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糖

   

※本来是万圣节贺文,前几天状态不太好,修修补补写到今天,导致本来是3000字的短篇,被爆字数爆到了8000。

※文如其名:糖。有熊孩子出没。

※老夫老夫无意间各种秀恩爱的模式开启,写得我好想谈恋爱啊。(躺。

※“他所钟爱的事业在这里落地生根,电竞产业一年年蓬勃发展,坦途光明;还有他身边的这个人,从遥远的南方而来,带着爱前来安身立命。”

 

>>>


叶修掏钱付款,把糖罐拆开从里面摸了两颗牛奶软糖出来,往蓝河怀里一塞:“给,小朋友。”

蓝河对这称呼不满,睨他一眼,又顺手把糖罐往身边的叶承明怀里一塞,干巴巴道:“给,小朋友。”

叶承明眨了眨眼,望着怀里这个好不容易到手却还开了封的铁罐子,撇撇嘴作势要哭,却被自家大伯一巴掌糊了回去:“小兔崽子,就知道趁你爹不在的时候作威作福。”

 

几天前叶秋来杭州谈生意,原本准备顺便带儿子过来旅个行增进增进父子感情,无奈客户难搞定,从早到晚排满了应酬行程表,叶秋无法,只得把叶承明暂时在大哥家托管两天,并且拿眼神寄希望于蓝河——这感情就不指望增进了,好歹也别让他们两个打起来。

蓝河瞥了瞥正叼着烟眯眼打量侄子的叶修,顿觉鸭梨山大。

叶承明从小被叶秋带在身边教养,家教倒是良好,无奈天生性格随了他大伯,在老爸面前规规矩矩,家长转身就开始原形毕露,一小时摸清地形,两小时上房揭瓦,三小时之后果断喧宾夺主。蓝河下午公会里还有团要带,勒令在兴欣战队领着闲差的叶修不许开电脑去陪小家伙玩儿,小叶抱着他养的那只名叫芒果的小猫眼神警惕,老叶倒是拖着调子懒洋洋地应下,转身就坐到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

蓝河摸过去跟小侄儿套近乎:“承明,我下午上班,伯伯陪你玩会儿啊。”

小朋友眨巴着黑亮的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他,片刻后脆生生地答:“好的,伯母!”

蓝河笑意一僵,愣了半晌之后回头羞愤欲死地瞪了叶修一眼,却得到一个似笑非笑的揶揄表情。

叶修耸肩摊手,表示“我很无辜”;叶承明目光纯良,俨然听话懂事上进的乖孩子。

蓝河面无表情地接受了这个称呼,干笑几声,心道:心脏大概是他们叶家人的共有基因。

 

叶承明五官长得随父亲,而比起叶秋的老成干练,性格又实在是和叶修比较像。这一来,小小的两居室里仿佛挤进了一大一小两个叶修,让蓝河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甜蜜而心酸的困境。

当晚把叶承明哄睡了之后,他和隔天轮休的笔言飞商量着调班,二笔在QQ那边笑得拍桌:“你说你这上门媳妇当得多不容易,婆家人去检视就算了,还要你顺便照顾小少爷。”

蓝河无语,敲字道:“你以为我想吗?!晚上带完本我出去准备做饭,才知道那俩叶家人就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呆了一下午。”

笔言飞那边“正在输入”的小图标闪闪现现,许久才磨蹭着发过来一句:“你别说,我还真想象不出来……叶神带孩子……”

蓝河沉默良久,陈恳回道:“你别想象了,那画面太美,连我都不敢看。”

 

他搬来杭州之后从事的是线上工作,虽然不影响正常活动,好歹机动性比不上之前和同事们坐在同一个办公室里了,每天待在电脑前协调信息,工作时间无形中也拉长了许多。这天百人开荒团本带完天色将暮,关了游戏界面从书房里出来准备晚饭,却见客厅里两个叶家人还没挪过窝,叶修百无聊奈地按着遥控器翻看电视里的电子竞技频道,叶承明抱着芒果面色严肃地旁观。

“伯伯,”他作出小大人的样子,“你怎么老是看游戏啊,爸爸说了,玩游戏容易养成叛逆人格。”

叶修懒洋洋地抛个眼神过去:“别老听你爹瞎说,你这么丁点大,懂什么是叛逆人格吗?”

“我懂的,”叶承明正儿八经,“叛逆人格就是不听爸爸妈妈的话,还离家出走。”

蓝河刚准备进厨房,听得“噗嗤”一声就笑出来了,这旧账翻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叶秋唆使的。

叶修远远瞟他一眼,回过头去教育叶承明:“离家出走不一定是叛逆人格,也可能是胸怀大志,说不定能拿个世界冠军什么的,不信你去问问你爸,哪个男人年轻的时候没有过离家出走的梦想。”

叶承明若有所思,片刻后一歪头小眼神儿格外纯良:“可是爸爸还说了,世界冠军回家也照样被爷爷拿鸡毛掸子追着打!”

叶修脸色一僵:“……”

蓝河这下真忍不住了,溜进厨房“啪”地一声摔上门便开始笑。

难得叶修吃瘪,一大一小两个叶姓人对上,这种“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的既视感啊。

 

心情大好,蓝河做饭的时候没忘记给芒果加了碗鱼汤。端出来想招呼儿子,到了客厅才发现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回书房里摸电脑去了,猫窝里也不见平日向来乖巧的布偶猫,只有叶承明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满眼童真:“蓝叔,芒果躲在沙发下面不出来了。”

蓝河闻言一怔:“怎么突然就不肯出来了?”

叶承明老实巴交承认错误:“刚刚我和伯伯打赌,说芒果被蓝叔你养得这么胖,肯定钻不进沙发底下,然后……然后我就把他塞进去了。”

蓝河大惊:“你把他硬塞进去了?!”

自从他跟叶修好上,这辈子就没想过当爹了,养了只矜贵的布偶猫就当儿子疼着,另一个饲主还万分不尽责。这下好,侄子来了儿子遭殃,被当玩具蹂躏一下午还不够,现在更是直接关了小黑屋。

搬开沙发救儿子,小猫正蜷在空隙角落里可怜巴巴地打盹,这时候突然得救,只糯糯地“喵”了一声,抬头两眼泪汪汪地望向自家家长。蓝河把他抱回猫窝里,又把鱼汤端来给他舔,看着小家伙默不作声的委屈小眼神儿,一张脸都心疼成了苦瓜。

叶承明还站在边上歪头看得好奇:“蓝叔,芒果看起来很不开心啊?”

蓝河被他哽得欲哭无泪。

——这小祖宗哪里只是克叶修,分明是一起克了他们一家三口。

 

“所以,”他慢吞吞地打字,认真解释,“干脆我们俩换个班,明天不是正好万圣节么,我调休一天带他去游乐场玩儿,省得待在家里看着他们俩对讽,完了都得集火我。”

笔言飞在那边笑到几乎胃疼,半晌才回:“你安心地去吧,公会里我兜着,记得照顾好小少爷被让他揪了小辫子,婆家人那不好交待啊。”

蓝河发过去一串省略号,关掉聊天框把转椅掉了个弯儿,踹了边上坐着的人一脚:“你明天战队事忙不忙?”

书房里两台电脑折角摆放,叶修正坐在自己那边开着荣耀在竞技场里闲得无聊虐菜,闻言回过头来闲闲搭了一句:“闲差,等老板娘电话差遣。”

蓝河凑过去看他的电脑屏幕,边道:“不忙的话,带承明出去玩儿吧,小孩子老窝在家里也不好。”

竞技场内,浮空中的战斗法师半转过身子,直接将战矛送往对面的那个拳法家,顷刻间势如利剑,倾刺而下,一招怒龙穿心,战斗法师三十八连胜。叶修停了手下动作,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去哪儿,别跟我说是游乐场。”

“带六岁的孩子不去游乐场去哪儿?我刚上网查过了,明天万圣节,正好到处都有活动。”

“多大的人还去游乐场,”叶修挑眉,认真提建议,“不然挑个网吧不行吗?”

“家里又不是没有电脑,要上网你让给他啊!”

“没,哥教他打荣耀,一台机子哪好操作啊!”

蓝河忍无可忍,终于怒道:“你想你侄子小小年纪就养成叛逆人格吗?”

许是“被爷爷拿鸡毛掸子追着打”的回忆太过美好,叶修“啧”了一声,倒没再驳他:“依你依你,保姆命。”

隔天一早,叶承明抱着枕头拍开长辈的门,揉着惺忪睡眼向叶修摊开手脆生生地喊:“伯伯,我要糖!”

他跟着叶秋在国外呆过两年,对这些洋节精通得很,上来也不玩“trick or treat”的双选游戏了,坦坦白白就要糖,叶修一把将他抱起来进屋,边道:“问你爹要去,他一单生意够你吃几年了。”

叶承明不理,睁着乌亮的眼睛歪头认真重复:“伯伯,我要糖。”

蓝河正从洗手间换完衣服出来,这一声听得失笑,便也跟着喊:“伯伯,我要糖。”

叶修抬眼睨他:“上个月我的工资不直接打到你卡里了?你也要,就别去什么游乐场了,直接带承明去超市收一货架回来算了。”

蓝河撇嘴:“我带承明出去,让你这亲属在家里爬上荣耀和我们蓝溪阁对着干?”

叶修“啧”一声,道:“蓝河你这人,就不能把我往好处想吗?”

“不能,”蓝河满眼不信任,“吃一堑长一智,我在你这儿都吃了天堑,还不长点儿心,白跟你好这么多年了。”

两个人在一起七八年,叶修的嘴欠蓝河早摸了个一清二楚,网游里被这尊神克着也就算了,没道理平日都是自己吃瘪,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小朋友眼巴巴地看着两个家长你一言我一语地拌嘴,愣了半晌才不满地扭动着身子开始抗议:“伯伯,我要吃糖!伯伯,我要去游乐场!”

 

小克星发话,大人们自然噤了声。于是收拾收拾出了门,两大一小,带着往游乐园走。

这些年洋节倒是过得愈发盛大了,恰又赶上双休,游乐园里人声鼎沸得很,到处都是带小孩儿出来玩的家长,化妆成小丑的工作人员一路分发彩色糖果,南瓜灯高悬,吸血鬼,科学怪人和女巫更是随处可见,四处都流溢着热闹的欢声笑语。

叶承明揣了一兜的水果糖,一路走一路吃得心满意足,看见各种游乐设施都撒了欢儿似的凑上去要玩儿。叶修在一旁叼着烟满脸无聊,摆明了不合作的态度,蓝河只得舍命陪小少爷,快三十岁的人了,从激流勇进一路陪玩到旋转木马,一米八的大老爷们儿坐在木马上梗着脖子格外拘谨,引得旁边有个穿公主裙的小姑娘甜甜地问:“叔叔,你在扮演王子吗?”

叶修坐在一旁的服务台等人,远远看着他满脸僵硬地和小姑娘搭话,直直笑掉了半截烟灰。

中午游乐园里有活动,临时搭就的舞台上彩绘装点,高帽子的魔术师不断从宽大的斗篷里变出精致的糖罐来,分发给愿意和家长来一起做互动的小朋友。说是互动,其实也就是个普通的猜字游戏,小朋友站在一头运用肢体语言来表达词语的含义,家长猜出这个词语,一分钟之内猜对五个,就可以领走一个小糖罐。看似简单,但小孩子的表现力有限,得到礼物的人也不多,惹得一群人在台下眼巴巴地望着那些漂亮小糖罐,一个个跃跃欲试的样子。

叶承明跟在人群后面望见,眼巴巴地去扯叶修的衣角:“伯伯,我要那个糖!”

叶修照例不合作,指指一旁的蓝河:“找你蓝叔。”

不得不说,活动主办方的确是下了心思,那糖罐确实做得精致好看,蓝河也不由得看得有些心动,见叶承明可怜兮兮地把目光移到他身上,干脆一瞟叶修,拉着小侄子就上了台。

主持人是个带着尖角帽的女巫,照例同上台来参加活动的亲子组做一些简单的言语上的互动,见叶承明生得机灵,便笑着问:“小弟弟,这位是你的爸爸?”

叶承明瞳子黑亮,乖乖地答:“爸爸不在,这是我叔叔。”

主持人被这小眼神儿萌得心都化了,下意识接着问:“你和叔叔两个人来游乐园玩儿?”

叶承明摇摇头,认真道:“还有伯伯。”

“叔叔伯伯一起带你来的啊?”

“是的,叔叔伯伯是一家人啊!”

稚嫩的童音透过麦克风又脆又亮,听得台下发出一阵阵善意的笑声。叶修站在人群的最后面,眯着眼远远往这边望过来,十月日光疏朗下,能看清他面上是有笑的。

一家人,蓝河想,这个词可够暖心的。

 

寒暄几句,便正式进入游戏环节。临时组起的队伍到底还缺些默契,一轮下来猜对了四个,猜第五个的时候却超过了时限,主持人遗憾地致着歉,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叶承明下台就蔫了,委委屈屈地说:“蓝叔,我明明表现得那么明显了!还差一个就能拿到糖了!”

蓝河回想了下小朋友方才卖力的动作,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道:“待会儿蓝叔给你买个更好看的。”

叶修凑过来拍叶承明的头:“一小伙子这么吵着要吃糖,你爹把你当姑娘养的啊?”

大抵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对性别问题很是敏感,这下叶承明不依了,一把推开叶修的手就往蓝河身后躲:“我是男孩子!男孩子怎么了!万圣节都要吃糖!”

蓝河失笑,道:“你说他干什么,那糖罐子是做得挺好看的,我都想要一个。”

叶修挑眉揶揄:“你说你当叔的人了,怎么还跟承明一个心思。”见蓝河霎时虎了脸,这才把叶承明一把从他身后拖出来,带着往礼品店走:“走走走,给你们卖糖,两个小朋友。”

 

游乐场的礼品商店里果然应景地上架了许多活动奖品,价格还不菲,园里的游戏进行地正酣,高音喇叭里还传来隐隐的乐声,造势造得大,礼品又吸引人,小小的店面里自然挤满了跟父母撒着娇来买糖罐的小朋友。

叶修宅了这么多年,放进人群里就是个战五渣,挤了半天才好不容易摸到一个,扔到收银台上掏钱付款,又把糖罐拆开从里面摸了两颗牛奶软糖出来,才往蓝河怀里一塞:“给,小朋友。”

蓝河对这称呼不满,睨他一眼,又顺手把糖罐往身边的叶承明怀里一塞,干巴巴道:“给,小朋友。”

叶承明眨了眨眼,望着怀里这个好不容易到手却还开了封的铁罐子,撇撇嘴作势要哭,却被自家大伯一巴掌糊了回去:“小兔崽子,就知道趁你爹不在的时候作威作福。”

上午小丑发的水果糖早吃完了,罐子里是些牛奶味的,小朋友嘟着嘴嚼得腮帮子鼓鼓,说话都奶声奶气:“伯伯,兔崽子是什么?”

蓝河一把将他抱起来,也不招呼叶修,带着小侄子就往园区走,边道:“就是说你还小,没长大的意思。”

“我本来就没长大呀!”叶承明在蓝河怀里扭动着身体笑弯了眉眼,想了想,又大方地剥了一颗奶糖塞到他嘴里,豪气道,“蓝叔,我请你吃糖!”

他们叔侄两个倒是颇有哥俩好架势地在前走了,叶修在后面扔了个烟头,忙几步跟上去:“叶承明,谁是你亲伯啊!”

小朋友闻言“啪叽”在蓝河脸上亲了一口,远远冲他做了个得瑟的鬼脸。

 

在园区吃过饭,赶上摩天轮开放的时间,叶承明疯玩了一上午,反有些兴致缺缺,干脆拉着两个家长就排队上去占了个小包厢歇脚。摩天轮缓缓开动,包厢腾空陡然拉开了视野,叶承明把怀里紧紧抱了半天的糖罐子往软沙发上一扔,好奇地趴上了玻璃窗俯瞰整座城市。蓝河陪着他折腾了一路,见小孩儿这时候还精神十足,一双眼睛被天光晃得晶亮晶亮,不免捏着肩跟叶修抱怨:“你倒也心安理得做个甩手掌柜,把我累得够呛。”

 “这叫量力而行,”叶修唇边叼着根未点燃的烟,倚在沙发上懒洋洋地打量他,“三十多岁的人了,哥犯得着陪小辈折腾么?”

“说得好像我比你小多少一样,”蓝河偏头揶揄,“怎么,这就服老了啊?”

叶修却眯眼不知想到了哪儿,半晌才露出一个狭促的笑来:“我服不服老,又不介意跟你回去练练。”

蓝河被他哽得脸一红,把脸撇开去佯装看风景,余光里正瞥见对面沙发上叶承明扔下的糖罐,便顺手抄过来便岔话题:“现在这些哄小孩儿的玩意,做得也蛮精致的。”

六面体的小铁罐,上面喷绘着各种卡通场景,还做了浮雕效果,也难怪叶承明看到就走不动路。叶修伸手掰开铁盖,从里面摸了几粒奶糖出来,刚想往兜里塞,被小侄子回头看到了,忙扑上来护犊子似的往自己怀里抢。

“伯伯你抢我糖!”小少爷犹如人闯了领地的小豹子,满脸义愤填膺。

叶修摊手,把顺来的那几粒往他眼前送,指着蓝河推卸责任:“是你蓝叔眼馋,我就顺了个手。”

“叶修你过了啊!”蓝河怒道,“自己想吃就老实承认好吗?又不丢人!”

叶承明气鼓鼓地帮腔:“就是!又不丢人!”

这一大一小战线统一,叶修掂量掂量自己的战斗力,忙眯眼晃了晃白旗:“行行行,你们说了算!”

叶承明宝贝着自己的糖罐,听自家伯伯服了软,这才板着个脸坐回了对面软沙发上,严肃的小模样可爱得很。

这孩子和他爹长得七分像,相貌自然也随着叶修,蓝河望了他好一会儿,又扭头看看叶修,只觉得二十余年的时光历历,仿佛都是一瞬间的画面闪回。

叶修要是有个孩子……估计也是这么鬼灵精怪的样子,指不定比叶承明还精。

“哎你说……”他愣了会儿神,觉得有趣,想同叶修说起自己的设想,方才开口,却见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扭头一看,叶承明靠在沙发背上,眯着眼已经打起了小呼噜。

 

果然是心思单纯的小孩子,刚刚还闹腾得欢,转眼就睡着了。蓝河看得心软,凑过去同叶修低声道:“待会儿回家的时候顺便去一趟超市吧,给承明再卖点糖果之类的小零食,顺便带些菜回去,晚上给你们炖排骨吃。”

叶修问:“我这是沾他的光,能吃顿好的?”

“我什么时候苛待你了,”蓝河哭笑不得,“老是跟承明较劲儿,有意思吗?”

叶修挑挑眉,不答。

蓝河想了想,还是决定给他发个福利:“不然我今天麻烦点,做糖醋的?”

叶修对吃不挑,唯一可知钟爱的食物就是小排骨,蓝河虽然做饭,但是到底也谈不上多爱下厨,平日里就和着土豆胡萝卜之类的配菜一锅炖了打发,而糖醋排骨是地道的杭帮菜,做法虽然不难,但对两个宅男来说,也算是加餐了。

对这待遇深感满意,叶修点头正要开口,却那边蓝河话音刚落,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他近年也配了手机,但不爱带在身上,看着蓝河接起低声应着话,只百无聊奈地把目光透过玻璃窗投到外面的钢铁森林里去。摩天轮缓缓转动,他们的小包厢循着圆弧过了顶点,此时正在徐徐下降,正将整片灰压压的建筑群收入眼底。在杭州生活了十余年,平日虽然出门不多,叶修也算目睹着这座城市日益膨胀,近千万人口,万余平方公里的土地,共同拥簇成这个各有悲欢的光面社会,他所钟爱的事业在这里落地生根,电竞产业一年年蓬勃发展,坦途光明;还有他身边的这个人,从遥远的南方而来,带着爱前来安身立命。

这分明就不是故乡,却比故乡更令人心生温存和眷念。

时间接近四点,老秋的日光稀疏,此时已经泛些暖橙色的疲怠,蓝河仍在同电话那边的人低声絮语,半晌才挂断电话,抬起头来失笑道:“计划估计得全部推翻,叶秋说他那边提前忙完了,等下直接来游乐园接承明,晚上去西湖看夜景。”

方才隐隐生出的零星倦意一扫而空,叶修“嗯”了一声,忽而抬起头来,满眼诚恳地问:“那我的排骨,还有吗?”

蓝河:“……”

 

叶承明睡得很香,下摩天轮的时候谁也没舍得吵醒他,叶修背着侄子走到游乐园门口,见叶秋已经将车停在不远处候着了。

兄弟两个顶着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一个西装革履,一个倒还是当年那副有些不修边幅的样子。叶秋把叶承明从自家兄长背上抱下来,让他平躺在汽车后座上好睡得安稳些,又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给他盖了,这才回过头来同兄嫂道谢。

许是工作原因宅了这么多年,叶修看起来比弟弟还要矮一些,下意识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来递给叶秋,却被礼貌推拒。

“我不抽,承明出生之后就戒了。”他摆摆手,说罢望了一眼蓝河,接着道,“哥你也少抽点,对肺不好,也为身边的人着想一下。”

叶修微微抬眼,才能正好对上叶秋的目光,含着烟模糊不清笑道:“这不蓝河一天也就许我抽半包么,瘾是重了点儿,慢慢戒,反正急不来。”

“也是,急不来。”

年长之后他们兄弟两个的关系和睦了许多,岁月将人棱角磨平,血缘里昔日被有意按捺的亲厚逐渐显山露水,三两言间倒也有几分兄友弟恭的味道了。

他们父子两个既然有安排,叶修也不留人回家,几句话寒暄过,叶秋便要告辞,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座,踩离合挂档,又似想起了什么,摁下车窗补充了一句:“对了哥,老爷子让我带话给你,今年要是有空……带人回家过个年。”

叶修闻言讶异,扭头同蓝河对视一眼,半晌才反应过来,同弟弟摆了摆手,笑道:“一定。”

两个人出柜几年,叶家家长的态度一直隐晦得很,不坦白了干涉,也不做出认可的态度,摆明了走一步看一步地搞拉锯,结果拉锯到他们都过了而立之年,日子照旧过,磕磕绊绊不免,却也算走得一路顺遂,如今老爷子托小儿子来带话,想必是将认可和接纳这两道门,都摆在一块儿让他们通过了。

蓝河站在原地发了许久的愣,直到叶秋开着车远了,叶修走过来虚虚握他的手,才有些恍然地发问:“这是……?”

“老爷子想见儿媳妇了呗,”叶修难得笑意温暖,“所以这事也跟戒烟一样,急不来的。”

 

小少爷被他爹带走了,叶蓝两个的日子还是要过,回家路上依照计划落脚超市,提了满满一袋准备给叶修做的排骨,给芒果捎带的猫粮和家里的各种替补日用品。

蓝河一进门就往沙发上瘫,到底不是小年轻了,一天折腾下来也累得够呛,芒果从猫窝里窜出来,咬着他的裤腿“喵喵”地撒娇。喘匀了半天气,他才微微“啊”了一声,有些懊恼地道:“忘了带点糖回来。”

叶修负责收拾购置回来的东西——新鲜蔬菜扔进冰箱,小排骨洗净放进冷冻柜,各类日用品分门别类搁置好,这么多年日子过下来,他也不像从前那样四体不勤得彻彻底底,各种琐碎小事忙活完,远远听到蓝河这一句,不由得发笑,明知故问道:“承明都走了,还要带什么糖?”

“我不也能吃吗。今天给承明买的那个牛奶糖……还挺好吃的……”蓝河撇嘴,末了又补充一句,“哎,你别说,家里有个孩子,闹是闹腾了点,不过也还挺有意思的。”

叶修替芒果倒了一碗猫粮,又把儿子从地板上抱回猫窝里好生招待着,这才摸到沙发上挨着蓝河身边坐了,从口袋里摸了半天摸出一颗糖,撕开包装就往他嘴里塞:“说你爱吃这个,还不承认,下午从承明那儿好歹给你顺了一粒,多大的人了和他一个心思。”见蓝河嚼着奶糖满脸憧憬,又忍不住揶揄:“你看看你那母性的眼神,舍不得叶承明啊,舍不得自己生一个?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叶荣耀。”

 

“生一个要是像你,爷俩联合起来对付我,我多划不来啊?”

蓝河对他的起名技术嗤之以鼻,片刻后笑嘻嘻地扑上来亲他,吻里都是浓浓的牛奶香。

 

—完—


评论(30)
热度(473)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