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大侠和教主

     
《教主和大侠》的姊妹篇,对调了一下人设。
※特别特别特别雷,别当真。

>>>

一、

古人云。
正道大侠有三宝:长得俏,桃花多,武功高。

荣耀大侠学院,秉承三宝原则,一直致力于面向全江湖,培养德、智、体、颜、撩全面发展的大侠人才。
叶修年少成名,武力值爆表,曾经是第一批被免试录取的学员。
可是今年就要毕业了,他现在有点苦恼。

因为大侠学院有个比较奇葩的毕业要求。
——作为应届毕业生,大侠三宝,至少得占两宝。

二、

原本他揽镜自照,觉得自己还挺俏,跑到系统那儿去刷脸。结果脸还没凑上去呢,显示不合格的红灯警报就乌拉乌拉地叫。
原本他估摸,自己武力值这么屌,桃花应该也不少,结果女侠们对着隔壁班的周泽楷抛完了媚眼,回过头来瞥他:“你有车吗?有房吗?有我们家欧巴的大长腿吗?都没有?哎哟,我就知道!”
最后合格的,叶修就占了一个武功高。
虽然这一项他超了指标,然并卵,偏科啊,照样毕不了业的。

他跑去找老师伸冤:“冯老,咱们学校这破校规,设置不合理啊,要求这么高,我要毕不了业了。有没有更容易点的选项?”
老师捋胡须,捋了半晌,慢吞吞地说:“自古大侠,还要一身正气,两袖清风。”
叶修摸了摸衣襟,只摸到一身泡面味儿,又抖了抖袖子,只抖出两袖西北风。
“这还不如长得俏和桃花多呢。”
老师又说:“自古大侠,还都和魔教教主纠缠不清。”
叶修眼睛一亮:“那就这个了,这个好!”

三、

魔教教主叫蓝河。
他娘把魔教教主之位传给他的时候,曾经曰过:“儿啊,你要记住,做一个魔教教主,你要长得俏,桃花多,武功高。”
那时候年纪还小的蓝河一脸懵逼:“那我和大侠有什么区别?”
“有本质区别,”他娘说,“毕竟你还多金啊。”

蓝河就这样,做了一个多金的魔教教主。

魔教在终年无雪的岭南,山美水美,人也美。很早以前,在魔教还不是魔教的时候,曾有个正道人士误入教中,被收留了一段时间。
回来之后,该人哭着给满江湖的大侠卖安利:“卧槽,他们福利好,吃饭不要钱,用的新能源,农业都是可持续发展!”
隐藏属性是穷的大侠们艳羡不已:“什么?吃饭还不要钱?”遂想尽了办法打听,怎么加入魔教。
可是魔教是家族企业,闷声赚大钱,不吸收外来人员的。大侠们投靠无门,久而久之,因羡生恨,听而眼红,得而诛之,魔教就成了魔教了。
其实魔教特别冤,毕竟他们只是一群简单质朴,发家致富的吃瓜群众啊。

四、

教主从小被教众们娇生惯养,根正苗红,爱教爱家。
十八岁那年,他把魔教的产业园耍了个遍,特无聊地趴在椅子上,跟左右护法打商量:“春春,言言,我想出教玩啊。”
左护法脸色一黑,说:“不行。”
右护法扑通一跪,嚎啕大哭:“教主,您可千万不能去啊!山下的大侠是老虎啊!”
蓝河忙说:“好好好,言言乖,我不去,不去哦。”
当天晚上,他就收拾了包袱离家出走了。
右护法站在魔教大门口,捧着小心肝,唱了小半个月的“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教主叛逆伤透我的心”。

教主初入江湖,握着一把洒金的小扇子,白衣飘飘,翩翩浊世佳公子。
他广结四方,出手阔绰,人傻钱多,江湖上的大侠都很喜欢他。一到饭点,就有很多很多和他交好的正道人士来蹭饭,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时间久了,“小蓝的午餐”和“小蓝的晚餐”做成了江湖品牌,顺带着发展了歌舞和诗赋,还有比武等一系列副产业起来。
席上热闹,俨然群英会。有人奏乐助兴,有人吟诗作对,后来,被誉为剑圣的天下第一剑客黄少天路过,一时兴起凑热闹,跑来耍了一套蓝雨剑法,教主看得目不转睛,巴掌都拍红了。
黄少天耍完就撤,毫不留情。他比一般大侠日子还是好过点的,毕竟有个阁主包养,用不着打秋风。
教主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一脸迷弟——偶像,啊,真帅啊!

蓝河就这么开始追星了。
随身携带的小布袋子一掏,吧啦吧啦,黄少的签名,黄少的写真,黄少同款的剑穗,黄少的应援。
他去看黄少天的演武会,买的VIP席,才看到一半,荧光棒挥舞得更开心呢,千里迢迢赶来的左右护法就把他逮了,二话不说要带教主回家。
蓝河望着台上的黄少天,撕心裂肺地喊:“偶像,偶像,你去我家做客啊!包吃包住包陪玩啊!”
待遇好上天,满江湖大侠都很羡慕他。
黄少天这才知道,最近闻名的土豪,原来是自己的死忠脑残粉,一脸懵逼:“啊?”

后来,魔教的请帖送到了喻文州府上。
喻老板生意人,很精明的,把魔教的教名擦了递给黄少天,黄少天莫名其妙,就被他送过去做客了。
魔教奉教主的偶像为座上宾,好吃好喝好玩,轮番招待。以至于黄少天乐不思蜀,后来回到中原,面对粗茶淡饭,想起岭南的双皮奶姜撞奶白切鸡蒸肠粉糯米蛋,悲从心来,见人就要嘤嘤嘤。
“我靠啊!你们知道小蓝吗,就是那个特别有钱特别大方人特别好性格特别乖的小蓝!原来他是魔教教主啊!”
众大侠:“……啊?”

于是蓝河第二次离家出走,偷溜下山的时候,正道人士们的心情就很复杂了。
吃人家的嘴短啊。
你推我,我搡你,尼玛快去为武林除害,卧槽你怎么不去啊。
推来推去,都装作不知道他的身份,一到饭点,还是往他身上撞,称兄道弟:“哎呀小蓝兄弟,这么巧,幸会幸会啊。”
教主一笑两个小酒窝窝:“这位兄台,幸会幸会,吃了吗?没呢?那小弟请啊!”

五、

叶大侠为了顺利毕业,遂下山,找魔教教主纠缠去了。
带着一身泡面味,两袖西北风,和他开挂的武器千机伞。叼根狗尾巴草,骑个小毛驴,唱着甜蜜蜜,吧嘚吧嘚在路上跑。

他唯一的红颜知己苏沐橙恨铁不成钢,把他提溜到自己的闺阁里谈心。两个人面对面坐着,磕瓜子。
“冯老师只说大侠要和魔教教主纠缠不清,”苏美人谆谆教诲,“你知道怎么个纠缠法吗?”
叶修想了半天,说:“借钱不还?”
苏沐橙吐了片瓜子皮,翻白眼。
叶修迟疑,又说:“那……抢他老婆?”
苏沐橙拿瓜子皮扔他:“抢他当老婆还差不多吧!”
大侠:“……啊?”

六、

教主出场,自带满天小花瓣飘啊飘,奇迹暖暖六星顶配的那种,沿途的女侠们都星星眼,拉着横幅喊口号。
“河河河河你最好,我们爱你直到老!”
走到哪哪儿就热闹,行踪特别好找。

大侠揣着一颗要不就抢他老婆,要不就抢他当老婆的雄心壮志,和他来了个命运的偶遇。
落花,石桥,三月份的江南,两个人撑着油纸伞,在烟雨蒙蒙里对视。
天雷地火,一眼万年。
大侠心想,他看起来没老婆啊,那就只能抢他当老婆了。
“兄台,”教主抿唇一笑,酒窝醉人,“轻点轻点,你踩到我的脚了。”
大侠瞬间脑子断片儿,把胸口一捂:妈呀——

七、

萌萌萌!可爱可爱可爱!不娶不是武林人!

八、

大侠和教主成了好朋友。
教主乐呵呵扛枪,大侠笑嘻嘻销赃,末了一起玩丢手绢的那种。

来自草根的叶大侠带着蓝教主体验社会,两个人蹲在小酒馆门口瓜分一碟蚕豆。
教主娇生惯养,拿小手绢把门槛擦了又擦,还是在白衣上坐了一屁股灰。
“兄台,”叶修说,“你怎么老是爱穿白。”
蓝河说:“因为我妈妈说,穿白最帅。”
“你妈妈好不厚道的,”叶修说,“为什么要教你一个魔教中人,抢我们大侠圈的注册商标。”
蓝河问:“那我们魔教有什么注册商标吗?”
“有啊,”叶修一吐蚕豆皮,满脸正经,“有很多的,比如,魔教教主的老公,通常都是个大侠。”
“哦,”蓝河说,“……啊?”

九、

教主很苦恼:“这么说,我要找一个大侠当老公吗?”
叶修说:“是的。”
蓝河说:“为什么啊?”
叶修说:“这就是套路啊!”
蓝河说:“那,那我就不能当大侠的老公吗?”
叶修义正言辞:“不能,你怎么会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蓝河很难过:“为什么啊?”
叶修说:“自古教主都是受,这也是套路。”
蓝河就蔫了,说:“哦。”

于是竖了一面小旗子,上书:“招亲,来大侠。”
正道人士,不流行搞基的,也没有那么多大侠像叶修一样面临毕业困境,要把魔教中人,于是慕名而来的都是些女侠。
蓝河一见他们,就很尴尬,因为要么是他的朋友妻,要么就是他朋友的未婚妻。
“这样不行的,”教主很惆怅,“朋友妻不可欺啊。”
大侠说:“没关系,朋友妻虽然不可欺,但是朋友可以妻啊。”
教主:“……啊?”
大侠忙摆手:“没啥没啥。”

十、

情场失意,教主就和大侠结伴行走江湖去了。
两个人,一头驴,一匹马,浪迹天涯。
叶修虽然没毕业,没有大侠执照,可是他有主角光环啊,走到哪哪儿就风波四起,比死神小学生还靠谱。

这年头,大侠这是一个很没有发展前景的职业。
大侠行侠仗义,大侠劫富济贫,大侠打山贼,端绿林,大侠要撩妹,还不能留情,刚从采花贼手里救下来的张家小娘子娇滴滴地嗔一嗔,大侠要捂紧了小鹿乱撞,撑住了义正言辞,假装看不见那小娘子巴巴捧到他眼皮底下的芳心。
而且大侠学院流水线生产,江湖上的大侠早就供大于求了。
一个绿林山贼打劫一个小美人,七八个大侠跳出来喊:“呔!你这恶徒!”
——这世道,业绩难抢啊。

叶修骑着驴,蓝河骑着马,两个人在一边嗦着冰棍看热闹。
旁边的大侠看到他们,都很不满:“兄台,你们怎么不来帮忙?”
叶大侠乐呵呵地一笑,蓝河也乐呵呵地一笑。

“我还没拿到大侠执照啊!”
“我是魔教教主啊!”

十一、

叶修和蓝河就被搞趴了。
没办法,武功高抵不过人多势众啊,更何况大侠们听到魔教教主的名号,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
两个人被绑在一起,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夜,未来黯淡无光,前途一片渺茫,说不定就要这么交待了。

“小蓝,我们很可能熬不到明天了,”大侠的声音很苦情,“有句话我一定要对你说。”
教主一脸天真无邪:“可是刚刚被抓的时候,我放了信号弹,马上就会有人来救我们的。”
大侠:“……你这个人,就不能按套路来吗?”
“哎嘿嘿,兄台过奖了,”教主摸了摸后脑勺,呵呵笑,“那啥,你刚才要对我说什么来着啊?”
大侠说:“其实我对你是一见钟情的。”
教主说:“……啊??”
“真的,”大侠说,“你不是要找大侠当老公吗,眼皮子底下就有一个啊,考虑考虑哥呗。”
“这……”教主很不好意思,“你们正道人士不是不流行搞基吗?”
大侠说:“我非主流啊。”
教主说:“可是,我们都是男孩子呀。”
“这不是正好吗,”大侠说:“反正我们也不要生小孩,我养不起。”
教主说:“可是我想要小孩啊。”
大侠说:“哎呀,你不知道现在养小孩的成本多高,学区房七八万两银子一平米……”
教主说:“我养他啊。”
大侠又说:“哎呀,你还不知道……”
教主说:“我不管,我想要。”
大侠说:“好好好,那我们领养一个。”
教主眉开眼笑:“好啊!”

十二、

患难见了真情,大侠就就这么成功地把教主把到手了。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最适合那啥啥,亲个小嘴儿,拉个小手了啊。
心里好忐忑的。

可是气氛正好呢,啪嗒灯光一亮,教主跳了一大跳,扭头就见那些个大侠啊,绿林山贼啊,还有美人啊,都站在边边上的黑暗里看热闹。
掌声噼里啪啦地响:“恭喜老板恭喜老板。”
叶修大手一挥:“谢谢谢谢,辛苦群众演员们了啊,都去领盒饭吧,记得找他们魔教报销!”
教主:“……啊?”

十三、

蓝河很生气:“你怎么能骗我?”
叶修说:“阴谋阳谋,达到目的就是好谋啊。”
蓝河说:“你这个人,怎么一点原则都没有,我要不跟你好了!”
“不要这样嘛,你跟我好,我家有很多黄少天的绝版写真,”大侠说,“你想想,在偶像的绝版写真面前,原则算什么嘛。”
教主不为所动,坚决不从。
大侠想了想:“那还有黄少天曾经用过的吸血光剑。”
教主内心纠结,还是不从。
大侠又说:“对了,黄少天的老板喻文州,还是我的拜把子兄弟。”
“原则算个胎盘!”教主眼睛一亮,“老公,么么哒。”

十四、

于是教主就从了,和大侠过上了没羞没躁的生活。
大侠顺利毕业,事业爱情双丰收,皆大欢喜。

冯老师在荣耀大侠学院的应届毕业典礼上,对叶修给予了高度评价,毕竟大侠有很多,魔教教主却只有一个,把到了教主的叶大侠,理所当然地拥有了教科书级别的大侠从业经历,成为人生赢家。
并且从此之后,在江湖上美名远播。
被世人誉为:荣耀教科书。

—完—

    

评论(54)
热度(433)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