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可能性

    

※我喜欢叶蓝的原因一直是:他们够烟火,够质朴简单,够成为我们身边每一对平凡伴侣的缩影。

※我喜欢所有喜欢叶蓝的人的原因是:我觉得你们应该善良又世俗,愿意感动于这样平凡的浪漫。

※自家的CP自家疼,每个人的口味不同,喜好不同,对CP的看法和爱不同,但是请给他人的喜好,他人爱的CP最起码的尊重。

※他们在一起,这是不需要讨论可能性的事。


>>>


“最后一个问题,”漂亮的女记者收起采访稿笑着眨了眨眼,示意接下来的问题皆是自己自由发挥的了,“许先生有没有想过,叶修作为一名职业大神,选择您的可能性是什么?”

饶是对面坐着的青年在整个采访过程中都十分配合,这时候也不由得困惑地偏了偏头:“可能性?”

 

荣耀联盟第十五赛季,黄金一代的最后一名在役职业选手喻文州宣布退役,曾经的新生代们渐次挑起大梁,封神角色背后的操作者又一次轮换更替。

筚路蓝缕的岁月已经远去,曾经荣耀里被众人朗口道来的那些名字也并随着被揭过一页。电竞周刊趁着这一年夏休期,拜访了联盟初期第一至第五赛季出道的职业选手们,做了一个名为“光辉时代”的专题。

叶修和他的伴侣许博远,就是这一次采访中的重头戏。

 

女记者名叫沈舒,是这一年加入电竞周刊工作,跟着常先做事的新人,虽然年轻,但性子直爽处事机灵,很讨前辈喜欢,这一次常先临时外派赶不过来,也很放心地让她来拜访叶修这尊大神。

可惜大神也是凡人中的大神,遇上临时加班这种事还是躲不过,于是沈舒依照电话里约定好的赶到两个人合住的小家的时候,屋里只剩了蓝河等着待客,叶修并不在。

小姑娘似是在组织措辞,片刻后才转了转笔斟酌着完善自己的问题:“比如我们大家都知道的,蓝雨战队的喻文州队长,霸图战队的韩文清队长,他们基本都选择了同为职业选手的伴侣,而雷霆战队的肖时钦队长,他的太太则完全不是荣耀业内人士,这两类也代表了许多现已成家的联盟初期职业选手们的基本家庭组成情况。叶神却……不知道您有没有想过,这里面的原因是什么?”

她说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地补充道:“这个问题可能有些唐突,恕我冒昧,我也是叶神的粉丝,当年叶神退役又复出的时候我刚刚上大学,和一般喜欢追星的女生不同,我一直关注电竞事业的发展,叶神更一直都是我的偶像。所以这个比较私人的问题……算是我的私心吧,不会写进采访稿的,您大可放心。”

蓝河了然地笑了笑。

“我明白你想问什么了,但是这个问题我恐怕回答不了,”他说,“因为我也不知道。”

 

叶修和蓝河在一起的消息是第十二赛季爆出来的,那一年是世界联赛的比赛年,叶修带着小换过一轮血的国家队从苏黎世折桂而归的时候,当着现场所有热切不已想要得到第一手采访资料的记者的面,指着人群中一个小青年笑得慢悠悠地为自己开脱:“你们看我对象都亲自来接我了,采访的事儿咱搁后成吗?”

当场四下哗然。

后来有人在荣耀论坛上爆出来,叶神口中说的对象,不就是蓝溪阁网游部高层的那个剑客么?

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蓝桥春雪,虽然比起职业选手的确不在一个层次,但对于普通荣耀玩家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但凡每日混迹在网游里的,都或多或少听说过那个好脾气,管理能力强,兼有一把好嗓子的蓝团长,蓝溪阁工会内部更是有无数小姑娘每周眼巴巴地等着在他带的团里占个坑。

于是这消息一出,若干芳心噼里啪啦脆生生地碎了一地。

——叶修那个祸害,到底怎么就跟蓝河勾搭上了?

 

对面坐着的青年有些窘迫地摸了摸自己的发根,温声道:“也不算勾搭吧,我一直就对他挺没辙的,他一来表白我就懵了。”年逾而立,他还保留着某些少年人的特质,谈起感情问题并不十分从善如流。

沈舒好奇地开口:“所以是叶神先告的白?”

蓝河说:“是啊,我那时候被他在网游里的一番折腾搞出阴影来了,看到这个人就下意识提防,还以为他使的什么新手段想抢我们的Boss。”

年轻的女记者“噗嗤”笑出声来:“你们两个的相处模式,挺奇特的啊……”

“我也这么觉得,”蓝河表示赞同,“不过后来我也没问过他到底什么时候看上我的,两个男人过日子吧,不讲那些矫情的。”

沈舒饶有兴致地拿手抵住下巴,探究地问道:“那许先生您呢?如果我没有记错,当年叶神在网游里搅得各大公会都不得安宁,您所在的蓝溪阁就是首当其冲的吧?”

蓝河有些无奈地笑笑,似是回想起了往事,片刻后才摇头道:“是挺闹心的,不过……龙王想兴风作浪,谁又拦得了呢?”

这话几分揶揄几分自嘲,很是巧妙地避开了公会纷争的话题,沈舒抿唇一笑,识趣地不再追问:“那么您觉得,和叶神两个人一起生活的话,契合的点和不契合的点在哪里?”

“也就是回到我们最开始的问题,您觉得叶修选择您的可能性是什么?”

蓝河失笑,“为什么是叶修选择我呢,”他边以食指缓缓叩击着桌面,边组织着措辞提出自己的质疑,“是他先向我表白的,也就是说,实际上选择权在我手里。”

沈舒闻言一怔,半晌后思量着点头笑道:“您说得是。“

 

十三赛季中途,退役两年半的叶修正式出任兴欣战队的战术指导,作为曾经联盟中最大的一尊神,自然各个方面都对他的动静极为关注,为此陈果特意办了一场新闻发布会,以满足各路记者们快打爆她电话的好奇心。

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带过国家队面对过无数盏镁光灯,叶修对于这种场合仍然懒散敷衍得很,但凭下面的记者提问环节进行得热火朝天,也就跟着搭上三两句话打打太极。什么重回兴欣战队是认为自己热爱荣耀这个为之奋斗了大半青春岁月的职业这种套话,一看就是提前背好的万能公式。台下坐的都是人精,无奈台上那个是人精中的人精,眼见着挖不出什么料了,有个小报的记者突然灵机一动,抢过话筒问起了他的感情问题。

“感情问题?”方才还懒洋洋靠坐着的人微微眯起了眼,“媒体朋友们不太厚道,我对象不都被你们扒出来了?还搁我这儿问。”

那小记者也是情急之下随口一问,这时候见正主颇有回答的意思,忙喜上眉梢地补充道:“叶神您也是而立之年的人了,大家对您的感情状况很是关心,不知道放不方便具体透露一下细节?”

叶修望了一眼天花板作深思状,片刻后望向台下乌压压一众满眼期待着他爆出猛料的记者朋友们,诚恳道:“不方便。”

 

沈舒掩着唇笑出声来:“当时我还在实习,看到转播的时候就觉得,真不愧是叶神,这风格,一点儿都不带变的。”

蓝河回想了一下当时的画面,深有同感道:“那还是客气的,你没见他嘲讽技能全开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大杀四方片甲不留。”

小姑娘闻言俏皮地眨了眨眼:“我要替同行前辈多谢叶神的高抬贵手吗?”

蓝河无奈道:“哪是高抬贵手,他是懒。”

沈舒忍俊不禁,边把采访本搁进包里边随口道:“叶神那个性格,生活中你们真的不会有什么矛盾吗?”

“有啊,很多。比如他不愿意洗碗,洗衣机教了十几遍还学不会怎么用,每次遇到这之类的事我就恨不得糊他熊脸。”

明明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却构成完整的生活。

“听您这么一说,我觉得叶神其实也还是很生活的一个人啊。”

蓝河偏头笑了笑:“他本来就是。”

 

他代表着自己职业领域里的顶尖水平,身边有无数往来的人,他拥有十年的荣耀,作为领队踏上过这个国家电竞史上崭新的征程。他是强大的队友,是值得钦佩与尊敬的对手,所以被封神。

那些光环,那些盛名,加于一身。

蓝河笑着说:“我觉得他很了不起,可是也没什么了不起。他是荣耀教科书的同时也是我的爱人,虽然他的家务甩手懒散嘲讽让我很头疼。”

“所以你最开始的那个问题,‘他选择我的可能性’,我并没有办法回答。”

沈舒困惑地蹙起了眉,抛来一个有些询问意味的眼神。

蓝河思考了一会儿,仿佛不知道自己的表达是否准确,犹豫着道:“因为‘可能性’本来就不是一个成立的命题。”

 

“当时叶修需要稀有材料,这个交易对象可以是霸气雄图,也可以是我们蓝溪阁;当时蓝溪阁下派到第十区开荒的可以是别人,也可以是我。这样的多选题,才能够追究可能性。”

“而他身边有那么多人,职业圈的,非职业圈的,可是最后偏偏是我。”

“所以你说的这个问题,追究可能性是没有意义的。”蓝河接着道,“也无关适合不适合。”

“与其讨论他选择我的可能性,不如感叹一下我们的互相选择这件事几十亿分之一的巧合性。”

“因为他是他,我是我。”

“只不过恰好他是你们的大神,而我只是个普通的俱乐部工作人员罢了。”

沈舒听得沉思片刻,站起身来恍然道:“我明白了。”

蓝河微微一笑:“所以很抱歉,你最后这个私心的问题,我回答不了。”

年轻的女记者抿唇笑出小小的酒窝,吐了吐舌头歉道:“哪里会,说到底是我唐突了。”

“许先生,”她想了想,又忍不住补充,“有人说过吗?您的口才其实很好。”

蓝河闻言一怔,忍俊不禁道:“没办法,被叶修带坏了。”

 

沈舒感叹道:“采访您之前我有和我的闺蜜——她是你们蓝溪阁的老成员了,对您平时的性格比较了解——交流过,其实我也很好奇,你们两个天差地别的人,是怎样一起生活下来的。”

“现在我知道了,感谢您拨冗接受我的采访。”

蓝河微笑着摇了摇头:“何谈拨冗,外界对我们的猜测由来已久,其实两个普通人的普通生活,过得和大家也没什么差别。幸亏叶修今天不在,不然要是由他来回答这个问题,说不定又要开什么嘲讽。”

沈舒了然地赞同:“要是叶神在,我估计也不敢问这个问题了。”

正说着,钥匙开门的声音适时响起,他们对话里的主人公把门拉开一条缝,似笑非笑地望过来:“哟还在进行呢,趁我不在,说什么话题了?”

小姑娘惊呼了一声,忙缩了缩脖子:“叶神好!”

语毕几步奔到门边穿上自己的高跟鞋,冲蓝河道:“许先生那我先走了啊!感谢您今天的配合!”

叶修侧过身去让她出门,边奇道:“怎么这就走了,也不采访采访哥啊?”

沈舒边蹬蹬地下楼,边抬过头来笑嘻嘻道:“多谢多谢,可是许先生比您好说话多啦!”

细高跟踩得整个楼道里都是叮叮咚咚的响。

 

叶修失笑,感叹了声现在的小记者们性格也挺可爱的。

他拉上家门,回头来又见蓝河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不免有些奇怪:“你们说什么了,看这小姑娘对你亲近得……”

蓝河不语,几步走过去将人迎进来,问:“下午累不累?”

“累什么,就是陪老板娘看了一下训练室那边的新布局,说是过几天就开始装修了。”叶修趿拉着拖鞋走到客厅里,端起自己的水杯接了杯白水一饮而尽,边分出神儿来瞥了蓝河一眼,“怎么,今天这么关心我?”

蓝河笑弯了眉眼,片刻后温柔道——

“不累啊?那就去洗碗吧。”

 

—完—


评论(62)
热度(818)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