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相恋十年三十题:旧地重游

      

※私设年龄差十岁,首行排雷,OOC,OOC,OOC不是开玩笑,真的非常OOC。

※设定和时间线接上篇,没笔力,流水账。

※有肉渣,有肉渣,随便炖炖我就已经捂住了自己的脸QWQ。


>>> 


十一国庆假,蓝河从Z大军训回来,开门的时候正撞上叶修西装革履地准备出门。

小朋友背着自己的双肩包耷拉着脑袋站在门外,整个人瘦了一圈也黑了一轮,头发剪得跟刺猬似的。

叶修吓了一跳:“哟,怎么这就回来了,刚准备去接你呢。”

“谁让你接,”蓝河怏怏地推开他,换了鞋子进屋把书包往沙发上一甩,无精打采道,“就你新换的那辆兰博基尼,拉风地往我们学校一开,同学估计都以为我是哪个煤老板的儿子。”

叶修失笑,走过去把人往怀里一捞:“现在的小孩都什么心态啊,煤老板有哥这眼光吗?

“没有没有,哥您眼光最高,”蓝河有气无力地推他,“快点松开让我去洗个澡,军训简直磨灭我对读大学的所有热情。”

叶修趁机揩了一把油,松了手上的力道把他往浴室里带,边道:“军训辛苦啊,正准备跟你说呢,快点洗完了收拾东西,晚上六点的飞机,带你去G市玩儿。”

手下握着的肩膀一瞬间就僵住了。

蓝河侧过头来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他,半晌后喜上眉梢:“卧槽,什么‘去G市’啊!是‘回G市’好吗!!”

 

蓝河是G市人,生于斯长于斯,虽说离开得也早,父母离异之后就随着奶奶搬到了H市,后来又遇到了叶修,这么多年也就没再回去过,到底是少年人,故乡就是胸口的那枚朱砂痣心头的那抹白月光,再怎么不提也是心心念念想着的,听到要回去自然激动得难以自持,可真正坐上了飞机,又有些近乡情怯的味道了。

叶修看着小孩儿坐在身边忸怩不安的样子动了点调戏之心,揶揄道:“回个娘家,至于这么激动吗?”

蓝河干巴巴道:“对不起啊叶总让您失望了,我还真就不是您喜欢的那款荣辱不惊型的高岭之花。”

叶修正色道:“谁说我喜欢高岭之花了,哥喜欢低的,好摘。”

蓝河掀了掀眼皮没理他,叶修忍不住伸手揉了一把他毛茸茸的脑袋:“熊孩子就敢跟我甩脸色,你这岭也够高的了啊。”

一小时四十分钟的行程接近尾声,飞机缓缓滑落,拨开云层掩映下南方都市瑰丽繁华的灯影。

和记忆里一样亘古不休的热闹,却又和记忆里大不相同的陌生布局。蓝河闷不做声地透过飞机窗往下望,临飞机降落时,不自觉地偷偷握紧了叶修的手。

 

叶修定的酒店在市中心地区,从机场打车过去搁了行李,时间才不过八点半,蓝河窝到床上打了几个滚,又扑到落地床前一把拉开了窗子。外头有个很窄的小露台,人群喧嚣声,汽车鸣笛声,霎时被夜风一卷而入,城市最本真的脉搏声“哒哒”地叩击着耳膜,似要敲开心扉。

所谓原乡所谓故土,还是要真真切切站在这片土地上,才能感受到那种生而存在于血脉中的熟稔与自在。

叶修接了一个公司那边打来的电话,挂断的时候看到蓝河站在窗前发呆,便走过去一把将人揽住:“时间还早,待会儿想去哪儿玩?”

蓝河难得乖顺地没有挣脱,反倒一转身揪着他的衬衫领子把自己埋进他怀里,闷闷地说:“想去广州塔。”

叶修挑了挑眉:“带你去带你去,回一趟G市也没必要感动到以身相许吧。”

自家这小孩儿比同龄人懂事,优等生的脑子总是弯弯绕绕平白想得多,叶修察觉到他情绪有些不对,本想拿几句话逗逗他,未料蓝河只低低地“哦”了一声,便放开他转身去收拾自己随身带的小背包。

——今天换了个深沉路线啊。

叶修摸着下巴仔细回想到底是什么事戳了他哪根不对的脑筋,结果又见蓝河在那边动作滞了滞,回过头来一本正经地说:“晚上回来,我想和你做。”

下巴还没摸上,叶总被小朋友诚恳的眼神望得手下力道一重,戳到了自己的脸。

 

离酒店不远有个APM地铁站,可以直达终点站广州塔。时间稍晚,坐车的人很少,两个人坐在车厢最后,后窗宽大透亮,能看见亮着莹白壁灯的空旷隧道渐次退后远去,倒有种远离人间的错觉。

蓝河望着身后的远景,说:“我小时候倒是很少坐地铁,来去都是挤公交,念小学的时候红领巾都被挤掉了好多条。”

叶修脑内了一下被挤掉了红领巾的小蓝河,默默觉得有点萌,才说:“现在哪能跟你走的那时候比啊,公交有公交的好,地铁有地铁的好,城市发展这么快,你下次再过来的时候指不定又不认识了。”

“下次?”蓝河困惑地望他一眼。

叶修悠哉地笑了一声:“要是来一次换你以身相许一次,我不介意在G市开个分公司啊!”

——不来G市难道就没有许吗?蓝河在心里吐了个槽。

 

这座城市有太多太多年少的回忆。

路边摊卖的牛杂、萝卜糕,放学回家路上边走边喝的那一碗姜撞奶,北京路聚宝盆的早茶,上下九的小吃,蓝白相间的小学校服,母亲洗得干干净净高高晾起的崭新红领巾,下课后和同班男生一起斗过的陀螺,背过的揉皱了的课本……童年像是一张风中晃晃悠悠的泛黄照片,挂在伸手够不着的地方,只能遥遥看到一个有关岁月的轮廓。

温柔时光都远去了,曾经熟悉的地方也再不是记忆中的模样,可还是不甘心,想以故人的身份对这片故土宣扬:离开你,我也有了新的归宿和方向。

侧眼瞥到叶修坐在他身边百无聊赖地拍着一个空掉的烟盒,蓝河突然想起很久之前在某本诗册上看到过的一句话——

此心安处是吾乡。

 

从终点站下地铁,上了地面便是广州塔,霓虹灯照得裙摆似的塔身流彩,衬亮绒黑的天幕。十月份南国天气尚热,塔下有许多乘凉来的居民,打着扇闲聊间入耳皆是悠悠的粤韵。小朋友像个新鲜的旅人一样很欢脱地拿手机在下面拍照,夜色下取光不太好,拉着人拍了好几张都有些模糊,红眼睛看上去很是滑稽。

叶修趁机摸了根烟出来解瘾,边指了指一旁的售票大厅问:“想不想上去?”

蓝河摇摇头,道:“上塔门票很贵的,我带你去观景平台。”

叶修跟着他买了票,颇有几分熟路子架势地径直上了二楼,观景台边视野便开拓起来,珠江碧波千顷,自眼底东流而去,江面上的微光闪烁得像是被揉碎了的玻璃片,江风很大,带些微微的水腥迎面扑来。蓝河倚在栏杆上伸了个懒腰,扭头见叶修咬着半截烟头望着他眯眼笑。

小孩儿撇嘴道:“叶修你这张脸真是嘲讽,平白无故都笑得不怀好意似的。”

国庆假隔天才开始,兼之时间已经过了九点半,这时候除了江边还在散步的居民,观景台上并没有多少游客。叶修往前挪了几步将蓝河虚虚地揽住,道:“我对你不怀好意,你第一天知道的?”

蓝河扭头轻嗤了一声。

江岸尽是繁华都市点起的璀璨灯火,江面上飘着流光斑斓的高层游船,不夜城,碧流江,汇成人间的银河尽收眼底。两个人安安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叶修突然开口问:“蓝河你今天情绪不太对?”

他的手臂伸直撑在栏杆上,将蓝河整个人圈住,寰宇之下万籁分明星子暗沉,风声江流声一齐涌来,打着旋儿落在耳侧,飘入心头。

蓝河垂眸想了好一会儿,突然身体后靠,扎扎实实地贴进了他怀里,柔声说:“我小时候,爸妈感情还好那时候,经常带我来这里散步。”

叶修听得一怔。

“那时候家里条件很一般,广州塔门票又贵,就很少上塔,一家人在珠江观景台上倚着栏杆聊天吹河风。我妈年轻的时候很漂亮,我爸追了她好久才追上,最爱跟我得瑟当年的情史。”

蓝河转过身来倚住栏杆,上身微微后仰,似是望向渺远的星空。 

“后来他们离婚,我妈和一个日耳曼男人去了挪威,我爸去了云南大理,感情淡了和平分手,没吵没闹也没瞒着我。我当年其实很不理解,后来大一些了,就跟你在一起的头一年,和我妈发邮件的时候问起这件事,她回我说感情不在了温情还在,最好的时候用最好的方式享受感受过了,趁着刚刚好的时候分开,总比相对生怨来得好。”

“我就一直觉得,我爸妈是特别洒脱的人,拿得起放得下,停得下脚步,也能说一不二地继续往前走。”

“那时候开始珠江观景台在我心里就是应该和家人一起来的地方,我们一家人在这里有过最好的记忆。所以回H市来,下意识就想带你来这里。”

叶修挑眉道:“家人,哦?”

蓝河的思绪不知道飘到了哪里,片刻后伸手在叶修腰上戳了一把,冷哼道:“不是说你的,叶总听错了。”

叶修怕痒,捂着侧肋笑得格外心脏:“是不是说我,又不是你说了算的。”

蓝河愤愤地想不是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吗?却万万没想到叶修的重点不在于“你”、“我”这两个人称,而是在“说”这个动词上。

 

——不是说了算,那就做了算呗。

于是半夜给人压在落地窗前从身后被进入的时候蓝河有气无力地想,果然自己的道行还是浅了点,特别是对上叶修。

城市的灯火已经渐次熄了,放眼望去零星几点跌进瞳孔,又被眼睛里氲出的生理性泪水撞碎,打成影影绰绰的光斑。

“叶修……你……啊……轻点……”蓝河被他折腾得四肢发软,泪眼朦胧里不知“老公”“学长”“哥”地换了几个称呼,末了又开始颤着嗓子哀哀求饶。

叶修似乎是笑了一声,俯下身来贴住他光裸的脊背,去吻他舒展开的蝴蝶骨,两个人的心跳随着凌乱的喘息逐渐统一了调子,微不可闻,又震耳欲聋地响在寂静的夜色里。

叶修放缓了动作,埋在他耳边懒洋洋道:“你自己说的要和我做,小学弟怎么能这么不讲信用。”

说到底做爱还是让双方的身体都会感到愉悦的一项运动。

是哪本隐秘而广泛流传的小黄书里说过的真理:“在床上,要就是要,不要还是要,腰酸啊没力啊这之类的讨饶,说到底那也是要。”

叶修觉得自己对这个真理贯彻得很到位。

蓝河噙着泪扭头狠狠瞪他,又被他一个狠狠的挺入,将喉咙里堵着的一声呜咽生生逼成了高亢的呻吟。

最后还是胡乱点着头承认了他的亲属身份,这男人心脏也就算了,有时候还这么小心眼。

 

事后他埋在被子里昏昏欲睡,模模糊糊见听见叶修在他耳边带着笑意问:“旧地重游,感觉怎么样?”

很好啊。蓝河精疲力竭地动了动手指想开口,却发现嗓子哑得说不出话来,仅仅发出几个干燥得像着了火的凌乱音节。

然后一双暖和的手在他的头上胡乱揉了两把,掌心的温度似是带着惬意和疲倦的潮声。

 

蓝河想:算了算了,下次故地重游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更加喜欢这片土地,不仅仅因为有温暖的过去,和父母;也因为有值得期待的将来,和你。


—完—

评论(17)
热度(280)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