”地一声撑开千机伞,将蓝桥春雪笼在伞下,那人的声音也像是贴身传来一样:“不止这门,荣耀里的课,我都能手把手教你。喊声老师来听听?”

“叶老师,我能首先提个要求吗?”尊师敬长的小蓝同学面无表情,“你能让我的‘偶遇君莫笑’这门科目挂科吗?”

 

叶老师闻言一愣,旋即发出一声很轻的笑,透过耳机轻飘飘地传来,撩地耳廓微痒。

屏幕上的君莫笑优哉游哉地挥了挥千机伞。

“哪能啊,蓝河同学这么勤奋,这个科目我做主,判你满分!”

 

—完—


评论(44)
热度(409)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