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周江]三十而立(2014周泽楷生贺)

    

※总算是踩点赶上了,虽然是小周生贺发的,但是因为两个寿星都在十一月,而且想刷一刷小周的男友力,所以还是写的小江生日那天的事。

※虽三十而立,但岁月仍长。小江生快,小周生快。

※顺便跟19表个白,女神别躲,女神看我!我宣你!我宣你的周江!(撕——心——裂——肺——)

※《三十而立》的第一篇,大概接下来的一年所有的生贺都叫这个名字啦~顺便,周江这对CP作为我的新宠,真的好难写啊太老夫老妻了!!


>>>


江波涛将手中文件结尾,收拾东西正准备下班,见女助理端杯速泡绿茶敲门进来,八卦道:“江副总监,今天周总监怎么早退了?”

窗外铅灰天幕上堆积着厚重的积雨云,天色晦暗,城市里的星灯零落点起,一场雨将落未落,坠在云层里沉蓄着老秋的潮气。

江波涛闻言一怔:“早退?”

“是啊,五点不到就走了,”年轻姑娘捧着热气腾腾的马克杯努努嘴,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还特别交待说今天不用加班,难得哎……一句话说了六个字!”

“估计是有私事吧?”江波涛一时失笑,顺手又将桌面上摊开的一份飞机稿收进文件夹,边随口问,“你们今天战果如何?”

 

紧锣密鼓的十一月上旬刚踩着拍子过去,因为公司有桩大单死线将近,整个创意部已经马不停蹄连着加了小半月的班赶方案了。出街稿敲定的日子又正在有些微妙的双十一,以致部门里一帮姑娘们因为工作紧绷了许久的神经还没来得及稍有松懈,马上又撸起袖子投入了另一场战斗里。

江波涛早上来上班的时候,见整个办公室笼罩着一股格外紧张的气氛,全不见平时完结一单稿子后的懒散闲适。小方格中人头整齐,大都面目严肃正襟危坐地飞速翻动着网页,鼠标声和键盘声噼里啪啦响如密雨。

——显然不是在忙工作了。

创意部向来集结着轮回公司最风光也最疯狂的一群员工,自诩一声“搞艺术的”,行政部宠着,客户部哄着,难免有些恃宠而骄的味道,上下班时间和早退调休的制度都十分具有机动性。江波涛在副总监这个位置上坐了四年了,笑眼待人察言观色,早把这帮手下的脾气摸了个通透,这时候见他们摸鱼摸得光明正大,不叨扰也不责难,只喊了助理一声,自己进办公室去了。

喝惯的蓝山咖啡本该加二又三分之一颗方糖,这天尝来甜度却有些过,姓陈的小助理满脸心不在焉,也不知挂心着哪里。江波涛不免搁了杯,笑着开口问:“购物车攒了多久了?”

“也没多久……就小半年,”被上司这样善意揶揄,小陈瞬间回了神,颇有些不好意思道,“还在考虑要不要给家里买点儿日常用品备着……江副总监您不要看看吗?”

江波涛将杯中咖啡一饮而尽,面上笑意深深:“不用了,我爱人会留意这些的。”

 

他三年前成家,虽未办婚礼,但部门里多数人都收到了喜糖,由此引发了不小的议论。只是至今都无人知晓,他的爱人,就是隔壁办公室里坐着的某一位。

江波涛并非轮回的嫡系,五年前从一家名为贺武的小公司跳槽而来,次年便被董事会推上了创意部副总监的位置,当年有人质疑有人不满,但这位副总监惯然以健谈与甚好相处的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待人温文,处事和气,在创意部的一帮员工里逐渐养就了极高的风评,而更重要的是,纵览整个轮回,他是唯一一个深谙周泽楷心思的人。

时日渐久,各路流言偃旗息鼓,旁人也不得不认可——就某方面而言,他的确是端坐这个位置的不二人选。

只因创意部总监周泽楷于轮回而言,就是灵魂人物,是王牌和门面。

周泽楷寡言,江波涛健谈,较之前者惊才绝艳,后者天赋虽显不足,却更像是与他生来契合,进入部门的第一天便撞破了他与众人的交流次元壁。此后周泽楷每有什么要紧事要表达,目光都下意识在江波涛身上落定,而后者也从未叫他失望。这样两人日渐亲厚,并非不可预见,于是创意部门的两位总监私交甚笃,在轮回自然成了人尽皆知的事实。

只是默契素来导火暧昧,亲厚程度日复一日早变了质,以至于两个人抽空去了一趟加拿大,回来的时候已敲了个洋章,落定伴侣身份。

他们在回国的飞机上交换的婚戒,两只手交叠在温暖飞机毯下,而贵金属质感偏冷,圈入指节末端,一并扣锁住血脉筋骨。归途十一个小时,在云层之上,越过太平洋,西跨日界线,从北美的雪冬回到永远热火朝天的S市,落地便是崭新的人生。

如今一晃三年过去,两人均是年届三十,成家协同立业,办公室恋情倒也省心省事。

 

周泽楷早退,这件事并不平常。

小陈还在挂着满脸甜蜜又痛苦的表情回他话:“战果是不少,可花了我小一个月的工资呢,难得今天不加班,原本是准备和一帮闺蜜出去聚餐的,现在估计只能回家看美剧了。”

“新出的几部电影不错,有空可以看看,”江波涛关上电脑起身,随口道,“那我先走了,你也早点下班,赶了这么久的工了,好好休息一天。”

“怕家里太太等急了吧?”小姑娘咬着杯子笑嘻嘻地冲他挥了挥手,“江副总监明天见。”

“他今天比我先回家,估计有事,也不一定等着呢。”江波涛低笑了一声,柔声应道,“明天见。” 

 

同小陈道了别下班,走出公司他便给周泽楷挂了个电话,忙音空响半天,却没有人接起,只信息栏里留着恋人两小时以前发来的信息——“有事先回家。”

倒是一贯的简短明了。

十一月轻寒料峭,他只穿了一件薄风衣,但身置城市热岛,倒也并不觉得如何冷。晚高峰道路拥堵,空气里盈满湿漉漉的水汽,将街畔的昏黄路灯晕开一圈朦胧暗影。街上行人大都行色匆匆,风雨欲来,谁都贪恋那一方避雨的瓦檐,城市的脉动也永远遵循着固定的节拍。

他深谙恋人脾性,周泽楷既说先回家,那必然是在家里了。江波涛紧了紧衣襟,将手机放回口袋里,干脆放缓了步子,决心不紧不慢地走回去。天色已晚,整个S市仍沉浸在一片沸反盈天的水色里,并被无数灯火柔化成不断转动的巨大光轮,身在其中,仿佛一手便能将人间烟火尽数握进掌心。前年买的房子就离公司不远,周泽楷一手置办,不算高档小区,但户型精致,两个人住刚刚好,上下班也省了开车来回。当日房产证摊开,两人姓名已经并排摆上了“户主”一栏,仿若宣告感情与人生悉数就此落户。

他讶异,恋人却只淡然递上一把钥匙,道:“家。”

江波涛一时怔忪,接过笑问:“你一手办了,也不给我留一点表现机会?”

周泽楷满眼困惑:“搬家不算?”

他平生寡言,既然不精言辞,自然偏于实干,早先默不作声看好房源,权衡交通与生活便利,出手便是全款直截敲定,惹得年轻的售楼部姑娘捧着颗噗通乱跳的小心肝多瞧了他好几眼。

一爿方寸之地被冠上两人名姓,所属落实,周泽楷就此满意,至于后续布置,小江来办理所当然。

江波涛懂他话里意思,不由得失笑,许久后将钥匙妥帖收好,弯了眉眼道:“算。”

于是室内装修家具采办,男人果真一律不管,只不动声色将江波涛平日工作揽了许多,留给他足够精力去吹毛求疵。恋人妥帖,江波涛乐得事必躬亲,屋内陈设一一细致打点,自此安身立命。

 

归途不长,走进小区时正逢小雨淅淅沥沥地飘下来,将热闹都市浸染上了几分江南质地的雨润烟愁。

从楼下望去,属于两人的那一方小窗里点着暖橙色的灯光,江波涛心情上好,弃了电梯徒步上楼,取钥匙开门的时候已润出了一身薄汗。他弯腰换鞋,屋内有声响细微,能闻见飘散的食物浓香,周泽楷地道S市人,手艺不错,但鲜少下厨,今日早退,原来是为了提前替他备下这一顿晚餐。

衣服受了潮,皱巴巴地贴在身上,江波涛却不急着换下,轻手轻脚地踱到厨房门口,正见恋人稳而不乱的忙碌背影。

这男人生得着实好看,英俊面容,瞳子温柔,此时袖口低挽凝神对付手中食材的居家模样,若是让公司里那帮年轻姑娘看见,指不定又要含羞带怯地寻自己来探问这“好友”的意中人是哪一款。

江波涛略一思量,低咳了一声,见周泽楷抬眸觉察到他回来了,才开口询问:“电话怎么不接?”

瓦罐里煨着排骨炖山药,腾腾热气雾花了他眼底的一抹笑影。周泽楷片刻迟疑:“不在手边。”

两人相处日久,江波涛自然能识破这拙劣谎言,却不点穿,反笑道:“我今天是有口福了?”

他凑得近些,自风雨中携来的一身潮气便涌入旁人鼻尖,周泽楷察觉到,伸手去探他肩膀,果然触到手下布料濡湿,便蹙眉道:“去换衣。”

江波涛笑意愈深,忍不住凑上去亲吻他,唇齿厮磨间,却听见周泽楷从胸腔里震出的一句——“生日快乐”。

 

严丝合缝的笔挺西装换成轻便居家服,走回餐厅里时周泽楷已经落座,而立之年的生辰,不学年轻人讲究精致蛋糕与贴心礼物,几个日常小菜虽算不上惊喜,也足够体现伴侣用心。

江波涛起先的确忘记生日,但却逢上周泽楷少有反常。他对恋人相关的事素来心思缜密,仔细推敲缘由,才恍然想起自己今日年满三十。

这日子近年来被赋予太多含义,从所谓单身节到所谓购物节,人人都能找到自己定位,情侣们致力于大秀恩爱,单身党们高举火把喊着“烧烧烧”,姑娘们将攒下许久的积蓄存进网银,扣准了时间忙着整点血拼。热闹从不停止,喧嚣日复一日上演,动辄成为全民的狂欢。

于是江波涛逐渐淡薄了生日的含义,年纪一年一年长,四季一年一年轮转,不过是岁月的车辙碾过了又一段里程,他看得并无足轻重。

只是,却也有人提前检点好一切工作,只为在这个平凡而不凡的日子里,替他提前准备一顿生日的晚宴。

 

江波涛心情很好,周泽楷能察觉到。  

他偏爱浅灰色,但正装多是沉稳的黑,于是日常里面目含笑的青年比职场上温文的江副总监总瞧来年轻了好几岁,迎着暖色灯光坐在周泽楷对面时,仿佛还是当年二十四五的小青年,不似旁人或仰慕或钦佩地称他一声“周总监”,反坦然而诚恳地向他伸出手,笑着问候:“你好啊,小周。”

四年还是五年了,默契似乎是与生俱来的本能,眼前这人音容笑貌,从脑海中的模糊形象到烙成生活与生命的一部分,过程绵延了相遇以来的这些年,并且从始至终,顺理成章。

好歹是生日,虽没有蛋糕,但周泽楷记得备上了红酒,他们这一行业中人,多少讲求所谓浪漫,又多少不得不委屈骨子里那份艺术家执拗屈就于现实。于是具化到今日餐桌上,两人和睦共享一瓶年份悠久的昂贵红酒,使用的却是极为日常的玻璃水杯。

江波涛夹着碗中山药忍俊不禁:“小周你讲,这样的搭配是不是很有意思?”

周泽楷家教原因,用餐姿势很是优雅,只将杯中酒液小抿一口,疑道:“不好?”

“不是不好,”今日的寿星适时表达出心满意足,“但中餐配洋酒,总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毕竟二者品性相去甚远,可偏偏一同上了桌,又意外和谐。”

周泽楷搁杯思虑许久,忽然开口:“你和我。”

江波涛闻言怔忪,旋即明白他话里意思,不由得失笑——这猎奇搭配,说来也的确像是他们两个。

 

他跳槽轮回,是由彼时公司的HRD方明华极力引荐。当年轮回的发展进入裹足不前时期,虽有业内声名赫赫的天才周泽楷坐镇,但全凭他一人担着整个创意部门。又因性格使然,周泽楷同手下人的交流很成问题,自然磨合艰难。而部门副手位置高悬,始终挑不出承接上下的合适人选。

方明华慧眼识珠,觉出这当日尚且不起眼的青年前途无限,力排众议将他挖回轮回,果然因果命定,隔年就见管理层将他提为了创意部副总监。

那年七月江波涛第一次见到周泽楷,后者正端坐在电脑前修改一份方案的终稿,较之如今亦显青涩,但坚定眉目与风发意气,却是被冠名为“天才”的人与生携来的气度。江波涛作为部门新人去同直系上司报道,却见方才还神色从容应对手中工作的人旋即换了拘谨目光,许久才直视着他,简短应了一声:“好”。

方明华说:“小周什么都好,就是不爱说话,小江你擅长和人打交道,偶然遇上了,也记得替他解解围。”

江波涛笑着应下年长同事的交代,于是果真时时留心,却也逐渐发现,这男人其实并不难懂,他寡言但诚挚,他有卓然的天赋,于是纵然静默,也不该成为孤独的王者。

于是他并不爱叫周泽楷“总监”,一声“小周”亲切又从容,一唤便是许多年。

两个截然不同的性格,却又意外合拍,以至于后来默契炮制发酵,滋生出浓厚的感情,他们也接受得万分坦然。

中餐配洋酒,江波涛和周泽楷。这稀奇比喻,又偏偏契合。

 

江波涛喝至微醺,慢悠悠地笑:“你说得有道理。”

周泽楷瞳色偏浅,是琥珀一般清凌凌的褐,闻言温柔凝视他,眼底盈着分明笑影。

“生日快乐。”他说。

江波涛冲他举杯微笑:“不止生日快乐。”

 

虽三十而立,但岁月仍长。

相携的岁月迢迢,只生日快乐,又怎么够呢。

 

—完—


评论(10)
热度(347)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