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塔塔,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白月】等她来

    

※《追球》副CP,侯建白×童嘉月

※这对人设好可爱,但是戏份太少了,我要圆满一下。

※好女孩就应该被自己喜欢的男孩宠上天。

  

>>>

  

  风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他再一次望向了门口。

  

  这是他在这间咖啡厅里等候的第三个十分钟了。

  在此期间,他总共瞥过三次手表,回复了四条微信——其中三条来自喋喋不休八卦他和嘉月进展的云高洋,另一条则来自反复叮嘱他千万别忘记带礼物的“恋爱导师”颜晓希——将菜单来来回回翻看了五六遍,并且,无数次惴惴不安地捏紧了手中的礼物盒。

  他等的人暂时还没有到,这是她难得一次让他久等。

  好在,他并不觉得着急。

  毕竟女孩子嘛。

  特别是像他的女朋友一样好看而矜贵的女孩子,出门的时候,总归是要多花些时间的。

  

  这是他们在一起之后,嘉月过的第一个生日。

  狮子座的女孩儿出生在七月底,这个季节的太阳总是热辣辣的,就像她直来直往的脾气一样。腾远历来有很多关于嘉月的传闻,大抵说这位校花优秀得像一尊足够传世的艺术品,但随之而来的,则是需要精细呵护的,最为傲慢而难搞的性格。

  到了现在,他早已记不起来自己曾经只把她当做某位高高在上而面目模糊的大小姐的那段岁月了,她在他面前总有别具一格的生动,无论是明亮的眼神也好,还是眼神里毫不掩饰的爱意也好,甚至连爱说反话的小脾气和偶尔不怎么熟练的撒娇,都让他觉得可爱极了。

  喜欢这种感情为她增色,让他眼里的嘉月变成了天际上最为变化莫测的那一朵彤云,时时刻刻牵萦着他的心魂。

  为了给嘉月准备生日礼物,他其实早已经伤透了脑筋。

  因为嘉月什么都不缺,他喜欢的女孩子出身优渥,生来就是漂亮而高傲的公主。

  但他的苦恼却并非来源于她的挑剔,事实上,嘉月对他的要求实在是低得有些过分,只要是他送的,嘉月好像什么都喜欢,一根称不上名贵的丝巾也能被她好好地保管至今,也因此,除了“嘉月真的很喜欢他”这件事被他一次又一次格外清晰地认知到以外,他还是不怎么看得出嘉月的喜好,这让“投其所好”也变得困难起来。

  然而,不缺归不缺,艰难归艰难,心意总还是要传达的。

  女孩子都喜欢仪式感,颜晓希更是曾经因为这件事嗔怪过他不会谈恋爱,可他也是第一次真的喜欢一个人,真的谈一场遵从本心的恋爱——从前和白薇那不能算——什么都还在笨拙的摸索之中。

  故而这次的礼物实属精挑细选,最后才定下了一枚小小的戒指,铂金,上面镶嵌着细碎而低调的钻。

  其实事到临头,他还是对这个礼物不怎么满意,觉得嘉月这样的女孩子,应该配至少一克拉以上的钻石,但以他目前的经济能力,承担起来尚且有些困难,况且他们也还没有走到那一步。

  他暂时不敢告诉嘉月,他已经将她纳入了余生的规划之中。

  ……这一定会吓到她的。

  

  时间已经走到第四个十分钟了。

  邻桌也坐着一对小情侣,女孩子正百无聊赖地吃着一块快要化了的蓝莓慕斯,男生则专注地打着手机游戏,他留意到那个矮个子女孩儿欲言又止的表情,知道她大概是不满男朋友的忽视,很快就要生气了。

  如果放在从前,他可不会看懂女孩儿们变幻莫测的微表情。

  这大抵是恋爱给人的成长,毕竟嘉月偶尔恼他不开窍的时候,也是这幅气鼓鼓的,小猫一样的神情。

  最开始他们其实也吵架,当然,那时候他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相处之道,大部分是嘉月单方面的引战,而他手足无措,不知道哪里惹了女朋友不高兴。

  但嘉月说着凶巴巴的话,眼睛里却全都是藏也藏不住的伤心,于是他又觉得千错万错都是自己的错了,这么好的女孩子,怎么能舍得让她难过呢?

  她的喜欢像珍珠一样珍贵,你只要给她一点点包容,她就会回馈给你一整颗真心。

  所以后来,他也就不怎么和嘉月生气了,嘉月耍耍小性子,他更乐意纵容,甚至好脾气地去哄,可借此他又发现,嘉月的大小姐脾气在他面前从来都是狐假虎威的,每傲娇五分钟,就要拿十分钟来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生怕触到他的底线一样。

  怎么就这么会戳人心窝呀。

  这让他觉得可爱又有些心疼,因为嘉月那样率性洒脱的人,是不该在谁面前小心翼翼的。

  可他当然也知道结症所在,时常会忍不住在心底偷偷埋怨一句:

  从前的自己,实在是傻透了。

  

  五分钟后,邻桌的那对小情侣果然开始吵架了。

  起先是女孩儿冷言冷语说了一句什么,男生便皱起眉头嫌她小题大做,于是战争一触即发,最终被“你一点儿也不爱我”和“那就随便你怎么想吧”彻底激化。

  女孩子拎起包哭着跑走了,男生坐在原地,想追又拉不下面子,也露出烦躁得要死的表情来。

  他叹了一口气,为免被战火波及,忍不住往沙发的里侧挪了挪。

  这是他之前特意定的雅座,位置靠窗,桌上还摆着一束新鲜带露的玫瑰,替他布置这一切的店员笑着揶揄他用心,他却没有羞赧也没有窘迫,反而笃定地告诉旁人,因为嘉月值得。

  ——她当然值得。

  并且很多时候,他时常不知道自己还能怎样再对嘉月好一点。

  她为他吃过很多苦,那些往事让他如今想起来都还觉得愧疚,可是嘉月却坚持认为,除了眼瞎看上白薇这一点以外,当初的他并没有别的过错。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啊,她理所当然地说,不喜欢的时候,你也不欠我什么,追逐你是我的选择。

  她看起来还是很骄傲,仿佛被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的娇贵公主,被十三床被子下的豌豆粒硌了整整一夜,尝尽了苦头,仍然固守着公主殿下的优雅和原则。

  这个可爱的样子让他实在是很想吻她,于是他毫不吝啬地给了女孩子一个温柔的拥抱,坦然说:但现在我只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你。

  嘉月便在他怀里别别扭扭地哼了一声:所以现在,我对你有更多要求啦——

  

  后来她真的说到做到,诸如此类的“更多要求”愈发层出不穷。

  比如他们出去约会的时候,嘉月一定会否决他好几个方案,一会儿嫌游乐园排队好累,一会儿又嫌逛商场实在没创意,最后却会有意无意地敲定他想去的图书馆或者体育馆。

  这大概是种甜蜜的烦恼,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对自己的女朋友委婉请求:你可以不用这么懂事的,能不能再多在我面前任性一点?

  可嘉月看起来一点儿也没有委屈的意思,仿佛和他在一起做什么都乐意极了。

  直到一段时间之后他才明白,他喜欢的女孩儿曾经为了他义无反顾,至今仍然如此,只是他给予了回应,便也同样陷入了关心则乱的怪圈里。

  毕竟设身处地全部想一想,难道陪嘉月去逛商场,对他来说就不是件快乐的事情吗?

  恋爱中的人可真是傻里傻气。她有她不肯言说的迁就,他就想给她更多的回馈和温柔。

  其实直到今天他还是不明白,嘉月这样优秀的女孩子,究竟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他。

  他想不通自己有哪里好,大概球打得还算不错,性子也还不错,可总是温吞了些,除此之外,家世、天分,没有一样可以衬她。追她的男孩子能从操场排队排到篮球场,她却一个也瞧不上。

  那朵高傲的小玫瑰紧紧攥着整个春天的芬芳,在他终于路过的时候,处心积虑地落在了他的衣襟上,还要别扭地申辩一句:“这只是偶然罢了。”

  可如果只是偶然,那她又是为谁空等了一整个花季呢?

  他当然不会揭穿她,只会笑眯眯地亲她一下,并说:那可真要谢谢偶然啦。

  毕竟,这是专属于他们之间的浪漫秘密。

  如果很多年后,他们还在一起——他觉得这是大概率事件——他可以将这个早被洞悉的蹩脚借口当做玩笑说给嘉月听,到了那时候,他一定摸透了这个女孩子的心思,懂得怎么样让她不会害羞,如果还能坦率承认一句,那就再好不过了。

  但在此之前,他们还有好长好长的路要走。

  他想,自己一定要懂得珍惜。

  余生漫漫,要对她好一点,再好一点才可以。

  

  风铃声再一次响起——

  在看到她推门而入的那一瞬间,他的眼睛终于亮了起来

  

  “嘉月,这里。”

  

  —完—


评论(35)
热度(354)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