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国家队向]且待加冕

           

※微叶蓝,设定叶蓝老夫老妻模式,其实应该勉强算粮食向。

※蓝河视角,贺世界邀请赛倒计时一天,BGM依然是泽野弘之的《spirit》,这首曲子简直符合我对荣耀一切热血的遐想。

※逢敌亮剑,且待加冕。倒计时,一天。

※很久没写文了都不会写了,宽恕则个。

※前排 @请不要在墙上画大小眼儿  @Natsume  @猫丁鱼 


>>>

  


距离首届世界荣耀邀请赛开赛还有五天的时候,中国国家队远赴苏黎世,参加赛前最后的适应集训。

四天之后,七月十六日上午,蓝河忙完了手头的工作起身去接水,看到笔言飞正坐在电脑前凝神看着这天的新闻,屏幕上还在闪回播放着国家队壮志踌躇远征西欧的宣传片,十四个意气风华的年轻人,十四张笑脸,崭新的中国队用崭新的方式拥起多年为敌间酝酿而来的默契,诠释着唯一的必胜的信念。

水阀大开,热水哗啦啦地流进印着Q版夜雨声烦的马克杯里,蓝河分神探头过去瞅电脑屏幕上的画面,一时忘了手中的事,杯子里的水很快接满并漫了出来,烫得他手一抖跳起来,在喉咙里憋了好久的一句话就这么夹着呼痛的粗口喊了出来:“卧槽国家队好他妈帅啊!”

 

办公室里烧着的水向来滚烫,这么一淋,手背上红肿了一大块,还起了些小水泡,到了下午,蓝河疼得连鼠标都握不稳了,工作没法做,索性跟俱乐部申请了半天假去医院开药。

时值下午两点,放眼望去都是一片耀得人睁不开眼的秾丽日光,蓝河在楼下微眯着眼打车,被晒得浑身冒汗,等了好久才拦到一辆的士,一蹿上去还没来的及好好享受下扑面而来的冷气,就听见司机开着的广播里在播放荣耀世界邀请赛相关的新闻。

“去市一医院,”蓝河甩了甩手,将烫伤的地方凑到空调的风口吹着缓缓疼,才接着同司机攀谈道:“师傅,您也关注荣耀啊?”

司机熟练地倒车,挑准了车道平稳行驶下来,才边望着后视镜观察往来车辆边随口应了一句:“儿子爱玩这个,我就跟着关注一下,这不是世界邀请赛了吗,行业发展快啊,打游戏也能为国争光了。”

蓝河跟着笑了笑:“荣耀已经不止是游戏了,它是有些人的事业和人生的一部分。”

和善的中年男人趁着等红灯的间隙侧头望了他一眼,笑道:“也是,不管怎么说都是好事。”

车子里空调冷气开得很足,车窗紧闭,将外头的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喧嚣隔了很远,广播里播音员的声音回响在不大的空间里很是清晰。这似乎是一档为荣耀世界邀请赛设立的特别节目,细致入微地播报着国家队的备战情况,分析参赛各国的实力水平,期间还有对国家队领队叶修的采访。

荣耀大神这时候显得格外实在,直言队员们在进行封闭式训练于是把他指派出来应付媒体,术业有专攻自己这个技能点点的不够还望多担待,惹得电波这段的年轻女主播直笑。

司机抬手换挡,顺势指了指广播:“这个领队叫什么来着,叶修是吧,我儿子是他的粉丝,房间里贴满了他们战队的海报,天天喊着自己要玩个散人。”

蓝河正伸出另一只手戳着烫伤的手背上亮晶晶的小水泡,听他这么一说手上的力也使偏了,疼得“嘶”地呼痛了一声,才皱着脸龇牙咧嘴地问:“G市人不粉蓝雨粉兴欣?”

“是啊!”司机随口问,“小伙子你是蓝雨粉啊?”

“我不止是蓝雨粉,还在蓝雨俱乐部上班呢,”蓝河在风口抖着手背稍稍缓解了疼痛,才又开口补充道:“不过现在还分什么战队粉,说出去都是中国队的粉!”

司机一愣,笑着点了点头:“说的也是。”

广播里简短的电话采访正进行到尾声,主持人抛出收尾的问题:“叶领队,您认为本次中国队夺冠的几率有多大?”

叶修端了会儿腔便端不下去了,开口又成了一贯那种懒洋洋的轻佻调子,三分胜券在握七分理所当然:“还能有多大,冠军必须是我们的啊。”

司机听得哈哈大笑:“这人有意思,好歹也是要谦虚谦虚展现一下我们的民族传统美德啊!”

蓝河无奈地摇了摇头,心说在家不要脸也就算了,出去好歹给国际友人留个好点的印象啊,转念一想记起昨晚一直通宵加班,就今天上午在办公室眯了会儿,到现在为止已经十几个小时没看过手机信息了,忙用没有受伤的左手从口袋里费力地摸出手机来,划开屏幕一看,果然有条未读短信。

叶修发来的,时间是今天凌晨六点,依照苏黎世与北京的时差,刚刚好是瑞士时间十六号零点。

——“明天开战啊,等凯旋。”

简单的八个字,看得蓝河止不住染上唇角的笑意,终于将手机一收,跟着出租车司机一起笑出声来。

 

到市一医院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两点半,下午班刚上不久,挂号厅里还排着长队。蓝河认命地排到了队尾,抬眼便瞥见悬在墙壁上的电视里播放着他上午在笔言飞电脑上看过的那个视频。电子竞技这些年发展的势头锐不可挡,早就有了专门的电视频道,这时候显然是播放着荣耀的专题栏目。

蓝河边跟着队伍磨蹭着往前排边看节目,发现这一档做得细致许多,包括随队记者在苏黎世拍到的某些战队成员的生活和训练细节,统一整齐的队服穿在曾经相互为敌的顶尖职业选手身上,各有各的神采飞扬,却凝聚成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

排在他前面的是个约摸七八岁的小男孩儿,估计是调皮打翻了热水瓶烫伤了脚,这时候正被妈妈抱着,眼眶通红地指着电视喊:“妈妈我喜欢夜雨声烦,我也要玩剑客!”

年轻的母亲柔声哄着儿子,怎么都禁不住他委委屈屈地吸着鼻子撒娇。

蓝河友好地拍了拍母亲的肩打了个招呼,越过去摸小家伙的头,笑道:“小弟弟为什么喜欢夜雨声烦啊?”

“因为帅!”小男孩揉了揉鼻子,想了想又补充道,“因为我喜欢黄少天!”

“这么巧啊,我也喜欢黄少天!”

小孩儿闻言眼睛一亮,眼角挂着的泪花儿也不理了,挥着手兴奋地“嘿”“哈”地模仿起了剑客挥剑,边问:“哥哥你也是玩的剑客吗!”

蓝河答:“是啊,我玩了很多年的荣耀了,它是我的事业,也是我人生的一部分。”

“以后我也要玩荣耀!也要玩夜雨声烦那么帅的剑客,还要当剑圣!”童言童语响得脆生生的,孩子母亲望着蓝河抱歉地笑,他摆了摆手权作不在意,又凑过去摸了摸小男孩的脸,笑道:“有野心,未来就靠你了啊小剑圣!”

小孩儿被人夸,便也不哭不闹了,得意地在母亲怀里扭了起来,蓝河把目光投向电视屏幕,上面正播放到国家队员在苏黎世集训的画面,窗明几净的训练室,十三名选手分列两排对坐,十指如飞敲击键盘的声响恰如辽辽华夏大地上落下的密雨。

叶修的电脑摆在房间的角落里,屏幕上不是荣耀游戏的画面,而是一份点开的,因为隔远而看得不甚清楚的表格。

那是国家队在接下来两个月里的战术分析表,蓝河知道。

叶修正学着转换角色适应领队的身份,带着这支最顶尖的王者之师一举登上世界最顶尖的舞台,令荣耀所在的,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铭刻下“China Glory”的名号。

中国荣耀,中国的荣耀。

蓝河觉得眼眶发热,有什么揉皱了心脏。

何其有幸,身置这样的荣耀。

 

挂了号去诊室就医,一路上走得慢了些,细细地发现了许多荣耀存在于生活里的痕迹。打吊瓶的小姑娘背包上挂着联盟出的珍藏版挂件,查房的医生在白大褂里穿着国家队的周边T恤,结伴而行的小伙子们讨论着职业配装,比比皆是的荣耀人,期待着那场盛宴,等待着中国队坐实王者之名。

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犯了点矫情,这多好啊,自己钟爱的事业得到了大众的认可,所有人都在和自己一起期待,在不久的未来,还要一起欢呼呐喊。

想想就觉得幸福。

就诊的医生是个和蓝河年纪差不多的小伙子,看他进来的时候眼眶发红吓了一跳,以为他的伤严重得很这么大的人了都禁不住要疼哭,忙拉过他的手看了半天,抬起头一脸疑惑地问:“你这烫得又不严重,干嘛一副要哭的样子?”

蓝河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我这是心里高兴!”

年轻医生莫名其妙:“烫伤了你高兴什么啊……”

蓝河抿着唇笑,岔开了话题招呼他开药。

 

不必宣扬,反正热血、激情、峥嵘都在酝酿,反正我们的荣耀即将开场。

 

回家的路上途经市中心,看到G市最大的商业广场的电视墙上正播放着最新的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宣传片,倒计时牌翻到“1”的字样,战队十四名成员逐一以崭新的形象亮相,闪动的画面和热血澎湃的BGM衬托之下,宣传片的文案变得极其具有煽动力。

“这是我们的荣耀,这是我们的战场。”

“十年磨一剑,明日与君赏。”

“中国国家队,集结令下,整装待发。”

“精心备战,全力作战。”

“逢敌亮剑,且待加冕。”

……

有许多步履匆匆的都市人在巨大的电视墙下停下脚步,抬起头认真地仰望那些不断跳动的画面,像是仰望毕生的信仰。

蓝河站在原地,把那个短短的视频翻翻覆覆看了好几遍,也不知道身边人潮涌动了几轮,许久之后才垂下头,单手摸出手机来费力地给叶修发了一条短信。

——“加油,为了我们共同的荣耀。”

共同的,中国的荣耀。

蓝河想,荣耀这个名字,取得真是好。

 

逢敌亮剑,且待加冕。

倒计时,一天。

 

—完—


评论(7)
热度(320)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