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教主和大侠

    

※就是背单词背得无聊了随手写的。
※特别特别雷,别当真。

>>>

一:

古人云。
正道大侠有三宝:草根,布衣,脾气好。
通俗来讲,就是人穷没钱,穿得寒酸,以及云备胎。

作为一个确实没什么钱,也穿得很寒酸,红颜知己满江湖都然并卵,照样没有女朋友的标准大侠,蓝河表示自己很不服气。

因为古人还云过。
魔教教主也有三宝:貌美,多金,武功高。 

二:

蓝河出身蓝溪阁,十几辈门第清明,条儿顺,牌儿亮,布衣长剑,行走江湖,根正苗红的大侠一枚。
大侠,这是一个很没有发展前景的职业。
大侠行侠仗义,大侠劫富济贫,大侠打山贼,端绿林,大侠要撩妹,还不能留情,刚从采花贼手里救下来的张家小娘子娇滴滴地嗔一嗔,大侠要捂紧了小鹿乱撞,撑住了义正言辞,假装看不见那小娘子巴巴捧到他眼皮底下的芳心。
江湖上的大侠很多很多,贪官劫没了,山贼全都哭着再就业了,连采花贼都看破红尘青灯古佛了。
大侠的日子越过越没滋味,都要闲出鸟来了。

于是蓝河跪在他家阁主面前,一本正经地思考人生。
阁主和副阁主只想当狗男男,不想当大侠,于是他们没有蓝河的苦恼,开心地凑在一起啃泡椒凤爪。
蓝河看着他们那么高兴,顿时觉得自己不高兴了:“阁主,我觉得生活没有意义了,我有点想要嘤嘤嘤。”
“你不要嘤嘤嘤,”阁主给他指了一条明路,“如果你实在闲得慌,可以去搞魔教教主啊。”
蓝河说:“可是我为什么要搞魔教教主?有好处吗?”
阁主说:“魔教教主武功高强,你搞了他,可以扬名立威。”
蓝河很为难:“可是既然他武功高强,我怎么搞得赢他?还是算了吧。”
阁主又说:“魔教教主财大气粗,你搞了他,在京城二环内买房不再是梦想。”
蓝河的眼睛bling一亮:“阁主说得有理,虽说他武功高强,可我正道人士,理应不畏强暴。”
于是阁主悠悠叹了一口气,吐出一截凤爪骨头:“江湖还有传闻,说那魔教教主,貌美如花。”
蓝河二话不说,“扑通”一声跪下,双手抱拳,正义凛然:“请阁主放心!弟子定不辱使命!”

三:

于是蓝河就领命,去搞魔教教主了。
竖了张大旗,看见美人就摆架势:“呔!魔教妖人,纳命来!”
美人们吓得花容失色,一个个扑到他怀里嘤嘤嘤。
大侠集体安抚,一致对待,从此侠名远播。
江湖上人人都夸:“蓝大侠年少有为啊!” 

蓝河很高兴,很高兴。
美人,手感真好啊。

四:

魔教建在兴欣山上,八百亩的高新科技产业园,人民公社化管理,吃大锅饭,共同富裕,有钱一起赚。
武林正道一看:靠,我们还在封建社会,他们怎么就进化到社会主义社会了?!
宝宝不服气,宝宝要把他们连窝端。
人人得而诛之,于是魔教就成了魔教了。

魔教教主叶修,因为太懒发明了千机伞,带领人民走进了机械化生产的新时代,于是就被尊为了教主。
很可惜,他没钱,没颜,也没下限。
现实就是这么骨感。

五:

没钱没颜也没下限的魔教教主懒筋懒骨,难得趁着天气好,准备下山蒸个桑拿,一入江湖就听说有人要搞他。
叶修很不高兴,桑拿也不蒸了,跑去找那个要搞他的人,看看是什么狠角色。
蓝河正在拉着一个美人大喊“魔教妖人”。
这一位美人很独特,没有花容失色,没有花枝乱颤,也没有嘤嘤嘤。风云不动,从容不迫。
大侠很高兴,以为自己找对人了。
美人说:“妈的智障。”

蓝河很受伤,躲在暗处围观的叶修也很受伤。
蓝河:啊,好难过,美人竟然骂我。
叶修:什么鬼,原来想搞我的只是个智障。

六:

关爱老弱病残,是社会主义教条里天下大同的美德。
叶修于是就挺身而出了:“这位美人,我们要关爱残障人士,不能这样大声地揭露他们的痛处。”
他采用了720°托马斯回旋的纵身一跃,出场十分惊艳。
美人虚心接受批评,于是凑到他耳边小小声地说:“妈的智障。”
叶修很满意,把美人放走了。

蓝河伸长了脖子,眼巴巴地问:“兄台,他说什么?”
叶修说:“他说他不是魔教中人。”
“天呐!”蓝河很愧疚,“我竟然冤枉了这样一位美人!真是尴尬症都要犯了!”
叶修说:“没事,我代替他原谅你了。”
蓝河很高兴:“兄台,你人真好。” 

叶修捂住胸口:妈呀,这个智障有点可爱啊。

七:

大侠和教主成了好朋友。
一起扛枪,一起销赃,一起玩丢手绢的那种。

两个没钱人,蹲在酒馆门口瓜分一碟蚕豆。
叶修问:兄台,你为什么要搞魔教教主?
蓝河说:魔教教主武功高强,搞了他,我可以扬名立威。
叶修说:浮名乃身外之物,我观兄台面相,不像是被浮名羁绊之人啊。
蓝河耳根一红:被你发现了,其实是因为魔教教主财大气粗,搞了他,我可以捞一笔。
叶修说:兄台一身正气,理应视金钱如粪土。
蓝河的脸红透了:那还不是因为,有传言说那个魔教教主是美人!
叶修说:原来如此,情有可原。
蓝河一吐蚕豆皮:哎呀,你这个人,好讨厌的!

八:

教主和大侠结伴走江湖三个月,大侠把八十六个美人认成了魔教教主。
大侠仗剑临风,大侠正气凛然,大侠说:“呔!魔教妖人!纳命来!”
教主被萌得心肝乱颤。
天呐!他好萌!他好可爱!

找不到魔教教主,大侠很难过,很颓废。
“兄台,”他无精打采地跟叶修控诉,“他们魔教中人都不来中原捣乱吗?”
叶修说:“啊?他们为什么要来捣乱?”
蓝河很气愤:“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太高冷了!”
教主又被萌得心肝乱颤。

于是他决定让大侠高兴一下:“兄台,实不相瞒,其实我就是魔教教主。”
蓝河说:“兄台,你不要闹。”
叶修说:“真的,不信你去打听打听,兴欣山上八百亩高新科技产业园都归我管,我还是人民公社的社长。”
蓝河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目瞪口呆.jpg:“说好的魔教教主是美人呢?”
叶修说:“我就是啊!不才在下,姓叶名修,字美人。”
蓝河:“……”
叶修脸色一变:“怎么,难道你觉得我不美吗?”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准备发大水了:“我伐开心,我要买包包。”

九:

为了给教主买包包,大侠花了一年的伙食费,连蚕豆都吃不起了。
蓝河心如死灰:“你走开点,我在也不要见到你了。”
“你变了!”叶修说,“你昨天晚上还拉着我的手花前月下对酒当歌,今天就让我走开?你拔屌无情!你这个负心汉!”
蓝河说:“不要说了!我竟然和魔教教主做了好朋友!还给他买包包!还是香奈儿的!我一定是脑子进水了!你看到刚才那个店员的表情了吗?她看我们就像在看一对死基佬!”
叶修说:“都打入了魔教内部,你还有什么不高兴的!你是你们正派之光啊!”
蓝河觉得教主说得很有道理。

于是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个设定。

十:

既然混入了魔教内部,就要多多打听情报,大侠跑去问教主:“那你们魔教中人,平时都做什么,奸淫掳掠吗?”
叶修说:“奸淫掳掠是什么,我们只吃喝嫖赌的。”
蓝河问:“啊?那你们乱杀人吗?”
叶修说:“不啊,我们连垃圾都不会乱丢的,我们健康养生,不喜欢杀人,只喜欢蒸桑拿。”
蓝河不开心了:“天呐,我好羡慕你们。”
叶修说:“因为我们的制度比较先进,怎么样,考虑下加入我们吧?”
蓝河说:“不行的,我是大侠。”

大侠想起来他是大侠,要以铲除魔教妖人为己任的。
于是摆架势,一抽长剑,玉树临风:“呔!魔教妖人,纳命来!”
教主挠了挠头:“兄台,有话好说嘛。”
蓝河说:“我不管,反正你武功高强,随便使两招,我要回去交差。”
叶修很为难:“可是我只会九阳神功啊。”
大侠正义凛然,朗声道:“还愿领教!”
叶修说:“好好好,领教领教,么么哒。”

十一:

然后就去领教了。
房门一关,从天黑到天亮。

江湖传闻,蓝大侠领略魔教教主的九阳神功,领略了很久,很久。
屋里噼里啪啦的,哎呀,真是激烈啊——

十二:

搞人不成反被搞,大侠玉树也不玉了,风也不临了,泪流成河地控诉:“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搞我,宝宝心里苦。”
叶修安慰他:“一时情难自禁嘛。”
蓝河悲愤地说:“你要是情难自禁,可以去把妹啊!我又不搞基的!”
叶修认真地说:“可是我不想把妹,只想把兄弟。”
蓝河破口大骂:“我日!”
教主对他的主动很满意,高兴地说:“来啊来啊!”
大侠觉得自己不想活了。

十三:

蓝河跪在阁主面前,梨花带雨:“阁主,弟子没脸活了。”
阁主说:“小蓝,你看人生多么美好,就算不要脸,我们也要勇敢地活下去啊!”
蓝河说:“我被人搞了,我不开心,我有小情绪了。”
“你不要有小情绪,”阁主真诚地看着他,“你要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你看,你已经先我们一步走进了新制度了,被人搞只不过是一点小小的磨难,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要认真学习,回来造福武林。”
蓝河很羞愧:“是弟子思想觉悟不够。”
阁主说:“没关系,你难得回一趟娘家,不要客气。可惜少天今天出门替我买凤爪了,不然你和他可以好好聊聊心得。”
蓝河羡慕地说:“我真羡慕您有副阁主这样的好朋友。”
“不,少天不是我的好朋友,”阁主深情款款地说,“他是我的把兄弟。”

十四:

于是大侠肩负着重要的师门任务,成为了魔教教主夫人。
魔教吃饭不要钱,福利十分好,大侠乐不思蜀,每个月长两斤,横向发展。
除了每天要被人搞,时常腰疼以外,生活过得十分赞。

大侠很开心。
毕竟阁主说得好,被人搞什么的,反正只是小磨难。

—完—

评论(50)
热度(452)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