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林方]大冒险(2014方锐生贺)

※本来是给我念林方本的G,结果本子拖了太久,又最近太忙没啥时间给锐锐写贺文,所以拿这个出来顶顶。

※林方啊,好想谈恋爱啊(躺。

※锐锐生日快乐,好喜欢你啊啊,小猥琐大真诚QWQ。

※“把到你已经是我这辈子玩过的最大的大冒险了。”


>>>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苏沐橙笑盈盈地扔出最后一张牌,赫然是一张最小的方块3。

方锐目瞪口呆,片刻后把手里的小王一摔,咬牙切齿道:“真心话!”

趁着夏休期的尾巴跑回战队来访亲顺便蹭饭的两个老烟枪一左一右地坐在苏沐橙身后观战,这时候已经笑得快岔了气。

魏琛和叶修叼烟的姿势很对称,脸上挂着的贱兮兮的笑都像是经过了排练一样,满眼揶揄地看着他。方锐很心酸,兴欣下限组就剩他一个在役的,革命友谊不复啊……正想着,抬眼就看到年轻漂亮的女队长有些俏皮地冲他眨了眨眼,慢条斯理地开问:“老实交待,你和林敬言前辈,是怎么勾搭上的?”

方小同志头皮一炸大呼“糟糕“,欲哭无泪努力组织语言想要搪塞过去,抬眼就瞥到一旁的叶修在佯装看天花板,满脸写着此地无银三百两似的“不关我的事”,顿时狠狠咬牙——果然不能跟着叶修混,被狼养大的兔子估计都属残暴,苏队原来多好一姑娘啊,怎么就心脏成了这样。

 

林敬言和方锐那点儿事被联盟众人撞破的时间不早不晚,上个月这一年度的世界联赛落下尾声,时隔一年后中国队再次捧起了那座金灿灿的奖杯,归国的时候自然受到了高规格接待,庆功宴热热闹闹体体面面,这年新入队的几个小的孩子心性一上来,纷纷激动着表示要找个KTV去嗨。

方锐在那群里面生理年纪算大的了,奈何心理年龄是硬伤,和小朋友们也能玩得嗨到一块儿去,抱着麦克风就撒欢儿似的荒腔走板唱上了,接到林敬言的电话的时候还在咿咿呀呀跟着屏幕里多少年前的白素贞哼着“西湖美景三月天,春雨如酒柳如烟”,边手一滑按了个免提,那边林敬言沉稳温和地询问着他哪天回家想吃什么的声音瞬间就通过麦克风响彻了整个包厢。

于是所有的人声都被瞬间按了暂停,只剩屏幕上的白娘子还在眉眼含波地对许仙传情。方锐一身冷汗二话不说按断了通话,“呵呵”干笑着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一群职业选手们的起哄声给淹了。

“卧槽,又是一对内部消化的!”

已经长大了的小戴姑娘如此简洁而一针见血地总结道。

 

其实林方二人在一起的时间不短了,还是第十赛季林敬言宣布退役的那天晚上的事。

从出道开始就跟在林敬言身边,三年近千个日夜里亦师亦友亦长辈的人,又组成流氓与盗贼的黄金犯罪组合一路走来,方锐对他的定义从前辈、到队长、到搭档,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偷偷摸摸变成了“喜欢的人”。所以那天看着林敬言走出大众的视野消失在灯火暗淡处,他没有拿过冠军,而他该走了,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方锐难得矫情地落了把泪,然后趁着两个人还在一座城市,十分有行动力地跑出去买上了润滑剂和安全套,大晚上敲开了林敬言的房门。

“老林,反正我是跟你挑明了,就说你上不上吧!”

他说这话时跟视死如归似的,一双乌墨似的眼睛却直勾勾地盯住自己从前的队长,作案工具摊在床上,摆出一副“就算你看不上我也得让我爽一回”的决绝姿态,只有背在身后的双手出卖了他的心思似的在微微发颤。

林敬言到了霸图之后被张新杰带得作息良好,那会儿刚刚睡着,被吵醒时还穿着方锐成年的那年送他的棉质睡衣,望着自己养大的小朋友这么张牙舞爪地杵在自己面前,只能低不可闻地叹了一声,然后冲他张开双臂,用一如既往温柔的声音说:“来。”

做好准备主动献身的人闻言却不可置信地睁大双眼,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又二话不说地直接扑了上去。

后来回忆两个人日子过久了之后再回忆起那个晚上,被誉为“兴欣最低下限”的方锐小同志却每每都会红了耳根,支吾半天也只有一句话来形容。

——“老林真他妈就是个流氓。”

 

总之就这么勾搭成奸了,没有多坎坷也没有多波折,更没有什么值得说道的地方,两情相悦平平稳稳,毕竟生活不是言情小说,他们也都是普通活着的凡人。

后来林敬言在H市租了个小小的两居室,离上林苑和兴欣网吧都不远,方锐跟陈果申请搬出去住的时候也只是说有朋友过来合租。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攒下的存款自然够生活,林敬言不急着转职,方锐平日里比赛又忙,说是同居,其实就是偶尔腻歪腻歪,两个人的日子两个人过,一年多以来还真没有惊动别的人。

于是自打被“捉奸”,方锐索性不藏着掖着了,天天跟一群人面前宝贝似的显摆他家老林。八卦大抵是人之本性,一来二去众人难免好奇,一个个地凑了上去想探听两个人怎么勾搭上的个中细节。方锐当然不肯说,越不肯说越惹人好奇,于是这日趁着好时机,夏休留队的几个拼拼凑凑开了一桌斗地主。

方锐虽然滑头,耐不住遭一群人算计,于是就这么华丽丽地——被坑了。

 

下午五点半,林敬言做饭的时候突然接到了方锐的电话,本来说好因为叶修和魏琛回来兴欣战队商量着趁这日子聚聚,要到吃晚饭的时间才回来。网吧离他们俩住的地方不过步行十分钟的路程,一般到了时间径直回家,赶上晚餐上桌坐下来便能吃,却很少有提前打电话来的时候。

林敬言按下通话键,电波“嗒”地一声刚连上线,就听到他家小朋友在电波那边哀哀地嚎着:“老林我的羊水破啦!要生啦!孩子的名字你起好了吗!”背景音是兴欣众人毫不掩饰的哄笑声。

林大厨听得失笑,面不改色地把蒸好的鸡蛋羹从锅里启出来,在布围裙上擦了擦手,又取下眼镜抹掉上面染着的一层白雾,道:“男孩就要叫林志方,女孩就叫林志林吧,听说这个名字格式的人不显老,比如林志颖啊林志玲。”

对面的方锐额角一抽,听着身后众人愈大的笑声觉得有点丢份儿,只好拍桌表示不满:“林大大您这从哪里学来的冷笑话,没文化就让我起,能不逞能难为你自己也为难咱孩子吗?”

林敬言却不同他争,低低地笑了声将话锋一转:“怎么,这次又是在玩什么真心话?”

这一声尾音儒雅又温柔,透过电波荡起空空的回音,听得方锐心头一静,缓声道:“喂,我选的是大冒险好吧……”

林敬言顺手切了颗蒜瓣扔进煮着的丝瓜汤里,落刀熟练,刀刃与砧板碰撞出密雨般的细微声响,家常而又安宁:“为什么不选真心话,听说那个比较好过。”

“开始其实是选的真心话,”方锐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委屈,“可是苏队出的题目,让我说我们俩怎么勾搭上的,小爷当然二话不说换了大冒险。”

“方锐大大难得有说不出口的真心话啊。”

“……卧槽老林你这个流氓!”

锅里鼓出小小的气泡,“咕咚咕咚”作响,汤清瓤翠,火候煮得刚刚好。林敬言伸手去关掉灶上的火,将拿下颚和肩窝抵着的手机抽出来,边道:“我流氓你第一天知道?快回来吃饭,炖了你最爱喝的汤。”

方锐闻言雀跃地呼了一声,又握着手机得意洋洋地冲队友们炫耀:“瞧见没,我家老林多贤惠,家里三餐他包,手艺赛大厨!”

一群损友捂着眼表示秀恩爱劳烦换个地方,太闪了我们承受不来。叶修叼着根烟懒洋洋开腔:“方锐你适可而止啊,做人这么作小心遭报应。”

方小爷冲他真诚地眨了眨眼,大有“一作到底”的气势,旋即一推牌桌嚷嚷着:“不玩儿了不玩儿了,回家吃饭!”

林敬言在那边似是又说了什么,惹得他笑嘻嘻地“哼”了一声,复又乐悠悠开口——“那是,把到你已经是我这辈子玩过的最大的大冒险了,别的都不是个事儿,还有什么好怕的?”

“你说是吧?”

 

—完—


评论(14)
热度(337)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