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如履薄冰(2016情人节贺文)

    

※私设一堆,双向暗恋,半吊子军旅,踩点完成。
※情人节快乐!

>>>

01:

蓝河说:“我需要预支一个单位的感情。”
他浑身湿透,狼狈不堪地站在那儿,六月突如其来的雷雨,让他的眼底长出一片幽深的雨林。
智能程序发出独有的,干巴巴的机械音:“好的,少校。”

02:

刚刚结束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暗恋,蓝河觉得自己很疲倦,但十分清醒。
一天以前,他的暗恋对象叶修在授勋仪式上公开表示,自己即将拥有伴侣,并且,联邦已经给予他越过系统的基因配对,自由挑选共组家庭的对象的权利,以表彰他的功勋。
这位年轻的少将刚刚死里逃生,完成了一场隐秘而艰巨的绝杀任务。鲜花和荣光都属于他,民众同样乐于同时见证英雄的铁血与柔情。
蓝河隔着人群望向他,今夜欢呼无数,灯光明亮璀璨,泼落在他洁白的少将礼服上,让他看上去像一道遥不可及的光。
——实在是离自己太远太远了。

但他并不为此感到难过。
许多年来,他暗恋叶修,如履薄冰。
只不过现在,冰层破裂了。

03:

八年以前,年轻的中尉第一次见到他从帝国来的新战友。
那时的叶修刚刚通过严苛的入伍考核,来到第十区军部报名。他背着一把改造过的小口径突击步枪,站在七月份的阳光下,看上去就像一个诱人的谜题。
蓝河向他伸出手去,礼节性地问好:“你好,认识一下,我叫蓝河。”
叶修回握住他的手,咧开嘴角:“幸会幸会。”
那是个懒洋洋的的笑容,阳光铺天盖地地淋下来,让他的每一个表情都熠熠生辉,共同催就出一种不蔓不枝的生命力。

两个月后,他成为了蓝河的新搭档。

他们第一次执行单独任务是在十一月,低烈度,诛杀一个在联邦潜伏多年的,来自帝国的间谍。第十区的冬季来得很早,鹅毛大雪洒落下来,把世界笼罩成一片素净的白,能够掩盖一切他们想要掩盖的痕迹。
狙击位是蓝河安排的,四楼,制高点,安有纱窗,方便隐藏也方便撤退,城市间林立的高楼给他们的行动提供了许多便利。晚间目标进入狙击视野,叶修开枪十分干脆,子弹落点在眉心,中枢反应区,一击毙命。
蓝河显得有些惊讶:“里面那个不是你家乡人?下手这么狠?”
叶修收起枪,漫不经心地说:“我给联邦做事,不为自己杀人或者救人。”
两个人迅速撤离,一切发生得悄无声息。

返程是蓝河开车,叶修坐在副驾驶上擦拭他的枪。事实上,通过这两个月的共同训练,蓝河一点也不怀疑他能用突击步枪打出狙击枪的水准。
他忍不住开口:“你的枪法很好。”
“当然。”叶修对他的夸奖欣然受之,“可惜你的演技不太行。”
路口有红灯,蓝河一脚踩住刹车,讶异地望向他。
“这么简单的狙击行动,根本用不着我们两个同时去完成,除非你和我有不同的任务。”
叶修微微一笑,眯起眼眸:“我猜,狙击目标只是我的任务,而你接到的任务是,如果我不杀他,就杀了我。”
搭档两个月,蓝河知道那是个有些危险的表情。
他坦白道:“我杀不了你。”
“很明显。”叶修拍了拍他的手,神情突然变得亲昵而狡黠,“如果我有二心,完全可以既不折我自己的人,再反将你一军。
“但是兵不厌诈,到哪都是一样的。
“想动我?除非喊你们长官喻文州那个段位的来。他枪法虽然不行,但是说战略,说不定还能跟我玩一手阴的。”
红灯进入倒计时,蓝河一踩油门,把车飚到八十迈,忍不住骂:“靠!就算你很屌,也不要太得意行不行?”

帝国和联邦的战争如火如荼,对于身份敏感的军人,这样的审查任务并不是什么秘密。
蓝河将叶修这番话原封不动地写进了任务报告里。两个星期后,一封加密文件由大校喻文州的办公室送到了他的手里,揭示了他这位搭档的身份。
——帝国的上将叶秋,曾经对于联邦人而言,他就像冷兵器时代的枪,和枪械时代的量子武器。
半年以前,这位年轻的英雄在一场演习战役里被宣布失踪,从此销声匿迹。但联邦高层得到的消息是,帝国抛弃了他的功臣。于是半年以后,当他出现在第十区,军区总部理所当然地,把他当作最有效的制敌武器,抛出了橄榄枝。

喻文州亲自把任命书送到他手里,叶修不以为然,扭头就扔给了蓝河。
“大神你什么脾气,这么好的机会说扔就扔?”
“有吗?”叶修微微一笑,“我只是更喜欢一步一步,从头再来罢了。”
那时是黄昏,乌金西沉,第十区的夕阳沉淀在他眼底,凝淬出一种纯然的热忱。
“反正,我总是要站到这个位置的。”

他像是兑现他的诺言,从此之后,一步一步,凭着赫赫战果和累累功勋往上走。
巅峰总是遥不可及,勋章总是独一无二,传说总是令人惊叹。
但世界上总有这样一个叶修,是巅峰,是勋章,也是传说。

04:

冰冷的实验室里,机械手臂托出一支透明药剂。
联盟崇尚武力,有些人生来就是军人,他们不被允许拥有过于丰富的感情,婚姻则由系统进行基因比对决定。 
为了让这个社会的情感维系变得更加简单,联邦高层从八年前开始进行一项秘密实验,他们让情感物质化,能够被适度提取,限量使用,仅仅用来保持基本的家庭构成和社交关系,绝不赘余。
——而蓝河是第一批实验者。

“少校,”智能程序及时提醒他,“这是您今年最后的提取额度了。”
蓝河摆了摆手,将原液放入口袋,转身走进了滂沱的雨幕里。
雨势并不见小,放肆地拍落在他的身上,将他托成一座寂静的孤岛。
回忆起来,他穿上这身军装已经十余年。而那个传说一样的男人,从第十区走到军区总部,从少尉走到联邦少将的高位,也只花了短短八年。
他从第十区调离的那一天,是蓝河第一次预支自己的感情。

遇见叶修之前,他杀人,并且躲过他人的袭杀,参与战争,都是效忠联邦的宿命。
但遇见叶修之后,他觉得手中的枪成了一件艺术品,和自己的骨骼血脉熔铸在一起,就像是与生俱来的本能。
有一场战争发生在第十区与帝国的边境,潮湿的河谷里,那是叶修加入联邦以来,第一次和帝国正面交锋。
雨水充沛的夏季,水汽卷袭着血腥,将他们浑身上下都裹满了恼人的泥泞。河谷里生长着半人高的草本植物,是天然的屏障,蓝河带着一个小队的突击兵在清扫埋伏,一路悄无声息。
而子弹破空是一瞬间的事,没有声音,只有身侧炸开的一蓬殷红的血花。
——无声狙击。
蓝河望了一眼那个倒下的帝国军人的尸体,是他熟悉的子弹落点,眉心,一击必杀,干脆又干净。
作为全能型的大神,叶修向来更偏爱狙击。他像一只默然蛰伏的云豹,利落出枪,给予无声的震慑。
蓝河并不知道叶修的狙击位在哪里,但他的搭档会在他的身后随时为他开路,这一点毋庸置疑。

胜利后他们回到营地,蓝河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有些畅快地问他:“报仇的感觉怎么样?”
“报仇?”叶修微微挑眉,“我为什么要报仇?”
“帝国对你这么狠,你难道不想报仇?”
蓝河看着他的战友点燃一根烟,明灭的星火在指尖闪烁,烟雾将他的声音磨成一层柔软的砂纸:“那有什么意义,我加入联邦,只是觉得我还能打而已。”
这个男人看起来从来不会失意,即使从头再来,不论身置云端或者泥淖。他像是从远古洪荒的黄沙里站起来的神,岁月铸就铁骨,光阴凝成精神,他身上有最纯粹的杀意,也有最柔软的仁慈,但更多的,是浮华过尽的从容。
蓝河看着他刀削般的背影,缭绕的烟雾仿佛柔软的藤本植物,被他吸入肺腑,栽上心尖,横冲直撞,戳破脆弱的表层,长出鲜血淋漓的枝蔓。

也是从那一天开始,他察觉到,自己的情感开始加速消耗。
这并不是个好消息。

05:

雨停在午夜。
作为联邦边境的新开发区,第十区的平民并不多,夜晚静谧而深邃。
蓝河将感情原液注射进上臂,透明的液体在微弱的灯光下,似有星辉闪耀,像是汩汩流入血脉的泪泉。
陷入深眠的同时,梦境纷至沓来。

他们并肩作战的那些时日,在记忆里都还是鲜活的。
丛林里漫长的蛰伏,披着一身迷彩,叶修紧紧挨着他,手臂贴着手臂,呼吸近在咫尺,带来干燥的烟草的焦香。
他们一整天没有说过一句话,黄昏时分,密林深处响起了第一道枪响。
枪声响起,意味着战斗已经明朗化,暗箭总比明枪难防,在神经再度绷紧之前,总算给了他们片刻喘息的余地。
叶修从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支烟,是来自帝国的老牌子,点燃时雾气轻飘,在密林里升腾,一挥而散,但入口很烈,能从喉咙一路烧入肺腑。
“还有吗?”蓝河从军靴里的拔出匕首,试了试刀刃,“分我一根。”
“就这一根。”
叶修的声音伴着他的体温靠近,下一秒,他伸手按住蓝河的后脑,凑过来和他接了一个缠绵的深吻。

多年的训练让蓝河的身体时刻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他做出了反击的攻势,却在察觉到叶修仅仅是想渡一口烟给他之后,迟疑了一瞬,开始回应他的亲吻。
枪声渐密,让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透着跃跃欲试的兴奋。缱绻的烟气在两个人的唇齿之间缠绵,又进入肺腑来回流转,最后大半成了溢出消散的余烟。
蓝河咳得够呛,叶修只是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哑声说:“味道还成。”
夕阳下的丛林枪声四起,没有人知道下一颗子弹会落在哪里,他们只有一根烟的时间。
叶修将烟头捏灭,扭头向蓝河挑眉:“能活着回去吗?”
他的体温都是有棱有角的,火辣辣的杀意从身体里的每一寸放肆地生长出来,只要饮血,就是修罗。
蓝河将匕首插回军靴里,握紧他的枪:“你说呢?”
他时常觉得自己需要戒掉这个强大的男人,可是他做不到。就像联邦已经研发出了无数供人缓解焦躁的无害药物,他依然戒不掉古老的尼古丁。
于是他们在枪林弹雨里,借由烟草,心猿意马地接了一个血色的吻。
真是该死的浪漫。

还有他们曾经参加一场对抗演习,预演目标十分和谐美好,共同发展,共同进步。但叶修二话不说,连哄带骗地缴获了敌方一辆能和主机联网的指挥车,径直阴了对家的中枢系统,将劝降书送到了他们的少将王杰希的电脑里。
这种不要脸的作风惊动了指挥部,以至于喻文州都通过无线电联系蓝河,委婉地拜托他提醒叶前辈,做事要注意下限。
坐在指挥车里看热闹的两个当事人接到这个指令,顿时笑成一团。
蓝河为了掩护叶修受了轻伤,咬着纱布替自己包扎伤口,仍然笑个不停:“你可真够狠的。”
叶修唇角一勾:“上了战场还讲什么道义,有什么阴招使什么罢了。”
他其实并不太像一个军人,作风懒散,行事随性;但他又像是天生的军人,一击必杀,招招致命。
蓝河努力申辩:“可这只是演习。”
“假想敌也是敌,能够制胜的都是好战略,这一点,你要跟你们喻大校学学。”
“……真不要脸。”
“过奖,你也就输在不够不要脸。”
“……”
那时候他的表情,有一种志在必得,乾坤在握的骄傲。
蓝河凝视着他,目光里似乎是有多年不见的温柔。

还有哪一年,叶修即将离开第十区调往军区总部。
蓝河去军长办公室递交任务报告回来,看见他的搭档正在宿舍里擦拭自己的枪。
那是他从帝国带来的唯一的东西,从前的战友特意为他改装的。枪型端正修长,还安了折叠托,卧射舒服,端在手上也顺,名叫“千机”。
“我一直觉得7mm以上的大口径子弹最适合你,没想到你用得最顺的反而是5.56mm的。”蓝河看着他的手缓缓抚过枪支,突然觉得有些隐晦的口渴。
那是一双修长有力的手,每一丝纹路都染过鲜血,每一个关节都过分精密,握枪的时候,犹如最完美的机械。
叶修漫不经心地应他:“最适合的比不上最习惯的。”
蓝河心里空空荡荡的,想说点什么,却又词穷,他并不觉得难过,也没什么惜别的。
感情储备已经所剩无几。
“对了,”叶修突然抬眼,岔开话题,“你的新搭档挑好了?”
蓝河一怔:“还没有。”
“个人建议,可以挑个狙击手,适合你。”
“我跟喻长官申请了,以后往带队方面发展。估计……就不用搭档了吧。”
叶修显得有些讶异:“像你这种素质的单兵,带队有点可惜啊。”
“有什么可惜不可惜的,习惯就行了。”
——

蓝河隐约记得,记忆里的叶修,那时候神色有些奇怪,然而他们的对话到此孑然而止。
他努力想搜寻出什么蛛丝马迹,但是徒然,更多的画面一层一层堆叠上来。
叶修在第十区停留的时间很短,但这并不妨碍他拥有容量庞大的记忆储存。
梦境漫长,许多往事像破碎的玻璃片,穿透记忆纷纷扬扬地扑面而来,把许多细节淹没在了凌乱的微尘里。
后来,又有灰暗的情绪铺天盖地地涌来,渗进所有鲜活的过往,紧紧扼住了他的喉咙。

通常来说,一支感情原液的使用时长是一年。
而他在一夜之间,就将一年的剂量耗得一干二净。

06:

蓝河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仿若新生。
他并不难过,一夜的深梦让他疲倦不已,也再没有多余的感情可供他挥霍。
这一天是工作日,他照例要去第十区军部报道,然而他走下楼,看见联盟的少将站在阳光下,肩膀上金星闪耀。

他的身影挺拔,像白杨的枝干,又像正午的太阳,是一种纯然的,毫无偏色的白。
蓝河脚步一滞:“将军,好久不见了。”

“蓝河,我前天才从黄少天那里听说,你参加了联邦的秘密实验?”
叶修眯起眼眸,一动不动地望向他。
——那是个十分危险的神色。

07:

忘了是哪一年,叶修已经是军区总部的上校,而蓝河刚刚升任上尉。
帝国派兵入侵第十区北部的山区,他们分别代表总部和第十区,各带一支尖兵小队,深入敌军腹地刺探情报。
那是蓝河记忆中难得惨烈的一战,他们带出去的,联邦最优秀的突击兵们,几乎全军覆没。
他受了重伤,叶修把他救了下来,复杂的地形让救援队伍来得十分缓慢,渺无人烟的山区里只有他和叶修,以及费尽力气生起来的,一丛跳动的野火。
昏睡间,他做了很多繁复纷杂的梦,有最开始从军那一年死在他身边的战友,也有无数牺牲换来的难得的胜利,强烈的悲伤,痛快的喜悦,这些情绪左右着他的生命,让他的心性反复不定,立过功,犯过错,成为一个优秀的,却又不那么完美的单兵。
后来他参与了联邦的秘密实验,情感成了可贵的消耗品,于是再没有什么好难过的,也没有什么好高兴的了。他参与战争,执行任务,无波无澜平平稳稳地一走就是八年。
然而这八年里,情感原液提供给他的有限的感情,似乎都被他用给了同一个人——

叶修呢?
这个名字让他迷迷糊糊恢复了一些意识,费力地睁开眼睛,看见他曾经的搭档正将输血针埋进他的静脉里,高抬着手臂制造压强,为他输血。
紧急输血带连结着彼此的血脉,为他渡来生命鲜活的气息。
蓝河一瞬间恍惚,以为他们还在当年,他一往无前,而后背可以坚定地交给他的战友。
可惜那些峥嵘与共的岁月,都已经是过往了。

“你什么型啊,我能用吗?”他挣扎着开口,嗓子哑得厉害,让正在四顾警戒的叶修瞬间垂下了眼帘,望向他。
“反正你是AB型,将就用。”
“靠!”口中都是铁锈的腥味,蓝河咧嘴骂了一声,“你他妈从哪搞到的老子血型的?又偷翻喻长官的资料了?”
“我要看你的资料还用偷?都是文州送上门来的。”
“你觉得我信?”
“爱信不信,身高180,体重67,AB型血,双子座,没几两肉,脾气还死犟,你那点的档案有什么是哥不知道的?”
蓝河翻了个白眼,又忍不住哑声地笑:“早晚有一天要让你整死。”
叶修的眼神狭促又温柔:“死了算我的。”

后来谁也没有说话了。
400毫升全血沿着透明胶管,缓缓地流进他的身体里,途径心脏,途径每一寸脉络筋骨,与他的血液融为一体,简直深情得荡气回肠。
他们仍然默契,许久未见,又仿佛从不曾分离。

蓝河曾以为,这是他和叶修今生距离最近的时候了。

08:

叶修走上来,狠狠地把他揽进了怀里。
他那一身钢筋铁骨,能够造就坚固的囚牢,蓝河本以为自己就要被锁死,然而真正落入了那个怀抱,才发现铁骨也能被柔情催化,只剩下绵绵的暖意。
炽热的吐息就在耳畔,烧得他的脑海里一片胶着。
“黄少天说,实验遵循自愿原则,你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蓝河心头茫然:“我为什么要退出?”
“因为你是我选定的伴侣。”叶修缓缓说。

这个男人和八年前并没有什么区别,他隐忍又强大,懒洋洋的笑意里,是志在必得的骄傲。
“蓝河,不久前我受了重伤。”
“醒过来的时候,最想见到的人是你。”
相伴的日子很短,但这个年轻人让他那段生命无比鲜活。
曾经他在刀尖行走,荣耀和盛名加身,来路铺满鲜花,去路荆棘丛生,火与碱烧疼他,灼伤他,他都是孤身一人。
——直到他和蓝河结成了一段短暂却不同寻常的搭档关系。
无数次,叶修伏在他的狙击位上,用他的屠龙之技,仅仅为青年小小的身影荡平前路的时候。
他几乎就快要忘记曾经那些冰冷的,孤独的岁月了。

最适合的比不过最习惯的。
不只是枪,也包括人。
 
09:

“我需要提取全部单位的感情。”蓝河说。
程序报错,发出“嘟——嘟——”的提示音,智能程序干巴巴地驳回他的意见。
“很抱歉,少校,我不能为您提供这样的服务。”
“那么,请替我接通喻文州中将,我有必要向他陈情,我想退出这个实验。”
这个要求得到了批准,片刻后,实验室的大屏幕上出现了喻文州温和的笑脸。

他们这位中将拥有一副完美的好脾气:“叶前辈昨天问起少天有关你参与这项实验的事,我就大概能够猜到了。”
“将军,我很抱歉。”
“小蓝,你是一个很有独特的实验个体。”喻文州遗憾地说,“如果实验继续下去,你的数据将非常具有参考性。而且,情感原液并不是不能给予你拥有爱的权利。”
蓝河微微一笑,目光坚毅:“但我希望我的感情不再是消耗品。”
“——毕竟,我已经找到将要共度一生的人了。”

他走出实验室,前夜的暴雨留下的积水还未干,然而阳光已经普照,第十区的街道仍然静谧安宁,但仿佛就在一个瞬间,爱意和柔情像是月夜的潮水,缓缓拍岸而来,席卷他的脑海和心房。
他看着叶修向他走来,仿佛他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很久。心上的荒土开出繁花,藤本植物的尖刺不再扎痛他,却缩成柔软,新鲜的芽。
八年的岁月在一个瞬间凋零斑驳,然后被剥落。

他终于微微笑了起来:“我爱你。”

10:

多年来,他暗恋叶修,如履薄冰。
现在,冰层终于破裂了。

但这没什么好怕的,他想。
——因为永恒的春天,已经悄然来临。

—完—

评论(65)
热度(688)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