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塔塔,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水蓝】天会亮

    

※别转出LOF,什么都禁。

※和选手无关,全都是编的,随便看看就行。

      

>>>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啊?”王柳羿揉了揉困倦的眉眼,表情有些费解。

  Rank打到一半被喻文波莫名其妙拖上天台,他的脑子里现在都还有些发懵,六月初的上海已经很热了,喻文波穿着短袖短裤,脚底不着调地趿拉着一双拖鞋,凌晨三点,站在亮晶晶的月亮下和黄浦江的夜风里眼巴巴地看着他,像极了一条失意的小狗。

  “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喻文波咬了咬牙,问。

  王柳羿一愣:“……啊?”

  

  这不是他第一次觉得他的AD有些奇怪了。

  就这几天,喻文波总是在他面前摆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看他的眼神里也透着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

  他们最近没在一起训练,喻文波和队伍里新来的替补辅助配合得不怎么好,似乎还做出过闪现乱交泉水挂机这样的蠢事来,王柳羿则无事一身轻,打打rank过得挺悠闲,唯一的忧愁就是搭档那时阴时雨的脸色。

  喻文波打了三把皇子!喻文波牛逼!他偷偷去看喻文波的rank战绩,在心里喊,我的龟龟,这人以为自己在畅游孤儿之巅呢!

  喻文波起伏不定的情绪实在是太明显了,而他们相识的时间又太过漫长,让他看得懂喻文波的每一个眼神,那里面的焦躁,烦闷,甚至不甘,像盛夏久涸的土地,于龟裂的缝中蒸出热辣辣的火,烧出郁结于心久散不去的不安。

  干嘛啊?王柳羿有些哭笑不得地想,这又不是死生不复相见了。

  事实上,他们离“死生不复相见”这个程度的别离还差得远得很,胸前还是挂着同一个队徽,位置还是挨着坐,扭头就能看到彼此。喻文波被交待了带着替补辅助双排——其实替补辅助比AD这个二年级生还要稍微大上那么一点,但在他们面前总像个小辈——打出了前所未有糟糕的战绩,王柳羿偶尔屏息,甚至都能听到他带着火气的叹息。

  毕竟是分奴上身的人,一旦上分不顺心情就要糟糕。

  更何况,IG这个几乎全员天才组成的团体是联盟出了名的排外,若有新人来,总归是要熬一段时间的。

  “其实他也不是对你有意见,”秉承着前辈的好心,王柳羿悄悄地开导替补辅助,“不过他很厉害,你现在可能还跟不上,刚开始磨合就是这样,他心情有些不好的话,你要理解一下。”

  替补小朋友听得撇了撇嘴,有些忸怩地问:“蓝哥,他以前……他对你也这样啊……?”

  ——以前?

  王柳羿一愣,被这个问题弄得有些恍惚。

  可他回头想想,却想起自己和喻文波,其实好像并没有能被称为磨合期的“以前”。

  这个行业的岁月逝同流光飞电,选手们的职业生涯短暂,王朝更新换代的速度更是快得连时间的车辙都追不上。如此想来,他们双排的年代其实已经过去太久太久了,而从职业赛场上真正开始搭档至今,算来其实也不过一年半。

  默契是种难言的天分,两个人之间的默契则被成为“合拍”,是联盟中所有下路组不管有缘无缘,不管是包办婚姻还是自由恋爱都偏要强求的东西。而在喻文波之前,王柳羿曾经合作过几个AD——鉴于辅助的风格是要跟着AD转换的——他们无一度过了痛苦的磨合期,甚至最后都还磨合得不算好。

  然后他终于等到了喻文波。

  等到喻文波真正上场的时候,JackeyLove和Baolan这两个名字并排的时候,那些年少的青葱的回忆从骨骼和经络中渐次觉醒,成为一种近乎本能的自由,让他们变成了云间穿行而过的风。

  王柳羿想,喻文波对他来说,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他对喻文波来说或许也是,只是喻文波还没有在职业赛场上尝试过其他的人,让他不太敢果决地作出这个结论。

  可现在——

  

  不一样的喻文波此时就站在他面前,眼睛睁得大大的,像只笨头笨脑的柴犬。

  王柳羿倒不是不知道他想听什么,但他觉得这话说出来就不好了,有些事不适合挑明,他们仍然拥有心照不宣的默契。

  “杰克,你别这样,”他叹了一口气,“你又不是没我不行,我也不是没你不行,明天好好打,可以吗?”

  喻文波气急:“我他妈当然知道明天要好好打,我就是怕明天打得不好……”

  可他说到这里突然被噎住,眼眶蓦地红了,声音也低慢慢下去,“哦,爷更怕明天打得特别好。”

  王柳羿的心像是突然被谁揪了一下,这个姗姗来迟的确认让他的好像融化在了早夏的风里,胸口流泄而出的却又全是清泪般的苦水。

  其实之前他并没有多么难过,从十七岁至今,他加入这个队伍已经很久了,罕见地保持着近乎全勤的记录,这一次不必上场,倒还是个比较新奇的体验。管理层的安排他无权置喙,至于上位者之间的辛秘,权力与权力的倾轧,他们还活在梦土之上,不想主动去面对这样的残酷。

  而喻文波则显然焦躁得过了头,他知道自己的搭档从不是脾气特别好的人,或许这样说也不对,喻文波只是不常对人施以温柔,可他温柔起来的时候,王柳羿知道,他比谁都要温柔。

  那样的温柔大概是给谁的呢?是那碗被他催促喝下去的银耳汤?是苦药后他随手递来的糖?是那句凶巴巴的“我帮你播”?又或者是在这个夜晚,他们在预演一场未来可能会有的分道扬镳时,他莫名通红的眼眶?

  但无论如何,现在还不是他们真的分道扬镳的时刻,这个夏天还有很长。

  “所以既然你都知道,那还想要我对你说什么呢?”王柳羿叹了一口气,“杰克,职业选手,赢比赛才是终极目标。”

  “你他妈今天怎么老说些废话,我当然知道赢最重要。”喻文波费力地吸了吸鼻子,夏天就是这点不好,情绪稍有激动,就好像全部的思绪都被堵住了。

  “但我已经有最好赢的搭档了啊,”他努力斟酌着措辞,“我为什么还要多尝试一种可能,多走一条或许是歧路的路啊?”

  

  喻文波想得不多,事实上,除了打比赛他很少想些别的什么。

  但他知道“搭档”这两个字的分量何其之重。

  英雄联盟五人游戏,下路组永远是联系最为密切的。

  他是王柳羿的AD,王柳羿是他的辅助,他希望这是一段稳定而漫长的关系。他们年少相逢,默契无双,没有人比他们更加适合彼此了。很久之前有朋友笑他是一夫一妻制的忠实拥护者,可他想,什么狗屁夫妻,夫妻至亲至疏,搭档却不会,搭档是永远携手共进,相互扶持的人,一如那个他躲进洗手间偷偷流泪,而王柳羿在偌大世界中找到他的下午,也一如某个王柳羿通红着眼眶,对他说“我愿意留下来”的深夜。

  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那么多,掌声和谩骂,荣耀与低谷,他和王柳羿在曾经那件间属于他们的小房间里有过太多的回忆,一个人嘴角的笑容飞到另一个人的嘴角,一个人的眼泪砸在另一个人的手背上。

  他们还年轻,还能打,还可以做最佳的搭档,去沐浴更多金色的雨,看更大的世界,照更亮的天光。

  而不是他在台上,王柳羿在台下,为他做观众,为他鼓掌,在他获得胜利之后,为他献礼般地捧上队旗。

  ——王柳羿本来就该在他的身旁。

  

  这个认知让他突然变得难过极了,他想起之前S8打完KT的那场比赛,在他们赢得那个艰难的BO5之后,他的替补曾经走上台前来,给了他一个扎实的,饱含祝贺的拥抱。

  喻文波不是多愁多思的人,他也从未设想过,陈龙当时看着沐浴在金光之下的他,会不会有那么一丝不得志的失意,毕竟这个领域信奉着谁强谁上的不二法则,他比陈龙强,所以他上,他们之间的平衡再温和而写实不过。

  可如果那个人变成王柳羿呢……?

  他知道王柳羿向来骄傲,那是种不露锋芒,却锐意横生的骄傲。这让他绝不会甘心在最意气风华的岁月里去做一个花架子上徒有虚名的观众,这个领域毕竟信奉着谁行谁上的不二法则……

  所以……

  所以——

  喻文波的心突然跳了跳,猛地抬起眼帘。

  

  月色之下,他看见王柳羿朝他轻轻笑了笑。

  “杰克,你相信我吗?”他听见他说。

  王柳羿的目光也像今晚的月色一样皎洁,教喻文波看得有些口渴,被堵住的鼻子仿一瞬间通了气,满世界都是心跳的回音。

  “我他妈不信你能信谁?”喻文波结结巴巴地,“就是因为信你我他妈才……”

  “所以,我会回到你身边的,“王柳羿不容置疑地断了他,“你要等我。”

  他坚定地,轻柔地,掷地有声地说:“你要等我。”

  喻文波仿佛被他这道目光吸进去了,然后他突然想到自己不能上场的那漫长的两年里,王柳羿总是在他身边笑得眉眼弯弯。

  “加油呀杰克,”他的声音好轻,“我会等你的。”

  

  一转眼,他们的ID已经并肩载入史册,他们的名字也曾同登高岗。

  山外还有更高的山,天外还有更远的天,喻文波知道王柳羿想要的是什么,世界上不会有谁比他们更了解彼此了。

  从他们在IG基地里见面的第一天起,直到如今,他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喻文波揉了揉眼睛,深深望着眼前的人。

  他看上去没有失意,没有沮丧,依旧挺拔地站在他面前。

  这是他独一无二的搭档,就像一株生长在幽深密林里的乔木,被漫天阴云遮去了光,却谁也不能压弯他挺直的脊梁。

  所以,现在轮到我等你了吗?喻文波想。

  那你可要快一些,因为下一段征程即将来临,我期待你用实力堂堂正正碾碎一切暗与恶,冲破所有非议与质疑,让所有不公正无处遁形,然后和我一起,站得比谁都坚定,比谁都高。

  “哥们当然信你。”喻文波忍不住也笑了起来,朝他张开双臂,“不信你还能信谁?”

  “宝蓝z可是我心里最好的辅助啊。”

  

  他们在凌晨的露台上交换了一个温柔的拥抱,如同过去无数个日夜里的并肩与共。

  离太阳升起的时刻还早,但他们都知道——

  天总将会亮。

  

  —完—

评论(67)
热度(1205)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