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成精这件小事(一)

    

※没啥说的,随便写吧,爱写到哪写到哪了

>>>

01:

我是一九五零年成精的。
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时候新中国才成立,东方红,太阳升,人们敲锣打鼓地信了毛主席,都不搞封建迷信了。天上的神仙一时间少了许多供奉,一个个开始哀民生之多艰,发展起副业来。
也不知道是哪路跑来人间打秋风的的闲散菩萨,一时兴起玩上了广洒甘霖普度众生,让我这么条就想着混日子的鱼,也稀里糊涂地成了精。

在此之前,我的鱼生理想很简单,我要做一条好吃的鱼。
红烧,清蒸,水煮,糖醋,那都无所谓!美味的葱姜蒜末,热辣辣的油,红艳艳的辣椒,还有我,一起下了锅,煎炒烹炸都能成就一顿人间美味!
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多伟大啊。
我把我自己都感动了。
结果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里我在一个特别大的池塘里游啊游,好不容易靠了岸,瞧见个穿白衣的老神仙,杵在池塘旁边的琼花树下打瞌睡,天上云蒸霞蔚的,还有落花飘啊飘,画面倒是仙气,就是冷冷清清的。
尼玛哦,什么年代了,还凹这个道骨仙风的造型。
我瞧着那个神仙长得面熟,刚浮上水面想去瞅瞅庐山真面目,他就醒了,凑到水边来打量我:“哟,是你啊?”
听这语气,跟我还有些交情。可我认不出来他是谁,只得咕咚咕咚朝他吐泡泡。
老神仙就叹了口气:“看你没用的,也没见着做什么孽啊,这辈子怎么就混成这么个惨样了?”
我觉得这个人挺欠揍的,尾巴一拍就甩了他一脸水。
老神仙也不生气,拿他那道骨仙风的袖子一抹脸:“啧啧,脾气倒是没变,还是这么个傲娇劲儿。”
他说这话,说得懒洋洋的,我却不知怎么听出了一点伤感来,一时心软,才想摆摆尾巴安慰他,没想到他伸手就把我捞上水面了。
就算在梦里,缺氧的感觉也是很难受的。老神仙把我捧在手里,唠嗑似地说:“怎么还是条鱼?你就不能挑个高级点的物种混混日子吗?”
我渴得难受,于是甩着尾巴表达不满,没想到这人戏太足,眼瞅着老子都只剩半口气了,还在那气定神闲地逼逼:“反正照你这么蠢下去,我也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干脆哥帮你一把?”
尼玛,这时候了还骂我蠢?有没有人性了?!
我也不知道是被他气的,还是一口气上不来,眼前一黑,还真就晕了。
那会子我还觉得冤呢,这辈子竟然是渴死的,太对不起那些被我吃掉的虾米了。
然后我就醒了,再然后,也没什么别的征兆,我就这么成精了。

就那傻逼神仙,要让我化成人形也不提前打个商量,没了鳍和鳃,一口水差点没把我呛了个半死。好不容易爬上了岸,胳膊和腿又使了半天也使不熟络,憋屈死了。
我很委屈,我的老伙计们却都很羡慕,一个个游到岸边跟我献殷勤,这个说我是被菩萨点化了,那个说我是命里有福,再那个说我再也不用担心被人捞上去吃了。

妈的,他不说还好,一说我就悲从中来。
这辈子要想做一条好吃的鱼,怕是没指望了。

02:

那时候,管我们那一片儿的是个椿树精,宋朝末尾成的精,性格也跟宋朝那会子的人差不多,凄风苦雨晓风残月的,还学着宋词里的调调给自己起了个名儿,叫“春易老”。
我才刚成精的时候,两眼一抹黑,心情十分糟糕,谁来找我讨论社会主义建设问题都采取消极态度。
大春也是个高冷货,敢于跟我这个走后门成精的正面肛。我们俩就相顾无言杵了好半天,引得十里八乡的妖精们都来围观,以为我是个了不起的高人,来找他们的头儿叫板。
后来我觉得自己挺傻逼的,跟一棵树较什么劲儿,玩入定我也玩不过他啊。于是我就举了白旗,问他兄台有何贵干,结果他板起脸来把我教训了一顿,说喊什么兄台,那都是封建残余,得喊他老大。
我怏怏不乐:“好的老大。”
老大这下满意了,派了他手下的头号马仔来指点我这个小虾米。

那马仔叫笔言飞,是只猫妖,自称二笔,放话说在我们这一片儿,除了大春就属他是二号人物。对老大那叫一个忠贞不二,俨然春氏门下万年走猫。
二笔是个合格的新手接引人,就我这一脸的生无可恋,也丝毫没有打击他的自信心,不厌其烦地跟我传授成精的注意事项。
可是他实在是太浪漫主义了,好好读个讲义,还要忆往昔峥嵘岁月,倒叙插叙手法连番上阵,穿插着他和老大那些看雪看月聊理想聊整整一夜的往事。
我想起我曾经的理想,顿时悲从中来,难过地打断他:“可是我只想做一条很好吃的鱼,现在我成了精,人生计划全被打乱了。”
我估计他也不懂我的鱼生理想,虽然我们现在都去野蛮化了,都修成了人形,可是让他对我的悲伤感同身受,还是挺扯淡的。
没想到二笔为难了半晌,试试探探地问:“不然……让我吃了你,实现你鱼生的价值?”

我这才想起他是只猫。
不吹不黑,当时我的腿就软了。
吓的。

03:

我想成为一条美味的鱼,我想和葱末蒜瓣,鸡精料酒,热油香醋一起,实现我的鱼生最完美的升华。
但这不意味着我想被一只猫吃了好吗?!多血腥!多暴力!多野蛮!
二笔意识到他吓到了我,显得很窘迫。
“哎,你别怕啊,我不吃鱼,”他说,“我跟着老大吃素好多年了,这不怕你有特殊要求吗……想着舍己为人了。”
我艰难地开口:“……我要谢谢你的热心吗?”
二笔说:“共同富裕,天下大同嘛。”
我说:“虽然我不得不和你们一起建设社会主义,但是你们这群搞社会主义建设的,真的有点智障。”

我问二笔,成了精,我应该做什么。
以前我是一条鱼,睡觉都不闭眼的那种,每天混吃等死,顺流而上逆流而下,原本还准备找条看得对眼的小雌鱼嘿嘿嘿的,现在这念头也没影儿了。
做鱼嘛,不要太重口。
二笔说:“既然成了人身,可以混入人类社会去感受下人生,反正都是混吃等死,我们又活得长,那就可以试试用不同的姿势混吃等死。”
我觉得他这话倒是说得有道理,不过要混入人类社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们毕竟比不得老祖宗们了,动不动可以使个法术,变了银子又变美女。自从人类社会陆续走入近现代的发展进程,人类的战斗力就越来越高了,然而我们这些当妖精的,毕竟还是封建社会的产物,于是越来越弱鸡。
眼下要融入人类社会,还是要老老实实从底层做起,当劳动人民。
二笔提议说:“你可以找个工作啊,毕竟这个社会,有钱就是爸爸。”
我想了想,心头一动:“既然我做不了一条美味的鱼了,那我可以帮助别人做一条美味的鱼吗?”
“哎,你这个同志很不错,”二笔说,“推己及人,很有觉悟的。”

于是隔天他就带着我去县城里的烤鱼店应聘,那时候还在建国初期,三大改造都是后来的事儿,民营的铺子虽然不多,但还是有那么两个三个偷偷摸摸挂着小牌儿服务社会。
烤鱼店的生意很好,大中午的食客络绎往来,几个做工的小年轻忙得歇不住脚。
二笔推了推我:“看这生意好的,你有戏啊。”
其实走到门口我就腿软了,就店里弥漫出来的那味儿,那可是炝炒的葱姜蒜啊,作为一条鱼,有什么比和这些美味的佐料一起,升入天人合一的化境更美好圆满的事?!我已经开始脑补我穿着白围裙,剁着葱姜蒜,实现二笔口中的天下大同的美好场面了。
——当然,如果还有点紫苏就更好了。

四十出头的老板娘穿着一身蓝灰色的列宁装,齐耳短发,看起来颇有装嫩的嫌疑。听说我想来这儿做工,立马笑出一脸的褶子:“小同志,咱们这的待遇可一般,就你这形象的,确定要做这份工?”
我说:“过奖过奖,老板娘要是不嫌弃,我白干都行。”
“你把你的户口给我登记一下,咱们签个合同,”老板娘说,“今天就能上岗了。”
“户口?”我懵逼,“就这还要户口的?”
“怎么,你没有?”老板娘脸上的笑意一收,“娘哟,你不晓得我们民营企业现在的生存环境多艰难,打黑工的黑户,我们不敢要的,快走快走。”

我这还脑补我的美好事业生涯呢,不留神就被推出门了。
二笔在一边拍脑袋:“……尼玛哦,我的锅,忘了领你去上户了。”

04:

二笔跟我说,他们的户口都是刚建国那时候,上面来人统一办的。
自打成立了新中国,人们的手也长了,三界六道都要管一管了,还专门建了个机构叫非人类物种管理所,简称非管所,美其名曰三界和谐共处,不止成精的要登记,成仙的也要登记。
我很不服气:“我们当妖精神仙的,在人面前还能憋屈成这样?”
笔言飞苦着脸:“你是不知道,他们有大招啊,要是我们不服管,他们就要搞发展,重工厂一建起来,水也不绿了,山也不青了,日子都没法过了。”
我说:“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二笔说:“没办法的事,谁叫他们是人呢?”
所以那时候,我还一直觉得,“人”就是不要脸的最高级别形容词。
——遇到叶修之前。

精管办就跟妖界的民政局一样,张家长李家短,有什么问题全往这儿捅,正是午休时间,那群吃国家粮的公务员,不到点是绝对不上班的,以至于办公室门口排了好长的队伍,还有一对山鸡精带着崽,两口子在那打架,小山鸡哭唧唧地扯了他爸又扯他妈。
我和二笔排在队伍里看热闹,才发现这两口子是因为生二胎的事杠上了,当爹的想生,当娘的不想生,一来二去吵着要离婚,谁也说不通谁,就闹到精管办来了。
妖精和人倒是越活越没得差了,成天操心的也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精管办的主任姓叶,戴了副金边眼镜,端着个搪瓷缸子,到了快上班的点儿,才从隔壁仙管办的苏主任那儿蹭瓜子回来,在队伍里瞥见我,跟见了熟人似的,一指我的鼻子,说:“你你你,就你,跟我进来。”
我莫名其妙又被开了后门,于是忙不迭拉着二笔进了办公室,才发现难怪外面排老长的队,这办公室里总共也就两张桌,靠窗的那张还被这位主任堆了一桌的杂物,办事效率也是低得没谱儿了。
叶主任揭开自己的搪瓷缸子,吹开茶叶喝了一口茶:“看着也就你最不像家庭纠纷来搞调停的,说吧,来干嘛了。”
我听得想笑,忍了忍,没笑出声,说:“主任,我想办户口。”
叶主任说:“行啊,你哪年成的精啊?”
我说:“就上个月,我没修炼过,他们说我是被神仙点化的。”
“哟,小同志,你还不知道情况吧?”叶主任上下打量了我半晌,一指墙上挂的大海报,“元旦下的政策,建国以后就不许成精了!”

这下我是真的懵逼了。

05:

一九五零年春天,我莫名其妙地成了精。
可是一九五零年元旦,新政权上台三把火,第一把就烧到了我们妖精界,说建国之后不许成精了。

这他妈的就很尴尬了啊。

—TBC—

评论(43)
热度(517)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