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他一人呀——
仗剑打马过蓝桥
醉眼里映的是
流水人家,并那连天蓑草

我看他——
披红袍,便清高
裹寒蓑,也矜骄
眼角呀那个眉梢
似星儿照,似月儿高
是哪一声陈曲
直唱得我心儿飘

十三年缁尘老
二八月飞雪抛
长路迢迢,先往眼底走一遭
前尘咿咿呀呀,只在橹底摇

那伞下布衣,曾手握旧矛
洋洋一言,说哪处登临
见山噙寒烟,雨寄芳草

他只道,做个薄情客也好
眷念甚旧门楣,老腔调
且将他——
前事攒个静悄悄
再什么昨日,那都是今朝

思远道,在远道
说逍遥,敢逍遥
馋那老花雕,便开一坛老花雕
问哪个再要从头来?
你待他,一番斡旋,百般周道
依旧意气比天高

是哪家儿郎呀
这番凌人心气,那般风流心窍
仗剑打马过蓝桥

蓝桥多新草,绵绵思远道
春雪枕平野,怎个说逍遥
借得野庐,生上小火,煨花雕
醉他一场,眠三两日,忘昏晓

那个谁呀,君莫笑
莫笑他——
三千里风月路,八百丈老尘嚣
归乡在蓝桥

评论(29)
热度(324)
  1. 一叶江月何曾皱眉 转载了此文字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